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见义勇为斗劫匪身中3枪


男子见义勇为斗劫匪身中3枪


男子见义勇为斗劫匪身中3枪

南粤大地,弘扬社会正气的感人事迹和人物层出不穷,但不少做好人好事者,也面临各种考验,需要全社会的关心和帮助。为了进一步营造“好人有好报”的社会氛围,省文明办和羊城晚报社共同组织了“关爱好人”系列报道,让全社会一起关注“好人”,进一步弘扬正气。“好人”,你不孤单!


大平头、宽脸庞,总是略带羞涩的笑容。在茂名市电白县城,一谈到见义勇为,人们都要提起一个名字:潘权普。因只身勇斗劫匪,3声枪响之后他身中100多颗霰弹,时至今日,其体内还有70余颗未取出,留下终生残疾。之后,他拿奖拿得近乎“手软”:电白十大杰出青年、茂名道德模范、广东省道德模范、全国道德模范提名。


荣光的背后,却满是尴尬的现实。这位平素低调、数次见义勇为的退伍军人,近十年来在县城粤剧团一直领着100来元的月薪。一家三口,蜗居在面积不足20平方米的僻巷一角。潘权普既被人们记住了,也被遗忘了。


体内尚存七十余颗弹片


在茂名市人民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他额外静脉破裂、膀胱、回肠等多处被霰弹穿透,腹腔内留有100多颗霰弹及弹片。因失血达到3600毫升,需要立即进行手术,半小时后,他被推进了手术室。


潘权普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医生当时取出了30多颗霰弹,说残留的要等身体条件允许时才能做手术。”可如今,这些霰弹已长进肉里,因经济窘迫,一直没能再进行手术治疗。


记者见到了潘权普满是手术针线缝合的伤痕:一条长长的肉疙瘩从膀胱延伸至腹部,那是术后留下的。在膝盖处,一颗从旁侧击中骨头的霰弹,至今还残留在里面,“只要是天气潮湿,伤口都会感到隐隐作痛。”


出院后,潘权普重新回到电白粤剧团工作。“搬演出箱子、拉幕布、联系业务,他的活一单没落下,但演出状况越来越糟糕,后来干脆就停了。”在粤剧团老团长眼里,每当看到潘权普吃力地拉幕布,伴随而来是身体的疼痛,他也感到心里难受。“考虑到他实际情况,县政府和越剧团出资帮他解决了医保和社保,但工资一直涨不上去。”


粤剧团为他安排了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单间小屋。12年来,潘权普一直住在这里,从单身到结婚,从一人到三口之家。约在2000年,潘权普向粤剧团交付了1万元的“房费”,定居于此。但他没有领到房产证,只能算暂住。“只要没有人赶我们,就可以住下去。”


潘权普夫妇将小单间用砖头隔开,成了客厅、卧室、厨房三间狭小无比的“房间”。客厅面积不足7平方米,仅能摆下一个小茶几和两张木椅子,家里仅有的两件电器是一台21英寸电视和一台电脑,都是妹妹送的。最不堪的是卧室,两张简易床相距不足10厘米,其中一张睡着已经14岁的儿子。


因家里面积太小,夫妇双方亲友、甚至父母绝少来串门。“我们不好意思邀请他们到家里来,住不下也坐不下,只能打打招呼,或者在外面吃个饭。”


他们14岁的儿子成绩优秀,私下里告诉记者:我不能向他们索要过多,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独立房间。“我希望有一天,爸爸有这个经济能力去取出身体中的那些霰弹。”


单挑两名歹徒身中三枪


自1998年退伍后,潘权普就一直在电白县粤剧团工作。那时的他,爱打抱不平已在县城传为佳话。


电白县粤剧团原团长钟光标回忆:由于剧团小整体经营状况不佳,剧团给他开出的月薪一直只有100来元。但老实勤恳的潘权普并未嫌弃这份工作。因熟悉农村,潘权普很快成为钟光标最得力的助手,帮助其联络各乡村看场地、定时间,筹划演出。


2006年5月25日清晨,潘权普到茂港区沙院镇联系演出业务,路经高地街道那花路段时,发现三名蒙面歹徒正在抢劫两名妇女的手机及皮包。


抢劫引起两名妇女的反抗,其中一名劫匪提起菜刀砍向一妇女头部,鲜血直流。惊慌中两妇女大呼救命。潘权普骑着摩托,听见呼救声后他迅疾加速拐弯赶到现场。见状后大吼一声:“我是派出所的便衣,快住手!”


但歹徒并未停手,潘权普随即拿起摩托车后箱里的铁钳追了上去,并砸向一名劫匪头部。另外一名劫匪见状,操起手中的菜刀朝潘权普狠狠砍来。“所幸我当时带着头盔,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但还是感到剧烈疼痛。”


凭借在部队练就的一身硬功夫,潘权普逐渐在格斗中占据上风。眼看一名劫匪正要被他制服时,另一名劫匪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支枪,被潘权普压在身下的劫匪朝同伙大喊:“打死他!打死他!”随着三声枪响,潘权普中弹倒下,鲜血开始汩汩流出。


三名劫匪见潘权普倒下,转身驾摩托车疯狂逃跑。潘权普强忍剧痛,用手捂住冒血的伤口,爬起来就追。由于伤势过重,追了几十米便因体力严重不支再次倒下。他想到了报警,可手机在搏斗中已不知所踪。潘权普干脆开摩托车载着两名妇女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我一手按住流血的伤口一手开车,载着她们两人摇摇晃晃。”


当来到距离抢劫现场最近的茂港区高地派出所时,其衬衣、裤子、鞋子都被流血染红,扑通一声栽倒在派出所门口。民警立即将他们送往电白县人民医院,潘权普此时已休克,血压为零,伤情严重,被立即转往茂名市人民医院。


对话


“最对不住老婆和儿子”


羊城晚报:这么多年见义勇为,你自己是怎么看的,受了这么重的伤,后悔不?


潘权普:谈不上后悔,我就是这样一个人,部队的经历和我的性格决定了,碰到那些事,决不会坐视不管。但经过这次事后,可能会更策略一些,特别是对方人多的时候。


羊城晚报:不怕家人担心吗?


潘权普:他们担心啊,所以很多时候(见义勇为),我都不告诉他们(笑),我也答应他们,一定会保证自己的安全。


羊城晚报:但这种事是无法保证的啊,而且歹徒如果向你家人报复怎么办呢?


潘权普:出去逛街的时候,我一般都会跟老婆保持一定距离,的确怕别人认出来,我小孩也说过不让我去学校接他。但我也相信,邪不压正。


羊城晚报:家里有责怪你不去挣钱,改善家庭生活吗?



潘权普:最对不住老婆和儿子。我出事后,干不了太重的活,我家里负担又重,全靠老婆每月1000多块钱的工资,支撑这么多年。说实话,其实政府对我还是不错的,去年开始,把我调到了文化馆,事业编制了,每月有了1000多元收入了,我很感谢,还有当年我做手术时为我捐款近一万元的文化系统的同事。


羊城晚报: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潘权普:第一是身体,很希望有医院帮忙检查一下,因为有70多颗霰弹还没取出来,也不知道未来会有哪些影响;第二是很希望能改善下居住环境,哪怕保障房什么的,毕竟小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