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