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不工作宅居14年饿死 出身贫寒曾是优等生

曙光2012 收藏 0 135
导读: [img]http://i1.sinaimg.cn/dy/s/2012-03-22/U7351P1T1D24157545F21DT20120322131620.jpg[/img] 这张破旧木板床,伴随王小林十几年。  当年聪明好学的王小林,成为村里的首个大学生,分配工作后两度放弃,再到宅居家中17年,食不果腹,饥寒交加,最终身死床上,令人感到悲情。在这出长达17年的悲情剧视频:男子大学毕业后宅14年不工作疑饿死家中 来源:江苏卫视《新闻眼》中,他作为唯一角色,一直被看作一个“异类”。


大学生不工作宅居14年饿死 出身贫寒曾是优等生

这张破旧木板床,伴随王小林十几年。

当年聪明好学的王小林,成为村里的首个大学生,分配工作后两度放弃,再到宅居家中17年,食不果腹,饥寒交加,最终身死床上,令人感到悲情。在这出长达17年的悲情剧视频:男子大学毕业后宅14年不工作疑饿死家中

来源:江苏卫视《新闻眼》中,他作为唯一角色,一直被看作一个“异类”。


教育体制、就业观、个人性格、心理疾患、精神异常、社会保障、“啃老族”等等,由他引发的讨论还未停止。人们试图通过这一个极端个案,解读出一系列问题。


王小林生前先后两次见诸媒体。


如同一块投入湖中的石子,他的每一次“亮相”,都会让舆论随之波动,而溅起的水花并没有改变他的境况,直至被认为在沉沦中死去。


王小林的人生尘埃落定。年长4岁的姐姐仍未从失去弟弟的悲痛中走出,她有一个希望:“像弟弟一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本版文/图本报特派记者 孙明 发自十堰


贫寒之家村里首个大学生


郧县杨溪铺镇刘湾村,濛濛细雨中,王小林家三间红砖瓦房显得很新。


前年冬天,王小林在家中烤火,引燃被子,烧了房顶。姐夫出钱,村邻帮着重新修了房顶。


透过窗户上的破碎玻璃,只能看到卧室中的一张床。


村6组组长何宗平介绍,十几年来,除了外出找东西吃,王小林就是宅在家里。


村里人每次看到蓬头垢面的王小林在村中闲晃,不免感叹: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落魄到如此境地。


王小林原本一家5口,父母靠种田勉强养活他和姐弟3人。


贫寒农家出身的父亲深知,要想孩子有个好前途,只能靠读书。早年读过书的父亲不遗余力地支持3个孩子上学。


王小林和姐姐王瑞华非常用功,学习名列前茅。然而家庭的贫困无法负担3个孩子同时上学。


回想起自己因家贫无法继续上学,如今在十堰城区打工多年的王瑞华多少有些幽怨,“父亲支持我们上学,但是母亲认为没用,要我们不读书,我只读到初中毕业,二弟读书一般,初中没有读完,父亲的希望寄托在大弟弟王小林身上。”


王小林也从来没让家人失望,从中学到大学,成为家人的最大荣耀。


王小林的启蒙教师刘胜厚介绍,8岁上小学的王小林非常聪明,悟性极好,成绩名列前茅。1978年,在全县小学一年级数学竞赛中,王小林考了第三名。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王小林一直是班长,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最终以优异成绩考上初中。


因同住一个村,刘胜厚特别喜欢这个聪明的孩子,经常教王小林练习写字。


在王瑞华的印象中,“弟弟从小很懂事,放牛、割草,帮着家里干农活,到上大学放假回家,仍旧能够帮着家里干活。”在王瑞华眼中,自己失去的机会,可以从弟弟身上看到。


大学二年级时,王小林父亲患病去世,离世前嘱咐家人,先不要让王小林知道自己的死讯,让孩子安心读书。直到几个月后王小林放假时,舅舅才告诉他这个噩耗。


专升本 学校的骄傲


王小林去世引起其大学母校郧阳师专的关注。


郧阳师专数学系主任介绍,王小林于1990年入读该学院数学系1990级数学教育专业2班。当时全年级有3个班,共有100多人。


1993年,王小林经学校推荐获选专升本资格,后升入荆州师专读本科一年。


系主任称,学校是通过媒体报道知道王小林是该校毕业生,他毕业后,跟学校没有往来。当年其班主任已经调到外地任教,很多任课老师已经退休。


经过多方联系,校方也了解到王小林在校期间的生活、学习状况。


在郧阳师专读书期间,王小林一直刻苦勤奋,乐于帮助同学解决问题,与老师同学相处十分融洽,“只是性格方面稍微有点内向,没发现有什么很特别的个性。”


王小林在郧阳师专的学籍卡显示,他的专业课成绩平均在90分以上。在校刊《武当学刊》1993年第二期,发表有王小林名为《关于有限乘空间的子基》的论文。


系主任强调,在当时同级100多名学生中,王小林是唯一一个在校刊上公开发表论文的学生。


因这篇论文,当年王小林还被授予“大学生科研创作新苗”,受到省级教育主管部门表彰。


毕业时专升本,王小林的大学生涯又上了一个台阶。


“获得推荐入选专升本资格,这是三个班级全体同学一起投票产生,总共才5个人入选。”系主任分析,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王小林在与人交往方面应该不存在问题,“他自己懂一些心理学,遇到一些问题,应该可以自我调节。”


学籍卡显示,王小林在当时开设的《心理学》课程得分是80分。


在惋惜、悲痛的同时,包括系主任在内的多名老师仍存在疑惑,不知道王小林到底遇上了什么坎坷,从一个优秀学生,到沦落家中。


两度辞职 不想外出打工


王瑞华介绍,大学毕业后,王小林曾经想过自己找工作,当时还联系了十堰当地白浪的一所学校,因那时他毕业包分配,没有去成,“弟弟当时说服从安排,后来回到郧县。”


一直关注王小林的刘胜厚介绍,1995年王小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郧县一所中等专业学校教书,一年试用期未过,他自己离职回家。之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又安排他到一所偏僻中学任教,不到3个月时间,再次卷铺盖回到老家,之后一直宅居家中。


刘胜厚说,放弃工作的具体原因,王小林从没有跟他说起过,自从他第二次回家后,内心似乎一下封闭起来,很少跟别人讲自己的心里话。


通过联系郧县教育局了解到,郧县师范学校在2003年撤并合校。局办公室主任称,无法查询到王小林当年在该校短暂工作时的同事。


时任郧县师范学校的校长已经退休,远在广东安度晚年。电话中,这位当年的校长称,“已经记不起王小林当年的情况,没有印象了。”


《十堰晚报》2006年10月26日的报道显示,王小林曾讲过放弃工作的原因。


大学毕业后,王小林的舅舅曾在十堰帮其找好了工作,郧县还是把他要回老家。王小林被分配到中专教书时,与同事一起住在大寝室,人很多他住不惯。后来学校把他安排到学校楼梯间住。夏天热,下雨时雨水会飘到屋里。更严重的是,学生经常上上下下吵闹得人干不成事。基于这个原因,他不想在这所中专学校再干下去了。


再被安排到偏僻乡镇教书时,王小林认为那儿的老师大多是本地人,自己受排斥,他也就没想好好干,其所带的班在期末考试考了倒数第一。


之所以放弃教书,他认为,每个人都想过得舒服些,都有自己的活法。


王小林曾向当年采访他的记者坦言,也想出去工作,有个同学要他到深圳去,但他没有去。


他解释,怕自己去了干不好,而且自己身体不大好,怕不能适应环境、生活上过不惯。


当时记者提出帮他找工作时,他借口婉拒。


媒体关注先后报道过两次


通过查询,关于王小林的报道,最早出现在2002年4月17日《十堰晚报》刊发的文章中。


2006年10月26日,《十堰晚报》刊发《可叹呀!堂堂大学生沦落为乞丐》。王小林读大学后,他的户口转为城镇户口。村中无法帮他办理低保。当时采访记者还向十堰市民政局低保中心咨询,是否可以为其办理城镇低保。


根据当时报道,民政部门工作人员认为,王小林年纪轻轻,是个大学生,又有劳动能力,教育部门曾两次安排他工作,他自己不愿上班,原则上不能享受低保。

这位工作人员曾说,若能证明王小林患有精神病,他们可以给郧县民政部门做工作,将其纳入低保范围。


这位2006年采访过王小林的同行介绍,从王小林的言谈举止看,不像有些村民眼中精神有异常的样子,谈论一些道理时,非常有条理。


王瑞华介绍,家人曾经找过当地教育部门,因当年王小林入职不到一年,试用期还没过就自动离职,教育部门已将其除名,人家也无法提供一些帮助。


户口不在村里,办理低保,他无法被列入低保对象。为了给弟弟重新上户口,王瑞华奔波过多次。


借上一次人口普查,村里开具了特殊证明,去年春天,十几年一直黑户的王小林,重新“回”到村里。


有了户口,王瑞华看到了希望,弟弟不至于被饿死,“原打算等到今年春天,给他办理低保。”


王小林却没熬到今年鄂西北的春暖花开。


3月12日,当邻居再次透过窗口看到他时,他的身体已经僵硬,没人知道他是哪天去世。


摸黑偷菜 睡过大衣柜


母亲和姐姐多次劝王小林去工作,但都没用。


王瑞华没想到,放弃工作回家后的弟弟,一下子像是变了一个人。日子一长,她开始发现弟弟的异常,“一次在田里割谷子,他一个人在那呵呵傻笑。”


“劝他工作,他不去,又不帮着家里干活,到底怎么了,根本无法跟他交流。”王瑞华至今想不通,那个当年懂事的弟弟怎么会变?


几年间,一向文静的王小林对家人脾气开始变得粗暴。


王瑞华称,一次在田里帮着母亲割麦子,还没割完,弟弟就吵着要回家,母亲劝他再割一会,岂料弟弟与母亲发生争吵,还动手打了母亲,母亲的一条胳膊打伤。


时隔不久,王小林再次与母亲发生争吵,失去理智的他将母亲还未痊愈的胳膊打成骨折。


3年前,王小林再一次发怒,将母亲的左眼打伤,导致失明。为了防止母亲受到更多的伤害,王瑞华将母亲接到十堰城区,跟随自己。


母亲跟随姐姐,王小林独居家中无人约束,日子过得更加潦倒。


不种农田,不种菜,只知道在村中闲逛。回家时,随便到村民家菜地里摘些菜带回家。


在外打工的姐姐每次回家,都给他买些吃的,走的时候还给他留点钱。家里粮食吃完了,亲朋好友看他可怜,有时给点钱,他就到商店里买快餐面度日。


一旦没有吃的,王小林就到外面去找,碰见什么吃什么。没成熟的果子,地里的花生、玉米棒子,他都用来充饥。


冬天,他是最难过的日子。一到冬季,王小林几乎只吃蔬菜,全是生吃。就连红薯叶也大把采着吃。


而对好心人送上门的东西,他却表示不接受,半夜却又到村民家的菜地中偷菜。


村民碰到了,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在村民眼中,王小林就像野人一样活着,做饭就在家里堂屋用3个石头支起一个锅烧水。有两年时间不睡床,夏天睡在一块木板上,冬天睡在大衣柜里。


近两年里,王小林更加反常。据邻居介绍,夏天,他常穿一件黄大衣,到了晚上又一丝不挂地在村头逗留,冬天穿一件单衣。


何宗平介绍,村里很同情王小林的遭遇,但村组没有其他创收,无法提供有效帮助。


村干部还是尽最大努力,希望王小林能够活下去。上面拨付的救济物资,会分一些拿给王小林。


今年春节前,村里发给王小林一壶油、一袋米。但王小林去世后,人们发现他一点都没动过。


他曾是家人多年的期盼


家庭的贫寒,王小林的反常,使王家没有得到期待的幸福。


在王瑞华看来,弟弟可能存在精神问题。这个怀疑一直没有去医院证实。因为穷,没钱治病。


“就算把他送到医院,诊断出问题,负担不起医药费,能不能一次性治好,也不敢保证。”王瑞华也曾打听过,周边有精神疾病的患者病情反复发作。


贫困也使被打受伤的母亲耽误了治疗。


“母亲被弟弟打伤胳膊后,陪她去医院,医药费我们负担不起,只能求医生用最保守的办法治疗。”王瑞华称,至今,母亲的胳膊还不能完全伸直,今年68岁的老人,生活非常不方便。


单靠种田,无法保障一家人的生活。王瑞华和丈夫选择在外打工,保证两个孩子能够读得起书,养活母亲。


十堰市南化路一处私人服装厂,王瑞华年初刚跳槽到这里,赚取计件工资。


自行车被小弟弟骑走,近两个月来,她步行近一个小时上班。


而从城中村租住处到服装厂的公交车只要1元钱。“我坐车头晕,还是每天走一走比较好。”王瑞华这样解释不坐公交车的原因。


想着十几年来弟弟受的苦,以及自己和家人承受的痛苦,王瑞华时不时嚎啕大哭一场。


她感叹命运不公,“当年要是我不听母亲的劝阻,坚持读书,现在的工作不会很差,一家人的生活也不会这样。”


她认为“这都是命。”


她有一儿一女,女儿中专毕业后前往外地打工,儿子正在读大学三年级。


有了弟弟王小林的境遇,王瑞华摇过让儿子读大学的希望,“曾经有一段时间,看着弟弟一辈子变成那样,生怕孩子将来也受影响。”


“我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想明白了,孩子还是要读书。”丈夫在建筑工地打工,收入不高,孩子读书带给夫妻两人的经济压力也很沉重。


自己一家人,年近七旬的母亲,两个弟弟,都需要她照顾。这种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她扛着过了十几年。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这句话王瑞华重复过多次。


她坦言,自己也有承受不了的时候,一次经过在打工处附近的一座天桥,她曾呆呆地望着桥下的车来车往,想跳下去结束承受的一切。


最终,想着孩子、母亲、家庭,她还是忍住了。


“打工在外,也碰到很多好心人,不是说有多大的帮助,有时几句贴心的话都能让人振作起来。”王瑞华多年来一直在寻找心理依靠。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电视画面中,救灾人员从废墟中救出一名幸存者,当时人们为四川喊“加油”的场景,场面触动了王瑞华心中最脆弱的一处,“我当时告诉自己,也要坚强。”


王瑞华分析,弟弟王小林的不同在于,遇到难事不愿开口与人交流,一个人憋在心里。


王小林在的时候,王瑞华和母亲一直希望他能重新参加劳动,自食其力,都事与愿违。王瑞华教育自己的两个孩子,长大了不要像舅舅一样。


弟弟王小林不在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王瑞华仍感到有些无力,“再坚持一年,儿子读完大学找到工作就好了。”


跟大多数人一样,她至今不明白弟弟王小林为何没有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希望,“像弟弟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