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学习中国的干部任命制吗?

枭龙FC-1 收藏 5 212
导读:美国会学习中国的干部任命制吗? ——美媒视角下的中国模式 向西方学习,这是鸦片战争受辱之后朦胧在不少中华救亡图存者头脑里的一种共识。不论是魏源通过自己的《海国图志》所阐发出来的“师夷之长以制夷”,还是张之洞、曾国藩、李鸿章接力棒式推动起来的洋务运动,不论是孙中山以英美为蓝本的建国方略,还是胡适孜孜以求的自由中国,其根本点都是相通的,那就是通过借鉴和引进西方的技术和制度,以达成强盛中华、抵制夷侵之目的。 在苏俄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工人运动结合之后,中共的崛起也就很快使这种向西方的学习增添了另

美国会学习中国的干部任命制吗?

——美媒视角下的中国模式

向西方学习,这是鸦片战争受辱之后朦胧在不少中华救亡图存者头脑里的一种共识。不论是魏源通过自己的《海国图志》所阐发出来的“师夷之长以制夷”,还是张之洞曾国藩李鸿章接力棒式推动起来的洋务运动,不论是孙中山以英美为蓝本的建国方略,还是胡适孜孜以求的自由中国,其根本点都是相通的,那就是通过借鉴和引进西方的技术和制度,以达成强盛中华、抵制夷侵之目的。

在苏俄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工人运动结合之后,中共的崛起也就很快使这种向西方的学习增添了另一种色彩。国共两党之间的斗争,从这种更宏大的国际背景上看,其实质就是苏俄与英美这两个不同文明、不同制度模板之间的相争。毕竟,苏俄的马克思主义也是从西方传入过来的,从本源上讲仍然属于西方所创文明的范畴。

在中共对全盘西化的反对中,其最实质的东西就是拒斥英美的模式,而接纳苏俄的制度。在这一点上,毛与他以前的那些先驱者分道扬镳了。通过列宁的民主集中制和斯大林的计划模式,毛在向苏联这个老大哥一边倒式的学习中,把中国改造成了一种维权主义和国家管制经济主导一切社会经济生活的国家。大跃进的夭折及其文革所造成的各种动荡,使更多的人对毛的晚年模式产生了自己的忧虑,变革的冲动通过这种批邓的形式不断地从中共的内部纷争出来。

老大哥的分崩离析,使苏俄的模式再难继续成为中国的一块学习模板了。经过短暂的权力更迭,精明的邓很快又通过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及其《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而把中国重新引领到自己以前尝试过的对西方的技术与制度的学习、借鉴之中。孙中山、胡适等人的以英美为师的接力棒通过邓小平的手又回到了它阔别了几十年的中国故土。

不容置疑的是,经过这近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也确确实实地创造出了不少经济上的奇迹。十多亿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解决了,小康社会的建设目标也几近实现了,进出口的贸易额与GDP的增速、总量更是很快跃升到了整个世界的前列。一个经济上的超级大国正在古老的东方悄然崛起,并不断地蚕食和制衡着美国的那些已经取得的世界霸权。中国崛起威胁论,何以在美国一波一波地风吹草动起来,其因就在于它们的这种未雨绸缪式的忧虑。

经济、军事上悄然崛起的中国,在当今世界这种复杂错综的政治格局中,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咄咄逼人的力量中心了。一个经济、文化上落后的大国,能够经过这短短几十年时间的发展变革而迅速跃升到这种超级经济大国的地位,其模式之中肯定也存在着不少值得别人学习、借鉴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在近几年中国经济奇迹的光环之下,中国模式也越来越引起了更多国家的关注。中国经验正在走出国门,而成为别人的学习模板,以致连美国这个普世价值观的教师爷,也在自己内部的不少小圈子里窃窃私语起这种“向中国学习”的声音来。

日本明治天皇的维新,俄罗斯彼得大帝的变革,都通过这种向西方的学习而很快地崛起在各自的逆境之中。现在,中国在经济、军事上的悄然崛起,也不过是这些传奇故事的一种继续而已。

在东、西方这两大地域不同文明的碰撞与交融中,中、日、俄这些东方落后国家的悄然崛起,都莫不因缘于这种向西方的学习,也即向自己的对手学习,引进和借鉴它们所创造出的的各种技术、制度与文明成果。向自己的对手学习,也成为了这种落后国家提升自我、跨越发展、悄然崛起的一个秘要所在。魏源通过自己的《海国图志》所鼓呼的“师夷之长以制夷”,其因其理都与这是相通的。向自己的对手学习,这不仅是一种雅量,更是一种自我崛起、超越对手的捷径。

而如今,三十年河东的中国,也历史地轮回到了自己的三十年河西。原本我们的老师也想屈尊做起自己的学生来。那么,它们究竟想向中国的模式学习什么呢?

据2012年3月2日的《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近日,一本由旧金山的BK出版社出版的新书《美国能向中国学习什么:化敌为友的指导手册》,不到一个月就登上了亚马逊网时事类图书的榜首。华裔作者李的很多改进建议,直接触及美国一向视为命脉的自由经济和选举机制。比如她推崇中国的干部任命制度,主张引进中国的五年计划,建议学习中国的经济特区模式,尝试包括银行国有化等不同的经济发展模式。2009年的《时代》杂志驻上海记者鲍威尔以《美国可以向中国学习的五件事》为题,从价值观的层面上列举了有雄心、重教育、敬老人、爱攒钱、目光远等五点值得美国人学习的好品质。2011年底,美国前副财长纽曼呼吁美国向中国政府那样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以重振经济。”

透过这些美媒的分析,中国的模式中确实有不少它们认为值得借鉴的东西,比如政府主导的投资模式以及任命制下政府决策的效率以及执行新政策的能力等,而这些却正是美国做得很差的地方。在经受了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和那些多党制下的短视政客的长期辜负之后,也确实有一些美国人对他们长期拒斥,而对手却在积极尝试的威权主义和国家管制经济的做法产生了一些好感。华裔作者李的那本新书的畅销,或许就是这种情绪的一种自然流露吧。但如果以此为据地指望美国人接纳这个华裔作者李的某些建议,比如出于对西方民主选举及其多党政客喋喋不休的争论,使一些好的决策难以长期执行下来的厌恶,而引进中国的民主集中制和干部任命制度等,这对于那些把公民的自由和民主权利看得比生命还珍贵的美国人来说,几乎都是一些不可能达成的东西。

当然,这并不妨碍它们对中国模式中的五年计划以及银行国有化等有用东西的吸收与借鉴。在资源的配置上,对于计划模式的引进与借鉴,这在英美资本主义的自我救赎中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了,它们早就在进行着这种向自己对手学习的尝试了。很多的西方经济学者在自己的著述中都有着不少计划经济作用及模式的讨论。在它们的自由放任经济里,也有着一些中长期指导性计划作用的影子。

现在的问题是,在中国的模式渐渐青睐于更多的国家之后,美国能不能在这种东、西方文明的和平赛局中屈尊做起中国的学生,而学习中国模式中的一些东西来?

向中国学习,这也许只是美国用自己的谦恭来忽悠我们,让我们在自己的体制弊端中继续沉沦下去。

毫无疑义的是,接纳中国的干部任命制度和国家管制经济,这固然可以提高振兴美国经济诸多新政策的执行能力,但它们为之付出的代价却是一些公民权利和经济自由的丧失。按照美国人的生活习性,这一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屈尊以中国为师的。

另一方面,如果屈尊做中国的学生,这无疑是向全世界宣布美国模式及其所推崇的那些价值观的破产。屈尊做中国的学生,这无疑是把领导世界的权力拱手移交给自己的对手——中国。屈尊做中国的学生,带头向中国的模式学习,这无疑是把更多在十字路口观望社会转型的国家导向到自己的对手那边。如此痛失自己的世界领导权,美国能甘心做中国的学生吗?美媒抛出这种“向中国学习”的声音,一方面证实了中国的模式确有可学习、借鉴的东西;另一方面,这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也不能由此沾沾自喜而忘记了自身隐痛的医治。中国的模式中也确实存在一些很棘手的问题,有一些甚至已经癌变到了非痛下杀手的程度了。比如,干部任命体制中,权力的缺乏监管与疯狂寻租所造成贪污腐败的泛滥等。如果中国的模式不通过自身的变革,把这些已经癌变到自己晚期的毒瘤切除掉,那么它的分崩离析就可能很快到来。温家宝为何一再鼓呼着中国的政改,并通过这种政改把这些先前市场导向的改革中所自我滋长出来的分配不公、贪污腐败等毒瘤切除掉,其更深层的担忧和考量就在于党和国都可能被这种自身腐败的毒瘤所灭亡掉。

目前,中国的模式还远没有成熟到值得美国向我们拜师学艺的水平。在权力的监管、腐败的整治、民主的运作、产权的保护以及创新的激励上,英美的模式中依然还有不少值得我们进一步学习、借鉴的东西。如果中国能够通过这种向西方的继续学习,把自己模式中所滋长出来的那些贪污腐败、分配不公、诚信缺失等问题解决好,并通过科学发展观的统筹和实践,而把政府的廉洁运作、经济的良性增长、人民的富足生活、社会的和谐交往以及绿色的环境生态等诸多方面有机地整合到这种自我变革后的模式之中,那么,美国才可能真正地屈尊做起中国的学生,并谦恭地学习中国的模式。

抛掉自大心理,谨慎变革自己,发愤图强自存,这才是我们在一片美国激辩“向中国学习”声中所应保持的一种平和、谦恭心态吧。

2012年3月17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