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生涯—冬天的雪(7)

guganmiyun 收藏 14 18384
导读:这是一个冬日的夜晚,我乘坐在开往北方的火车上遥望窗外,黑黑的夜色并不能掩盖洁白一片的大地,看着那洁白的雪我的心情,显得格外沉重,我已不记起这是第几次迁移了,我总找不到一个属于自我的空间而苦恼,我这能像一只候鸟没有规律地迁移着,由于我给自己起个外号叫“候鸟”(随时守等待命令走人的意思),但我这“候鸟”比我那的真鸟“哥们”差远了,鸟儿是“孔雀东南飞”,我却要北上到酷冷的黑龙江齐齐哈尔,我心里有一种被抛弃发配的感觉,我在已无心观赏窗外的夜色只是心里有一种默默地痛,只有那火车飞驰时发出的“咕嘟咕嘟”的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是一个冬日的夜晚,我乘坐在开往北方的火车上遥望窗外,黑黑的夜色并不能掩盖洁白一片的大地,看着那洁白的雪我的心情,显得格外沉重,我已不记起这是第几次迁移了,我总找不到一个属于自我的空间而苦恼,我这能像一只候鸟没有规律地迁移着,由于我给自己起个外号叫“候鸟”(随时守等待命令走人的意思),但我这“候鸟”比我那的真鸟“哥们”差远了,鸟儿是“孔雀东南飞”,我却要北上到酷冷的黑龙江齐齐哈尔,我心里有一种被抛弃发配的感觉,我在已无心观赏窗外的夜色只是心里有一种默默地痛,只有那火车飞驰时发出的“咕嘟咕嘟”的声音打破夜色中的凌静。

如果我们说到冬天寒冷,还不如说说冬天里的雪,雪是大自然的恩赐,也是冬天的结晶,冬天里没有了雪就像诗人失去了灵魂,作家失去了创作的灵气,虽然我生长在南方,但我对雪的追求一点也不比北方人差,也许很多人热中赞美南方的春天,而我却要赞美北方冬天的雪,这却不是因为北方的春天来的晚,而是雪已经在人们的心中成了特有的风情,雪,可以让大地披上洁白色的银装,那种飞旋、轻盈自由从天上无声无息地飘落,让天空中在雪的存托下变的一片苍白,你会感觉到在这苍白的世界里没有了黑夜,上苍将雪跟大自然的结合在一起,让你会因这种种的白分不清天地白昼与夜而烦恼,如果你一个人又总喜欢走在风雪中,走在那无垠的旷野上在白宫百岂岂的大街上漫步,迎接吹来割肤的寒风让我的面孔堆满积雪,一个圣诞老人模样,那种把人冻透冷的感觉,是那么的极致冷艳,又是那么的诡谲,但这种纯粹冷艳的气质别样的风情,只有东北才能让你留恋流连忘返。当我踏上东北黑龙江这块黑土地时,我跟其他南方人一样,看着那满天纷飞的大雪,让我激动不已,我犹如走进童话世界里,看着那白雪公主圣诞老人带领下踏上雪橇漂浮空中,后面白马上的白马王子一身煞白的服装挥舞着洁白的丘比特弓箭,如果不是这冻透的寒冷我真想陶醉躺在童话里。

当人类从一开始用兽皮和树叶裹体的那一刻起便有了一种羞耻感,衣服不仅成为帮助人类抵风御寒,更是裹起了人们的隐私和尊严,成为一切道德和礼义廉耻的起点,当寒冷大于隐私和尊严抵风时,那么美丽和尊严就会消失伴随着就是笨拙与可笑,滑稽与难堪,当我一身臃肿的军棉衣皮穿在身上时,我已找不到南方夏日里泥鳅般的光滑,我就像登台的小丑羞涩而滑稽,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我在也提不起神来,部队领导为了能尽快地让我适应这边生活伤透了脑筋,想尽各种办法让我“加餐”, 特意将我安排到班里让一个排长给我开“小灶”,其内容除军事以外,加强了对东北的防冷、防寒及野外生存捕捉训练,这大概也是南方兵到东北后必修课吧,我是一个老兵对来东北的困难估计够,整天再想做一次候鸟飞回家去,所以对这训练考核和辅导就有……,眼看着就要考核的日子要到来这可急坏了连排的官门,一次,团长忽然来到我们连进行了一次特急(特别,紧急的意思)的大检查,当一个矮个子老头穿戴着皮帽、穿着皮大衣走进来没有人意识首长的微服私访,当这只大老虎”要发威时从门走进的班长认出了他,一嗓子首长好,吓着屋内的战友立马立正敬了礼,我是常被他们忽悠惯的人对这场景早已看淡了,就这个淡让我走进了一个大大的“空洞”(惹祸了)里无法自拔,纪律总是永远惩罚那些不遵守纪律的人,现在才知道榨了汁的 “芒果汁”( 很很挨批)是那么的酸苦,我一脑袋浆糊傻乎乎地躺靠在床上一动不动,随口来了一句的“同志们辛苦”了,团长一看我那熊样,一把将我从被窝里给拽了出来就像丢垃圾似的,丢到门外,说:“ 满舒服吗?”我的脸上吓的通红非常显眼,我坐在地上捡起棉衣穿上,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团首长说:报告首长,***连战士在穿棉衣请指示,团长接着说;“你得瑟,看你那熊样,就知道是一个废物点心”,我一听“废物点心”立马站起来,可是地面冰厚面太滑, 站起来了又滑趴下去反反复复搞了好几回,路面的冰一道一道痕迹让人看了惨不忍赌,等木偶喜剧收场时我已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戎装掩盖不了躯干的寒冷,但我知道这并不可怕只有战胜自我的人才能走出阴影。

我们位于在齐市的一个郊区偏僻的小屯外,这有空军特有的个性决定的,宽宽的机场让人看不到头,空空的跑道永远是那么的光滑,在跑道的一侧停着整齐的歼击机,在跑道外另一侧停着绿色双翅飞机特耀眼,好像让你穿过时光隧道回到了三几年,驾驶这老式机跟小鬼子一拼,那是一个刚刚开放的时代经济还欠发达,军队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保障,自然不能成为经济发展的绊脚石,只有地方发展了人民军队才能好起来,在这个大背景下军队的一切都让利于民,我们的营房自然保留着原有的不变,是有多年日伪时期留下了的军房,矮矮的砖瓦红房具有鲜明的东北特色,虽然年数多了褪了色如果今天还保留着原样,我敢肯定这一定是但那还是文物了(听说是小日本在东北时期的),多年过去了,这里的一山一水还是在我的脑海里不能忘怀。

今天是个放假的日子,脑袋里总有个弦绷总算可放下来了,但是我心里有一种空洞洞的感觉,就像打翻五味瓶似的,窗外的雪还在下着我久久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窗外苍白一片的雪,并不能抹去我心中的忧伤,忽然,我心里有一种思乡的感觉,我也离家快五年了,不知家乡现在是什么样了,也不知娘和童年小伙伴们怎么样了,我强忍着内心的孤独踏上雪走出营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