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漯河市长任职42天遭双规 就职时曾强调廉洁

jiwuy 收藏 2 591
导读: [img]http://img7.itiexue.net/1461/14618263.jpg[/img] [img]http://img8.itiexue.net/1461/14618264.jpg[/img] 漯河市的科教文化中心是这座城市的地标。吕清海在这里当选为漯河市市长,42天后也是在这里被省纪委带走双规。 [img]http://img5.itiexue.net/1461/14618285.jpg[/img] 吕清海 53岁,原河南漯河市市长,毕业于郑州大学化


河南漯河市长任职42天遭双规 就职时曾强调廉洁


河南漯河市长任职42天遭双规 就职时曾强调廉洁

漯河市的科教文化中心是这座城市的地标。吕清海在这里当选为漯河市市长,42天后也是在这里被省纪委带走双规。


河南漯河市长任职42天遭双规 就职时曾强调廉洁

吕清海 53岁,原河南漯河市市长,毕业于郑州大学化学系高分子化学专业,管理学硕士,高级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担任中国神马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2月29日,原漯河市长吕清海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原因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吕清海任市长只有42天,由此被称为“最短命市长”。


在别人眼中,吕清海“聪明、有心机、会来事”。他在河南平顶山的神马集团,从一名技术工人升至集团总经理助理,一路平步青云。随后因“善策划”,被调至卫东区任区委副书记。采访中,多名知情人反映,吕清海善于“跑官”,从政4年便升至周口市的副市长。2005年,吕清海又被调回神马集团任“一把手”。


原神马集团一些高管认为,吕清海可能利用集团扩建等为自己渔利。一些与神马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主说,他们曾给吕清海送过钱。目前,吕清海正在接受调查。


漯河市的科教文化中心是这座城市的地标,位于市政府向北2公里。53岁的吕清海在这里当选为漯河市市长。


那天是2011年7月9日,漯河市举行五届人大七次会议,漯河市一位人大代表清楚记得,吕清海当选市长,是在场303位人大代表全票通过的。


吕清海当选后,作了就职演说,承诺“打造廉洁、勤政、务实、高效的服务型政府”。


演说接近尾声,吕清海重点强调廉洁问题。


他说,“任何一个政府领导干部,不论他是谁,只要他不能执政为民,没有能力履职,解决不好自身廉洁问题,都应该‘下岗’。”


42天后的8月19日,吕清海“下岗”了。


同样是在科教文化中心,那天吕清海做完讲话,被河南省纪委带走,他被“双规”的理由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由此,吕清海被外界称为“任期最短”的市长。


于会议中被带走


去年8月19日,吕清海在开工作部署会议,省纪委官员进入会场将其带走“双规”


2011年8月19日,在科教文化中心召开的会议分上下两个半场。上半场主要是吕清海代表市政府总结上半年经验,下半场内容则是部署工作。


下午4时,有人看见河南省纪委官员来到会场,还有人认出同行者中有中纪委的官员。吕清海讲完话后,遂被带走。


此后,河南省委组织部披露,“吕涉嫌违纪的事实是在查处其他经济案件时被发现的,一发现问题即迅速启动了惩治程序。”


“吕清海在市长的位子上只有42天,到漯河工作也不到100天,他的问题,应该和漯河没有多大关系。”漯河当地一位官员分析。


在吕清海到漯河之前,河南官场已经发生“地震”。


2011年5月,开封市委书记周以忠、组织部长李森林双双落马。随后,漯河市市长祁金立被调任至开封。


漯河市长职位空缺。


此外,2011年上半年,双汇瘦肉精事件曝光,企业所在地漯河市的工业受影响。


“空缺的市长职位,急需一个懂工业的干部。”漯河当地一位官员回忆,当地便需要一名既有地方从政经验,又能发展地方工业的领导。


吕清海成为合适人选。


在调任漯河前,吕清海先是在神马集团任董事长,执掌过大型国企,后又调至省工信厅任副厅长。


根据事后河南省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受访时的答复,“漯河市长空缺后,考虑漯河市作为新兴工业城市的市情,以及吕曾在工业企业工作的经历,经过履行相关程序,平职交流任漯河市市长。”


许多漯河官员记得,宣布吕清海任命当天,河南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曾对吕作出积极评价:“政治坚定,阅历丰富,工作思路清晰,为人谦和坦诚,要求自己严格,担任漯河市市长是合适的。”


随后,吕清海突然落马。外界猜测,或与吕清海执掌平顶山的神马集团有关。


据原神马集团多名高管介绍,2011年10月前后,河南省纪委调查组入驻平顶山,前后近一个月,90多名原神马集团中高层干部,分别被约谈,配合调查。


“他聪明,有心机”


吕清海在神马集团时被领导认为“会来事”,从一名技术工人很快升至集团总经理助理


神马集团前身是一家锦纶帘子布厂。上世纪80年代,它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的帘子布生产基地。


吕清海的职业生涯在这里起步。


1982年,吕清海23岁,从郑州大学化学系毕业后,分配到帘子布厂,进原丝车间做一名技术工人。


原丝车间是龙头车间,工艺流程复杂。该车间的骨干,后来绝大部分成为帘子布厂的干部,其中也包括吕清海。


在当时原丝车间同事和老领导的记忆中,从农村出来的吕清海,个子不高,甚至“很难找到对象”,“但小伙子很聪明,能干,有悟性,技术上手快。”


一位当时帘子布厂的工程师沈成明回忆,吕清海工作努力、勤奋,很早展现出管理和技术上的才干,吕提出多个安全生产操作合理化建议,被评为全厂“先进”。不久,吕清海便从代班长、工段长提拔为车间副主任。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吕清海被派到日本学习工程技术与企业管理,回国后,被提为车间主任。


在帘子布厂原老领导眼里,吕清海被提拔重用的另一个原因是“会来事”,讨领导喜欢。


比如,得知厂领导身体不适,吕清海专门找来从台湾采购的按摩器,送与领导做足底按摩。此外,二期工程车间主任是一位女同志,上了年纪,身体不好,因关系处理得好,女主任退后,吕清海被推荐接任。


这些细节被一些领导解读为“有心机”。


1990年,吕清海被推荐担任神马集团总经理助理。神马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前后共有3人,只有他经常出现在高级官员的合影里。


1992年,国务院一副总理视察神马集团。在退休干部珍藏的一张合影里:国家领导人坐前排中间位置,两边是集团领导和省市官员,后排则是神马集团副董事长等高管。吕清海戴副眼镜,背着手,出现在后排左侧角落。


“出席合影的都是些厅级干部,当时并没有安排吕清海,他只是处级干部。”一名参与合影的原神马集团高管回忆,当时吕清海自己挤了上来,“那时吕清海有很多和高级别官员的合影,都是这样形成的。”


转入仕途,频繁“跑官”


吕清海因善策划被调往平顶山市卫东区任区委副书记,多名知情人反映吕清海常“跑官”


原神马集团副总经理季松青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时任平顶山市委书记的王银忠,想拉动地方工业发展,为加强地方官员的工业管理水平和能力,他决定从企业调干部。


神马集团一共两个骨干被平顶山市委相中。吕清海是其中之一。


“那时,国企比政府吃香,无论福利还是奖金,神马集团都比地方政府好。其中一位干部不想去,还在我的办公室里哭过。”季松青回忆,而吕清海表现平静。


据季松青介绍,吕清海被选中的原因,主要有三点:政治表现好、组织纪律性强,大学本科学历,有企业领导岗位的锻炼、具备策划组织能力,“最后一点是关键”。


1994年5月,吕清海被调任平顶山市卫东区委副书记、代区长。


这一年,吕清海35岁。


在另外一位神马集团原高级干部的记忆中,初入仕途的吕清海,即表现出“强烈的从政欲望”。


据他回忆,吕清海调任卫东区,先任区委副书记、代区长,转正前,按程序须经卫东区人代会选举。


彼时神马集团的一名总工程师是全国人大代表,同时兼任卫东区人大副主任。


那名知情人回忆,为防止区长选举工作“发生意外”,那段时间,吕清海频繁往那位总工程师的家里跑,“希望给予关照”。


吕清海当选为卫东区区长,并于1997年12月接任卫东区委书记,直到2001年。


在此期间,吕清海先后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攻读MBA,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企业管理专业在职学习,并获管理学硕士学位。


吕在卫东区长和区委书记任上,河南当地媒体形容他为“学者型官员”,“学识渊博,为人低调、踏实”,“也办了很多好事”。


但亦有官员抱怨吕很会花钱。


原神马集团一名工程师介绍,一位卫东区卸任官员曾私下向他抱怨,吕清海上任前,卫东区财政节余1000万,离任后,账面亏空几千万,“也不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


原神马集团的一位老领导告诉记者,他的大学同班同学在河南省政府任秘书长,“2001年前,吕清海曾三番五次找到我,望其引荐。”


这位老领导回忆,吕清海曾先后两次开着车,与他一同去郑州拜访那位秘书长,谈升迁问题。


据这位老领导介绍,该秘书长当面给平顶山市委书记去电话,亲自交代,“有个从神马集团出来、叫吕清海的同志,是卫东区委书记,他表现很不错,有事业心,而且有一定的策划和组织能力,如果有机会,工作上可以给他动一动。”


2001年6月,吕清海从平顶山卫东区委书记,调至河南省周口市,任副市长。


至今在原神马集团中层干部之中,仍然流传这样的观点:“吕清海提拔周口副市长,老领导的牵线起很大作用。”


功臣抑或“罪人”


2005年吕清海被调回“神马”,神马扭亏为盈;吕清海遂进行大肆兼并,神马扭盈为亏


在吕清海事业一路向上的时候,神马集团的命运则如同过山车,从山顶跌至谷底。


上世纪90年代末,神马集团遭遇建厂以来最大危机,由全国企业500强排名前200位倒退到近600位。


原神马集团的季松青回忆,到2000年末,神马集团经营状况“溃不成军”,“银行不给贷款”,“连电费都交不上,夏天生活区几乎天天拉闸”。


2005年5月,吕清海被调回神马,出任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


这一年,吕清海46岁。


吕清海重回神马集团时,十几家子公司亏损,“集团本部的负债率达85%,一家尼龙公司的负债率95%,有的附属子公司负债率更是高达150%~200%。”


吕清海2007年接受河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回忆,河南省有关领导曾四次邀请他“出山”,他是怀“老共产党员的责任感”重返神马集团。


季松青回忆,吕清海原本并不愿回企业,“原因有三:首先,当年周口市政府班子刚考评,吕自称评价很好,口头通知提常务副市长;其次,离开神马10多年,神马集团多名高管都是同学,关系不好处;第三,多年在地方政府工作,已经积累了地方政府管理的经验。”


吕清海回神马后,集团经营有了起色。


2005年,神马完成销售收入50亿元,至2007年已突破100亿元。仅经过两年多努力,神马集团重回中国企业500强。


此后,吕清海展开一系列兼并活动。由于兼并了太多亏损企业,吕清海被集团的一些干部斥为是神马的“罪人”。


吕清海将兼并活动称为“扩张性竞争战略”。


但这项战略非但没有挽救“神马”,反而把神马拉入亏损的深渊。


2007年,神马集团计划上马一个100万吨的化工项目,基础投资需20亿-30亿元。申请立项前,原神马集团一位老领导,私下找到吕清海,表达忧虑与担心,“搞不好,可能拖垮整个神马集团”。


吕清海的答复让这位老领导大吃一惊:“反正都是共产党的钞票,如果干不好,神马垮了,只要不犯错,这里吃不了这碗饭,去别的地方照样吃。”老领导解释,吕清海这是暗示,“在神马做不成官,到别的地方照样做官”。


季松青回忆说,到吕清海任职后期,神马集团债务剧增,内部实际上已处于“揭不开锅”、“发不出工资”的窘境。


截止到2009年3月吕清海被调离,神马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负债总额已达4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32亿元。


国企一把手无人监督?


吕清海执掌神马时,提拔亲属、推销白酒、以及大办丧事收礼,被集团职工诟病


回神马集团后,吕清海任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这被视作“大权独揽”。


不少人对吕清海的一些做法有意见。


吕清海把一个小姨子,从家属管委会普通职工,提拔到管委会副主任;吕清海的小姨夫,原是神马集团一个工厂的厂长,后提拔为神马实业的副总经理。


一名原神马集团的干部说,副总经理主管材料供应,这是一个油水很大的“肥差”。


吕清海妻子纪玉霞工作的调动轨迹,也一直饱受神马集团内部职工的诟病。


最早,纪玉霞在帘子布厂安全保卫处工作,后调到神马学校后勤处,吕清海高升后,纪玉霞被调到平顶山市质监局局机关任科长。


据原神马集团工作人员介绍,吕清海在任上还推销一款“茅台神马专用酒”,260元一瓶,以任务形式摊派给各子公司。


吕清海的母亲在4年前去世。原神马集团工作人员介绍,集团公司办公室电话口头通知,许多中层干部参加。


吕清海老家在河南辉县下官庄村。当地村民对那年吕母去世后的排场仍记忆犹新,“郑州、辉县、新乡,来了很多车,来了很多官。”


“企业的内部监督机制形同虚设。”一位原神马集团的高管无奈表示,这并不是神马集团的特例,这是全国国企的通病。他说,集团纪检书记,都是由吕清海任命,国企内部对高级别干部的监督,几乎处于“无人监督”的状态。


利用企业扩建牟利?


一些与神马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主说,他们曾给吕清海送过钱;吕清海目前正接受调查


在原神马集团的一些干部看来,吕清海是否从神马集团扩建、兼并、收购等项目中渔利,应当是纪检部门调查的重点。


“进厂、提拔、调动,要花钱;采购、供货、招投标要收钱;不要说大型项目或者设备,就是办公室买个茶叶买瓶水,都会要回扣。”一名知情者说,往往是职务越大权力越大。


神马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尼龙化工”,在建厂后,有3个中层干部因经济问题被判刑。


早在1996年,该厂原设备处处长,利用建厂机会,在采购途中,收受回扣,最后被认定受贿,现金5.6万元还有一个800元的随身听,判处有期徒刑5年多。


2006年,该厂销售处一个副书记,被查实受贿2万多元,上交了赃款18万元。


2007年前后,尼龙化工的一个副总经理,购买厂家的设备,供货商送与他好处费,被认定受贿罪名成立,判了4年多。


这些被判刑的国企干部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收了供货商的回扣,最后又遭供货商举报。


季松青说,到了2008年,神马集团再遇困境,“摇摇欲坠,没有资金,连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都无法开展。”


那年年底,神马集团与平顶山当地的平煤集团合并,成为中国平煤神马能源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09年3月,吕清海离开神马集团,调河南省工信厅,任党委书记、副厅长。2011年5月,调任漯河任市委副书记和代市长,此后,突然落马。


一位接近河南省委组织部的人士透露,吕调任漯河前履行有关程序时,组织部门从纪检部门并未得到有关“贪腐”的反馈。


今年3月中旬,记者在平顶山走访期间,一些神马职工或者与神马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主说,他们曾给神马集团的干部送过钱,这些收钱者中吕清海的名字也在其中。


“有的事办成了,有的事没有办。”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人士说。


关于吕清海落马,在原神马集团高管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原开封市委书记周以忠被“双规”,调查期间牵出平顶山市一家民营化工企业主,而这名企业主牵出了吕清海。


据坊间传言,吕清海涉嫌经济问题,金额上亿元。


目前,吕清海正在接受调查。记者联系河南省纪委和省检察院,了解情况。省纪委、省检察院均不作回应。


河南省委有关负责人此前受访时亦强调,吕清海落马,“凸显了河南省委惩治腐败的决心:不论何时何地,不论何人何职,一旦发现腐败问题,即予以严肃坚决地惩治”。


[吕清海升迁记] 神马起步 1982年1994年


从一名技术工人逐步升至工段长、车间副主任、主任和集团总经理助理


评语:“会来事”。原神马集团高管称,吕清海聪明,技术上手快,“有心机”,能讨领导喜欢;神马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前后共有3人,只有他经常出现在高级官员的合影里。


转入仕途 1994年2005年


被调任平顶山市卫东区委副书记,后升任区委书记,又调任周口市副市长


评语:“善跑官”。原神马集团高管称,吕清海初入仕途便表现“强烈的从政欲望”,多次找关系求升迁。吕清海曾三番五次去找集团一位老领导,因为该领导的同学在省政府任秘书长,吕清海希望老领导能帮忙引荐。


再回神马 2005年2009年


任中国神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评语:“独揽大权”。原神马集团高管称,吕清海提拔亲属、推销白酒、以及大办丧事收礼,常被诟病;在此期间可能利用集团扩建、兼并、收购等项目为自己渔利。


重返仕途 2009年2011年


任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后调任漯河市长,不足百天,突然落马


评语:落马应与漯河无关。漯河一位官员分析,吕清海在市长的位子上只有42天,他的问题应该和漯河没有多大关系。吕清海落马后,90多名原神马集团中高层干部,被省纪委约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