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迟来48年:曾击落美军头号王牌的“清洁工

山东基层警察 收藏 15 5441
导读: 蒋道平离休前为空军第四军副军长。1991年开始学习书法,其作品曾多次参展并获奖,还多次举办个人书法展。是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 上世纪80年代,在上海同济大学,一位50来岁的人,专门负责11幢楼学生宿舍的卫生管理工作,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扫帚大叔”。他每天骑着自行车按时“上班”,督促勤务人员搞好学生宿舍卫生。 看到宿舍大楼有不干净的地方,就亲自动手打扫;发现个别违章用电的,就耐心劝阻;少数学生有思想波动,他协助老师做思想工作,常常忙到夜里十一二点才回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蒋道平离休前为空军第四军副军长。1991年开始学习书法,其作品曾多次参展并获奖,还多次举办个人书法展。是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


上世纪80年代,在上海同济大学,一位50来岁的人,专门负责11幢楼学生宿舍的卫生管理工作,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扫帚大叔”。他每天骑着自行车按时“上班”,督促勤务人员搞好学生宿舍卫生。


看到宿舍大楼有不干净的地方,就亲自动手打扫;发现个别违章用电的,就耐心劝阻;少数学生有思想波动,他协助老师做思想工作,常常忙到夜里十一二点才回家。


他到同济大学两年多时间,和其他同志一起改变了学生宿舍脏、乱、差的现象,被上海市高教局评为卫生文明先进单位。


看起来,这本是一种平常事情,可是,他的这一行动不但在同济大学学生中间引起强烈反响,就连上海的大小报纸、电视、广播等新闻媒体,也争相报道,一时间成了新闻热点人物。


人们可能会想,一个为普通的“临时工”什么会引起社会这么大的反响?原来这位“扫帚大叔”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空军某部原副军长蒋道平。


就是他,在抗美援朝空战中,曾击落、击伤敌机7架,是一位多次荣立战功、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


1950年6月25日,美国悍然发动了侵略朝鲜战争,妄图占领朝鲜后进而侵略我国。为支援朝鲜人民抗击美国的侵略、保家卫国、维护世界和平,我国派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0月25日开赴朝鲜战场。为抵御美国空军在朝鲜的空中侵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决定从陆军中选调优秀人才学习飞行。


1950年8月,正在浙江剿匪的蒋道平作为陆军的优秀人才、战斗骨干,被挑选到航校学习飞行。他首先到杭州的第七兵团部报到,进行空军预科学文习。年底进行体格检查合格后到长春第六航校报到,途中又通知改到锦州第三飞行学校学习。


蒋道平是击落击伤F-86最多、战果最重要的志愿军飞行员。


1953年1月17日下午,蒋道平他们中队赴朝首次升空,升空后竟然发现敌机迎面而来,中队长李世英率队采取猛烈的攻击行动。对这一突发情况,第一次升空实战的蒋道平紧张的一下没反映过来,当他冷静下来时,作为僚机的他已与飞行中队拉开了距离。


中队长提醒长机宋义春注意他的僚机。宋义春一看僚机已经偏离到左边去了,十分着急,他对蒋道平呼叫:“我来向你编队。”并迅速靠近蒋道平。可蒋道平的飞机又偏远了,这时敌机向长机实施攻击。


着陆后,蒋道平没看到长机回来,担心为寻找自己编队而受攻击的宋义春的安全,内疚和不安地流出了泪水。


他没走出机舱,而是集中精力听无线电里的联络声。指挥所多次呼叫469(宋义春的代号),然而没有回音。蒋道平想,如果长机为我而牺牲,我将悔恨终生。


不久,无线电传来“我在上空”的回话,这声音太熟悉了。蒋道平惊喜的喊出:“469在上空。”


宋义春安全回队,蒋道平半天不语,而且一个夜晚也没睡好觉。第二天向中队长、大队长作了深刻检讨。中队的同志帮他分析偏离偏队的原因,并鼓励他放下思想包袱,打好今后的战斗。


蒋道平说,我是新飞行员,第一次升空作战,就像野战军新战士第一次爬进战壕一样,心里紧张,敌人究竟是什么样,心里没底。


志愿军空军飞行员都是初生牛犊


这次升空作战虽然蒋道平没有向敌人开炮,但是他看到了敌人,看到了实战,这对新飞行员来讲是一次极好的学习机会。


他回忆说,当时他感受到双方飞机都是近千公里的时速,相对速度更快,飞机头对头“"呜”地一下就飞过去了。此次,他认识到空中的仗不是那么好打。


实际上,当时我们的空军刚刚建立不久,飞行员多数是从陆军中挑选到航校的。学习飞行科目也比较简单,空战理论也不多,没有实战经验,不像现在的飞行员,要进行严格科学的系统教育,那时飞行员平均只有100小时的飞行经验。


而美国空军,飞行员平均飞行600小时以上,有一部分飞行员经过二战,平均飞行2000多小时,耗过成千上万吨航油。他们的飞行技术老道,空中编队能够做到首尾相衔、互相掩护、寻机咬尾攻击。


那时,我们的飞行员多数来自陆军,都是与敌人拼过刺刀、立过战功的勇士。我们的空军空中编队动作大一些,就要散队,相当数量飞行员在空战前还没来得及开过炮。

凭的是什么战胜美军?是抗美援朝的正义之举、保家卫国的责任和激情;是不怕死的精神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


从1952年12月到1953年7月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议书,七个月时间,蒋道平驾驶米格-15歼敌机升空参战七次,八次开炮,先后击落F-86飞机5架、击伤2架。


F-86被称之为“佩刀”式喷气式战斗机,它是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的最先进的战斗机,这种飞机速度快,机动性好。


而蒋道平是击落、击伤这种战斗机最多的飞行员,被称为“长空歼敌能手”、“空中神炮手”。


由此蒋道平被空军政治部批准为特等功臣,并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


那时最高的物质奖励就是一支钢笔、一个笔记本,现在人肯定不可思议。然而当时他们感到很光荣、很自豪。


蒋道平所在中队,创造了空战11次,击落击伤敌机14架,自己无一伤亡的出色战绩,荣立集体一等功。


感到更光荣的是,蒋道平参加了1953年10月1日国庆四周年志愿军北京观礼团,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领导人的接见。


这里将蒋道平1953年1月22日、1月31日、3月9日、3月13日、4月12日、6月7日6次升空作战情况再作展现,以飨读者。


1953年1月22日下午约4时,空15师45团出动了16架飞机,蒋道平为第2中队4号僚机。起飞后,按照空联司(中朝联合空军司令部)指挥部指挥飞到清川江上空,也就是朝鲜的北部,其任务是掩护前面参与空战的部队。


这一次,45团16架飞机没有遭遇敌人,回到了机场上空时,空联司指挥所要求蒋道平所在的中队,在机场上空盘旋,掩护团里其他12架飞机先行着陆。


当前面飞机着落以后,空联司即命令最后一个中队着落,就在蒋道平操纵飞机缓缓地降到700米,正准备进入着落航线时,从无线电里却传来指挥员的紧急呼叫:“注意,机场上空有F-86战斗机!”


创造抗美援朝空战最佳纪录的赵宝桐,1951年11月到12月两个月间打下来7架飞机,击落7架,击伤2架。F86占到4架。


这时空中只剩蒋道平一架战斗机,在数量上处于劣势。蒋道平保持应有的镇静和警惕,他刚把飞机改平,准备战斗时,飞机已经抖动起来了。


原来隐藏在山背后的敌机中有一架已经咬住蒋道平的飞机,并开了火。蒋道平驾驶着受伤的飞机,沉着应战,并根据老飞行员传授的经验,上升侧滑把飞机拉起来。


就在蒋道平蹬舵把飞机拉起来的一瞬间,“唰”地一声,一架F-86战斗机,一下子冲到前面去了。


蒋道平回忆说:我一看这个飞机,喷的是花颜色,离我很近,那个飞行员戴的头盔,还回过头来看我,他显得有些胆怯。这时,我俩就像编队一样,忘了向敌机开炮。


好像有人提醒似的,你怎么不开炮?瞬间蒋道平把机头对准敌机,瞄准后按下炮钮,当时三炮齐发,那架飞机翻着身冒着浓烟落下去了。


“后面还有两架,注意保持高度!”正当蒋道平看到这架敌机坠毁在机场旁边的山沟里冒烟时,塔台指挥员及时提醒。


蒋道平回答“明白!”也正是这时后面的两架敌机疯狂地向蒋道平发射了炮弹。


由于距离较远,蒋道平飞机的四周都是火花,机身多处负伤,无线电也被打坏,信号发射不出去,但仍能听到地面的呼叫,发动机虽然被打坏了,好在还能运转。


蒋道平就近选择机场准备着陆时,起落架却放不下来,他便采取手动装置将起落架放下,终于凭着顽强的毅力驾机安全着陆了。


飞机落地以后,地勤人员检查飞机发现一共有50多处弹洞。


蒋道平回忆说:第一次打下这架飞机,我没有多大的体会,要问我有什么经验,就是突然之间我被敌人攻击了,我处于劣势,敌人是处于优势,当时谁犹豫谁挨打,那就是一瞬间的事。


1953年1月31日中午,飞行员正在午餐时警报拉响,他们放下手中的饭碗,跑步登上飞机,刚做好战斗准备,绿色信号弹升空,令45团全团起飞。


升空后,空联司令团长樊玉祥率24架飞机直飞清川江上空。到达指定位置,未遇上敌机,空联司又令机群向朝鲜西岸飞。


蒋道平是最后一架,一面跟长机编队,一面监视敌人,由于注意力分配欠当,与长机拉距2000米,他正要加大油门跟队时,发现右下方有一架敌机向他逼近。

因为阳光的影响,敌人可能误把蒋机当成他们的飞机,敌机一面向前赶,一面摆动着翅膀,表示要和他编队。


蒋道平明白了,这是一架被我空军飞机打昏了找不到长机的敌机。


此时,蒋来不及报告,便机智靠上去,敌机果然等待蒋道平编队。


蒋道平收油门,放减速板,使敌机冲前,即刻瞄准开炮,三次开炮,才将敌机打了个空中开花。


蒋道平回忆说,那时他飞行技术应该说是比较差的,能击落敌机靠的是过硬的射击技术。


1953年3月9日上午,我志愿军空军机群完成了航飞任务返航,二中队执行掩护机群返航任务,在清川江上空发现两架敌机,中队长机李世英令长机组攻击,僚机组掩护。


在激烈的空战中,蒋道平击伤一架。当蒋道平正要追击受伤后企图逃往海上的敌机时,忽听中队长机命令“470(蒋道平代号)编队返航。”


听到呼叫,蒋道平即停止追击,编队返航。事后,他认为此次战斗没有击落敌机只是击伤,是由于急于攻击,才没有达到全歼的目的。


后来蒋道平总结了多次空战经验,归纳为:先敌发现,援救战友,近距歼敌,要稳、准、狠。


3月13日下午,蒋道平与长机宋义春跟随团长樊玉祥和领航主任4人编队返航,正往北飞时,发现大约两三公里远的地方有两个黑点,一时还判断不清是敌机还是友机。


蒋道平立即报告团长:“461(团长代号)、461,在你的左后方发现两个目标。”


一会儿,蒋道平看清楚了是两架F-86战斗机,直接窜到团长后面并咬住了团长的飞机。


情况十分危急,蒋道平呼喊团长的代号让他尽快摆脱,可团长并没有动静(那时空中无线电仅有一个频率,打起仗来像闹市一样嗡嗡响,据后来听团长说,他听到了报告,但没有看到敌机)。


蒋道平立即报告长机:“469,我攻击,你掩护!”说完驾驶飞机钻过去,蒋道平想尽快轰跑敌机,刚对准就开炮了,没有打中,但敌人听到炮声马上左转脱离了团长。


这时蒋道平机智地跟了上去,瞄准敌机就是一串炮弹,一架F-86战斗机当场掉了下来。


蒋道平打了4架美国飞机以后,被送到沈阳北陵机场空3师补课。主要是学习飞机放单飞必须掌握飞复杂特技。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必须拿到飞复杂特技的资格证书。


当时蒋道平驾着自己的战斗机飞往沈阳,空3师的领航主任张滋说:“你已有打下几架飞机的经历,实际上已具备了飞复杂技术了。”


而后带他飞了一下说“你完全可以放单飞了,回去吧。”蒋道平当天就驾机回到中队。


4月12日上午约8时,蒋道平在45团团长樊玉祥率领下,12架战斗机编队,按空联司令部的命令飞向龟城、清川江地区上空,其作战任务是保证水丰发电站和鸭绿江大桥。


按照地面指挥所指示的航向、高度,编队飞到龟城附近上空以后,蒋道平正搜索敌情时,由于没有注意到飞行编队转弯,转眼一看自己成了单机,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他发现敌机从南向北编成纵队,每批4架,一批接着一批向北飞去。


敌人可能有自己的目的,半路上他也不会和你纠缠。


蒋道平左转弯插进去,咬住两架敌机,由于离敌机偏远没有被发现。


蒋道平想,你向北飞,早晚会转弯。果然不出所料,他立刻切了个半径赶上去,先向敌僚机开炮,没击中。又向长机开炮,被击落,飞行员在黄海海面跳伞获救。


他单机迎战四机,并击落后来被美国空军命名的“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驾驶的座机。


这一天,他们团三大队的副大队长马建中在返航于朔州附近,也击落F-86战斗机一架。


志愿军飞机编队起飞


6月7日下午,美国空军组织一个混合机群,共21批160架,其中16批F-86战斗机122架。F-86主力在昌城至义州地区组成较严密的拦阻网,并以4至8架连续封锁我一线基地,直接掩护美军对拉古哨发电站进行袭击。


那时,美国空军为了达到其轰炸我鸭绿江沿线重要目标的目的,常以4至8架的小编队封锁我一线机场,阻止和打乱我飞机出航或待机袭击我返航着陆的部队。


这天下午,空15师45团奉命起飞12架、43团起飞8架米格-15战斗机,由团长樊玉祥率领至铁山地区与敌空战后经昌城返航。

此时,敌对我拉古哨之轰炸已经结束,大部分飞机已开始返航,仅剩8架F-86活动于大堡机场附近,企图袭击我着陆部队。


14时43分,45团准备着陆时,领队长机樊玉祥接到地面指挥所关于机场附近有敌情的通报后,命令部队驾机绕到敌潜伏区的侧后,使敌不能在潜伏区内窥探我机动向。


同时,也集结了部队,加强了搜索。正是在这种情况下,2中队宋义春发现左后方两架F-86企图攻击领队长机樊玉祥,他立即提醒长机拉起来,同时让僚机蒋道平向右侧发起反击。


宋义春开炮射击未中,蒋道平切内圈迅速接近敌机,连续射击6次,将敌长机击落。然后再去攻击僚机,只开了两次炮,因炮弹卡壳(当时认为炮弹用完,后检查为卡膛),只是把该机打伤没有击落。


这一次空战,蒋道平击落击伤敌机各一架,这也是蒋道平入朝最后一次升空作战。


五十年后证实击落首席“三料王牌”


1953年4月12日空战,蒋道平击落美国空军一架F-86战斗机的战绩早已载入历史,至于美军飞行员是谁,因为当时的技术条件,一时难以核实也早被人淡忘了。


1957年,美《空中威力--朝鲜战争中的决定力量》一书中最早在宣传美国空军救援行动如何迅速时,提到“当联合军的战斗飞机在'米格走廊'(在朝鲜西部的清川江和鸭绿江之间面积约6500平方英里的地区,被美国第5航空队飞行员称之为米格走廊)遇到困难时通常是飞向黄海,以取得救护机的救援。救护机从我军控制下的岛屿出发,常常很快就到达出事地点”。


“约瑟夫·麦克康奈尔上尉(朝鲜战争中击落米格机最多的喷气式飞机王牌飞行员)从被击伤的F-86飞机跳伞后6分钟,就被直升飞机拉上去了”。


此后出版的《米格走廊--朝鲜上空的格斗》、《朝鲜空战》等许多有关朝鲜空战的书和美国彩色故事影片《麦克康奈尔传记》(放映时间109分钟,讲的是他从参加空军到身亡的全过程),都回避麦克康奈尔被击落的史实,却大肆宣扬当时的救援能力,并把这次营救当作范例来记载、来眩耀,并配发有照片。


朝鲜战争时期,美国远东空军司令部规定,根据空战中所击落作战对方飞机数量来授予“王牌飞行员”称号。击落5架即可被认定为“王牌飞行员”,10架以上是“双料王牌”,15架以上是“三料王牌”。


首席创造本段记录的为“首席王牌飞行员”。如“首席王牌飞行员”、“双料首席王牌飞行员”、“三料首席王牌飞行员”。


约瑟夫·麦克康奈尔于1953年5月18日取得击落米格飞机16架的成绩,被美国空军确认为“三料首席王牌飞行员”。俨然成为“米格杀手”,他还自豪的以他爱妻名字命名座机叫“美丽布奇”。


1953年6月1日,美国空军为保持士气下达命令,授权远东空军司令部把在战斗中已经产生的“王牌飞行员”送回国内。


于是,已执行106次战斗任务的麦克康奈尔被确定为“三料首席王牌飞行员”的当天,被命令回国。


这位飞行员,在1955年的一次测试新研制的超音速飞机性能时,因失去控制坠地身亡。


1992年初,丹东市改建“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筹备组的同志着手挖掘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史料。


当时空军第一航空学院沈自力教授惊喜地发现1953年4月12日当天,蒋道平曾击落一架F-86战斗机,那么击落麦克康奈尔的飞行员是不是他?


为此,第六飞行学院教授邵福瑞到志愿军空军档案馆查找相关资料,两位教授一起研究,初步认定是蒋道平。


他们将发现过程写成报告送空展馆筹备组负责人秦长庚。他们三人又进一步进行查证。此后,筹备组写出了专门报告,请示空军党委确认这一战绩。


这期间,军事科学院陈宇研究员也调阅有关资料,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考证。并向蒋道平了解情况,请他写出当时作战情况的回忆。


1953年4月12日的空战中,美军的两架F-86战斗机被我志愿军空军击落,一架是空15师45团三大队副大队长马建中在朔州附近将其击落,一架是该大队蒋道平在龟城上空将其击落后掉落黄海。


现完好保存在我军档案中的志愿军空军1953年4月12日空战结果判读记录和空15师呈报的战报原稿资料,详细记录了这一天空战情况:

这一天友军无战绩。4月12日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苏联空军(称友军)也在空战,但没有击落、击伤美军飞机。经审评委员会确定,这两架飞机是由志愿军空军单方打下来的。


这一天朝鲜空军没有参战。


这一天高射炮没击落飞机。当日,地面高射炮部队没有击落敌机的记录。


这一天只有我志愿军空军在战区打仗,并有击落敌机的记录。据4月13日由蒋道平填写的《战果申请报告》、口述战斗经过及蒋道平时隔40多年后在不知调查目的情况下,回忆当时的战斗经过,与当年的档案资料完全一致。


后来,当他知道详情后,坦然的说:“这对我也无所谓了,但从尊重历史的角度,我应尽力提供详尽的材料。”


经多方调查论证后,最终确定:蒋道平在抗美援朝期间,曾于1953年4月12日在北朝鲜龟城附近的空战中,击落美国空军第51联队16中队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驾驶的飞机。2001年10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给蒋道平发去了嘉奖函。


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改建后,在征集抗美援朝战争中实物时,蒋道平夫妇将保存五十多年的在朝鲜战场上所用过的战斗服、鞋帽等无偿地献给了纪念馆。


朝鲜战争结束后,空15师班师回国,他们驻扎无锡的硕解机场,主要任务是两个:一是进行飞行训练;另一是国土防空轮战,每次轮战是一个飞行团执行任务,每期半年左右的时间。他们曾在苏州、盐城、如皋、嘉兴等机场进行训练。


1955年实行军衔制时,蒋道平被授予上尉军衔,任43团飞行一大队大队长。


蒋道平多次参加入闽防空轮战。1961年身为大队长参与为期十个月的轮战;1965年任团长时率团到福建轮战,1977年作为副师长亲临福州指挥国土防空工作。


1978年身为副师长的蒋道平身先士卒,亲自参加飞行训练,这一年就飞了200多小时,受到空军司令部的表扬,并于1978年任驻扎在徐州的空32师师长,第二年任空军第四军副军长。


1964年,越南政府请求中国政府帮助建立越南空军,时任飞行43团副团长的蒋道平受中国政府、中央军委的委派,担任中国援助越南飞行专家组副组长,帮助越南训练飞行员,半年多的时间为越南空军的建设作出了积极地贡献,为此还受到时任越共总书记胡志明的亲切接见。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军原副军长蒋道平,明光市(原嘉山县)古沛镇人,1930年5月14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蒋道平于1946年6月入伍,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参谋、飞行员、中队长、大队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等职务。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敌机F-865架、击伤2架,荣立特等功一次。1953年9月,空军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1988年7月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奖章,八次受到毛主席、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83年离职休养,离休前为空军原第四军副军长。2010年5月20日不幸病逝,享年80岁。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