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将领曾密谋与英美媾和 苏联被“谢绝入场”

陈继承 收藏 33 810

二战在欧洲步入尾声,纳粹德国的命运已无法逆转之时,绝望中的德国将军们想尽一切办法,试图为帝国争取尽量理想的结局。一个旨在抓住同盟国之间的罅隙谋求与英美单独媾和,借此寻求主动的计划,在驻意大利德军副总指挥卡尔·沃尔夫的脑中逐渐成形。然而,正当他与后来成为美国中情局局长的艾伦·杜勒斯进行密商时,莫斯科派来的特工也试图对这次谈判加以刺探,一场颇具戏剧性的角逐在外交与情报界同步展开。


德军司令送上见面礼


俄罗斯“国防”网站近日载文称,1943年7月,意大利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遭遇政变而身陷囹圄。德国党卫军派特种部队将其救出,随即命其在意大利萨洛建立傀儡政府。德军很快也屯兵萨洛,其副指挥官便是卡尔·沃尔夫。这位将军以敏锐灵活的头脑而受到希特勒的赏识,但他很清楚,纳粹德国的战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因此,他大胆地向希特勒进言,要想保存一线生机,及早与美英展开谈判是惟一的选择。在得到元首的默许之后,沃尔夫通过一名瑞士商人的引荐,与美国驻瑞士公使特别助理艾伦·杜勒斯取得了联系。


起初,杜勒斯对沃尔夫的动机还存有怀疑。为了一试真伪,他要求对方首先释放两名重要俘虏。沃尔夫起初有点犹豫,可转念一想,如果能让德国在战后的日子好过一些,两名俘虏又算什么呢?不久之后,沃尔夫便将两名俘虏带到了杜勒斯面前。非但如此,为表诚意,他还给美方送上一份珍贵艺术品清单,上面列满了当时由纳粹德国控制的、一批欧洲大师级艺术家的杰作。沃尔夫表示,只要谈判顺利,德方可以将这些艺术品完璧归赵。


1999年北约空袭南联盟时,联军为了保护南领导人米洛舍维奇官邸中挂着的一幅荷兰大画家伦勃朗的画作,决定不对这座大楼实施轰炸。由此可见,即使面对战争,珍贵的艺术品也对欧美人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所以,当沃尔夫做出此番承诺时,博得了杜勒斯更大的好感,两人的接触自此正式开始。随即,这场谈判被冠以“日出行动”的代号。


苏联代表被“谢绝入场”


与人们想象的不同,“日出行动”刚启动,莫斯科就收到了消息。英国和美国驻莫斯科大使寇尔和哈里曼,也将有关情况明确告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斯大林闻讯吃惊不小,当即提出派一名军官赴瑞士,代表苏联参加这场会谈。“约瑟夫大叔”十分清楚,抢夺胜利果实的战斗已经打响。一步慢,步步慢,苏联绝对不能让西方抢先。


问题在于,如果英美让苏联参加谈判,苏联今后会让英美参与到苏方与德国人进行的类似性质的谈判中去吗(如果这种谈判存在的话)?这成了让华盛顿和伦敦十分劳神的问题。最终,他们的判断是:如果苏德展开谈判,自身必定被拒之门外。思量再三,美英最终回绝了斯大林的要求,莫斯科无法公开“监督”美英与德国间这次涉及战后格局的磋商。


英美的决定让莫洛托夫大为光火,他向英国大使寇尔发出了一封措辞严厉的抗议信,指责这是对同盟国合作关系的背叛,是英美两国与纳粹私下勾结。他强调,苏联正承担着反法西斯战争几乎全部的重担,有权出席这次谈判。


美国大使哈里曼也收到了同样的信。两位大使都将信立即转交给了各自的领导人。丘吉尔对莫斯科的抗议不理不睬,罗斯福倒是复信安慰斯大林。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莫斯科、伦敦和华盛顿之间围绕这次谈判的高层信件往来一直没有中断。

可是,就在三国高层忙着沟通的同时,谈判已经在瑞士紧锣密鼓地推进。如果莫斯科埋头于文牍之中而不管谈判进展,岂不是中了缓兵之计?事实上,老谋深算的斯大林早就向谈判地派去了数名特工,目的便是搞清楚美、英、德谈判的主要内容。


不请自来的古怪访客


有关这批特工活动情况的记载极为罕见,因为涉及“日出行动”的多数档案被规定75年后方可解密。至今,人们只能从部分当事人的回忆录中了解其中的些许细节。


“日出行动”总共包括三轮谈判,前两轮的情形外界无从知晓,至于1945年3月19日在瑞士苏黎世郊外进行的第三轮谈判,目前可以确定的事实包括:谈判在一个名叫“埃斯孔”的庄园中进行,参与者除了杜勒斯、沃尔夫之外,还有一位姓名未知的英国将军。出人意料的是,杜勒斯等人刚刚进入庄园坐定,一位牧师便带着自己的助手闯了进来。两人神情自然,声称打算看看庄园里的花儿长得怎么样,如果长得好将用它们装点教堂。


杜勒斯的公开身份是美国外交官,其实是一名在情报界混迹多年的老江湖。他一眼就看出来者颇有些不对劲。于是,在他的提议下,谈判临时改在另一个地方举行。


在回忆录中,杜勒斯称,当时并没有什么重要节日,根本不存在值得用鲜花将教堂装点起来加以庆祝的东西,牧师及其助手的古怪言行,不能不引起他的怀疑。


如果仅凭杜勒斯的一家之言,人们或许尚不能断定牧师及其助手就是苏联特工。但几年前,一位已故苏联老兵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杜勒斯的判断。这名老兵名叫费多罗·费多洛维奇·克鲁格利科夫,1939年到1945年期间担任苏联驻瑞士情报员。战后,他一直恪守职业准则,对过去执行过的任务缄口不言。直到去世前夕,他才将这段历史透露给自己的儿子。后来,俄罗斯记者也是从其儿子口中得知此事,从而印证了杜勒斯在回忆录中的说法——


当时,克鲁格利科夫的任务只是监督瑞士是否遵守中立国准则。不过,当英美与德国展开谈判后,上级要求他对谈判具体内容予以刺探。其儿子证实,当时闯进“埃斯孔”庄园的牧师助手正是他父亲。由此,这段历史被较完整地呈现在了人们面前。


更全面的记述还需要等待档案公开。可以肯定的是,莫斯科为了获知谈判的详细内容确实绞尽脑汁。有趣的是,谈判尚未结束,三国高层的书信往来却率先产生了结果——杜勒斯从罗斯福处接到命令,终止与德国人的谈判,“日出行动”就此告一段落。


战争在意大利提前结束


站在沃尔夫的角度,这种暗中接触倒看不出有什么害处,反而可能为德国多准备一条活路。于是,他继续同杜勒斯保持着秘密联络。后者同样认为,这种接触仍然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故欣然接受。换言之,意大利和瑞士之间的这条“热线”并未真正中断。


意外还是在1945年4月13日发生了,沃尔夫收到总部的紧急电报,要求他立即回国。毫无疑问,柏林方面已经知道了他与杜勒斯继续接触的消息,而且从措辞来看,希特勒很生气。沃尔夫首先请教了杜勒斯,后者建议这位“如今已经可以称为朋友”的德国将军立即来瑞士避难。但经过反复权衡,沃尔夫最终决定回柏林赴险。


在柏林,沃尔夫首先见到了党卫队头目希姆莱,两人就与美英谈判的问题发生了严重争执。希姆莱指责沃尔夫出卖国家利益,沃尔夫则坚称此举意在拯救国家,尽管希特勒当初并未向他做出明确指示。在两人不得不到希特勒那里寻求“终审判决”之前,沃尔夫祭出底牌,他警告说:若所有事实都被和盘托出,死的将不止是我一个人。


这招果然起到了作用。尽管希特勒一见到沃尔夫,就劈头盖脸地质问他为什么同美国人媾和,希姆莱却没有出来煽风点火,令沃尔夫可以从容应付原本暗示自己进行这场谈判的元首。他强调,如果足以扭转战局的新式武器无法按时研制成功,就得继续跟同盟国谈判以争取时间。他还向元首报告称,已经成功地打开了通往华盛顿和伦敦最高层的大门。或许是因为沃尔夫有备而来,希特勒的怒气居然逐渐消退了,反而鼓励沃尔夫继续谈判。


得到了元首的肯定,回到意大利的沃尔夫更频繁地同杜勒斯联系。此时,他惟一的目标便是促成驻意德军的投降,让双方在这场已经失去意义的战争中的死伤尽量减少。


实现这一目标所付出的努力是艰苦的,直到身在意大利的德军将士得知希特勒自杀身亡的消息后,顽固分子们的意志才有所松动。最终,在1945年5月2日中午12时,驻意大利德军无条件投降协定宣告生效,这一时刻比德军在西线的投降早了5天。沃尔夫同盟军之间的一系列谈判和密商,最终算是以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局落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