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99年建国阅兵前夕的轰-6事故说起


在《花艳名的苏-27事故》一文中,提到99年建国50周年前夕9月18日上午10时在进行合练时,师长张宝忠和时任副大队长的花艳名驾驶的1号机苏-27UBK突然撞上了鸟群而右发停车成功降落的事件。


在6天后的24日上午10时,受阅机群的一架轰-6由于右发动机燃烧室外套爆破而至右发异常,成功降落。这在2003年第5期的《中国空军》杂志中《揭开飞行事故的神秘面纱——走进空军飞行事故和失效分析中心》一文说到。这篇文章说到张栋随同高级工程师傅国如前去调查时,判定事故原因时“连同1995年的一起同型号飞机发生的由燃烧室外套爆破致使11人死伤的飞行事故进行比较”。那么这1995年的11人死伤的轰-6事故是什么了


1995年航空兵10师28团的轰6一等事故



一次轰-6事故


1995年3月22日,航空兵10师28团组织昼简飞行,这天是团长刘广彬(现任该师师长,PS:那篇文章是09年3月6日写的,一直没贴出来,现在的师长已经换人,名为陈明)上任,张玉江机组驾编号17号轰-6甲飞机执行远航多靶场轰炸任务,9时0分33秒起飞,30秒后左发外壳焊接爆裂,致使大量燃气外泄,推力急剧下降,起飞1分20秒后左发停车,驾驶员凭借右发推力操纵飞机慢慢上升到400米,地面指挥员令其加入起落航线,紧急着陆。飞机进入第三边时,由于操纵连杆被喷出的高温燃气熔断,起飞5分22秒后操纵失灵。此后飞机呈仰角以20m/s上升到1800米后,速度锐减到180km/h,旋即失速下降,期间,指挥员和机组连续采取了一系列处置措施,均未奏效。


9时8分46秒,指挥员被迫下令跳伞。高度下降至800m时,第二领航员弹出, 600m时,通信员弹出。2人均正常开伞着陆,第二领航员两角轻伤,通信员未受损伤。高度降至200m时,右座驾驶员弹出,伞未完全张开,头部撞到民房屋檐牺牲。左座驾驶员、第一领航员、射击员均未离机,随机坠地起火牺牲。


此次事故“11人死伤”,其实应该不包括受伤人数,是亡11人,飞机坠毁在安徽省东至县扬桥乡,造成地方群众亡7人,伤3人。6名机组成员2人跳伞成功,4人牺牲,所以是生还2人,部队牺牲4人,地方群众亡7人,伤3人。这也是《解放军报》的报道中出现“有的战友,他永远没有等到”的原因。这次事故经常被提到,原因也在此。因为轰-6装备空军部队以来,至1995年,共发生等级事故8次,牺牲空勤人员41人,其中仅此事故中2人弹射救生成功。在我军轰-6机种中尚属首例。

网上出现的一个关于此事故的扫描件(贴图在下)


一次轰-6事故


关于这个团在新世纪以来又发生一次轰-6事故,6名机组成员全部牺牲。这个就不多说。


轰-6飞机的弹射救生问题在以前轰-6各型号无法根本解决。机组为6人制,分前后布置,人员多,弹射程序复杂,在紧急情况下,耗时太多,并且是2上4下弹射,无法做到零速度零高度弹射。不过这个问题在轰-6最新改进型轰-6K(BC-1)“战神”轰炸机上得到根本解决。主要是轰-6K变6人制机组为3人制。


一次轰-6事故(H-6K的弹射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