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能从老家走到广州,我就嫁给你

女友说的这段玩笑话!!河南濮阳的刘培温当了真。他背起行囊,开始了1800公里的孤独旅行。他还随身携带的一面自制小红旗,上写:“雄赳赳,气昂昂,去见丈母娘。 最终小伙子因为没钱被拒绝了~


要是你能从老家走到广州,我就嫁给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13楼355530394

兄弟 哥们儿想你致敬,咱不要再将结果了 回忆过程 这也是一种经历

只能说现在的女的很傻,有钱不一定能得到幸福,既然别人能用一个价钱把你得到你也就值这个价钱,那天别人发现更高级的也就把你换了,我觉得幸福和短暂的快感不是一回事

雄赳赳,气昂昂,没钱别见丈母娘。


-----哥们,我很同情你啊。年轻的浪漫换不来真情的

这样执着的小伙子,绝对的潜力股,不留在身边简直大错特错。

能为爱情这么付出的,绝对情痴,不选为东床快婿简直有眼无珠。

马前泼水 汉朝年间,苏州穹窿山脚下有个穷书生,名叫朱买臣,家里有一个妻子,靠他打柴来养活。这位妻子是个一张嘴贪吃,两只手怕做的懒婆娘,天天困得日头三竿高,还在床上伸懒腰。这年大年三十夜,家家户户买鱼买肉准备过年了,朱买臣家里只买了点青菜也没有油烧。这种苦日子,懒婆娘实在耐不住了,就气忿忿地对朱买臣说:“我说书毒头呀,大年小夜到了,还是三餐薄粥,一碗青菜,把肚皮也吃青了!你也不去想想法子!”


朱买臣被懒婆娘一番奚落,无可奈何地说:“娘子啊,请你忍耐些,现在吃些苦,将来就有好日子过了。”说罢,又子曰诗云地读开了。


懒婆娘又骂道:“哼!跟你这书毒头,只好一世吃菜根,穿补钉。总有一天,梁上一挂,死给你看。”


这些话,朱买臣只当没听见,仍旧专心一致地读书做文章。苦菜糙糠的日子,把朱买臣的文章磨练得越来越出色了。懒婆娘呢,越来越觉得没有苦出头指望了,天天骂,夜夜咒,说什么:“人家说:甜煞粽子糖,苦煞做孤孀,我倒巴不得早做孤孀早出头……”


朱买臣还是好言好语地对她说:“娘子啊,不要天天这样劳神了,日子我也知道过得很苦,不过将来我读好了书,就能谋个一官半职,你就能享福了……”


懒婆娘冷冷地说:“你真是吃了灯草,说话轻巧。俗话说,抬轿子的天生脚长,挑粪担的天生肩硬。做官要有福相。你就在台上的那盆清水里照照自己的相看,哼,尖嘴猴腮,皮包骨头的,倒像讨冷饭的伸手官!我要靠你享福,只有鼻头朝北!”


朱买臣还是耐住气说:“你整天说这些没志气的话也无益处。还是上山去挖点野菜,夫妻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才是。”


懒婆娘听了这话,气得从三脚凳上跳了起来,把台上的那盆水也泼了一地,咬着牙说:“做你的大头梦!要我去挑野菜来养你?你前世做了什么大好事?俗话说:'要吃要着嫁老公,呒吃呒着亚啥空'。你养不活老婆现什么世!快拿休书让我另走门路!”


朱买臣气得面红耳赤地说:“娘子啊,写张休书是容易的,跟你刚才把那盆水泼了一样便当,但是要收起来就烦难了。”


懒婆娘冷笑一声说:“你不要捏鼻头做梦,快把休书拿来,让我走路!”


朱买臣气得发抖,愣了半天,叹口气说:“娘子啊,落笔千斤重,我这笔下去,你我就是陌路人了,还望你三思……”


懒婆娘面孔铁青地抢着说:“你这些话我听得耳朵里长了茧。你今天说得嘴里吐出莲花来,我只当你吃了藕。如果你今天再不写休书,我马上死给你看。”


朱买臣见她推车撞壁,无法挽回,只得把休书写了,交给了她。懒婆娘头也不回走了。


这年春天,朱买臣打听到有个富家书生要去京城(西安)求官,要用个仆人。朱买臣就一路服侍他。就这样,朱买臣一路吃辛吃苦到了京里,终于找到了机会,将自己几十年呕心沥血写成的一册安邦治国的大计献给了汉武帝。皇帝看了连连称好,就封他做了会稽太守。


朱买臣做了大官回到苏州,他还惦记着过去住过的地方。那天,他骑着一匹白马,到穹窿山探望乡亲。这个消息,传进了懒婆娘的耳朵里。她心里嘀咕开了:咦!我当初只当他是棵死桑树,硬把他拔掉,哪里晓得倒是棵木樨花呢!现在倒是只能闻不能攀了,怎么办呢?后来,她听见乡亲们说他是“君子不忘旧”。她想:我从前是他的妻子,我这“旧”比别人更深一层。念头转定,准备明天一早就去穹窿山见他。


第二天一觉醒来,又是日高三竿了。这次她倒埋怨自己又困了懒觉。等到她赶到山上,朱买臣已经准备上马回去。懒婆娘要紧赶过来马头一拦,喊道:“相公慢去,旧妻有话!”


朱买臣抬头一看,原来是懒婆娘,不觉愣了一下,指着问道:“你近来境况怎样?有话你就说吧!”


懒婆娘听朱买臣说的话还是同从前一样和和气气。再看这人的相貌同从前完全两样了,心想:如果你从前也是这个样子,我杀头也不要休书的。现在只有老老面皮认一个错,可以实实在在享一世福。所以就对朱买臣说:“相公呀,从前我逼你写休书,是我一时糊涂……”


朱买臣头一摇说:“唉!过去这些事不要提了……”


懒婆娘连忙说:“既然相公宽宏大量,那么这张休书请相公收回吧!也是命里注定,我们会白头到老的。”


朱买臣听了这些花,睬也不睬,自顾自走进乡亲家里,端了一盆清水回出来,“叭哒”,朝地上一泼:“请问,你能把泼了的水仍旧收入盆里吗?”


懒婆娘哑口无言,像一盆水泼在豆花上,抬不起头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