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13岁少女疑心父母偏心 投毒害死亲弟弟

广安13岁少女疑心父母偏心 投毒害死亲弟弟

2012年03月22日08:02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邓成满


事发武胜县万善镇,家长称平时确与女儿缺少交流


认为父母只关心弟弟而忽略了自己,武胜县万善镇一名13岁少女将毒鼠药投入饮料,亲眼看着8岁的弟弟喝下。父母痛心疾首之余,也在反思,表示将对女儿加强关爱与教育。




一段惊悚的对话


男孩死亡:亲姐姐下的毒


今年2月27日上午,武胜县万善镇某村村民潘贵(化名)之子单单突然倒地并口吐白沫,四肢抽搐,随后昏迷不醒。接到女儿小娜的求救电话后,潘贵和邻居一起将8岁的单单送往医院。赶到医院门口时,单单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


儿子眨眼工夫撒手人寰,潘贵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然而,怀里抱着儿子冰冷的尸体,他又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以为儿子得了急症身亡,伤心欲绝的潘贵不忍心埋葬儿子,留给院方600元费用,委托他人安埋。潘贵带着疲惫和无奈回到家里,与妻子抱头痛哭……


4天后,潘贵无意间得知,女儿小娜之前曾上街买过耗子药。潘贵当即报警。武胜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通过大量走访调查,并开棺检验,确定单单的姐姐小娜有重大作案嫌疑。


归案后,小娜告诉警方,2月27日那天,她把毒鼠药倒入“营养快线”里,然后将弟弟带到村口大榕树下。警方的讯问笔录显示,小娜毒死亲弟弟前,姐弟俩曾有一番让人不寒而栗的对话:


姐姐:“弟弟,你喜欢天使还是恶魔?”


弟弟:“天使和恶魔我都喜欢。”


姐姐:“天使那么漂亮,恶魔那么丑,你为什么喜欢恶魔?”


弟弟:“因为姐姐喜欢恶魔,我喜欢姐姐,所以也喜欢恶魔。” ……


小娜于是将手中有毒的饮料递给弟弟,弟弟接过来就喝下。


一个极端的少女


少女埋怨:父母只爱弟弟


潘贵长年在重庆跑运输,妻子和两个孩子原本在重庆读书。2011年秋,12岁的小娜转回老家读初二,由爷爷照料。


小娜生于1999年,单单生于2004年。长期以来,小娜都认为父母重男轻女。昨日,她所在学校刘校长告诉成都商报(微博)记者,转回老家后,小娜经常逃课。“她曾经给班主任老师写过一封信,字里行间看得出她非常怨恨父母,说他们重男轻女。”接受电视台采访时,潘贵反复声明,他和妻子从来没有这种想法,“都是我的孩子,我咋会那样呢?”


小娜对警方讲述,春节前,爸爸妈妈带着弟弟回老家过年,“他们经常埋怨我成绩差、贪玩,还拿弟弟与我比。这让我很没面子,很不舒服。”


据警方办案材料显示,正月初六那天,小娜见母亲和伯母外出,父亲独自在屋后干活,突然产生了毒死弟弟的念头。随后,小娜上街花1.5元买了一包毒鼠药,还买了弟弟最喜欢喝的饮料———“营养快线”。东西拿回家后,单单顺手就拿起营养快线喝了几口。这让小娜非常生气,当时还踹了弟弟一脚。小娜向警方交代,当时弟弟的行为让她十分气愤,“毒死他”的念头也十分强烈,“我把他带到村里那棵大榕树下,让他死在我最喜欢的地方。”


一个13岁女孩心理竟如此极端,听完供述,负责讯问的警察当时震惊了。


一个自责的父亲


父亲痛心:不能再失去女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不承担刑事责任。但她的父母作为监护人,得承担管教责任。至于民事责任,小娜父母在本案中是双重角色,同为加害人与受害人双方的监护人,因此无从谈起。


案情逐渐清楚后,潘贵表示将对小娜加强关爱与教育。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虽然心痛儿子的死亡,但潘贵并未对女儿表现出责怪。“她还小,她的过失只能由我们当父母的来承担。我自己检讨,虽然我们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因为以前忙于挣钱,我的确没有注意到女儿的感受;她妈妈因为残疾,天生不会说话,母女间也缺少交流。”潘贵说:“现在儿子已经走了,我再也不愿意失去女儿了。”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小娜就读的学校。据学校刘校长介绍,今年春节过后开学,小娜因为成绩差,主动要求降到初一读书,“当时她在母亲的带领下找到我,说‘弟弟死了,我是爸爸妈妈唯一的希望了。’我被她这句话打动了,因此同意了她的降级请求。”


“开学没几天,有警察来学校调查小娜,说她和弟弟的死亡有关,当时还问了班主任老师。”刘校长说,“不管怎样,我们都会对孩子负责。目前最大的想法是,要在她不觉察的前提下,对她进行感化与矫正。”


心理专家:


外出务工,教会孩子爱


针对这个案例,华西心理卫生中心教授李静指出,0~14岁是孩子行为习惯以及性格定性的关键成长阶段,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父母的呵护和照料,与父母的关系相对疏远,容易产生自卑、冷漠、叛逆等心理问题,小娜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李静教授建议,父母外出打工,尽量把孩子带在身边;如果实在不行,也要注意多给孩子一些心灵上的关怀,多与孩子沟通,让他们能正确地体会爱,认知爱,付出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