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小贩被城管暴打后丢在路边


深圳小贩被城管暴打后丢在路边


深圳小贩被城管暴打后丢在路边


深圳小贩被城管暴打后丢在路边

谌超身上有数十处被警棍抽打的伤痕,他在急诊部的长廊上等待治疗,吃着记者给他买的饺子。陈文才 摄


罗湖城管局初步调查称该事件与所辖执法队无关,伤者怀疑系东门执法队协管员打人。


昨天,罗湖东门工人文化宫前多名目击者证实谌先生被穿城管制服的人拖上车带走,“我们不敢说话,一说也要被打”。前日,27岁的小贩谌先生被人殴打后扔在清平高速凤仪山隧道附近的路边。罗湖城管局初步调查称该事件与他们无关,警方仍在调查中。


数人目击小贩被拖上城管车


记者昨天约了谌先生前往东门工人文化宫前,回访事发现场。在那里遇到多名目击者,目击前天谌先生被城管队员拖上车离开的情景,而车门上有“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字样。这些目击者包括路边小贩、文化宫保安员、西饼店店员等。


“我看着他被城管拖上车。”工人文化宫的保安谢先生说,谌先生不肯上车,对方强行把他拉上去,那辆车的车头标有“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字样。“用手摁着他的脖子,把他押上去的!”在路边卖气球的陈老先生说,“他们说要揍死他!”他当时看着几个穿城管制服的人,一边把谌先生往车上拖,一边发出这样的威胁。很多人围观,但所有人都不敢说话,“怕一说就要被打。”工人文化宫保安谢先生说,谌被拉上车后,车门就关起来,车开走了。


东门执法队有200名协管员


昨天下午,谌先生又来到位于鸿基工艺城五楼的东门执法队办公室,想辨认打人者。执法队的陈大队长不在,接待他的是深圳市绿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一姓王的经理,他说,执法队200余名协管员就是他手下的员工,执法队还包括十来名有正式编制的公务员,物业公司员工的职责是协助这些公务员执法。


谌先生认出协管员们穿的衣服跟前一天殴打他的人穿的衣服一模一样。怀疑打人者属于东门执法队,“其他人谁会在那里执法?”他提出想看这200余名协管员的照片,王总经理说这些照片资料都在公司总部,他们手头没有。谌先生又提出想看看执法队的汽车,被告知汽车已经出去执行任务。目前,警方仍在调查此事。


小贩被打后只剩50元现金


“什么时能才能抓到凶手呢?”谌先生很无奈。被打后他全身疼痛,甚至没有钱买药,他用来治伤的红花油还是给他作笔录的民警为他买的。他身上只剩下50元钱,“银行卡里还有10元钱。”但身体又疼,无法上街卖玩具赚钱,“怕再遇上城管,根本没有力气逃跑。”


谌先生租住在罗湖桂圆路一栋7层高住宅的7楼一个房间,那个房间被分隔成9个小单间,他住的房间只有三四平米,月租380元。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座“L”形水泥台当桌子。


谌先生的床上堆着一些小玩具,这是他赖以谋生的东西。以1元钱一套向陈姓男子进货,自己把竹、塑料等部件组装成塑料飞鸟玩具,以5元一个的价格拿到街上去卖。昨天,陈姓男子证实说,谌一个月卖玩具大约只赚1000元。


说法


罗湖城管局:与罗湖执法队伍无关



事件经报道后,罗湖城管局到东门执法队调查,并称截至昨晚8时30分,最终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已肯定事件与东门执法队和罗湖其他执法队伍无关。依据是:首先,经查,罗湖城管系统在役车辆中,没有报道中伤者所说的车牌号。车辆所属,罗湖公安尚在调查,结果尚未出。其次,伤者所说的执法队员制服上的编号,不是罗湖城管系统的,因为罗湖的制服编号是以02开头。最后,昨日找了东门执法队所有带班队员逐一问询调查,均可证实没有遇到该事件。


VS


小贩:打人者可能是执法队协管员


昨晚,谌先生回应罗湖城管局的说法称,车牌号是事发前一天他在东门拍下来的,他只记得车的外观跟把他带到郊外抛弃的那辆车一模一样,以至于他后来也以为是同一辆车,但究竟是不是同一辆车,需要警方调查。至于胸牌号,因为被打得头昏脑涨,所以也可能记不准确。他说东门执法队有200个协管员,不排除是其中一些人打伤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