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的雨季

清爱梅花苦爱茶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天阴沉一片,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林小沫独自一人走在街边,没有伞,雨珠顺着短发滴落在肩头。

听着街道的喧嚣声,看着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唇角微扬,林小沫自嘲地笑了笑。这个世界或许一开始就没有她的位置吧。这是她第七次离家出走了,也是家中那对男女第七次争吵了,不同于以前,这一次的争吵不再是无谓的斗嘴,而是离婚,这样的结果林小沫早就想到了,也并不感到惊奇,淡然一笑,拉着只装了几件衣服的行李箱离开了那间屋子,那个所谓的家。

该去哪呢?

林小沫撇撇嘴,摸摸口袋中少的可怜的几十块钱。

街角有一家网吧,她是那里的常客,犹豫了片刻,还是走进了网吧。

网吧里人不多,空位很多,和老板打了声招呼便拖着行李箱找了处位子坐下。

打开电脑,挂上QQ。

“嘀嘀嘀嘀。”

原来,她还没被彻底遗弃。不经意地点了下鼠标,打开了对话框。

“小沫,你好久没上线了,我很担心。”——转身的瞬间

林小沫再次嘲讽一笑,但心中却还是微微有点感动,指尖微动,输下字码。

“我又离家出走了。”——金色麦田

等了好久,对方也没有回应。林小沫噘噘嘴,打算关掉对话框。

“嘀嘀嘀嘀。”

鼠标停在“关闭”上。

“这一次又要闹多久?快回家吧,外面不安全。”——转身的瞬间

“回去又怎样?他们都要离婚了。”——金色麦田

对方沉默了好久。

林小沫也没有关掉对话框,静静地等着,泪水模糊了眼眶。

许久,对话框中终于蹦出几个字。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转身的瞬间

“无所谓。”——金色麦田

“可你自己要怎么生活?”——转身的瞬间

“呵!活到哪一天算哪一天。”——金色麦田

“你不该这么对自己这么不负责任。”——转身的瞬间

“负责任?怎么负?看着他们离婚,然后开怀大笑?!”——金色麦田

不知怎么,他的话让林小沫有种莫名的感动,但更多的是叛逆。

对方又一次沉默了,而林小沫却怕在桌上大哭了起来。泪水濡湿了衣袖,肩膀微微地颤抖着。

“喂!别哭了。”对面响起一声好听的男音。夹杂着些许虚弱。

林小沫抬起头,看到对面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手中拿着一包纸巾。

显然是递给她的。

林小沫街过纸巾,说了声谢谢。

“你为什么哭啊?”对面的人询问道

“家里有些事。”

“哦,你叫什么?”

“林小沫。”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陌生人,林小沫却觉得对面的人有种亲切感。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阵,才缓缓开口,声音中有着一丝激动与期待,“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转身的瞬间’的网友。”

林小沫的肩头微微一颤,“认识”

对面的人显然更激动了,“那你的网名是不是‘金色的麦田’”

林小沫淡淡一笑,她从没想过他们会如此有缘。

“你就是‘转身的瞬间吧’”

“嗯。”

得到肯定,林小沫笑了笑。关掉电脑,拖着行李箱向绕到对面的一列电脑前。

脚步停在他旁边。

他是个皮肤很白的男生,这是林小沫见到李萧阳的第一感觉。

“嗨!好巧,我叫李萧阳。”李萧阳从座位上站起来,很有礼貌地一笑。

在那之后,他们聊了好久,直到傍晚,李萧阳才离开。

林小沫望着李萧阳的背影噘噘嘴,直到李萧阳的身影消失在林小沫的视线,林小沫才转过头来,继续玩她的游戏。

(二)

她在网吧待了三天,李萧阳每天都会来,聊的最多的也是要林小沫快点回家的话题。

“你看起来还没有成年吧!”

“嗯,我今年17”

“未成年人不该来网吧的不是吗?”

“我是这里的常客”

“可网吧里不安全。”

“我知道”

“离婚只是你父母的事,你不该因此而放弃你自己。”

“我没有放弃。”

“你在这待了三天了,回家吧。”

“那不叫家”

第四天的中午,林小沫的爸爸找到了林小沫,没有过多的言语,交了钱,拉着林小沫就往出走。林小沫嘲讽一笑,没有任何挣扎,乖乖地走在后面。

李萧阳静静地看着林小沫的爸爸带走她,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林小沫被送到了奶奶家,还是这座城市,只是离那个街角远了些。

(三)

好不容易熬到了假期,林小沫坐着17路公交车回到了那个街角。

走进网吧,林小沫的心跳很快,她在期待。

还是那个位子,还是熟悉的场景,但李萧阳没有来,林小沫撇撇嘴,心中划过一丝失落。

拉开椅子,静静地坐在那个位子,看着漆黑的屏幕。

“喂!在等我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头顶响起爽朗的笑声。

林小沫微微一笑,转过头,果然是他,那张白皙的脸上漾出一个微笑,颊边有着浅浅的酒窝。

“给你。”李萧阳笑着递来一杯奶茶,“那天……”

林小沫接过奶茶,调皮一笑,“他什么都没说,第二天就把我送去奶奶家。”

“没事就好。”李萧阳伸出手指点点林小沫的额头。傍晚,李萧阳送林小沫回家,两人一路说说笑笑,似有说不尽的快乐。

(四)

自那天起,整个假期每天都是如此,他们相约在街角的网吧,夕阳西下,李萧阳每天都会送林小沫回家。

开学的前一天,林小沫再次来到那个街角的网吧,李萧阳已经等着她了,依旧是温和的笑容,只是白皙的皮肤看起来比以前更白了。

“小沫,你来了。”

“嗯,明天就要开学了。”

“开学就读高三了吧。”

“嗯。时间过得好快。萧阳你最近是不是很忙,看起来有点虚弱。”

“呃,这两天学习负担比较重,可能是没有休息好。”

“哦,那一定要好好休息哦,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

“嗯,……小沫。”

“怎么了萧阳?”

“我考上了Z大,要去那里读书了,不能经常回来。所以你一定要加把劲,考到那里哦!”

“呵呵,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的,等我哦。”

“嗯”

那天傍晚,李萧阳依旧送林小沫回家,两人一路手牵着手,紧紧地。

分别时,李萧阳吻了林小沫的脸颊,“小沫,加油!”

(五)

时间过得飞快,林小沫的高三生活在忙碌中转瞬即逝,一年前,她的父母离了婚便双双不知了去向,林小沫和奶奶便是靠着奶奶微薄的收入生活着,为了学费,林小沫整天都忙碌着,她必须要考上Z大,因为,李萧阳在那里等着她。

功夫不负有心人,林小沫如愿考上了Z大。

“萧阳,我考上Z大了。”——金色麦田

“呵呵,恭喜你啊,小沫。”——转身的瞬间

“如果不是你的鼓励,我也不会这么坚强。”——金色麦田

……

“小沫,我们见一面吧,好久都没见了。”——转身的瞬间

“好,还是街角的那家网吧哦。”——金色麦田

“嗯。”——转身的瞬间

第二天下午,林小沫再次乘着17路公交去了那个街角。

走进网吧,人很多,林小沫微微皱眉,噘了噘嘴,寻找着那个白净的男生。

第一遍,没找到。

第二遍,没找到。

第三遍,还是没找到。

以前也有这样的情况,林小沫都会静静地等着李萧阳,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林小沫有些心焦,感觉似乎出了什么事。

“你是林小沫吧。”一个妇女注意到了她。

林小沫微微一怔,有些惊讶,“是,请问您是?”

“我是萧阳的妈妈。”妇女吐了口气,莞尔一笑,可泪水却在下一秒溢出眼眶,看得出来妇女一直在尽力抑制自己的情绪,显然,没成功。

林小沫呆愣了,眼神有些空洞,“阿姨,萧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两年前,他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那时已经是晚期,医生说他坚持不过九个月,可奇迹的是他竟足足坚持了一年半的时间。最终他也还是没能战胜病魔,半年前,他离开了。走之前,他和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了,他说他很想坚持到你考上Z大,然后听你亲口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可天意弄人啊。最后几天,他嘱托我要以他的名义陪你聊天谈心,直到你考上大学……”最终妇女还是没能坚持住,低头啜泣了起来。

(六)

那天回去后,林小沫烧掉了身边有关李萧阳的一切东西,开始拼命地学习。她知道,只有这样,她才能忘记去想念他,大学四年,她从未回到那个街角。

学校里的她总是静静地走路,静静地生活。她的优秀,给了她出国留学的机会。

离开的前一天,林小沫回到了那个街角,网吧已经搬走了,剩下的是用红漆写着大大的“拆”字的房屋。门没有锁。轻轻一推便开了,她静静地走到一个地方,回忆着曾经的谈笑风生。

最后一次了,让她在任性一次吧。

从背包里掏出半包纸巾,静静地,放在地上。

再见,李萧阳。

……

离开那个街角的时候下雨了,林小沫静静地走在街边,雨珠顺着短发滴落在肩头。

这一幕,似曾相识。

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

花开的雨季,到底是谁在等着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