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文官演变史

不要二分法 收藏 2 992
导读: 明朝的文官演变史 简要的说一下明朝的文官。 明朝文官的品级、爵位不如武官。明朝刚刚建立的时候,中央机构仿照元朝设立三个核心机构:中书省、御史台、大都督府。中书省类似今天的国务院,御史台类似纪检委,大都督府类似于中央军委。前两个机构是文职机构,后一个都由武官组成。这个时期文官只要担任中书省左右丞相就位至正一品,和大都督府大都督平级。即使这样,文官地位也不如武官高。朱元璋封的功臣六国公只有李善长是文官,二十八列侯没有一个文官,伯爵中只有刘基、汪广

明朝的文官演变史



简要的说一下明朝的文官。




明朝文官的品级、爵位不如武官。明朝刚刚建立的时候,中央机构仿照元朝设立三个核心机构:中书省、御史台、大都督府。中书省类似今天的国务院,御史台类似纪检委,大都督府类似于中央军委。前两个机构是文职机构,后一个都由武官组成。这个时期文官只要担任中书省左右丞相就位至正一品,和大都督府大都督平级。即使这样,文官地位也不如武官高。朱元璋封的功臣六国公只有李善长是文官,二十八列侯没有一个文官,伯爵中只有刘基、汪广洋是文官。朱元璋给亲王配备王相,武相正二品,文相从二品。甚至御史台的首脑左右御史大夫都由武将汤和、邓愈担任。各省首脑也是武官级别高。都指挥使相当于省军区司令,正二品;布政使相当于省长,从二品;按察使相当于省纪检委书记,正三品。当时一个指挥,相当于师长、军分区司令还正三品呢。




即使这样,胡惟庸案使文官进一步被降级。朱元璋废除了丞相制度,裁撤了中书省,把相权分给下属的六部,它们由正三品,升为正二品;御史台一度降格为正七品,好不容易升格为正二品。三公、三孤这样的称号也废除了。这其实就意味着文官最高品级也就是正二品。建文帝即位以后,一度把六部尚书提高到正一品,可惜随着朱棣(明成祖)夺权的成功,祖制得到恢复,文官品级又回落了。直到明仁宗即位以后,封自己的功臣为三少(少师、少傅、少保)、三孤(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文官最高品级才升到从一品。此后明朝文官只有张居正一人官至太师,其它高官最多死后被追认罢了。整个明朝得到过爵位的文官只有李善长、刘基、汪广洋、茹瑺、王骥、杨善、徐友贞、王越,这就意味着明朝文官要得到爵位几乎不可能。可见,明朝文官在品级、爵位等方面不如武官。




这就意味着文官地位不如武官吗?明宣宗以前的确如此。明朝初年官员上朝排班次,都督府站第一排。朝廷出兵,武将为统帅,尚书只是参赞军务,也就是高参。参赞军务大臣的发言,总兵可以不听。永乐末年成山侯王通攻打交阯,进发到宁桥,参赞军务的兵部尚书陈洽建议先侦查,再出击,可是王通不听,结果被伏兵打败。宣德元年,安远侯柳升率军打交阯,兵部尚书李庆参赞军务,也劝柳升不要贸然出击,可是柳升不听,结果全军覆没。可见尚书不如公侯伯和都督地位高。宣德年间,平乡伯陈怀为松潘总兵,四川省级大员会见他要行跪拜礼。可见宣德以前文官地位不如武官。




明英宗正统年间开始,武将地位逐渐不如文官了。这种变化有很多原因,过程也复杂。首先永乐年间内阁的成立就已经把武官排出了最高决策层。以前的中书省的首脑有武官名额。徐达为右丞相,常遇春为平章政事。明成祖喜欢军事,不喜欢政事,为此成立一个翰林院分支机构,就在皇宫办事,相当于皇帝的顾问班子,有权批阅公文,处理最高政务,这就是内阁。成立内阁时,阁臣都是翰林院基层官员,没有武官。内阁成员虽然级别不高,大学士才正五品,但他们却行使这一部分丞相的职权。因此它的成立其实把武官排出了最高决策层。明仁宗即位以后让内阁大学士杨士奇、杨荣兼任尚书,并且加三孤称号,内阁的实际地位就超过了最高武职机构都督府。




永乐年间,明成祖的长子朱高炽、次子朱高煦争夺太子之位。朱高炽不喜欢舞刀弄枪,却喜读经书;朱高煦却和乃父志趣相投。文官都支持朱高炽,武官多数支持朱高煦。结果朱高炽登皇位了,这就是明仁宗。此后,明朝皇帝都不是马上皇帝,重视文治,文官当然更受重视。皇帝重视谁,谁的地位自然就高,品级就不起作用了。




明景帝景泰年间开始,明朝开始实行文臣统军。中央一级由文官组成的兵部指挥全国军事,各边镇、省军队由文官出身的总督、巡抚担任总指挥,基层部队由兵备道指挥。有时为了收复失地,朝廷还派遣经略、督师指挥军队。而十三道巡按御史也有权监察部队。这就是文官的权力大大超过了武官。名将李成梁、戚继光会见大学士张居正要自称:门下沐恩小的某。有个姓牛的副将拜见张居正自称“走狗扒儿”。万历以后,一品的大将,位至三公,竟然对七品御史自称走狗。可见文官社会地位有多高,主要还得看实权有多大。




明朝的官员工作起来也比较辛苦。京城官员早上五更天就要上朝,急急忙忙地到皇宫报道。每天这么慌张,弄不好官帽戴歪了,衣衫不整,还要被治以失仪之罪,被打屁股是家常便饭。开国功臣宋濂都被治过失仪之罪,何况其他人?只不过宋学士面子大没有挨板子罢了。散朝之后赶紧回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公务。明朝全国才只有两万多文官,每天的日常公务都要干到日头偏西。如果遇到民变、兵变、边疆告急、水旱灾害、京察大计,加班加点就不可避免,这些额外劳动都没有加班费。明朝只有翰林院是个轻闲部门,翰林官除非被皇帝看中了,要给他自己或者太子讲课(明朝叫经筵),一般来说,散朝就没事了。所以有人说翰林官“一生事业唯公会,半世功名在早朝。”南京六部官员也比较清闲。明朝地方官虽然不象早朝这么紧张,可也辛苦得够呛。明朝一个县最多只有5个官员:知县、县丞、主簿、典史、教谕;也就是一个县长,两个副县长,一个公安局长,一个教育局长兼重点校长。其中典史、教谕还不入流。中小县城县丞、主簿还不全设。几万人就这么几个官员管理,公务之忙可以想象。至于知州、知府、道员、布政使、巡抚、总督有多忙就更不用说了。




明朝文官工作这么累,官场又这么凶险,为什么这么多人拼命读书,考科举,走后门要当这个官呢?第一,中国的读书人唐朝中期以后学到的知识只有经书,这些东西对谋生来说百无一用,只能做官。元朝多年不开科举,鄙视读书人,结果读书人愤恨不已,天下一乱,大批精英投奔了各路反王。虽然官场凶险,读书人为了能够更好的活着,就得做官。做官以后有灰色收入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实。第二,做官可以提高社会地位。中国古代虽然富贵相提并论,却不可同日而语。贵指有爵位、官职,富就是有财产。大商人最富,可是他们排在四民之末。官僚却排在四民之首。而且皇粮不象种地,遇到灾害就颗粒无收;也不象经商,遇到上货涨价,卖货降价就会赔本;官俸是铁杆庄稼。第三,做官可以保证自己和家族的财产安全,谋取更多的利益。权贵有时候向皇帝奏请什么地方是无主荒地,请求把这些土地赐给自己,其实这块土地有主人,皇帝发了特许状之后,权贵就把土地主人赶走了。如果地主家里有人做官就不同了。权贵不敢强抢,而且还可以免税,并进一步在朝廷中尽力为自己阶层和家乡争取利益(如减税和偷税漏税)。毕竟能够读懂圣贤书的人不是智商低的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