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刘班长的狗血功勋章——越战高炮团某部阵地的戏剧转折

隆美尔上校 收藏 80 99792
导读:背景:笔者部队医院军医。科班出身,没有长时间的下连队经历。 科里有一个已经退休的返聘回来的老军医,姓张(文职副师级退休)。 参加过越战,越战当时是某高炮团的卫生员。 前几日他老人家正式辞去了返聘的工作,回家安享晚年。 去他家玩,正逢还有一位老军人也在他家玩,姓刘。 酒过三巡,回忆当年越战,不由泪下, 张大爷和他打起哈哈,说刘班长(该人以副营级转业地方) “你当年还混了个二等功,怎么没有把你给处分掉?!呵呵” 老刘也喝大了,我感觉这人大大咧咧那么一个人,他瞪着眼 “还

背景:笔者部队医院军医。科班出身,没有长时间的下连队经历。


科里有一个已经退休的返聘回来的老军医,姓张(文职副师级退休)。

参加过越战,越战当时是某高炮团的卫生员。


前几日他老人家正式辞去了返聘的工作,回家安享晚年。

去他家玩,正逢还有一位老军人也在他家玩,姓刘。

酒过三巡,回忆当年越战,不由泪下,

张大爷和他打起哈哈,说刘班长(该人以副营级转业地方)

“你当年还混了个二等功,怎么没有把你给处分掉?!呵呵”


老刘也喝大了,我感觉这人大大咧咧那么一个人,他瞪着眼

“还处分,按正说应该给我弄个一等功。”

我表示很不解,然后他们二人给我讲了这个故事。


那时候的高炮(对空高炮,简单点就是打飞机的。具体型号不便提,就是四管的那种)

并不是车载炮,所以机动性很差,要有相对固定的炮阵地。

所以这群人最怕侦察机,只要侦察机过去,没给打下来,肯定随后就来轰炸机或者歼击机来摧毁炮阵地。


连长和副连长的车轧地雷了,副连长光荣了,连长负伤在医院,

工作由指导员说了算,这一天,指导员去团部开会。

连队最大的就是新来的副连长。关键就在这里,那时候没有军衔制,

除了上衣四个口袋,没有肩章什么的。

大家伙已经习惯了认人不认军阶的。(现在可能有人不理解,但是当时真那样,只认老连长。

新来的不好使。)

大家伙有点放羊的感觉。


2班长老刘闹肚子,在木板搭建的厕所里蹲着。


侦察机来了,大家伙紧急进入战斗,没打下来。都是老兵,等着他们轰炸机过来吧。


正常情况下,使他们侦察机过去后,要有段反应时间的,这段时间就是轰炸机起飞和飞到这里的这段时间。

没想到这次竟然侦察机后面不远跟着轰炸机。

大家伙儿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击,炮阵地就没了。

厕所的老刘肚子被弹片划开了一个口子,厕所也倒了。

他一看知道坏了,因为作为班长就是他们那门炮的射手,他没在位,,蹲厕所里,他那门炮就没有发挥作用。

这肯定是要背处分的。

老刘拿了一个碗,扣住流出来的肠子,巡视阵地上只有一门炮还能用,

还不是他们班的,四管炮还毁了三个管,只剩一个管了,其他的炮都玩完了。


阵地上一片狼藉。

老刘爬到炮上,坐下来。因为他知道,轰炸机肯定炸过一番还会盘旋回来,所谓的搜索战场。

没有毁彻底的话再来一遍,因为这是高炮阵地,不是别的。


轰炸机马上盘旋回来了,老刘说:巧了,他根本就没瞄,炮管倾斜约70度朝天,那飞机就偏从炮管前面正对着他飞呢。


老刘一脚踩下去,飞机冒着烟,下来了。他自己把捂肚子的碗高兴的都扔了。


过后,对于记功记过问题上据说从营部以上就有分歧。连里肯定是要功的。


“一架轰炸机啊!我又是负伤用的,只剩一管的坏掉的高炮!

一等功没问题。草!就因为一泡屎,我成了二等功。”



呵呵,其实功过的又有谁能说清楚。

关键是他战斗过,流过血。而且流血的时候自己不后悔,到了现在快60岁的人了,也不曾后悔。

就凭这一点,我觉的他绝对是功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如果是抗美援越的事还说的过去,但如果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话,没那回事,

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