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板砖:万历永禄之战

笨嘴李唐 收藏 93 25199
导读:[这是转载的] 我个人认为是一篇比较公正的文章。 正文: 读过中学历史课本的人想必都还记得,在书中唯一提到丰臣秀吉这个名字的是在讲日军侵朝的一段。说“当时的日本统治者丰臣秀吉为了实现称霸亚洲的野心,在1592年出兵侵朝,在中朝人民的联合打击之下惨败,结果丰臣秀吉郁闷而死,日军大败而归。”还画了大大的李舜臣的头像和龟船(原文记不清了,大致是这么说的)。在某些教参里还有如下注释:丰臣秀吉作为这次侵略战争的主谋,是一个历史罪人;作为战争的战败者,他又是一个无能的败将,在亚洲历史上写下

[这是转载的]

我个人认为是一篇比较公正的文章。

正文:

读过中学历史课本的人想必都还记得,在书中唯一提到丰臣秀吉这个名字的是在讲日军侵朝的一段。说“当时的日本统治者丰臣秀吉为了实现称霸亚洲的野心,在1592年出兵侵朝,在中朝人民的联合打击之下惨败,结果丰臣秀吉郁闷而死,日军大败而归。”还画了大大的李舜臣的头像和龟船(原文记不清了,大致是这么说的)。在某些教参里还有如下注释:丰臣秀吉作为这次侵略战争的主谋,是一个历史罪人;作为战争的战败者,他又是一个无能的败将,在亚洲历史上写下了极不光彩的一页…………云云。

事实上,当时的战局远非“在联合打击之下惨败”一句可以轻轻带过,至于评论秀吉为“无能败将”则更不能令人信服。我不是亲日派,但本着真实治史的原则,有必要简略介绍一下这次中、日、朝三国首次大冲突的过程,顺便为习惯了窝里斗的战国名将们在东亚地区来个横向比较,看看和当时的中、朝将领相比,究竟如何。

日本侵朝,古已有之,早在公元四世纪,大和政权就在朝鲜半岛的任那地区建立了殖民地,甚至倭五王时期还曾先后向当时中国南北朝的宋遣使,要求封为朝鲜和日本的总督。日本在朝鲜的势力时进时退,最盛时曾一度打到平壤附近。而且就地理位置而言,日本孤悬海外,要向大陆发展,唯有从朝鲜一途。所以丰臣秀吉侵略朝鲜,固有其野心的关系,但传统的因素也不小。

早在征讨毛利的时候,秀吉就写信给信长说待到大军平定本州后就要进发九州,然后图朝鲜以窥大明。在征服高野寺以后,在给一柳末安的信中也说“日本国之事自不待言,尚欲号令唐国。”甚至他还曾委托传教士购买两艘欧洲战舰。1590年在写给朝鲜李王的信中更为露骨地地表示“予入大明之日,将士卒临军营,则弥可修邻盟也,予无愿也,只显佳名于三国。”当时的朝鲜为李氏王朝所统治,正陷入东人党和西人党之争,象李舜臣这样的干才都被压制在基层。而明朝正是明神宗在位的万历年间,由三四十年前收拾倭寇都费劲的情形来看,军队也强大不到那里去。秀吉对情况知道的很清楚,这导致他的野心开始膨胀,意图建立“三国为一”的大帝国。

1591年在征服了奥羽的诸大名后,秀吉就着手准备开战。虽然黑田如水考虑到国内的形势,反对征朝。但此时的秀吉醉心于“显佳名于三国”的美梦,结果如水的提案遭到无视,征朝的计划还是启动了。他首先在肥前修筑了名护屋城,作为侵朝日军的总指挥部,由他亲自坐镇。然后他把关白之职交给了那个日后的杀生关白秀次以备不测。在将领和军队的配备方面,秀吉共调动了五十万人,其中三十万用于作战,十五万人是先遣队。先遣队分为八个军,宇喜多秀家为总司令官,小西行长率第一军,加藤清正率第二军,黑田长政率第三军,同时还有九鬼嘉隆的四万水军和七百艘舰船。另外还有德川家康、前田利家、上衫景胜、蒲生氏乡、伊达正宗统帅的十万人马驻在名护屋做为预备队。一时间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可以说是日本当时的最豪华阵容。而在战略上,日军采用的是德川家康的提案,确定了“陆海并进”、“以强凌弱”、“速战速决”的战法;以水军保证陆军的战略物资供应,陆军分三路齐头并进,一举占领朝鲜。在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秀吉于1592年4月正式开始了侵略朝鲜的战争。1592年四月(朝鲜宣祖二十五年,明万历二十年,日文禄元年),日军的先遣部队渡过对马海峡,于4月13日在釜山登陆,战争正式开始。这一年是壬辰年,所以朝鲜称此役为壬辰卫国战争,中国称万历朝鲜之役,日本则叫文禄、庆长之役(日本在庆长2年发动了第二次战争)。

小西行长首先在釜山登陆成功后,加藤清正率后续部队继续登陆,庆尚道的朝鲜水军则彻底被九鬼嘉隆所败,右水使元均竟自焚船舰,根本无法配合陆军阻止敌人登陆。结果小西行长轻而易举地拿下了东莱城。然后整个先遣队按照计划分成三路:小西行长猛进密阳,直指忠州;加藤清正则攻打彦阳、蔚山,企图在忠州同小西行长会师,进而直逼京城(汉城)。黑田长政则越过秋风岭北上,以策应友军。于此同时,日军水军则攻占了庆尚、全罗、忠清等道的沿岸地区。对此朝鲜大惊失色,不过也只能大惊失色而已。政府所做的,只是任命柳成龙为都体察使,指挥诸路军队。派李锰、申碰(抱歉,在下买的是盗版书,错字太多,不知道这个字对不对)为巡边使去阻击日军。可怜的是,李锰到尚州拼了老命也只募到了几百人,在小西行长的猛攻之下,溃不成军。而申碰所率的陆军主力,则在忠州达川摆下背水阵,要与加藤清正一决死战。在4月27日双方大战一天,不分胜负,加藤清正趁夜以三百人偷袭了申碰的大营,随后大军掩杀过来,结果朝军一退再退,总算勉强撤回到了忠州城,此时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已经会师,以大军团开始强攻忠州,日军娴熟的攻城技巧令朝军防不胜防,第二天就被攻破了城池,申碰战死。忠州一失,汉城实际上已经没有防御力了,宣祖皇帝带着大臣连忙逃到开城。日军随后而到,于5月3日攻占了汉城,此时距日军登陆仅仅过了二十天。据说天皇还特别做诗给秀吉以表庆祝。

同陆军的接连胜利相反,日本水军却是连连受挫,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是全罗道的水军节度使李舜臣。此人弓马娴熟,精通兵法,尤其水战方面更是不世出的天才。4月20日,他就调动全道的水军赶往庆尚道去重新编组被击溃了的庆尚水军。根据敌强我弱的形势出海做游击战,以便寻找有利时机。5月7日,在玉埔海面突然袭击了停泊在这的日军50艘舰艇,共击沉了26艘,其后在追击到永登浦时又破坏了5艘。紧接着李舜臣第二天在赤珍浦偷袭了日军的补给船队,又击沉13艘(象不象杨威利?)。结果使得秀吉“水陆并进”的企图失败,陆军的补给开始出现危机。而朝鲜水军方面却仅仅一人轻伤而已,这种战果令戎马一生的秀吉也无话可说。5月29日,李舜臣的舰队开到泅川附近的露梁海面,遇到了龟井兹矩率领的12艘日舰。龟井因为惧怕李舜臣的威名,弃船登山,在陆地上摆开半月长蛇阵。适逢退潮,对朝鲜水军不利。于是朝鲜水军假装撤退,等到日军前来追讨之际,突然全舰队反转,以龟船强大的火力一举歼灭大部分敌军。之后舰队继续向东前进,于6月2日在唐浦港追上了正在劫掠发泄的龟井兹矩。李舜臣借龟船的高机动力先行击沉龟井的指挥舰,然后向敌人两翼包抄,从四面攻击已经失去指挥的日水军。是役龟井战死,21艘楼船被灭。随后6月5日和6月7日又连破日军的补给舰队。至此秀吉的主力舰队·黑岛舰队被催毁,制海权完全掌握在了朝鲜手中。而此时的日本陆军在占领京城后兵分两路:小西行长过开城向平安道进发,加藤清正攻打咸镜道,直抵中朝交界的会宁,这时朝廷宣祖已经逃到了义州。结果釜山登陆不到两个月,陆军就已经控制了除平壤以北,全罗道沿海外的全部朝鲜半岛。要不是水军惨败,补给缺乏,无法扩大战线,恐怕朝鲜不等中国出兵就已经灭亡了。这个时候,一向不大爱理藩邦事务的明朝也坐不住了,以前江浙的倭寇就已经令朝廷伤透了脑筋,现在若再纵容日本侵吞朝鲜,那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明朝于6月2日命令辽东抚镇发精兵两万援助朝鲜。6月15日先锋戴朝弃、史儒率部渡过鸭绿江,6月16日进驻朝鲜李王所在的义州。6月21日副总兵祖承训、游击王守官带大部队也进入朝鲜。为了及时补给陆军给养,九鬼嘉隆又派出了三路舰队侵朝,同李舜臣舰队在闲山岛前展开决战。闲山岛水深,利于朝军,一开始朝军就利用小规模攻势诱使日军进入包围圈中,待日军全部进入后,隐藏在闲山岛北的朝军主力立刻摆开了鹤翼阵,同时从正面和侧面击溃了日军。击破了59艘敌舰、数千日军,史称闲山岛大捷。这是被写入马汉《海权论》里的著名战例。之后李舜臣又在安骨浦完全消灭敌残余部队。受此役鼓舞,7月17日拂晓,中日两国军队终于开始发生冲突。祖承训认为日军“蛮夷野人,安能于天朝大军抗衡哉?”,轻率地调动全部兵力进攻平壤。当时连续降雨,道路泥泞,以骑兵为主的明兵很难施展威力。当冲入好象是空城的平壤时,立刻遭到了小西行长部的伏击。日军的火铳队发挥了极大的威力,戴朝弃、史儒当场身亡,其余兵将更是死伤惨重。祖承训一天之内退到大定江,然后撤回国内。平壤攻防战使本来对明朝尚有一定戒心的秀吉再无提防之意,立即派岛津义弘增兵朝鲜,企图从陆地支援小西、加藤、黑田部。出乎秀吉意料,因为以加藤清正为首的日军在朝鲜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使得朝鲜人恨极日军,各地义军蜂拥而起,甚至连和尚都组成僧兵(不是日本那种职业僧兵)来抵抗日军,逐渐代替官兵形成抗日的主力。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使日军陆地的补给线也不稳定,而且还要分掉不少兵力来镇压骚乱,于是秀吉不得不打消了立刻进军义州的计划。

另一方面,明朝10月17日任命李如松为蓟辽保定山东等处防海御倭总兵官提督(喘一口气),大规模援助朝鲜。李如松4万3千大军于1593年1月3日进驻肃川,第二次平壤攻防战宣布开始。1月6日,明军包围平壤,李如松竖起一面大白旗,上书“朝鲜军民自投旗下者免死”。次日总攻开始。小西行长占有地利,退缩在练光亭的土窟中用火枪不断射击,而李如松则凭借数量优势强攻,同时以火攻对抗。双方均伤亡惨重,连李如松坐骑都中弹而死。最后明军疲劳过度,被迫撤退。但小西行长同样筋疲力尽,无力再战。当晚李如松写信给他说“以我兵力,足以将你歼灭。但不忍多杀人命,姑为退舍,开你先路”,小西行长回信说“俺情愿退兵,请不要半路拦截。”然后他连夜率残兵跨过冰封的大同江,向南逃去。李如松如约撤去半路埋伏的李锰,另派兵从后面追杀,又歼灭六百余人。一共消灭了1646名日军、生擒5名,明军伤亡为796人。

2月19日,明军进驻开城。加藤清正此时已经将其屠掠一空,焚城南逃。2月27日,李如松领两千人在汉城附近的碧蹄馆同日军发生遭遇战,幸亏大将杨元赶来救援,才退回开城。当时京城日军有4万多人,是日军的精锐部队,绝对数就比朝中联军要多。李如松决定先确保开城一线,一边等国内新增援兵,一边整顿朝中联军。明兵部尚书还主张和谈,而另一方面秀吉得知己军受挫,粮饷不足,疾病流行,也打算撤兵。双方不谋而和,虽然朝鲜国王极力要求复仇,但明朝还是决定和谈。

3月22日,明使沈唯敬前往龙山同宇喜多秀家谈判,议定日军4月19日退出京城,明军随即进驻。5月2日,侵朝的日军大部分退到了釜山一带。秀吉不甘心就此失败,遂一方面在庆尚、全罗道修了18座城堡,一方面运用外交手腕,派小西如安前往北京递交日本的和谈条件,开始了长达四年的打打停停的“和谈”时期。鉴于日军可能不会再有大的军事活动,明军大半在1593年八月回到国内,只留下一万人驻守朝鲜。李舜臣被朝廷任命为三道水军节度使,实际上就是海军的总司令官,整饬军队,建造战船。而秀吉也不断地利用谈判时间补充兵力,运送武器给养,以备再战。明、日的谈判一直持续到了1596年9月,仍然处于僵局状态。秀吉认为日军已经有能力再战了,但首先他要设法除掉李舜臣。1597年1月,小西行长用秀吉的计策,派人在汉城散布谣言,陷害李舜臣,结果李舜臣被捕入狱,被押送到京城。得知反间计成功后,秀吉立刻于2月21日再度调动14万陆军和数万水军侵朝。从动员到集结就绪共花费5个月时间,在7月准备完毕。明朝因日本毁约大为震怒,也调动了川、陕、浙、蓟、辽的陆军和福建、吴凇的水军,再度援朝。7月7日,九鬼嘉隆要一雪前耻,一举重创元均为首的朝鲜水军,又配合陆军水陆夹击漆川岛的朝鲜水军,朝军几乎全军覆没,日军控制了制海权。8月1日,1万4千日军三路进攻全罗道,正好赶上明军进驻全罗、忠清。大将杨元率3000人守卫南原,但寡不敌众,两千七百余人战死,杨元负伤。8月19日,明军除守卫稷山外全线退至汉城,日军占领了全罗道全部地区。李舜臣重新被任命为三道水军节度使,但此时他手中只有12艘船和120名士兵而已。于是李舜臣整顿了残余部队,在碧波亭水域悄悄准备恢复实力。9月7日黑田长政10,000人分攻稷城和舒川,被明将解生打败。这时明将邢玠和麻贵统兵四万和朝鲜权粟元帅会师,组成中朝联军,大举南进。秀吉情知不妙,加上李舜臣又在鸣梁海峡以少胜多,大败日水军,所以日军连忙战略后撤,令加藤清正守蔚山、小西行长守顺天、岛津义弘守泅川,形成沿海要点的守备态势。

联军经过侦察,决定先进攻只有两万人的蔚山。12月23日午夜,明军三路直捣蔚山,李如松交战后佯退,会同友军消灭了五百余日军。正在监督西生浦的加藤清正连忙返回蔚山,亲自守城。明军连续四天猛烈强攻,仍旧没有攻下城池,期间加藤清正也难以支撑,就送信给明军乞求讲和,被拒绝。双方僵持之时,西生浦1万3千多日军赶来增援。1598年2月9日,明军屡攻不下,被迫撤退,途中还被追袭,死伤3千多人。

蔚山战役后,双方都调整了战略。秀吉眼见反攻无望,只得继续确保防线,在朝鲜南部站稳之后再蚕食朝鲜。而明军虽经蔚山惨败,但主力未损,而且国内又派陈遴和邓子龙的水军前来助阵。所以明军开始同时进攻三座要塞:蔚山、泅川、粟林。同时明水军和李舜臣的联合舰队控制了南朝鲜海的控制权,切断了日军的退路。这时候在朝日军只有6万人,而中朝联军则有11万之众,明显占有优势。8月18日,征战一生的丰臣秀吉因为朝鲜战争的失利,羞愤积郁,终于在伏见城死去。临死前遗命退兵。这对朝鲜的日军无疑是雪上加霜。小西行长进退不能,再次提出和谈,并再度遭拒,只能坚守城堡,等待援军。9月20日,中朝联军水陆并进,向小西行长驻守的顺天进攻,同时明军还袭击了晋州。一直到10月2日,顺天仍未被攻破,而袭击晋州的明军已经占领晋州,以近3万人的强大兵力攻打泅川。本来战况顺利,但不料明军火药库突然爆炸,结果全军大乱,又遭日军追击,伤亡高达8千多人。到了11月,日军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小西行长再次准备厚礼送至李舜臣营中,希望和谈,还是遭到拒绝。绝望的小西行长向岛津义弘求救,岛津于是集结近5百艘船,企图冲破联军防线,打通回国的通路。在露梁海面,与陈遴、李舜臣的水军展开最后一次大规模水战。战斗中李舜臣、邓子龙先后战死(中学历史课本的那一段),但岛津的舰队也被歼灭了二百多艘。12月上旬,日军全线后撤,幸亏日本国内派兵救援,方屈守一隅,直到三百年后,才再度侵吞朝鲜。联军因为李舜臣之死而变得迟钝,日军终于大部分勉强撤回了日本。

纵观整个战局,日军将领和士兵的素质明显要高于中朝军队——李舜臣是个例外。在战术和战略上始终没有犯什么大的错误,甚至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还能大败敌军(蔚山之战、泅川之战)。在乱世中磨练出的战斗水平是和平时期的军队所不能相比的。另外,日军武器也比明军精良得多。当时日军已经使用上葡萄牙人带来的火绳枪,而且日本人仿制能力极强,其仿制品比进口的还要精良(一如当今的日本汽车)。而冷兵器方面,日本的武士刀就曾令灭倭英雄戚继光都为之胆寒,明军的刀具完全无法与之相比(实际上,到了明末,明军兵器连真正的蛮族清人八旗都比不上了)。要说日军有什么失误的话,那就是根本不该发动这场战争。日本国内当时连年战乱刚刚结束,无论是哪方面都无法和虽徐徐老矣却依旧是瘦死骆驼的明朝相比。在朝鲜战场上,日军的补给一定要海运才跟得上,而明军则可以海陆同时运输,双方补给线的安定也不可同日而语。面对恢复能力几乎等于无限的明军,即使在战术上取得一些胜利,也改变不了中朝军队强大的进攻态势。可以说从一开始胜负就已经决定了。这是老糊涂的秀吉晚年犯的最大错误。而明军空有优势而无法转换成相应战果,秀吉死前不能将日军全部驱赶,反而屡战屡败,全凭数量优势,才取得胜利,也不见得有多厉害。

战争结束后,朝鲜在汉城建了“大报坛”以感谢明朝相救,之后明军回国,朝鲜对明的感激之情甚至持续到了清初。而明神宗大奖三军,《明史》称此为“东洋之捷,万世大功”,未免有点太夸大其词了。因为秀吉之死和朝鲜战争的惨败,刚刚恢复秩序的日本又陷入了文吏派与武将派的纷争,大“忍”者德川家康嫡系部队因为没参加战争而丝毫未损。两年后,关原之战爆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楼猪,你前面都说的很明白了,日军陆军在明军来之前,那是一路横扫,打下平壤,结果明军只来了区区4万余人,就杀的日军节节败退,十几万大军溃不成军。结果结尾你来了个总结:明军素质不如日军~!你这不是神经病吗?!明军素质不如日军,所以素质高的日军十几万人打不过4万余人的明军。按照你这个混乱逻辑的话,日本侵华战争时,上百万的中国军队挡不住几十万日军,那就说明日军的素质不如中国军队高喽?!

本文内容于 2012/3/23 16:02:22 被小编a33编辑

10楼spann

 以下是引用henliwushi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不死的魂 在第5楼的发言:
......

开玩笑,哪来的几十万?李如松时候4万明军赶得十来万日军抱头鼠窜,后来麻贵时候最多也就8万,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我看的也不是正史,反正中国的正史在明朝这段也没多少是真的。《德川家康》中说集结的日军正规军28万,加火头军等不下50万,留在日本国内直接投入战争的倭酋则不下百万...明朝则投入70万大军(虚虚实实),跟蔡东藩在二十四史通俗演义里头所写出入不大,反正明朝至少投入了数十万大军。

尔等理屈词穷,何面目以见祖先!

倭人倾巢来袭,我大明以区区而无视之,起初只派2千将士入朝,后至增兵4万余!以寡敌众,大败之,斩杀无数!倭人望风而逃,畏我大明国威!

倭猴秀吉,其近卫军大部亡于朝鲜,导致本能寺之变无人来救,报应也!!!


楼主是看战国多了吧?心生对鬼子的仰慕之情???

殊不知日本那些战国豪熊,被揍得屁滚尿流。中国历史上对这次援朝轻描淡写,无足轻重,切忌。

 以下是引用spann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henliwushi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不死的魂 在第5楼的发言:
......

开玩笑,哪来的几十万?李如松时候4万明军赶得十来万日军抱头鼠窜,后来麻贵时候最多也就8万,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我看的也不是正史,反正中国的正史在明朝这段也没多少是真的。《德川家康》中说集结的日军正规军28万,加火头军等不下50万,留在日本国内直接投入战争的倭酋则不下百万...明朝则投入70万大军(虚虚实实),跟蔡东藩在二十四史通俗演义里头所写出入不大,反正明朝至少投入了数十万大军。

尔等理屈词穷,何面目以见祖先!

倭人倾巢来袭,我大明以区区而无视之,起初只派2千将士入朝,后至增兵4万余!以寡敌众,大败之,斩杀无数!倭人望风而逃,畏我大明国威!

倭猴秀吉,其近卫军大部亡于朝鲜,导致本能寺之变无人来救,报应也!!!


楼主是看战国多了吧?心生对鬼子的仰慕之情???

殊不知日本那些战国豪熊,被揍得屁滚尿流。中国历史上对这次援朝轻描淡写,无足轻重,切忌。

说得好,小日本当时被打的抱头鼠窜,不把明军夸大点岂不显得自己很怂?说个比较明显的,碧蹄馆之役,明军先后投入部队不过四千,日军近十万大军设伏,激战一天,最后还是让明军从容撤退,有兴趣的可以翻翻日本的史料,这段吹得神的不行。

没上过学还是没看过历史书,或者跟这里来写架空呀,从头到尾,明军都是以寡击众,至于朝鲜水军,大多数时候都是明军水军为主,朝鲜水军在旁边打酱油,在这场战争中,明军的火炮优于日本,火枪在重视后优于日本,水军优于日本,将领远优于日本,用少量兵力击败优势的敌人,这样的将领,怎么在这里就变成了用数量打倒对手的笨蛋了呢,士兵素质就更不用谈了,明军当时的士兵普遍强于日本兵,不论身高,还是战斗意志,或者战斗技能,客观的说,一直到了明亡之后,汉人的素质才是真正的下滑的严重。以至于到了民国时,不得不需要人数上占优才敢进行会战,在明朝时,可是三千人就敢于挑战整个侵朝日军的

 以下是引用henliwushi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不死的魂 在第5楼的发言:
......

开玩笑,哪来的几十万?李如松时候4万明军赶得十来万日军抱头鼠窜,后来麻贵时候最多也就8万,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我看的也不是正史,反正中国的正史在明朝这段也没多少是真的。《德川家康》中说集结的日军正规军28万,加火头军等不下50万,留在日本国内直接投入战争的倭酋则不下百万...明朝则投入70万大军(虚虚实实),跟蔡东藩在二十四史通俗演义里头所写出入不大,反正明朝至少投入了数十万大军。

明朝投入朝鲜战场几十万兵力?!李如松前期带了4万,后来麻贵7万,从头到尾明军的兵力没有超过日军的1/2。碧蹄馆之役日军2万人没有拿明军3千人怎么样,打完之后日军再也米有同明军野战的勇气。你看日本人自己的战报你会以为太平洋战争他们打赢了。

还有倾尽全力只有丰臣秀吉,万历朝当时西南还有战事。日本的所谓战国更多的是被他们的游戏漫画吹起来的。

9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