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碗米

清爱梅花苦爱茶 收藏 1 27
导读:张奶奶的儿、媳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不幸身亡,丢下一个三岁大的男孩张明。六十多岁的张奶奶身体还算硬朗,她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孙子拉扯大,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张明身上,希望张明能够早日成家立业。 孙子长大了,而张奶奶却老了。年迈的张奶奶该是享孙子清福的时候了,可相反,她还得为柴米油盐而操心。张明好的不学尽学坏,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最近,张明迷上了赌博,赌瘾还很大,没有钱做赌注,他便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所谓值钱的东西就是张奶奶辛苦收回的粮食、养大的几只鸡鸭和一头猪,他已经输光了鸡、鸭、粮

张奶奶的儿、媳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不幸身亡,丢下一个三岁大的男孩张明。六十多岁的张奶奶身体还算硬朗,她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孙子拉扯大,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张明身上,希望张明能够早日成家立业。

孙子长大了,而张奶奶却老了。年迈的张奶奶该是享孙子清福的时候了,可相反,她还得为柴米油盐而操心。张明好的不学尽学坏,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最近,张明迷上了赌博,赌瘾还很大,没有钱做赌注,他便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所谓值钱的东西就是张奶奶辛苦收回的粮食、养大的几只鸡鸭和一头猪,他已经输光了鸡、鸭、粮食的钱,现在又要卖掉猪做赌本。张奶奶拦住张明,百般劝阻,让他痛改前非,不要在赌了。张明根本不听奶奶的劝,他生气的把奶奶推倒在地上,赶着猪走了。看着张明远去的背影,张奶奶不禁老泪纵横,为了孙子她吃了很多苦,可张明却……

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的赌,张明输光了那头猪的钱,走出赌窝他才发觉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他决定先回家填饱肚子,然后砸锅卖铁把输了的钱赢回来。想着奶奶已端上桌的饭菜,张明不由得大步往家走。

走进家门,家里很静,以往的这个时候,总能看到屋顶飘出的缕缕清烟,而今天却没有,感觉很冷清。“奶奶吃过饭了吗?”张明自言自语的说。透过快散架的木窗,张明直勾勾的盯着饭桌上的锅碗瓢盆,像饥饿的老狼看到羔羊一般,他跑进厨房,扑到桌上,迫不及待的揭开锅盖,一股馊味扑入张明的鼻孔,锅里只有他一个人勉强够吃的饭,饭没有盛过的痕迹,看来奶奶没有吃过饭,饭菜是三四天前的,已经馊了。

张明吞了吞口水,习惯的朝门槛边的椅子上愁了一眼,平常奶奶总坐在那里等他回家吃饭。他生硬的问道:“奶奶,饭菜怎么是馊的?”张奶奶没有回答。他想:奶奶可能在生气。转过头来看着她,语气变得温和些:“奶奶。”她还是不应声,一动不动的靠在椅子上,布满老茧的双手紧攥着半个干馍馍,双眼看着门外,却没有眨眼。张明走近奶奶,颤抖的手伸向她的鼻孔,他顿时惊住了,奶奶没有了呼吸。

看着奶奶手中的干馍馍,张明明白了,家里的粮食都被自己卖光了,那没盛过的米饭是家里的最后一碗米,奶奶怕他不够吃,自己只啃那个馍馍。

她静静的望着门外,好像在期盼着什么……

想起所做的种种错事,张明悔恨交加他跪倒在奶奶身旁:“奶奶,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你。”他抱着奶奶的双膝失声痛哭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