铁血铮铮驰大漠:国军血战北塔山

北塔山是中国与蒙古国之间的界山。辛亥革命之前,它与整个外蒙古,都在中国版图之内。辛亥革命后,内陆亚洲处在动荡之中。清朝原由乌里雅苏台将军统领的外蒙古,宣布“独立”。民国政府自顾不暇,一度准备放弃科布多、札萨克图汗、唐努乌梁海、阿勒泰等边疆区域,以便退守新疆塔里木,进而维持中原稳定。新疆的第一任督军杨增新,则力排众议,提出只有保住阿勒泰,新疆才不至于陷入动荡。放弃阿勒泰,就不可能遏制瓦解中华民国的趋势。可以说,没有杨增新,就没有今天的新疆以及中国的西北边界。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不但阿勒泰由直属中央政府,改为归属新疆,与阿勒泰山紧邻的北塔山,也成为中国新疆境内的山群。从清朝至今,北塔山始终归属中国。

1947年6月5日黎明,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炮声打破了北塔山的寂静。

守卫在北塔山最高峰——阿同敖包与北坡二层山峰——恰里台、大小胡较尔台一带的国民党马希珍连官兵立即投入了战斗。炮声过后,紧接着是刺耳的枪声、战马的嘶叫声。只见一个营的外蒙古精锐骑兵,在炮兵的掩护下,向中国阵地猛扑过来。


1947年6月2日,外蒙古边防军派两个信使来到北塔山的马希珍连部,下达最后通牒:说北塔山在蒙古国境内,要求一切中国的军人与百姓,在48小时之内从北塔山的工事撤离,马希珍拒绝了。


1947年6月5日黎明时分,外蒙古一营兵力在5架米格飞机与野战炮集群炮火掩护下,向布防在北塔山主峰阿同敖包脚下的国军马希珍连部发动突然袭击。同时,也将乌斯满部落驻扎游牧的大石头至乌龙布拉克草场划入战区。来自外蒙古的军队显然以为可以一举占领北塔山的主峰,但在马希珍连部拼命抵抗之下,始终没有达到目的。从6月5日到6月27日,北塔山进行了大小20多次战斗。这些天里,马希珍连部得到了哈萨克牧民的支援,面对强敌,坚守边防线,没有后退一步。这就是影响深远的事件——“北塔山之战”。


因为蒙古军人提供空中支援的是苏联空军的先进战机,“北塔山事件”使美国与其盟国以最快速度产生了激烈的反弹。


北塔山事件一经报道,立即引起举世关注。从1947年6月至9月,先后有美国国际新闻处、美联社、纽约《每日新闻》、《纽约先驱论坛报》、法新社等国外媒体的记者,专程到北塔山做实地采访。中国国内报刊都发有专稿。这场没丝毫铺垫的血战,甚至被称为 “西北的九一八”(中央社电稿中语)。苏联一方的报刊也是连篇累牍,指桑骂槐。一个冷落的小地方北塔山,因为一场突然爆发的激战,一夜间名扬天下。


战争平息之后,中外记者纷纷前往北塔山实地采访,先有国民党“中央日报”记者,甘肃“和平日报”记者,美国,泰国,印度,新加坡,香港等新闻记者前来采访。拍照并作了报道和宣传,并与此同时还从战斗中被我军打死的外蒙军官“班孜”中校衣袋中搜出了照片与侵略北塔山文件、命令等。战争结束后,我方当局估计到外蒙侵略的野心未死,可能调动大规模兵力再卷土重来,于是新疆省警备总司令宋希濂为了加强战备力量。重新布防,增派骑五军十三团长韩藩带团增援,旋又调奇台驻军骑七师十四团马国武团长率军前往北塔山守防,团部设在乎吉尔台共驻四个连,后方兵站设在乌龙不拉沟,驻军一个连保卫,六棵树哈萨坟驻军一连,直到一九四八年底陶晋初将军视察北塔山之后,方将其撤回,其余该团营连分驻于木垒、阜康、吉木萨尔等地。

在马国武团进驻北塔山之后,即严加警戒,不久发现外蒙士兵在我军阵地前沿,偷筑工事,企图再次发起进攻侵略北塔山。我军在发现敌军行动后即做了周密的袭击计划,利用深夜乘敌熟睡之时突然围袭。这次围袭获得全胜。使敌军全部覆没并缴获机枪四挺,步枪十余支,无线电台一部,等到苏军闻讯起飞三架飞机侦察巡逻时我军已胜利返回防地,苏机因夜深无目标也未轰炸,即返回,从此之后只有我军在达松山(乌龙布拉沟西)和外蒙偷越境者发生遭遇战两次外,再未派兵侵入我方阵地,也再未发生大的战事。


北塔山事件发生后,国民政府的外交部分别向苏联及蒙古人民共和国提出严重抗议,苏联政府于6月21日由其驻华大使馆参赞费德林递交我外交部复文一件,否认苏联政府曾参与北塔山事件。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6月22日由其驻莫斯科公使以复文交国民党政府驻苏大使傅秉常,坚持北塔山系在蒙古共和国疆界之内,中国军队侵入蒙境,才引起军事冲突等语。同时据合众社伦敦6月16日电:莫斯科电台广播蒙古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声明称:蒙古边防守军乃因华军越入蒙古境内,遂被迫在飞机掩护之下,加以击退。该电台否认华方所传进攻中国疆界之说,并斥为捏造之言,显有挑拨的作用云云。据该电台广播6月5日事件的真相称:中国军队一个分遣队,进犯蒙古人民共和国疆界,在梅尔丁戈尔河(译音)一带边境,布置16公里长的阵地,掘设壕沟,并于袭击蒙古边境哨兵时,调兵增援,蒙古边防军司令曾派人往见华军部队长,要求退出蒙古境内,但遭拒绝,使者并被其扣押,因此蒙古边防军遂被迫采取击退侵犯者的措施。边防军部队一营,在蒙古空军飞机数架掩护之下,迫使进犯者退出蒙古人民共和国。蒙古边防军在采取此项军事行动时,并未越入中国境内。华军撤退后,乃在6月9日在华军营地内发现蒙古军使及边防军士兵4人的尸体,身上皆有严刑拷打的伤痕。蒙古人民共和国已向中国政府提出强硬抗议,并保留要求中国政府严惩罪犯,及赔偿蒙古所受损失的权利。


“北塔山事件”后,摆脱了战火烧身的乌斯满和他的部落,继续向东南方移动。实际北塔山是他和这部分哈萨克人背离家园的第一站,木垒是第二站,巴里坤是第三站……从阿勒泰开始,北塔山、木垒、巴里坤,沿途的草场,成为今天哈萨克人游牧之地。


不速之客乌斯满,到底是搅进了一场无妄之灾,还是事件的策动者之一?原来,人们普遍倾向于后者。一个原因,就是人们认定,他背后有国民党嫡系将军 “宋巴图鲁”——宋希濂。时间过去60年了,“北塔山事件”已经成为历史。“北塔山事件”虽然留下了许多难解之谜,但是毋庸置疑:北塔山主峰位于中国境内。马希珍和他的连队在牧民支援之下,是为保卫中国领土而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