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喝高了,公权不能跟着醉

湖北省通城县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徐某醉酒驾驶无牌轿车回家,被当地民警查获,徐某指使人停掉了警用步话机,还扬言开除处警民警女儿。目前,徐某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拘。(3月22日《京华时报》)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理儿地球人都知道,然而通城县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徐某却不一般,在自己醉酒驾驶被查后,不仅电话遥控指挥停掉民警步话机,而且还叫嚣切断公安局网络,就连处警民警的女儿也要开除,徐某醉驾被查,赤裸裸暴露出公权滥用的权力标本,从而引发网友焦虑和不满。


说实话,公众之所以对挂有副局长头衔的徐某拍砖,并不是因为徐某个人的“醉”,而是由于广电局公权随着官员的醉酒也醉了,最起码不愿看到副局长驾驶无牌轿车和醉酒后叫嚣切断公安局网络的权力显摆,与其说是对副局长徐某穷追猛打,不如说是对广电局寄予更高的期望,在公众担忧与期望的矛盾心理纠结下,“醉副局” 被推向舆论的风头浪尖也就不足为奇了。


副局长徐某是国家公务员,在广播电视系统工作20多年,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作为老领导更应该守法律己才对,然而资格越老公权的自我约束就越弱,竟然拿手中的权力与民警执法叫嚣,很是可笑。据悉,徐某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拘,按说“醉副局”的风波可以就此收场了,但是我们不应忽视一个问题:公众拍砖“醉副局”,到底疼了谁?一个“醉副局”事件引发社会疼痛的不仅仅是一个广电局,而是所有被赋予公权的部门都应感到脸红,都应从中深刻地认识到:公权一醉酒,社会很受伤。


徐某醉酒,损伤了社会的神经,每个公权的部门都应拿着“醉副局”的镜子好好照照自己,不可否认,尽管大家把公权的期望寄托于人员素质,但是人员素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既然我们无法一下子提高执法人员的素质,那么不妨先从哪些工作还不足,哪些措施还需完善等开始,用制度来约束行为,让公权在阳光下运行,这无疑是公众拍砖最大的社会意义。


今天公众拍砖了“醉副局”,明天公众会不会拍砖“醉××”?但愿“醉副局”的砖真正拍在了公权的七寸上。副局长徐某可以醉,广电局不能醉,希望“醉副局”是最后一个负面形象被放大、被拍砖的’舆论灾难。”(吴献坤 原题:官员醉了,公权岂能随官员也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