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千里营救中国渔民 费用由美国政府买单

小国国 收藏 0 524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462/14621535.jpg[/img] [img]http://img6.itiexue.net/1462/14621538.jpg[/img] 艘中国渔船上的两名渔民被严重烧伤,急需救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空军国民警卫队出动两架飞机和两架直升机,飞行1150公里,救治两名渔民。 此事引发中国网民热议,广受关注的一个实际问题是:此次救援行动耗资巨大,谁给“报销”? 4位救援人员从空中伞降到海面 3月9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军千里营救中国渔民 费用由美国政府买单


美军千里营救中国渔民 费用由美国政府买单

艘中国渔船上的两名渔民被严重烧伤,急需救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空军国民警卫队出动两架飞机和两架直升机,飞行1150公里,救治两名渔民。


此事引发中国网民热议,广受关注的一个实际问题是:此次救援行动耗资巨大,谁给“报销”?


4位救援人员从空中伞降到海面


3月9日,驻扎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墨菲特联邦机场的加州空军国民警卫队第129救援队接到海岸警卫队来电:中国渔船“福远渔871”号上有两名渔民在一场大火中被严重烧伤,急需救治。


“福远渔871”号在距离墨西哥阿卡普尔科沿岸约1150公里的太平洋上。考虑到路途遥远,伤者需要紧急医治,129救援队接受了这一任务。


129救援队的“铺路鹰”救援直升机拥有可收缩的空中加油探管,实施远距离水上救援是129救援队的长项。


接下来,维护人员开始为救援任务准备两架“战斗阴影”飞机和两架“铺路鹰”直升机。“铺路鹰”直升机飞离墨菲特机场,前往位于加州西南部圣迭戈的海军航空兵北岛航空站时,后勤人员紧锣密鼓地往“战斗阴影”上运送救援设备。


3月11日,两架“战斗阴影”飞离墨菲特机场,其中一架飞往“福远渔871”号所在的海域,另一架向南飞去,以便为“铺路鹰”空中加油——此时,两架“铺路鹰”直升机已从北岛航空站出发,飞往墨西哥阿卡普尔科的阿瓦瑞兹将军国际机场。


到达渔船所在海域后,4位救援人员从“战斗阴影”伞降到海面,然后登上一艘载有医用补给的充气橡皮艇,驾着它驶近渔船,上船为受伤的渔民治疗。


“这次任务是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反应、护卫加州乃至美国的明证”


登上“福远渔871”号渔船后,4名救援人员安抚、救治受伤的中国渔民,还通过卫星电话就渔民的伤情向129救援队的医生进行咨询。由于一名渔民伤情严重,他们决定将两名伤者都转移到圣迭戈一处烧伤治疗中心。


随后,两架“铺路鹰”直升机和一架“战斗阴影”飞机从墨西哥阿卡普尔科出发。到达救援地点后,直升机在渔船上空盘旋,载着伤者和救援人员飞回阿卡普尔科。在那里,伤者被转移到“战斗阴影”上,然后飞往圣迭戈附近的海军陆战队米拉马尔空军基地。3月12日,伤者被转移到圣迭戈加利福尼亚大学附属医疗中心,该中心拥有美国西南地区最好的烧伤医疗专家及设施。


救援人员于3月13日返回墨菲特联邦机场,他们的表现得到了高度评价。完成这次救援任务后,129救援队所救人数增至950人。该救援队指挥官史蒂文·布托上校说:“对于我们的人在这次任务中付出的非同一般的努力,我再高兴不过了,这次任务是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反应、护卫加州乃至美国的明证。”


3月15日,中国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相关人士表示,已经知悉此事,中国驻美国领事馆在事件过程中提供了必要的协助。


渔船发动机起火,渔民烧伤


据美国《侨报》报道,两名伤者是来自河南的袁东红和来自四川的谢明川。其中袁东红伤势严重。3月13日下午,袁东红仍在昏睡,头部、身体及四肢仍被绷带包裹。医护人员表示,袁东红发着高烧,不过已没有生命危险,给他使用的主要是镇静药,因为伤痛是他当前的最大挑战。


谢明川被烧伤之处已近痊愈,除了无法仰卧外,基本可自由行动,很快就能出院返乡。


谢明川说,他和袁东红都是福建连江县“福远渔063”号的船员,一天中午,他和其他人光着膀子在船舱底层闷热的房间里休息,突然警铃响了,渔船的发动机起火,大家急忙跑去救火。


火势凶猛,渔船电力中断,大家只好从海里取水救火。在10多名船员的奋力扑救下,3个小时后,大火被扑灭。不过,渔船的发动机被烧坏了,瘫痪在太平洋上,袁东红等3人被烧伤,其中袁东红伤势最重,常常因伤痛而喊叫。


“福渔远063”号马上向数月前一同从福建出海的“福远渔871”号求救。约一天后,“福远渔871”号的医生登上“福远063”号,给伤势较重的袁东红、谢明川及另一位轻伤者做了简单处理,然后把袁东红与谢明川转移到“福远渔871”号上,经过数天的海上航行,来到距墨西哥阿卡普尔科沿岸约1150公里的海面上,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取得联系。


谢明川回忆称,获救当天,他看到4名美国大兵藉由绳梯下到甲板上,把他和袁东红送上直升机。谢明川说:“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直升机。”


华裔教授义务当翻译


根据《侨报》的报道,住进加利福尼亚大学附属医疗中心烧伤重症监护室后,袁东红因伤势严重,暂时不能说话。对于伤势较轻、能说能动的谢明川来说,沟通成了大问题,因为无论是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还是订餐,都需要与医护人员交流。


该医疗中心有一位名叫金华的华裔教授,他的办公室距离烧伤重症监护室不远,免费充当翻译。


3月13日下午,谢明川与远在四川的父母通了电话,这是他被烧伤后第一次在陆地上与家人通话。他告诉父母自己快好了,这话让父母“安心多了”。


20岁的谢明川是经老乡介绍进入福建省连江县渔业远洋公司打工的。在渔船上,谢明川干的是甲板上的活。他说,渔船上的活不轻松,不过在船上没有花钱的地方,可以多攒些钱。


龙年春节以及随后的20岁生日,谢明川都是在海上过的。受伤后,谢明川“很害怕”,“脑中一片空白”。他决定今后不再上船做工。


救援费用谁买单


中国网民在对美国空军的人道主义援助表示赞扬之外,还关注一个更实际的问题——救援出动了两架飞机和两架直升机,完成了3次空中加油,这些费用谁“报销”?


在美国,遇险者是否需要为救援行动买单,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如果意外发生在美国任何一个国家公园里,救援行动由政府买单。如果求救者违反国家公园的规定,比如擅闯保护区,政府就不会为救援行动买单。


通常,救援行动耗资巨大。一些救援行动成本过高,导致公众不满,目前美国已有8个州通过了可对求救者收费的法律。但在大多数州,包括加利福尼亚州,收费往往只针对因违规而令自己身陷险境的求救者。


隶属于美国国民警卫队的海岸警卫队也常常做“亏本生意”。即使你坚持在刮龙卷风的时候在海上划独木舟,海岸警卫队也必须花费每小时上千美元的成本出动巡逻艇,或者以每小时花费7600美元的代价,出动飞机去救你。海岸警卫队要求支付救援费用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求救者谎报险情。


对此,中国网民“小老鼠”表示,此次美国方面花费巨大依然坚决救人是因为,“期望美国公民遇到类似问题时,中国也会出手相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