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过而立之年的他,永远忘不了在城墙上绝然跳下的那抹红色,也永远忘不了最后那绝望但倾国倾城的微笑。欠她的也许永远都还不清了吧,他幽幽的想。

那是最美的四月天,他成为了天朝最年轻的世袭将军,周围全是阿谀奉承的声音,在这种环境下,他忘记了父亲教给他的一切,变得飘飘然了。他竟然在朝堂上直接拒绝了皇上的赐婚,不愿意娶本朝最刁蛮也最受宠的公主单凤儿为妻,因为他觉得她配不上她,他理应得到一个温柔贤良的妻子,而不是一个只知道任性的娇气公主。皇上自然龙颜大怒,把他发配到边疆,而原本在他身边的朋友竟然一个敢站出来为他说话的都没有,他一瞬间众叛亲离。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多么渺小,除了良好的出身,自己竟然一无是处。那是他人生的最低谷,而她就是照进他心里的一束光,他向她如是说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而她对他的每一天都像初见。在天朝最南边的边疆小镇,他第一次看见了这么多的蔷薇花,红色的蔷薇花,开的浓烈,耀进了他的心里,心情顿时明丽起来。这时从花丛中钻出来一个身着红衣的南疆姑娘,头发上还沾着几片蔷薇花瓣,如一汪清水的眼睛轻而易举的在他心里激起点点涟漪,她看见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俊朗的陌生男子,有点不知所措,但瞬间变得落落大方起来,她微笑着,脸上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说:“我是蔷薇,你呢?”

就这样,他们结识了,两个人好像感觉早已认识彼此一样,变得形影不离。他觉得,这一定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他住进了蔷薇家里,蔷薇的父亲是当地书读的最多的人,慈爱和祥,这是他在自己父亲那里感觉不到的,自己的父亲在记忆中一直是板着脸督促自己读书练武,直到去世他也没对自己笑过。他一直以为父亲不喜欢自己,直到现在也这么认为。

他们在这个边远小镇上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清晨,他为她梳发画眉,她为他更衣做饭;中午,他们一起为蔷薇浇水施肥,他给她戴花;夕阳西下,他们躺在草地上依偎着,看夕阳西下。他们认为这就是永远。他忘记了自己曾是一个将军,也忘记了自己离京时发出的誓言,心甘情愿的沉溺于温柔乡中,做一个平凡的男子。

好景不长,来了一纸诏书,邻国向天朝开战,一向养尊处优的大国哪是兵强马壮的敌国的对手,连连战败,皇上在这时想起了发配在边疆的他,于是紧急召他回京。还是那片蔷薇花田,他骑在马上,而她仰视着他,她这才发现自己的男人是多么高大,他注视着她,坚定的说:“等我。”“我信你。”她说。

这一走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太多的事,他骁勇善战,在战争中他完全理解了父亲的苦心,他英勇破敌,势不可挡,让敌人闻风丧胆,战斗节节胜利。他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那片红色蔷薇花海以及花海中那个有浅浅酒窝的姑娘。而她在孤独中等了他两年多,她无时无刻不想着他,念着他,为他绣了一个又一个的鸳鸯荷包,但是三年一度的选秀不期而至,以她的貌理所当然的成为秀女,入京后,皇上的偶然一瞥看到她后惊为天人,封为薇妃,于是夜夜笙歌,她顿时成为最受宠的妃子。

君王的宠爱并没有赶走她眉宇间萦绕的淡淡哀伤,她自从入宫来就从未笑过,而且她的院子里全种满了红色的蔷薇,绿的叶红的花,她经常站在花前呆呆的看着,一站就是半天,宫里的人都说她怪,但谁也不知道她一直在追忆着与他的点点滴滴,现在的她只剩下回忆。

当他得胜归来,班师回朝,皇帝亲自率领百官来迎接他,而他迫不及待的想去那个边远的小镇,因为他知道她在等着他。但是皇命难违,晚上皇宫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为他,而她也要出席,她换上了自己最爱的红衣,她想永远给他自己最美的样子。当在宴席上他看见她时,惊呆了,他不自觉的站起身来,嘴微微张着,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什么。只见她微微一躬身,说:“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臣妾愿意以一舞助兴。”皇上自然大喜过望,她身着红衣,手里持着红色的蔷薇花,真真个人比花娇。她轻舞长袖,他仿佛看见了第一次见她时那个娇俏的少女,她跳着,眼睛却一直看着他,舞里面有他们最美丽的时光。舞罢,她笑了,入宫后第一次笑,笑的那么肆无忌惮,周围的人看痴了。她知道,这是她第一次跳舞,也是最后一次为他。

他忘记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只记得自己在不停地喝酒,只希望把自己灌醉,这样什么就不用想了,只记得她还在等着他回去。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不是吗?他苦笑,难道就这样,相见不如怀念,从此咫尺天涯?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问自己,甘心吗?“不,我不甘心!”他终于喊出来了。

他迅速集结起旧部,他决定让忠义什么的都见鬼去吧,他现在只愿做一次昏君,为她。一切是那么顺利,他很快就打到了京城,骑马在城下,他在心里不断呼喊着:终于能得到她了。当他准备进攻的时候,发现了城墙上那红色身影,她的头发很凌乱了,嘴角上依稀还有淡青色的伤痕,这些日子一定没好过,可苦了她了,他感到心正隐隐作疼,不能耽误了,他举起右手,做出准备的手势。这时,让他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发生了,不知城墙上的人说了什么,她竟毫不犹豫的跳了下来,脸上挂着最后一个绝美的笑,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看见她笑,他呆住了,不记得右手是怎样放下来的,只记得自己跳下马,飞奔着想要接住她,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只看见她在他面前重重落下,而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恨透了自己的无能。

城下,他紧紧地抱住她,她依旧笑着,那么美,她努力的抬起手,缓缓张开手心,是一个小小荷包,上面绣着两只鸳鸯,幸福的偎依在一起,他结果荷包,小心的打开,里面装满了红色的蔷薇花瓣。他完全崩溃了,眼泪完全止不住的流下来,他一遍又一遍的哭喊着她的名字,“蔷薇,蔷薇...”但她依旧只是淡淡的笑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赢了,却又输了,输的那么彻底。他累了,心比身体还累,他只想找个地方疗伤。于是,他带着她回到了他们初遇时的地方,他把她埋在蔷薇花里,在他的记忆里,她永远是那个如蔷薇般娇艳的少女,永远是那个为他用生命舞蹈的爱人。

从此,他在这片土地上,守着蔷薇花,守着她,靠记忆而活,至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