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海军对华转让潜艇技术 不需政府批准

claire37 收藏 11 1499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462/14624421.jpg[/img] 资料图:中国海军新型常规动力潜艇。   近日,NSL学会的亚洲海军发展顾问约翰博士称,德国海军在未经政府批准的情况下,向中国转让其最新装备的U-214型潜艇技术,中国正借此发展自身的第四代常规潜艇。韩国军事网站《Viggen军事论坛》2012年3月20日发表文章认为,中国的近邻韩国已经外购与自行建造了多艘U-214型潜艇,因此,即使该学会的言论属实,对中国潜艇研发与亚太海军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德国海军对华转让潜艇技术 不需政府批准

资料图:中国海军新型常规动力潜艇


近日,NSL学会的亚洲海军发展顾问约翰博士称,德国海军在未经政府批准的情况下,向中国转让其最新装备的U-214型潜艇技术,中国正借此发展自身的第四代常规潜艇。韩国军事网站《Viggen军事论坛》2012年3月20日发表文章认为,中国的近邻韩国已经外购与自行建造了多艘U-214型潜艇,因此,即使该学会的言论属实,对中国潜艇研发与亚太海军战力对比造成的影响也并不大。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已经列装的最新中国国产潜艇,即“元”级上已经展现出越来越多的西方潜艇特点,因此,即使此次中德的潜艇合作并不属实,中国常规潜艇的发展已经开始向西方风格靠拢,俄制潜艇技术的辅助发展已经终结,最终将形成兼具俄欧技术的中国常规潜艇风格。


俄制潜艇技术对中国的辅助已经结束


截至已经装备部队的“元”级常规潜艇,中国的国产常规潜艇已经发展了三代。第一代的03、033、035型潜艇均仿自俄制潜艇,或结合有限西方技术,对其进行了少量升级(以613所引进法国技术生产的H/SQZ-262型声纳替换了原有的俄制声纳),第二代的039型潜艇使中国自行设计建造常规潜艇的尝试,该型潜艇尽管在技术性能上上存在诸多不足,但由此中国具备了独立研发、建造常规潜艇的能力。第三代的“元”级(039改进型潜艇)则初步实现了对中俄欧技术的整合,尽管与世界顶级常规潜艇相比,具体技术略显粗糙,但却首次实现了在整体技术上帝世界顶级水平的赶超。需要注意的是,在整个中国常规潜艇发展的历程中,俄制潜艇技术的地位正在逐渐降低,并将随着“元”级常规潜艇的研发成功而走向终结。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中国常规潜艇的进步,更重要的是俄制潜艇技术的裹足不前。


德国海军对华转让潜艇技术 不需政府批准

资料图:网友加工过的中国潜艇基地卫星图。



1、中国已经完成潜艇技术整合。


众所周知,如果从宏观的角度看待高端装备的研发,技术整合在难度与重要性方面均远远高于单项技术的研发。回顾中国自建国至上世纪90年代初的高端装备研发,几乎全部都是在获得外来整机技术之后,通过摸索与仿制,参照自身的实际需求对装备进行有限的改进。而随着中苏关系紧张,当时的中国失去了唯一的系统装备引进渠道。自此至上世纪90年代初之间的20余年间,尽管中国在单项技术上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受制于技术整合方面的局限,一直难以将技术层面的成果转变为装备水平的进步。而随着苏联解体,俄制装备恢复了对中国的输出。在潜艇领域,中国分3批引进了12艘“基洛”级常规潜艇。以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中国并未对这些俄制潜艇进行升级。因为对于中国而言,这些性能并不十分突出的外来潜艇所能提供的最大财富,正是在于对各项潜艇技术的整合经验。


通过对“基洛”级潜艇的使用,中国首次接触到了采用水滴型艇体的常规潜艇。该型潜艇在降噪方面的巨大成就,使中国在这方面的研究受益匪浅。而该型潜艇的武备布置与装填设备(在首批引进的877型“基洛”级潜艇上并未装备鱼雷快速装填设备),也使中国获得了通过升级打击灵活性提升潜艇战力的手段。而随着引进“基洛”级潜艇后,中国在原有潜艇上进行的技术升级,以及对“元”级潜艇的大量建造,中国已经充分消化的“基洛”级潜艇的技术整合模式,而该型潜艇相比中国国产,以及周边国家装备的同类潜艇并不突出的性能,也使其对中国的吸引力越来越有限。因此,在中国逐渐具备常规潜艇技术整合能力,以“基洛”级为代表的俄制潜艇也就结束了其在中国的使命。


2、俄制常规潜艇缺陷已经暴露。


作为正在处于高速上升期的中国海军而言,其日后必然面临数量与种类均大幅增加的作战任务,仅靠高端潜艇无疑是难以胜任的。因此,既然中国国产常规潜艇在性能上已经逐渐超越俄制潜艇,那么保有一定数量的俄制潜艇用于第二梯队,应对强度相对较低的作战任务也是可以考虑的选择。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受制于使用环境与自身技术的限制,俄制潜艇原有的一些技术特点已经逐渐演化为缺陷,与自身原本具有的一些不足,共同影响了其在中国海军的服役。


作为一款苏联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成功研发的大型常规潜艇,其无疑不可能再装备AIP系统,但其已经试图通过增加蓄电池装载量提升其水下航行能力,但尽管其装备了2组共240块铅酸电池,其最大水下航速也达到了20节,但即使采用经济航速,其水下航程也仅有400海里,与采用AIP系统的当代潜艇最低8000海里存在明显差距。众所周知,世界范围内同时代研发的同类潜艇均通过加装AIP舱段解决了其水下航程的巨大局限,但作为典型俄制潜艇的“基洛”采用的双层艇体结构却决定其几乎不存在进行此类改装的可能。因此,无论与已经采用了AIP技术的中国国产潜艇,还是广泛采用此项技术的周边国家潜艇相比,“基洛”级潜艇在性能上无疑均处于明显的下风。


如果回顾上世纪90年代中早期对“基洛”级潜艇的报道,尤其是与德制U-209型潜艇的技术对比不难发现,当时的“基洛”级潜艇除了装备鱼雷,还能装备早期的“俱乐部”潜射反舰导弹,射程仅为65公里,大大低于同时代已经在西方潜艇上广泛装备的美制“鱼叉”导弹(潜射型射程100公里)。而在采用最新的“俱乐部”3M54E1型导弹后,其射程已经提升至300公里(也有观点认为该型导弹最大射程为220公里),实现了对西方同类导弹的超越。但这表面的优势背后,却存在着危机。现阶段,中俄两国在实用性远程反舰导弹方面难分伯仲。尽管有消息认为,中国的新型远程反舰导弹借鉴了大量俄制技术,但其已经自成体系,与俄制同类装备存在极大不同。“基洛”级潜艇目前仅能采用俄制导弹,尚无兼容中国产导弹的能力,而如果对已经略显陈旧的“基洛”级潜艇进行适装中国导弹的升级,其消费比很难优于建造性能类似“元”级的中国产潜艇。因此,自身的技术缺陷与不足,已经使俄制潜艇较难适应中国的使用环境。


3、俄制潜艇发展难以满足中国。


作为冷战时期久负盛名的“大洋黑洞”,“基洛”级潜艇原有的性能无疑已经越来越难以满足中国的需求。但这似乎对“基洛”级并不公平。因为对于一款研发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潜艇而言,能在今天仍保持较高的作战能力已经实属不易。而作为海军力量高速发展的中国而言,俄罗斯能够提供的潜艇设计也远非“基洛”级一款。众所周知,早在苏联时期,用于替换“基洛”级的“拉达”级(外贸型号为“阿穆尔”级)潜艇就已经设计完成。其在保留“基洛”级强大打击能力的同时,在诸多性能上均提升明显,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其静音性能较之“基洛”级提升了6倍之多(注意,并非潜艇噪音的分贝数降低6倍,而是静音效果提升6倍,且这是俄媒自己的说法,尚未得到其他渠道的证实)。但为何中国在能够更加方面引进俄制潜艇技术的今天,并未选择继续以俄制潜艇为国产潜艇的发展样本呢?原因就在于表现突出的俄制潜艇发展,已经难以满足中国。


如果仅以俄制的“拉达”级与中国的“元”级进行单纯的性能对比,则两款潜艇在新能上并不存在明显差别,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在研发“元”级的过程中,西方媒体一直认为中国获得了“拉达”级潜艇的核心技术。但需要注意的是,研发年代要晚很多的“元”级潜艇目前已经证实的服役数量已经达到4艘,且还有一艘被认为是已经装备AIP系统的实验型潜艇。但“拉达”级潜艇至今尚未获得俄罗斯海军认可,而现阶段该型潜艇仅有装备AIP系统的计划,尚无具体的实施。因此,从*潜艇的发展动向来看,至少在最新型常规潜艇的发展领域,中国已经实现了对俄罗斯的全面超越。发展速度较慢,且苏联遗留的先进技术已经消耗殆尽的俄制潜艇,显然难以再次引起中国的兴趣。


德国海军对华转让潜艇技术 不需政府批准

资料图: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在码头进行应急吊装鱼雷。



中国常规潜艇技术风格逐渐接近西方


如果仔细回顾中国国产常规潜艇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中国在升级国产第一代常规潜艇的过程中,就已经开始引入西方技术,只不过此时受制于自身的技术水平与西方的封锁,西方技术的采用仅限与对装备的升级,并未对潜艇的设计产生影响。但通过长期的技术积累,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在于西方“蜜月期”期间的技术引进,中国国产潜艇已经展现出越来越多的西方风格。而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研制的039型潜艇预示,中国在常规潜艇技术风格方面,开始逐渐接近西方。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潜艇的安全性能、火控与武器方面的改进。


1、安全性能提升促使结构西化。


上世纪80年代不仅是美苏冷战的顶峰,也是两国军备发展的顶峰。在此期间,类似核潜艇这类高端装备处于最佳的技术状态,不仅各种性能趋于均衡,此前一直困扰核潜艇使用的安全性,在此时也获得了明显进步。但与核潜艇相比,潜艇安全性方面的进步却未能完全在常规潜艇的研发过程中得以应用。对比同时代的西方常规潜艇,俄制常规潜艇前期体积类似,但采用双壳结构,从而造成了内部可用空间相当有限。而到了后期,俄制常规潜艇在体积上已经明显大于西方同类潜艇,除仍采用双壳结构之外,艇内大量的备份设备也成为体积增大的重要原因。而造成这一结果的根源,就是俄制潜艇的各项核心技术安全性不高。在技术上需要靠备份来保证可靠,而在整体结构上,需要更加坚固的双壳结构保证潜艇整体的安全性。


因长期受到俄制常规潜艇技术影响,中国潜艇早期同样采用双壳布局。而在国产的第二代潜艇,即039型潜艇上,尽管尚无资料显示其就行采用何种艇壳布局,但其在动力装置、火控等方面应全面西化,即使在艇体选型方面,也采用了同时代西方常规潜艇普遍采用的“鲸型艇体”。由此可以推断,至少在039型潜艇上,中国已经大幅提升了潜艇各核心系统的可靠性。在做小体积方面,也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因此,至少在该型潜艇的改进型上,中国极有可能采用西方风格的单双混合艇体,即除在尾部动力舱采用双壳结构之外,其余舱室全部采用单层艇体。由此产生的影响无疑是深远的,中国常规潜艇不仅在结构上更加简单,也能使潜艇通过远比之前简单的改进,实现较大程度上的技术升级。而归根到底,正是借助西方技术,中国潜艇因安全性获得的提升,此时整体结构获得了逐渐西方化的条件。


德国海军对华转让潜艇技术 不需政府批准

资料图:南海舰队潜艇紧急上浮训练。



2、火控性能提升促使操控西化。


随着2000年8月13日,俄罗斯海军“库尔斯克”号核潜艇的沉没,关于其所在的“奥斯卡”级核潜艇的资料逐渐被披露。在冷战时期被视作顶级机密的潜艇指挥舱的照片中,即使俄制最顶级的巡航导弹核潜艇仍采用原始的黑白与阳极显示器,大量传统机械仪表充斥操作台。这似乎也从另一个角度上解释了,俄制的各型潜艇在体积上均超越了西方潜艇的原因。反观早在1968年9月开始建造首艇的德制U-209型潜艇,其装备的4组双屏幕多功能液晶显示器囊括了潜艇可能涉及的全部作战信息。这也成为U-209型潜艇在排水量较之“基洛”级潜艇小近1000吨的情况下,获得了与后者相似的作战能力。同时,通过其广泛的出口成绩显示,其即使不进行类似切断艇体,加装AIP舱段一类的大型改装,也能在原有艇体内进行各种程度的技术升级。相比之下,西方常规潜艇在火控系统方面的优势,无疑是促成这一优势的重要原因。


本世纪初,在西方设想的039型潜艇的作战舱室中(这一设想图当时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媒体上广泛转载,可信度较高),中国已经为该型潜艇装备了3套综合作战指挥系统,通过3面多功能液晶显示屏显示所有作战信息。尽管相比同时代的德制U-209型潜艇与法制的“阿戈斯塔”级潜艇,039型潜艇的潜艇操作与作战管理系统仍是分离的,且上存在相当数量的传统机械仪表,但通过与同时期获得的“基洛”级潜艇的对比不难看出,中国已经在039型潜艇上开始了潜艇火控系统的集成化尝试。而通过039型潜艇日后的大量建造与成功使用不难看出,中国的此次尝试是成功的。有鉴于此,作为中国第三代常规潜艇的“元”级潜艇,在尚无证据显示获得更多西方技术注入的情况下,中国在研发该型潜艇时,无疑将继续对其进行火控系统的继承升级。而这一改进持续推进的结果不仅使潜艇的火控系统获得明显提升,更重要的是,能使潜艇在艇体体积不大幅扩大的情况下,有效减少人员,提升自动化程度,转装备更多武器,提升整体作战能力。真正获得西方潜艇完全建立在技术进步上的健康发展模式。


3、武器性能提升促使作战西化。


众所周知,冷战时期产生的诸多美苏装备都是在竞争环境中,交替产生的。这不仅造成装备技术水平的快速提升,也是一国长期占据某领域内最高水平的情况极少出现。但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即美国一直占据潜射武器的总体技术优势。这种优势不仅体现在弹药本身突出的作战性能,也体现于建立在小型化弹药基础上的多用途。以广泛装备西方各型潜艇的美制MK-48型重型鱼雷为例,该型鱼雷不仅在威力上曾创下单发击沉“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靶船)的记录,同时,其用途也相当广泛。在进行相当有限的技术升级之后,即可适应对各种水面与水下目标的攻击。且攻击范围涵盖了敌方海军目标可能挥动的全部范围。而武器系统性能的提升,对潜艇造成的最大影响就是作战方式的多样化。而这也成为西方潜艇的代表性性能。


在武器的多用途性能方面,目前中国已经走到了俄罗斯的前面。以中国最新研发的“鱼”-6型重型鱼雷为例,其相比美制MK-48鱼雷,除在射程上稍有不及(MK-48鱼雷的最大射程为50公里,“鱼”-6型鱼雷的最大射程为45公里)之外,在其他几乎全部性能山,均处于同一等级。由此使国产潜艇首次具备对进程水中目标进行灵活打击的能力。而最为新时代潜艇必备的武器,中国的潜射导弹方面的发展同样值得称道。中国在成功研发C-802型导弹,并将其整合到战舰与战机上之后,在本世纪初也成功推出其潜射型号。其总体性能已经达到美制“鱼叉”导弹潜射型的水平。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以324mm口径的鱼雷,代替了C-802导弹的战斗部,研发了模式与性能均与美制“阿斯洛克”反潜导弹类似的国产装备。而后者尽管早在1961年就已装备部队,但其却代表了目前最高端的反潜导弹模式。由此可见,中国已经在作为潜艇最主要的两种装备,即鱼雷和导弹上实现了多用途,从而为潜艇战力在多用途方面的提升,以及装备风格的西化创造了条件


德国海军对华转让潜艇技术 不需政府批准

资料图:中国海军潜艇编队。



中国常规潜艇仍将兼具俄欧技术特点


在很多西方军事专家看来,“元”级将成为最后一款带有俄制常规潜艇风格的中国潜艇,中国在独立研发第四代常规潜艇时,将采用完全自主的技术模式。逐渐形成一种不同于世界上任何一种已有潜艇模式的自主风格。但问题在于,刚刚摆脱俄制潜艇技术影响的中国,其自身常规潜艇风格将具备怎样特点?在解答这一问题之前,首先要着重强调一点,中国完全摆脱俄制潜艇技术风格,绝不意味着中国在独立研发常规潜艇过程中,对俄制潜艇基础采用绝对的抵触态度。而是采取其可用部分,在适当的领域发挥作用,以自我为主的研发模式,代替之前过于注重俄式技术的情况。因此,所谓的中国国产常规潜艇风格,就是在国产技术框架下,兼具俄欧技术。


1、艇体设计局限使中国潜艇俄欧兼具。


文章在论述“基洛”级潜艇技术局限时,也提到了这样一种现象,即尽管“基洛”级潜艇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但时至今日,其仍保持者很好的作战能力。造成这一结果的根本原因,就是俄制潜艇在一些固定技术,即较长时期内,不会出现大规模技术革新的技术上的领先。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基洛”级潜艇在进行整体设计时的听体选型。


在“基洛”级开始研发的年代,包括核潜艇在内,在世界各型潜艇中尚未确定一种最佳的艇体类型。尽管水滴型艇体早已证明其优异性能,但个别国家却抱着潜艇的水面性能不放,最终造成这一优异艇型难以迅速获得广泛应用。而苏联在“基洛”级之前的T级大型常规潜艇上采用了性能较差的鲸鱼型艇型后,果断在“基洛”级潜艇上采用了水滴型艇体。即使如此,苏联仍进行了大量计算与实验,借以确定究竟应采用何种比例的水滴型艇体。最终,苏联选择了7.45:1这一最佳的艇体比例。尽管该艇型牺牲了一定的水下航速(“基洛”级的最大水下航速为17.5节,而其前一级俄制常规潜艇,即T级的最大水下航速为19节),但却为其赢得了“大洋黑洞”的称号。


相比之下,中国尽管具备了独立研发常规潜艇各种核心装备的能力,但在艇体选型方面,仍经验不足。已经列装的三代国产潜艇的艇体选型均来自已有方案,尚未实现完全的独立研发。而对于目前新研发项目数量过多的中国,对于艇体选型这一“次要技术”完全可以采用已有的设计。同时着眼于中国在潜艇火控、武备等方面的集成与小型化程度尚未完全达到欧洲水平,因此,内部空间较大的俄式艇型无疑更加适合中国。而此时,欧洲新技术的价值在于,使中国能在俄制风格的艇体上实现欧洲工艺,从而实现国产潜艇在各种作战环境中性能的提升。


另外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对于中国这样的技术新兴国家,对新技术的盲目依赖与抵触都是不可取的。在潜艇关键技术的性能方面,尽管中国已经超越了俄罗斯,但毕竟与欧洲国家尚有一定差距,因此仍需对国产潜艇提出较之欧洲潜艇更高的安全要求。因此,在艇型选择上,应在吸收西方单双混合艇体的有点时,暂时不采用其大分舱布局,继续采用俄制的小分舱布局。从而在独立研发常规潜艇初期,形成具备中国特色的小分舱单双混合艇体。


2、动力系统局限使中国潜艇俄欧兼具。


在动力系统方面,AIP系统尽管对中国而言尚存一定技术难度,但作为一种在国际常规潜艇领域广泛扩散的技术,中国的新型常规潜艇必须具备。因此,在动力系统中,值得探讨的只剩下了潜艇的推进装置。即在下一代中国国产潜艇上,究竟应采用传统的低速大倾角9叶螺旋桨?还是更新的泵喷推进技术呢?答案是前者。


众所周知,尽管在漫长的冷战期间,俄制武器一直在性能上与美制武器难分伯仲,但即使是俄国人自己也承认,自身的技术水平与美国相比存在明显差距。因此,其在装备研发领域内,普遍采用集中力量使单项技术获得突破,之后借助集成手段实现装备整体水平的发展。但明眼人都明白,这种装备研发模式过于功利,其意义也仅限于对单个武器,对整体技术水平的提升并不大。但在苏联的整个武器研发系统中,潜艇却是一个例外。或许是很清楚可靠性对潜艇的重要意义,苏联在一来是就选择了相对稳妥的发展方式。而这也使潜艇成为俄制转隔壁中,位数不多的,在性能上与美制同类装备前面齐平,甚至有所超越的领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时间,即使俄罗斯为最新的“雅森”级攻击型核潜艇进行推进装置选型。尽管苏联在武器研发过程中,曾经犯过急功近利的错误(其实美国也是一样),但在未“雅森”级进行推进系统选型时却表现的相当理智。其首先在“基洛”级Б-871 (“阿尔罗萨号”) 号 上装备了泵喷系统。但在最终面试的“雅森”级首艇“北德文斯克”号上,采用的仍是传统的低速大倾角9叶螺旋桨。由此可见俄罗斯在这一事件上的谨慎态度。


相比俄罗斯,潜艇技术相对有限的中国在发展全新技术时,更需要谨慎的态度。比较可行的方法是“开放研发,保守采用”,即在研发过程中广泛吸纳尤其是来自欧洲的先进技术,在成本获得有效控制的前提下,对各种有前途的技术类型均进行适当研发,但在选择哪项技术最终被用于实践时,态度一定要归于俄式的保守


德国海军对华转让潜艇技术 不需政府批准

资料图:中国老式常规潜艇鱼雷舱内部。



3、武器开发局限使中国潜艇俄欧兼具


与日前俄媒热炒中国将大批采购苏-35战机一样,本世纪初至今,另一条最早出自俄媒的消息同样值得关注,即中国向俄订购8艘最新的“基洛”636型潜艇及大量配套武器装备。与中国迅速对苏-35传言进行辟谣不同,对于采购“基洛”级潜艇的传闻,中国官方一直没有否认。由此不难认定,中国至少在独立研发艇载武器方面仍存在一定问题。而对于中国而言,吸取俄罗斯经验,同时结合欧洲技术,以导弹优势弥补鱼雷性能的劣势。


回顾冷战时期美苏两国的潜艇武备会发现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即在同等级的鱼雷中,俄制鱼雷的射程明显低于美制鱼雷(俄制最新型的71型鱼雷的最大射程为20公里,而美制MK-48鱼雷的最大射程为50 公里)。而俄制战术艇载潜射导弹的射程却远高于美制装备(最新型的俄制“俱乐部”3M54E1型潜射导弹射程为300公里,美制潜射型“鱼叉”导弹射程为100公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涉及到一个之前曾被人长期误读的概念,即提升鱼雷射程的难度要远大于提升潜射导弹射程的难度。原因很简单,鱼雷的整个航行攻击过程都是在水中完成的,要克服密度是空气800倍的水的阻力,实现较远航行,显然要比主要在空气中飞行的导弹难的多。同时,受到鱼雷发射管的限制,鱼雷体积已经发展到极限,其职能以技术难度较高的,提升发动机性能的方式提升射程,而导弹提升射程则要简单得多。因为世界主流鱼雷发射管533mm×5000mm的空间,对于大多数潜射导弹而言,事实相当宽松的。


因此,尽管中国通过研发“鱼”-6型鱼雷,已经获得与美国同级的鱼雷技术。但装备的成功研发与大量装备部队并有效使用毕竟是两回事。通过中国未否认引进俄制潜艇与艇载武器的行动中,对中国在鱼雷装备上的局限可见一斑。因此,中国在对待研发潜艇武备时,应采用与处理动力装置类似的做法,在俄国重视潜射导弹,以导弹优势弥补鱼雷性能局限的发展思想下,吸纳欧洲先进反舰导弹技术,以有别于俄罗斯的方式,更快速的提升潜射导弹的技术水平,进而提升国产潜艇的整体战力。


长期给人体积较小,战力较弱的欧洲常规潜艇,通过德国成功竞标澳大利亚潜艇换代项目的U-216型潜艇彻底改变了自身不太阳刚的形象,同时也为急需本国发展高性能大型常规潜艇的中国提供了技术参照。此时,对于在海军装备技术方面进步很快的中国而言,盲目的崇拜与抛弃任何技术都是不理智的。通过结合自身已有技术,同时整合传统的俄式与全新的欧洲潜艇技术,必将使中国的常规潜艇部队获得更加可靠稳固的战力提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