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战役的过程:谈谈究竟谁是金门战役的指挥者

king6808 收藏 4 9285
导读:金门战役,又称古宁头战役,是发生在中国国共内战末期的一场战役。1949年10月中国国民党弃守厦门的不久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叶飞将军将解放军下的 32军船只分发给28军,决定集中船只来进攻大金门,但是鉴于船只数量还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后,终于在1949年10月24日当晚决定下令渡海进攻大金门,结果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造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进攻金门军队全军覆灭。 战役准备 解放军初始的作战部署是运送第一个梯队三个团约九千人在琼林和古宁头之间滩地登陆,再运送第二梯队,近约两万人登陆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门战役,又称古宁头战役,是发生在中国国共内战末期的一场战役。1949年10月中国国民党弃守厦门的不久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叶飞将军解放军下的 32军船只分发给28军,决定集中船只来进攻大金门,但是鉴于船只数量还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后,终于在1949年10月24日当晚决定下令渡海进攻大金门,结果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造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进攻金门军队全军覆灭。


战役准备


解放军初始的作战部署是运送第一个梯队三个团约九千人在琼林和古宁头之间滩地登陆,再运送第二梯队,近约两万人登陆大金门,先打下西半部再打太武山,预计三天后拿下大金门,但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国军)汤恩伯将军预测到解放军会在鸡髻头至古宁头之间平坦沙岸登陆大金门,于是在沿岸布地雷达七千四百五十五枚,此外郑果师长也下令在西半岛筑防御工事,完成土堡约两百座对抗解放军登陆。


战役经过


10月24日晚上九时,解放军第一梯次三个团分别在澳头、大嶝、莲河登船完毕,二十五日约凌晨一时半抵达垄口、后沙、古宁头一带。为了掩护登陆,解放军炮兵开始从大、小嶝炮击金门北岸官澳、西园、观音亭山、古宁头等地猛烈射击。解放军隔岸炮击火力有限,最先在垄口登陆的解放军二四四团死伤惨重,二五一团在古宁头突破登陆,二五三团在在湖尾登陆,突破防线,这时解放军叶飞将军接到登陆成功报告,以为胜利在望,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设在海滩的障碍物勾挂住解放军船只,而抢滩船只因退潮全陷在沙滩上。


国军海军扫雷二零二与南安二艇于三时左右在古宁头西北海面,猛烈轰击搁浅的解放军船只和军队。天亮后一百多艘解放军船无一返回,二十五日解放军二四四团一度占领双乳山,天亮时遭国军装甲部队反击退败。在湖尾登陆的解放军二五三团占领观音山和湖尾高地,到二十五日中午被迫撤退,解放军二五一团冲出包围前进到古宁头,固守林厝,被国军十四师和一一八师强力反攻,团长李光前阵亡,负责反攻古宁头的十四师伤亡惨重。


二十六日凌晨,解放军二四六团团长孙玉秀率该团的两个连和解放军第八十五师的两个连增援。二四六团在湖尾登陆;另两连在古宁头登陆。二四六团的两连,天亮时突破包围,在古宁头和据守该地解放军会和,清晨六时三十分,国军高魁元军长指挥反击,一一八师从浦头以北海岸线向林厝攻击。林厝战况激烈是因为解放军据永久工事还击。九时多,国军空军轮番炸射。解放军采取巷战,双方战况惨烈,十二时国军攻下林厝,十五时拿下南山。


国军已掌控情势,胜券在握,三五二团于十五时攻入北山,一一八师师长李兰树以三五三团接替三五二团,偕同战车继续攻击任务,午夜时分,解放军弹尽粮绝,突围到海边,一千三百余人困在古宁头以北断崖下沙滩,二十七日清晨国军猛攻,击毙四百余人,其余投降,上午十时,古宁头战役正式结束。


金门之战是一面镜子,可以正衣冠,可以论得失。金门战役中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今后仍不同程度存在。


一、意义


1949年10月24日,新中国成立的第24天,人民解放军28军下属三个团共九千余人渡海进攻金门,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灭,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1949年10月27日金门战役获胜的消息传到台北,蒋介石流了泪。他太需要一次胜利了。他太知道金门战役的意义了。他说:“这一仗我们全胜了……台湾安全了。”金门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了。它位于大陆边缘,北与马祖毗连,构成两栖性的边缘地带。金门是台湾的桥头堡。历史上郑成功、施琅攻取台湾,都以金、厦为出发地。金门在敌手中,进可封锁内陆,退可屏障台湾。金门若在我手中,台湾海峡的交通线便面临极大威胁。就是到今天,欲解决台湾问题,仍首先要解决金门问题。台湾有人把金门战役比作中国历史上的赤壁之战,道理正在于此。赤壁之战后中国三分,金门之战后祖国统一被阻挠。


二、轻敌


当时敌我态势是: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10兵团入闽,以排山倒海之势南推。10兵团司令员叶飞,号称“小叶挺”,善战、多谋、常胜。解放战争以来,10兵团平山东,扫淮海,跨长江,克福州,战无不胜。1949年10月17日解放厦门,金门顿成一座孤岛。岛上守军为李良荣的22兵团,约两万人。10兵团十万大军隔海虎视。优劣立见。这时候,最可怕的敌人出现了。这个敌人就是轻敌情绪。一股有毒的气氛弥漫在10兵团上空。


叶飞知兵,本不至此,但他被节节胜利冲昏了头脑。首先,他的心不在金门,而在台湾。他根本不把金门李良荣的两万残兵放在眼角。恐怕不仅他,整个三野,整个解放军,都如此。


我一直认为,叶飞选择28军打金门是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理由一,在10兵团中,28军善守不善攻,甚少攻坚任务,多是打阻击战;理由二,28军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治理福州,参谋长也不在位,军中只有副军长肖锋一人,既当爹又当娘。做此决定仍然是出于叶飞的轻敌。叶飞对肖锋说:“看来大陆再也不会有什么大仗打了,你们28军就扫个尾吧。”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叶飞说:“进攻金门本来就是28军的任务,没什么改变了。我是充满信心的!”10月 20日左右,28军向兵团呈报了攻打金门的作战计划,叶飞因处理地方事务太忙,竟没有看一遍,遑论研究、修改,便批准。轻敌至此,焉得不败?部队就是被这种轻敌送进虎口的。


主帅的态度便是全军将士的晴雨表。叶飞如此,进攻金门的总指挥员肖锋又好到哪里去?10兵团老同志都讲:肖锋甚至比叶飞还轻敌。叶飞主要是在战略上轻视敌人,肖锋则在战略上和战术上统统轻敌。船只那样缺乏,第一波只够载运九千兵,可有些船上仍然装了不该装的东西,令我今天想起来还觉得可耻。主攻团的几条船上都载着大量新印制的人民币,据说是准备用来庆功时大把花销的。另一个团的船上装了猪,也是庆功用品。更可笑的是,居然在有的船上还载着办公桌椅,以便“ 新政权使用”。


我军轻敌,包括轻视了蒋介石固守金门的决心。厦门失守后,他曾严令汤恩伯:“金门不能再失,必须就地督战,负责尽职,不能请辞易将。”


三、渡海工具


传统的渡海作战,有两条原则必须遵循;一,第一攻击波要具有突破防线并向纵深发展的充裕力量,对渡海工具要求甚高;二,建立稳固的滩头阵地。金门之败,恰败在这两条上,尤其是渡海工具。


1、先机制敌。蒋介石因为早下决心经营台湾,对船只问题有着深刻的认识。1949年9月,他命令汤恩伯:敌军若来犯,必在每月满潮之时,务必要派海空军在此之前不断搜索敌船,凡可通海口各内河之上游一百海里的大小船只,必须彻底炸毁。台湾飞机不光炸福建,连浙江、江苏沿海都炸了,甚至炸了上海造船厂。28 军是采取把船沉在水底下的办法才保留了三百多条船的。我军高级将领中对此清醒者唯粟裕一人。一前辈对我讲:10兵团攻金门前,粟将军焦躁不安,在办公室里倒骑椅子,凝视军事地图,整整一日不动,后取口琴吹奏《苏武牧羊》,曲颇凄凉。肖锋说,粟裕对攻击金门有“三不打”指示:没有一次运转6个团的船只不打;敌增援不打;要求山东沿海挑选六千名久经考验的船工支援10兵团,船工不到不打。其中第一条和第三条都与渡海有关。


2、第一攻击波必须独立作战。第二梯队不能依赖第一梯队的船只返航接运,必须自备船只。28军进攻金门第一梯队三个团九千余人,如岛上敌情不骤然变化,取胜把握应当是有的。今天我对台作战,我认为第一梯队登岛人数必须在三十万以上,与台军总兵力大体相当,否则不足以制敌。美军判断我军登陆台湾需要二十万人,这是建立在第二梯队的基础上的。金门之战,28军曾有第二梯队、第三梯队隔海待命。大军枕戈,眼巴巴地盼望第一梯队的船回来。肖锋把一切希望寄托在这一点上。第一梯队于凌晨二时登陆,正值最高潮,船只长驱抢滩,愈近愈好。不料部队登陆后,恰好退潮。正拟返航,潮水已退到10米开外。船只统统搁浅。天亮后,国民党飞机和军舰赶来,对我船只又轰又炸。三百战船无一幸免。海峡这一边数万大军目击战船大火熊熊燃烧,无计可施。


3、民船不可靠,民心不可用。五十年前对金门作战和今天对台湾作战,都是在民情陌生地区用兵,我们面临两个敌人。当时,福建刚解放,百姓对我军恐惧,船工俱怀二心。粟裕要求山东派船工南下,道理正在于此。福建船工多用重金买来。每船三两黄金,每人三两黄金,再加鸦片。即便如此,那些船工要么藏匿不出,要么故意捣乱。战役最激烈时,兵团从厦门重金募得一艘火轮,拟增援金门,但船主竟疯也似地把船开上沙滩搁浅。上了船的船工也怕死得要命。接近金门海滩时,许多船都是由不谙水性的解放军驾驶,致使有失。我军上岛之后,金门老百姓毫不支持我军,反与我为敌。我军在古宁头村与蒋军鏖战时,国民党飞机来轰炸,村民们都聚在附近山头看热闹。蒋军押解放军俘虏和伤员下战场,村民皆喊:“打!打!打!”古宁头村史还载:战后掩埋解放军战士尸体,村民齐动手。有许多受伤很重的解放军官兵,并未死亡,“一个个脑袋光秃秃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呻吟声此起彼落。”村民们将他们全部活埋。这段实录,令人落泪。


四、困兽斗


古人作战,很讲究“围师必阙”,即给敌人留一条生路,不使其殊死搏斗,置之死地而后生。海岛作战,守方处孤岛,临绝地,唯有死战求生,别无他途。金门之战正是这样。国民党守金门的22兵团既非嫡系,又是累败之师,其中25军于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被全歼于碾庄,军长黄伯韬自杀。5军则全部覆灭于淮海战场陈官庄。装备也不如我军好。除了武器,国民党军员额也不齐。为着军饷,号称一个兵团,实则仅弱旅八千。就是这样一支老师,在金门之战中竟焕发出了百倍的青春。道理很简单:绝地使然。日后我军攻台,台军面临与金门守军相同的境地。莫道台军不堪战,届时必做困兽斗。


李良荣再做困兽斗,仍不足以将我军赶下大海。双方呈胶着状态。就在这当儿,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五、“神风”


金门战役中,有一股“神风”―――胡琏的12兵团。正是这股“神风”,把我军登岛部队推上了绝境。


事后证明,金门作战早打三天,晚打三天,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惨痛的结局。早打,胡兵团未到;晚打,胡兵团到了,敌变我变。如今偏偏选的是敌人最强的时候:李未走,胡已到。结果,我军在北岛登陆,胡琏在南岛下船。在最关键的时刻胡兵团的生力军源源涌入战场。我军愈打愈少,敌人愈打愈多。事至此,已不可为了。


金门之战对我军而言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因素是武器―――敌坦克。金门岛上有一支装甲部队,共有美制M5A坦克22辆。M5A坦克火力很强,一辆单车的火力超过一个装备齐全的步兵连。一个坦克营的火力则超过一个步兵师。它给予我军重大杀伤。由于缺乏反坦克兵器,我军战士曾在身上裹着炸药包向敌坦克猛扑,不果。


六、“打仗,打将!”


战争胜负取决于将帅。


金门之战,蒋军之所以能一逞,就是用对了人。蒋介石在关键时刻启用胡琏,今天看来确是一着高棋。


我军以百战百胜之师进攻金门失利,原因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三个团的兵力登陆,竟然没有一名师指挥员随同登陆指挥。28军制定的进攻原则是“奇袭加强袭”,这是对的,但无统一指挥,奇袭尚可,强袭谈何?


由此可以看到金门战役更本不是粟裕指挥的。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