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 司马南又开始转向了

goodcjh 收藏 63 8997

@司马南:我不高兴有人把我描绘成一个反民主,反改革的顽固派,因为这不是事实。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英美媒体突然扎堆采访,一家英国的报纸上来就说,我知道您反对中国改革的……这不太可笑了吗。拜托,先生在节目中请不要硬把我与什么背景挂钩,不要把我塑造成反改革者。( 司马南2008.8.1说过的老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各位有识之士帮帮忙指点一下

本文内容于 2012/3/22 16:09:57 被goodcjh编辑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57楼2kof

纵使这位司马先生有点哇众取宠。不过他说的话,还是比较有针对性,不失学者之名。至于说他发微博是墙头草,说实话,就看那140个字,还真不能确定出什么来。

 以下是引用抱香野人 在第4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renhuobainian 在第48楼的发言:
......

真的不存在还是你没有看见呢?我倒是看见不少人,一边咬牙切齿的诅咒当前这不对那不好,不厌其烦的引经据典,说文革这也对那也好,要是文革坚持到现在如何如何好云云。


这还不是反改革是什么?难道必须把改革者统统抓起来劳改杀头扣帽子才算是反对么?

请注意我的后一句话,我很愿意知道你看到的都是些什么人(不从政、甚至毫无关系打酱油抱怨的也是“派”?)

问题是真正从政的、身居高位的,我们根本无法从公开信息上知道他们具体是哪一派。所以现在这个派那个派,更多的是指社会活动人士,而不是从政的。

改革是动词,是一种手段,不是目标也不是结论,更不是结果,任何一个事物,总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促进这一事物继续发展的各项机制就总应该不间断的进行调整,否者就一定出问题,这就是改革,所以改革是理所当然的,时时刻刻存在的。因为改革不是目的,所以成天把改革挂在脸上,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敢有批评,谁敢有质疑,谁敢问他这些行为的目的,就是反改革,就是要复辟文革!这也未免太流氓了,推翻蒋家王朝,建立新中国是不是改革?土改,是不是改革?后来把分散劳动改为集体劳动,集约化经营,是不是改革?

改革改革,关键在于你怎么改?怎么革?就好比一条河,你是打算象李冰那样修一个水利工程,尽可能的造福天下苍生,最广大的百姓?还是把它改道,让一部分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让另一部分人无水可用,渴死饿死?

至于政治体制民主建设方面,文革头两年就是民粹式的街头民主,已经被精英们狠批痛骂得体无完肤,再往后呢?70年代中民主政治制度已经建设到了差额选举阶段,至中央一下,换届选举已经进入到了差额选举阶段,这在民主制度上总是有进展的吧?并且自由选举制度也在处在设计阶段,下至社会最最基层,哪一个公职岗位不要经过街道群众,街道群众代表,社员,职工代表,职工代表大会层层选举上来的?是谁对这些民主怕得要死恨得要命的?当时的宪法是公然有建设高度民主的这类字眼的哦!后来呢?是谁把他划掉的?鼓吹民主的人为什么痛恨民主?

经历过这个过程的人们稍微思考就不难得出结论:在一个平面上搞民主搞改革,无视精英权贵们的特权,精英权贵买办们们是理所当然不能接受的,在那种环境下生存和搞民主,他们宁可不愿意做人!金字塔型的社会,让他们在金字塔的顶端主导物质分配主导民主游戏,那才是他们理想中的桃花源。

本文内容于 2012/3/24 12:08:07 被大河东去编辑

其实眼下,权利圈里的改革派和反对改革派,斗得很凶。改革派认为,眼下很多社会问题解决起来推不动,反改革派又拿不出解决办法来,当然改革是必然的。但是改革派的担心,也很明确,改革不要紧,你怎么确定,中国下一步真改革了,中国不会走向民主??这个东西无法的承诺的,而本身改革派的东西里,也有推动中国分段,分层式民主进程的部分,因为,这些事,追根起来,早在建国的时候中共就承诺给民主派了,但是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的。虽然改革派说过无数次,无论中国的分层式民主如何推动,中共一党专政,是永远存在于中国宪法的。但是,我想,反改革派不会有一个人敢冒险,同意改革。除非改革派难道实权,获得压倒性的权利范围,否则,就如同这次两会,有人提出的中国司法独立,中国司法系统去政党化,中国的公检法必须是无党派无政治倾向身份人员参与的独立部门,这些东西,眼下根本就推不下去。

14楼goodcjh

司马南说自己是一个“民主人士”,变得可真快。去年还在喊“老子就是他娘的毛左”,前些日子还在起劲地支持刑诉法73条呢。可见一斑。司马南之流,提倡极左,无非是想借着宣传极左倾思想蛊惑人心,从而达到沽名钓誉,捞取经济和政治利益的目的。他们实际上是一群政治投机分子!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