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奥迪车男子调戏妇女,碾死其丈夫

htwandcsh 收藏 1 325
导读: [img]http://img8.itiexue.net/1462/14626268.jpg[/img] 被害人沈大婴的妻子沈舜娜走出法院,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 何炜故意杀人,一审获死刑,并被判赔偿原告64万多元,作案奥迪车被没收。 东南网-海峡导报3月17日讯(记者 王龙祥 文/图)本报连续报道并引起广泛关注的何炜开车碾死沈大婴案,昨日上午在诏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漳州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何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判处何炜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648367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开奥迪车男子调戏妇女,碾死其丈夫

被害人沈大婴的妻子沈娜走出法院,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


何炜故意杀人,一审获死刑,并被判赔偿原告64万多元,作案奥迪车被没收。


东南网-海峡导报3月17日讯(记者 王龙祥 文/图)本报连续报道并引起广泛关注的何炜开车碾死沈大婴案,昨日上午在诏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漳州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何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判处何炜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648367元。


宣判结束后,受害人沈大婴的妻子沈舜娜说,中院的判决很公平。而何炜的父亲表示,是否上诉,还在考虑之中。


至于涉案的另外两名公职人员,漳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刘南辉表示,司法机关已经在调查中,需要等法院最终判决后,才能定夺两名公职人员是否违法或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被告何炜 说得最多的是“没异议”


昨天上午9点多,导报记者来到诏安县人民法院,感觉周围气氛特别凝重,法院周围有很多警察。导报记者找到沈舜娜,想询问她最近的情况,但沈舜娜欲言又止。


据了解,当天,被告方来旁听的亲属有20人,诏安县部分人大代表也列席旁听。


10点30分,漳州市中院在诏安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1·12”故意杀人案。审判长展示相关证据后称:“本院认为,案发后,被告人何炜在亲属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属自首。但鉴于被告人何炜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大,不足以从轻处罚。”


审判长先后向原告和被告提问,是否需要补充。


对于审判长的提问,何炜说:“没有异议!”


当天,穿着囚衣的何炜背对着旁听席,没有回头。旁听者没法看清他的表情,何炜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没有异议”,还有就是“以前说过”、“不用看”,表现得很配合。


审判长 宣判何炜死刑赔64万


休庭5分钟后,何炜被重新带上来。这时他朝旁听席扫了一眼,面无表情。


随着法槌敲响,审判长宣读了《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一、被告人何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何炜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绍辉、沈细母、沈舜娜等的经济损失648367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支付完毕。三、作案工具闽E3918J奥迪汽车予以没收。


此时,沈大婴的母亲沈细母趴在原告方的桌子上,已是泣不成声,而坐在一旁的沈舜娜,也不停地抹眼泪。


随后,何炜被法警带下法庭。


被告父亲 是否上诉还没想好


宣判后,何炜的父亲老何,一直站在座位旁,手搭在前排的靠椅上,眼神呆滞,迟迟不肯离开法庭。而同来旁听的何炜的亲戚朋友,则一窝蜂地冲到窗户边,希望能再看看何炜。


见到导报记者,老何仿佛缓过神来,对导报记者连声说:“谢谢,谢谢你们的关心……”


导报记者问老何是否要上诉。老何说,他目前还没有想好。说完又自说自话,“何炜的妈妈和媳妇最近精神一直不好,今天我都没有让她们来”。


随后,老何在亲戚朋友的搀扶下,离开法院,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回头看……


原告沈舜娜 为是否离开当地纠结


而原告方,沈舜娜和爸爸陈绍辉搀扶着沈大婴的母亲沈细母,一步一步从台阶上往下走,沈舜娜一直低着头,不时地用左手理着垂下来的长发。


“法院的判决,我们都觉得很公平,只要判他死刑,我就足够了,这是对沈大婴的最大安慰……”沈舜娜抽泣着对导报记者说,“等这件事情全部结束后,我打算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但沈舜娜也很矛盾。“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对于我离开诏安的想法都不大支持,他们年纪很大了,希望我在他们身边。女儿现在还小,我又舍不得她。”她说,“可是现在我老公已经不在了,我留在这里只会更伤心。”


据了解,沈舜娜目前在一家工厂打工,独力抚养小孩,小孩上幼儿园的费用一个月就要1000多元。


而沈大婴的妹夫沈木生介绍,沈大婴的遗体仍没有火化,“去年年底时,诏安县公安局曾建议我们,先把沈大婴的遗体火化,但我的岳父岳母不肯,现在只能等事情最终结束了,再来考虑这件事。”


案件回放


去年11月12日凌晨,诏安人何炜酒后驾驶闽E3918J奥迪车,途经南诏镇古街路段时,遇到骑电动车的沈大婴夫妇。何炜驾车追逐沈大婴夫妇,在环城西路某商店大门口附近逼倒对方,并下车殴打沈大婴,沈舜娜劝架时也被殴打。


沈大婴夫妇弃车往环城西路自家方向跑,何炜又驾车追赶,将他们拦截于县邮政局门口附近围墙边,沈大婴随即躲开跑到自家门口,何炜又驾车赶到并将车停在路中间。沈大婴见状,拾起门口的砖头砸中奥迪车,何炜便开车撞向沈大婴并辗轧至其胸腹部。何炜倒车后下车看了一下沈大婴,随即驾车逃离。沈大婴因伤势严重当场死亡。


当时与何炜同车的梅岭镇党政办主任林丰德,目睹了案件的整个过程。等沈大婴被何炜撞死后,林丰德竟自己步行回家。而之前与何炜、林丰德一起饮酒的霞葛交警中队副中队长李新辉,在酒酣后,并没有阻止何炜酒后驾车,而先行回家。


该案件经本报持续报道后,引起了漳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关注。2011年12月1日,市委书记陈冬在第一时间做出指示,明确要求迅速查清“11·12”故意杀人案,从严从快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并派出两个调查组进驻诏安,“要切实把案件办成‘铁案’,给社会和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记者手记


何炜一审被判死刑,这在意料之中,从他无情碾死沈大婴的那一刻起。


从那一刻起,两个家庭不再有往日的幸福。


沈大婴,有个漂亮的女儿,可这个小女孩再也享受不到父爱的雨露。


何炜,也有个活泼的儿子,可何炜再也不能和儿子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了。


去年11月,刚接到求助电话时,我们对此事将信将疑,但凭着记者的职业习惯,我们当天就赶过去了。


当时已经是事发第三日,沈舜娜的家里,摆着灵位,正在办丧事。沈舜娜头上戴着白孝,将年幼的女儿搂在怀里……


已经记不清楚,当天的采访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现场的气氛充满了悲哀、沉闷。


一定要将事实公之于天下,让施虐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我们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我们的愿望没有落空,我们的行动没有白白付出。漳州市委书记陈冬批示,一定要把该案件办成“铁案”,给社会和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相关部门介入后,处理相当迅速。


现在,何炜一审被判死刑,沈舜娜也说“很公平”,“足够了”。这事似乎也该画上句号了。


但双方家属内心的阴影,还有那事实上的生活困难,能不影响活着的人吗?


坚强点,为了孩子,为了家人,为了更好的明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