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洪秀全荒唐的后宫生活

张水高 收藏 2 45270

揭秘洪秀全荒唐的后宫生活


起义成功封王纳妾


洪、冯二人被围花洲山人村,陈殿元以大兵驻扎思旺,地方团练云集花洲,形势危急。杨秀清手下细作将情报报到金田拜上帝教总部,杨秀清决议发兵迎主。此时金田也正受清军周凤歧部威胁,杨秀清机动兵力不多,决定派蒙得恩只以少数精兵发动突袭。平南县拜上帝教首领蒙得恩才智均难服众,但对花洲地形相当熟悉,为人也颇机灵,指挥小规模偷袭的迎主之战,得心应手。蒙得恩按杨秀清的授意,先率小分队从山道摸入花洲,查清清军兵力部署,并将各处关卡哨口位置绘制成图,杨秀清知悉情报后,挑选三千忠勇教徒连夜奔袭花洲。蒙得恩和其手下精干教众潜入清军营地,将各处“守卡及探信兵壮杀散”,三千主力分为两队,一队夺命狂奔,闪击李殿元大营,一队作为预备队,配置二线战场,占据有利地形。因哨兵尽被擒杀,李殿元全不知杨秀清所派大队人马已进入其腹地,蒙得恩偷袭得手。


拜上帝教徒攻至李殿元帐前,吼声震天,清军惊慌失措,以枪胡乱还击,拜上帝教徒被清军火炮打死数十人,但实力未受损伤。蒙得恩按杨秀清计,消耗清军火药后,率队诈败。李殿元果率队来追,遭到拜上帝教布置在二线的生力军迎头痛击,溃不成军。蒙得恩乘胜追击,冲入清军大营,杀清将张镛,并分兵清扫战区内溃逃的团练。蒙得恩在思旺痛击李殿元,杨秀清则派出偏师分袭鹏化、罗掩,顺利接出洪秀全、冯云山。清军此时方知在山人村藏有拜上帝教巨头,知府陈瑞兰火速带大队来援。杨秀清令部队佯攻县城,与蒙得恩纠缠的清军纷纷回援,蒙得恩迅速率人马撤回金田,陈瑞兰扑了个空。在各路清军晕头转向之机,胡以晃迅速出动,扫荡清军在思旺势力,全面控制该地区,将财物归缴圣库充公,群众尽收入队伍。周凤歧大军逼近金田总部,胡以晃弃守思旺,回金田助守。


迎主之战,杨秀清第一次展现其卓绝的军事才华。杨秀清先派教徒拔掉清军哨卡,然后抄山道偷袭清军主力,部署得大胆而精细,极其类似现代的特种战争。在与清军主力遭遇后,又合理地使用预备队,逐次投入生力军,最大限度地发挥了部队的战斗力。在正面迎击清军同时,杨秀清派遣偏师扫荡清军势力薄弱的地带,接出洪秀全,在清军增援大至时,以偏师对清军实施战术欺骗,大部队则干净果断地撤退,不与清军精锐硬撼。整个战术环节周密而果断,尤其派遣才智均劣但熟悉地形的蒙得恩指挥特种作战,更显其知人善任之明。


李殿元丧师,思旺失守,周凤歧被迫集中全部实力进攻金田,在蔡村江与杨秀清、韦昌辉遭遇。拜上帝教沿蔡村江两岸,修筑工事,层层防御,清军一时难以突破防线。先前派往广西镇压拜上帝教及天地会叛乱的钦差大臣林则徐及时地病故于路,捍卫了民族英雄的称号,把“汉奸刽子手”的头衔留给了曾国藩。在继任钦差李星沅的布置下,清军以周凤歧正规军两千人居中路,刘继祖等团练为两翼,在牛田会齐,然后三路进剿。因与土著械斗失败的客家武装数千来投拜上帝教,为韦昌辉尽收。韦昌辉择其精锐,冒充团练,欺诈刘继祖,清军不曾防备,韦昌辉大军突起,将清军两翼斩杀一光,然后直取中路周凤歧。中路军黔勇二千是绿营精锐,视拜上帝教为癣疥小寇,十分轻敌,清将伊克坦布在战前就准备二百担绳索,已经预备献俘了。不料韦昌辉军大至,戎阵齐整,清军惊恐万分。萧朝贵也率兵合击,在望鳌岭将二千黔勇围困,七营黔勇不战而乱,四下逃窜,伊克坦布等清将多人被杀,“伊克坦布策马回走,坠于马下,贼取其首而去。千总田继寿、把总潘继邦、杨万福、刘洪海、保定清、何其壮、外委彭昌镛并亡于阵”(《浔州府志》)。


蔡村江大战,清军锐气大挫,转入防御,“相与谋坚壁之守,不敢易言死地矣”(《粤氛纪事》)。拜上帝教连创清军,显示出比三合会更强的组织力和战斗力,一时间,三合会起义部队纷纷投奔拜上帝教,罗大纲,邱二娘,苏十九,张钊等都加入拜上帝教。洪秀全的方针则是,所有加入的三合会部队,都必须接受拜上帝教的信仰,接受教规的约束。因此除了罗大纲留下来并成为骨干外,其余三合会部队逐渐散去,张钊甚至成为拜上帝教的敌人。其实,三合会部队极其庞大,也很有战斗经验,他们缺乏的只是一个有效的组织形式和斗争纲领。三合会虽然没有冯云山、杨秀清等统率大才,冲锋陷阵的猛将巧将,为数却也颇不少。如果洪秀全能够在教义方面适当做一点让步,将会在初期十倍提升拜上帝教的战斗力。


道光三十年十月初十,洪秀全三十八岁生日,拜上帝教举行恭贺洪秀全万寿的大典。洪秀全万寿,愁苦万状的阎罗妖道光皇帝却在内忧外辱中下了地府。拜上帝教宣称,洪秀全是太阳,普照万方,杨秀清是圣神风,萧朝贵是雨师,冯云山是云师,韦昌辉是雷师,石达开是电师,世界就是由这个神天家庭所庇护的,所以“凡属万国人民,均宜赞颂,以报天恩”。杨秀清下诏:“缘蒙天父、天兄大开天恩,特差真主降凡救世,诛灭妖魔,普天大下,凡属臣民俱宜感激涕零,以仰副天父、天兄差我主降凡之意。兹于十月初九(十),恭逢万寿之期,尔等为官为民,俱要多多采办宝物,先期十日斋(赍)献天朝,并具本章,以邀天贶。并于万寿前三日,一心斋戒,虔敬天父,报答天恩。”(大意是蒙上帝、耶稣开恩,派洪秀全下凡救世,大家都要在他的生日采办礼物恭候)。经过教徒献纳,杨秀清、冯云山等人给洪秀全生日准备了一场宏大喜庆的万寿庆典。


万寿庆典上,洪秀全正式宣布,拜上帝教起兵反清,洪秀全自称太平真主,教徒组成的部队称太平军。洪秀全既已称王,那就不再是流窜的“教匪”,而是真正要夺取国家政权的“窃号之贼”(曾国藩语)了,清廷不得不调集精兵强将围困金田。清廷派遣《清史稿》所称“旧将中最负时望”的头号悍将向荣出任广西提督,与能吏周天爵等人联合指挥对太平军的剿杀。咸丰元年正月十八日,两军在大湟江口、牛排岭大战,太平军于竹林设伏,大败向荣楚军,但此后几次出击均皆失利,向荣因此得赐号“霍钦巴图鲁”。太平军被困乏粮,火药耗尽,于是乘虚突围,至武宣、象州一带与其他教众会师。二月二十一日,洪秀全抵达武宣东乡,改称天王,正号太平天国,以本年为太平天国辛开元年,蓄发易服,号令四方。


洪秀全立发妻赖氏子洪天贵为王储,称幼天王。洪秀全觉得洪天贵这名字比较平庸,不能体现天家威仪,更不能显示洪家受天父眷顾,“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显赫,于是洪秀全妙笔生花,点石成金,加一“福”字于其后,改为洪天贵福。某作家曾说过,在越少的字里越能体现一个人的文字品位。洪秀全这一“福”字,向世人昭示了他与众不同的高雅格调。据研究太平天国的史学泰斗罗尔纲先生说,洪天贵福是个很聪明的儿童,连精通中西文化博学多能的干王洪仁玕,读书的本事也只有他三分之一。(《太平天国史》卷四十二:洪天贵福是个很聪明的儿童,精通中西文化博学多能的干王洪仁玕说他自己看一行书,洪天贵福已经看三行了。)依笔者见,聪明不聪明不太好评价,洪天贵福的诗文倒是大有其父之风:


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意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逃。


哥别妹,妹别哥,别上天,无别魔。瞒天混杂是妖魔,妹大五岁手别摸,


妹大九岁远别清。男行女行不同坐,妹长成时不相见,遵条分别福江河。


(《太平天国史料汇编》卷一)


册立洪天贵福之外,洪秀全设立百官:分封五军主将,以杨秀清为中军主将,萧朝贵为前军主将,冯云山为后军主将,韦昌辉为右军主将,石达开为左军主将;洪秀全又拜军师,拜杨秀清为左辅正军师,萧朝贵为右弼又正军师,冯云山为前导副军师,韦昌辉为后护又副军师。按冯云山制定的军师负责制,由正军师杨秀清主持一切大小军政事务,军师下属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每部十二员,共七十二员,主分掌国务;承宣二十四员,主发号施令。全国国务,各方向正军师禀奏,由正军师杨秀清发出诰谕指挥。在冯云山的设计中,国家元首是“主”,行政长官却是“军师”,为“朝纲之首领”,负责办事,“主”洪秀全则无事一身轻,独自偷欢。


中国在朱元璋废宰相前,多数时期在行政上实行君相分权,严格区分皇室和政府,皇帝是国家元首,宰相则是政府的行政长官。皇帝任免宰相,但具体的行政事务如国策方针、官员升迁、钱粮差役、水利农桑,都由宰相实际负责,皇帝不得与闻。(唐朝中宗皇帝越过宰相,私授官职于亲信,发到地方的诏书不好意思使用朱笔封“敕”,改用墨笔,诏书的封条也只能斜贴着从宫廷的侧门发出,意思是让下面的官员马虎承认算了,被封的官员人称“斜封官”,极遭士林鄙视。)此项制度的立意,在于皇帝世袭,难免出现不肖无能之辈,如勉强使其执政,不免祸害国家,而宰相由全国英才挑选,不称职还可罢免,政务交由宰相,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君权世袭的危害。


明、清两代,政治腐败黑暗,正因朝中无宰相的缘故,黄宗羲曾说,“有明之无善治,自高皇帝罢丞相始也”,冯云山饱读诗书,对黄宗羲总结这一历史教训自然印象深刻,所以他创制太平天国,一意要恢复汉唐相制。但引经据典,太平天国高层的大老粗领袖多不明白,于是只得援引《三国演义》,刘玄德事事听从军师诸葛孔明的例子,将宰相名目,勉强改称军师。冯云山劳苦功高,又极富才干,在起义前也俨然拜上帝教唯一军师,孰料半路杀出杨秀清和萧朝贵,冯云山竟只混了个副军师,受杨秀清节制,真是倒霉到家了。所幸冯云山不好与人争胜,是天生的第二把手性格,坦然接受了杨秀清的领导地位,冯云山的胸怀,颇有古人之风。


万寿庆典,形势大好,洪秀全心情愉快,纳了二十一个新妃,合其先在大湟江娶的十四个小妾及原配赖氏,共设三十六宫,“母仪天下”。杨、冯、萧、韦、石诸人也纷纷与上百名女教徒喜结良缘。据被清廷俘虏的拜上帝教细作李进富供称,洪秀全、杨秀清、冯云山等六个王“每人妻妾三十六口”。


太平天国高层在宣布建号的同时,也在进一步整顿军队,为即将到来的惨烈战作斗准备。大概在东乡广纳妃妾,太平天国众军师也感到自己精力衰竭,无心打仗。聪慧过人且勇于反省的军师们,立刻意识到性生活会使士兵意志消磨,丧失战斗力,于是以洪秀全为首高瞻远瞩地下达男女分营的命令,使士兵禁欲。洪秀全颁布军纪“别男行别女行”,禁止夫妻房事,夫妇要分营别居,男女私下约会一经发现即处以斩首极刑,虽夫妇也不得免。这项制度执行得十分严格,冬官右正丞相陈宗扬因与妻子同居,夫妻均被斩首。杨秀清的座宾卢贤拔,人称卢先生,因巡营时发现自己妻子,带入自己官邸相会二日而被判极刑,经杨秀清竭力开脱勉强脱难,杨秀清为保卢贤拔不得不假借天父下凡以枉法为由下令杖责自己六十下(老杨还真讲义气)。三军将士激烈反对男女分营,后来连洪秀全最宠信的重臣,每年生日给洪秀全保六次大媒的皇媒蒙得恩也在担任女馆头目时监守自盗,这项制度不得不在推行二年后废除。


男女别行的伟大制度,一直遭到晚清和民国时期的反动历史学家诋毁,直到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国学者方才拨乱反正,为洪秀全的此项政策翻案,至今我国史学界对男女分营的政策评价依然很高。笔者并不十分了解男女分营的伟大意义,查阅诸多雄辩的当代论文后方才恍然大悟,现摘抄一段雄文于其下,与读者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一般认为,太平军举家投军,如果按照家庭为单位生活、行动,势必不能适应艰苦战争环境,尤其在行军、打仗时困难重重,导致耽误战局。严分男行女行,把整个队伍纳入战斗化的军事编制,按性别、年龄、专长分工,可以调集一切力量为战争服务,使不利因素转化为积极因素。因此,在敌我斗争的激烈阶段,大敌当前,为了战胜凶恶的敌人,争取未来更加美满、更加幸福的团聚,他们是可以暂时服从革命所提出的要求,并愿意为将来的家室重聚,骨肉团圆进行坚决的斗争的……能够得到革命群众的拥护……是关系到农民军队能否保护人民,从而取得人民拥护的重大问题。洪秀全等严肃坚决,态度明朗,以天条、军纪约束将士,以三令五申地检查落实,十分必要和正确。这对太平军本身的纯洁,以及这支新兴农民军队在人民支持下生存发展,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太平天国战争全史》)。”


可惜的是,洪秀全早生百年,没能读到这段字字珠玑的文章,以至于动摇了革命信念,过早地废除了男女分营的伟大制度,让后来人扼腕而叹。摘编自《太平天国往事》


民间禁欲夫妻分居

太平天国史无前例的禁欲令,带给人们的煎熬是空前惨烈的。


从金田起义,到定都天京,抱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侥幸心理,本着“风流事里死,做鬼也风流”的豪迈气概,冒死铤而走险私下约会同居的夫妻,屡见不鲜,屡禁不止。


最早被记录在案,并被拿出来杀给“猴”看的“鸡”,是梁郭溱和韦大林这对激情鸳鸯。这两口子不知是感情太深,还是性欲太强,经常偷偷摸摸在一起约会,结果被人现场抓住,共赴黄泉路,做了鸳鸯鬼,成了杨秀清等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反面教材。


高层利用特权明目张胆大行色欲,基层就只好利用职务之便聊解饥渴。近水楼台先得月,方便下手的,当然是女馆的那些工作人员和国家公务员。


最早从事监守自盗这行勾当的,是一个叫做谢三的女馆工作人员,此人是参加金田起义的元老,因为“奸淫”女馆姊妹,被杀头。


面对杀头的危险,前赴后继者不乏其人。女馆工作领导人蒙得恩,一点也不客气,多次利用职务之便,潜入女馆,假借公务之名,偷偷干些私事儿。


得知蒙总管假公济私的生活作风问题之后,杨秀清很是为难。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出的两个类似的案子,已经让杨秀清很是恼火。


两个案子的主犯,来头都不小,一个是卢贤拔,一个是陈宗扬。


卢贤拔是拜上帝教中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熟读四书五经,入会以后一直在洪秀全身边担任专职秘书,从事文字处理工作。定都天京后,卢贤拔被杨秀清看中,调入东王府担任秘书(簿书),工作卖力,而且得力,很受东王赏识,先后被封为秋官又正丞相、镇国侯。


身为侯爵的卢贤拔,依然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地过夫妻生活。要想有特权享受这种特殊待遇,除非做到王爵,否则只能做做春梦聊以自慰。


没有夫妻生活经历的人,大概还体会不到这条规矩的厉害。可怜那些已尝个中滋味的夫妻,大概很难心平气和地忍受这种非人道的折磨。俗话说得好,眼不见,心不动。坏就坏在,卢贤拔的妻子,也是东王府的女干部(女官),卢贤拔看见自己的妻子整天在眼前晃悠,难免想入非非,久而久之,遐想联翩就升级为情不自禁。


有一天夜里,卢贤拔和妻子都在东王府值夜班,他们心想待着也是待着,值班值着值着就值到床上去了。


由于太平天国对男女同居,包括夫妻同居,一直采取严防死守政策,所以卢贤拔违背国策、私自秘密“奸淫”自己老婆的罪行,很快就被人发现。好事不出门,艳事传千里,这是国人的习惯。卢贤拔的桃色新闻很快就在天京城里散播开来,弄得家喻户晓,满城皆知。


政府高级官员带头坏了规矩,群众们怎么看,怎么想?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天父决定亲自出马,好好刹刹这股歪风邪气。


1854年3月2日深夜三更,天父不怕辛苦,专门下凡审讯此案。


审理疑难杂案是天父擅长的专业技能之一,自从周锡能被审得服服帖帖之后,天父就没有审不出的案子,再嘴硬的犯人,到了天父面前,只有崩溃招供的份。


为了吸取周锡能“抗拒从严”的教训,卢贤拔力争坦白从宽,天父才问了两句,他就老老实实把犯罪事实交代得清清楚楚。卢贤拔不但承认“奸淫”了自己的妻子,罪该万死,而且还交代了“奸淫”的次数。据卢贤拔交代,他奸淫妻子的次数,其实并不太多,到被抓住的这一天,也就三四次。


迫于压力,杨秀清对卢贤拔进行了严惩,革了他的侯爵,准其戴罪立功。他还算是给卢贤拔留了面子,没有让他们夫妻戴上枷锁游街示众。东王的处罚结果出来后,天京军民认为判得太轻,东王有徇私舞弊的嫌疑。因为按照太平天国的法律,除了几个王爷,其他人要是睡了自己的老婆,是要判死刑的。


赶巧的是,另一对因为“非法同居”被“双规”的夫妻,也在这一天被天父提审判决。这对没能控制住情绪,一不小心睡到一起的夫妻,妻子姓氏不详,丈夫名叫陈宗扬,是太平天国冬官又正丞相,比侯爵低一级,因为官职不是太高,加上与杨秀清的关系不是很密切,无法染指潜规则,结果两口子都被东王当成反面教材,判了死刑,斩首示众。


杨秀清之所以判得这么重,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两点也很重要。第一,陈宗扬的犯罪事实更为严重。陈宗扬“奸淫”自己妻子的次数,比卢贤拔要多上一两次。据他自己交代,前后一共有四五次之多。第二,陈宗扬不如卢贤拔交代得痛快,在“坦白从宽”这一点上,做得不如后者出色。陈宗扬在交代罪状的时候,磨磨蹭蹭,欲说还休,吞吞吐吐,很不老实,让天父觉得自己的威慑力受到怀疑,这让他觉得很是不爽。第三,陈宗扬的思想很不健康,犯罪动机很不单纯。他先是只承认自己“奸淫”妻子的犯罪事实,但是不承认自己有“奸淫”其他“姊妹”的犯罪念头。直到天父发怒,他才承认自己“果起此心,犹未成事”。也就是说,想法还是有的,只是没有得手而已,属于犯罪未遂。


天父对陈宗扬的判词是:“屡犯天条,已经获罪,又欲诱秽他人,罪无可赦。”在天父看来,陈宗扬既有“奸淫”自己女人的犯罪事实,又有“勾搭”别的女人的犯罪动机。这个家伙,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简直是罪加一等,自寻死路!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杨秀清斩一对,留一对,这个明显不公平的做法,搞得天京军民不平之声沸沸扬扬。东王杨秀清自知理亏,只好在计划外加演一出天父下凡剧,命令女官在自己的屁股上温柔地打了五十下,权当睡前按摩,表示自我批评,用以平息民愤。这件事情的反响是强烈的,不但天京城内闹得尽人皆知,就连城外的清军,都拿这事儿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


杨秀清接到蒙得恩的案子后,心里非常纳闷。今年真是祸不单行,怪事连连,咋又冒出个奸淫案?夫妻同居是王爷的特权,老百姓咋总对这事儿念念不忘呢?杨秀清刚刚打完自己的屁股,现在又冒出个蒙得恩,杀?还是留?这个事情还真不大好办。


蒙得恩监守自盗,乱了规矩,按律当斩;可蒙得恩又不能杀,他可是迎主之战的领队,洪教主的救命恩人,杀了他,怎么向教主交代?再说杨秀清也下不了这个手,蒙得恩也曾给他孝敬了不少好处。


每到几个王生日这天,蒙得恩都会让天京妇女居民委员会,联合选送一百多名美女,然后集中起来,他再从中亲自挑选出十五个最漂亮的绝色美女。这些美女,可是名副其实的美少女,年龄大多在十二岁到十五岁之间,都是百里挑一的眉清目秀之人,正是含苞待放的花样年华。


这些极品美少女,最后的归宿是被选送到天京四大王府,孝敬“四大天王”。分配的数量,是有等级的:洪秀全六个,杨秀清六个,韦昌辉两个,石达开一个。这个分配方案,杨秀清非常满意。


杨秀清分配到的美女,比洪秀全一个不少,这让杨秀清很是高兴,一来他有这个嗜好,二来又能体现了他享有与天王同等的特殊待遇。


蒙得恩当然知道东王的爱好,也知道东王的自大,他也明白杨秀清在公开场合对他的暗示:“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天是谁?天父。谁是天父?只有杨秀清知道。蒙得恩是个聪明人,他的政治“智慧”挽救了他的一条小命。


陈宗扬和卢贤拔虽说有的丢官,有的丢性命,好歹还能利用职务之便,满足一下夫妻团聚的念头。


下层的官兵们可就惨了,就算他们有这个胆,也没这个机会。因为女馆不让进,民女不让碰。怎么办?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办法总会有的,只要你肯动脑筋。女人不让碰,弄个男人总行吧?养男宠,做龙阳,这就是带兵打仗的那些头头脑脑们想出来的办法。


阉死男童难造太监


1851年3月23日,太平军在东乡举行了洪秀全正式登基仪式。但是之后的历史发展,证明这是一个短命的政权。除了别的因素而外,太平军的失败还在于自身的腐败。


太平军本身的问题,自己首先应该有不被打败的实力,同时要想取得胜利还要看敌人给不给你可乘的机会,“可胜在敌不可胜在己”,《孙子兵法》讲的门儿清着呢,这说明太平天国本身就有漏洞。举例来说,洪秀全后宫在册的有88个老婆。后宫没有什么呢?没有太监,你知道为什么没有吗?他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封了88个皇娘,他没太监?这不乱套了吗?他就是没有太监,为什么?他不是不想有,自然也需要有太监,但是他没那份技术,找来一堆小男孩,做手术不成功,几百个男童都被弄死了。他毕竟是土包子开花,不懂得太监手术这门技术。


太监手术是由清廷内务府专门处理这个事情的。那不是一般的,弄完之后还得插一个鹅毛管,那个时候没有现在的导尿管,还得分季节,夏天做手术感染,秋天上凉了以后才做,那是有一套的程序的,他不懂啊。他哪懂这个啊,土包子开花嘛,就知道有太监,不知道太监怎么来的,不知道太监怎么做手术,就知道太监把那玩意割掉就行了,他就学,东施效颦。


因为弄不成太监,这时女官就出来了。大老婆管小老婆就那样管着吧,这就是从那开始有一套太平天国自己的制度了。这先不说了啊,总之天国的失败有自身因素,以致后来“十年壮丽天王府,化做荒庄野鸽飞”。曾国荃打进来之后,把天王府一把火给烧了。天王府珍藏的珠宝是不是都被他抢了,他为了毁灭罪证把天王府都烧了?对此后世说法不一。


不管怎么样,真的假的先不说。后来的诗嘛,就是“十年壮丽天王府,化做荒庄野鸽飞”。成为一片废墟,到处是野鸽子了。这是当时的诗人写的,这不是后来人编的。这时的军队已经不能打仗了,为什么呢?农民起义啊,在一定条件下兴忽衰忽,都在一瞬间。他的衰落和他的兴起是同样的快,没办法,这是个怪圈。闯王李自成不也是吗?打下北京城建立大顺政权,最后也走人了。



广纳妻妾残暴成性


洪秀全自从道光二十三年(1843)创立拜上帝会起,就以“天下多男子,全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的平等思想作号召,广泛发动农村的贫困妇女参加,在广西桂平县鹏隘山区曾经涌现出以杨云娇为首的许多妇女积极参加。他还说过“杀一人如杀我父,淫一女如淫我妻”这样的话。在起义初期,太平军里有全由妇女单独组成的女军,和男军一起上前线奋勇作战。一直打到武汉,还是男女同职同官;攻克南京以后太平军东征,女军仍充前锋。女将苏三娘就曾经率领女军首先攀登占领镇江城。当时有人写诗咏赞苏三娘和她从广西带来的赤脚女兵的英姿:“绿旗黄袍女元戎,珠帽无龙结束工;八百女兵都赤脚,蛮衿扎裤走如风!”


可是在刚刚取得小小的胜利,洪秀全认为半壁江山到手,大局已定,就要关门当太平天子,要把同打江山的妇女转为供他淫乐了。


在攻克南京前十七天,洪秀全就在芜湖江面的“龙舟”上突然颁发一道严分男女界限的诏令:“女理内事,外事非宜所闻。还用四个“斩不赦”限制身边的妇女与外界联系。攻克南京以后,跟随天王的妇女都要用纱巾蒙面,一进入天王府,就被禁锢起来,与外界完全隔绝了。


洪秀全早就迷恋后妃成群的帝王宫廷生活。他创立拜上帝会的时候,自称在天上有一房“正月宫娘娘”,所以把他的妻子称为“又正月宫”;金田起义的时候,他已经有美妃十五人;一年后在广西永安围城战中,洪秀全就有了三十六个女人。打出广西以后,到了湖南道州,又接纳何贡生“进献”的美女四人;占领武昌以后,洪秀全一次选妃,就选了民间女子“有殊色者六十人”。


到了南京以后,洪秀全到底有多少个美女?太平天国失败以后,有一本书叫做《江南春梦笔记》的,说是王后娘娘下辖爱娘、嬉娘、妙女、姣女等十六个名位共二百零八人;二十四个王妃名下辖姹女、元女等七个名位共九百六十人,两者共计一千一百六十九人。以上都属嫔妃,都是要和洪秀全同床共枕的。天王府不设太监,所以另外还有许多服役的‘女官’。以二品掌率六十人各辖女司二十人计算,合计为一千二百人。各项人数加起来,总计有两千三百多名妇女在天王府陪侍洪秀全一个人。


关于洪秀全一共有多少个女人,恐怕是永远无法正确统计的。宏观地看,天王府中有两三千美女,却只有洪秀全一个男人,而这些美女都能够向“天王”提供性服务,这和古代君王后宫佳丽三千人”的提法近似,但终究不是每一个被幸”过的女人都有正式的名份。微观地看,“幼天王”洪天贵福1864年10月25日在江西石城荒山被俘,写了一份供词,开头是自我介绍:现年十六岁,老天王是我父亲,他有八十八个母后(此句有语病),在我九岁时就给了我四个妻子……”应该是比较可靠的说法。相比之下,连爱好声色犬马的咸丰都只有十八个妃嫔,比天王洪秀全少多了。


洪秀全从四十一岁进南京到五十二岁自尽,在全是美女的天王府中过了十一年,从未走出天京城门一步,既不指挥杀敌,也不过问朝政。那时候他正值壮年,体格健壮,但是十一年中仅仅颁发过二十五篇诏书,而且从咸丰四年到咸丰八年(185-1858)是空白,五年中竟然未发一诏!这几年他都干什么去了?一句话,尽和他的‘嫔妃娘娘’们饮酒赋诗作乐去了。


洪秀全没读多少书,所谓‘赋诗’,其实不过是些顺口溜的打油诗而已。从咸丰七年(1857)太平天国刊印颁行的‘官书’之一《天父诗》看,所收的五百首诗文,大都是记录洪秀全进入天京初期三年中的宫廷生活或者是写给后妃们看的宣讲男权夫权的。例如嫔妃、女官们早晨为天王“洗身穿袍梳理发,疏通扎好解主烦;主发尊严高正贵,永远威风坐江山!”然后向天王参拜:“朝朝穿袍钟锣响,响开钟锣尽朝阳,后殿此时齐呼拜,前殿门开来接光!”接着拉起金辇陪天王游御苑:“苑内游行真快活,百鸟作乐和车声。”还要给天王端茶捧痰盂:“捧茶不正难企高,拿涎不正难轻饶!从这些不通的诗中,就可以看到洪秀全的威严和荒淫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也可以看出他为什么一连考了四次,都没有考中秀才的原因。


到了南京的天王洪秀全,开始嫌那些从广西跟他来的老姊妹们粗鲁、肮脏了。听见有人高声说话,他就写诗斥责:“娇娥美女娇声贵,因何似狗吠城边?”看见有人不会刷牙、敷粉、洒香水,他就用刻薄话讽刺挖苦:“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面突乌骚身腥臭,嘴饿臭化烧硫磺!”


洪秀全毫不掩饰他喜新厌旧的情绪:“一眼看见心花开,大福娘娘天上来;一眼看见心火起,薄福娘娘该打死!”他为那些可怜的“薄福娘娘”们规定了几项杖责戒律:“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夫主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说话极大声六该打,有嘴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眼左望右望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


还有一项特别奇怪的规定:“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妇女们受到责罚,即使冤枉也不得辩解,只许认错领打,否则就会受到加倍的处罚:“打开知错是单重,打不知错是双重;单重打过罪消融,双重雪下罪难容!”什么叫‘雪下’?“雪下”是太平军“刀下”的代称。


据历史资料记载,至少有三个天王府的女人因为挨打的时候喊冤不认错而被杀。被杀的人当中,有一个人至死不认错,还顶撞了天王,最后居然受到五马分尸的酷刑。——单从这一点来看,就可见洪秀全这个人有多么残暴!


太平军进入南京城以后,最初奉东王杨秀清的严令,居民“愿随营者随营,不愿随营者各归民家”。后来北王韦昌辉代替生病的杨秀清主政,改为没收一切工商业及强迫男女分离集中住居的“百行条例”:男人入营当兵,妇女住女馆参加劳动。当时天京大兴土木,妇女们都要参加天王府的建造。天王府周围的高墙,二丈高四尺宽,墙头加砌碎瓷片,墙外令掳来的妇女挖濠沟挑土,有的参与造房屋。——单从这一点来看,就可见洪秀全这个人只知自己享乐,根本就不关心老百姓疾苦。


太平军从得民心占领南京,到失民心民众大批逃亡,前后不过几个月工夫。太平军进城前,南京原有八十万人,春季进城后仅九个月,到当年年底天朝顶天侯衙核查登记人口,就只剩下十五万人了。其中老弱男子四万人,妇女十一万人。洪秀全自称“小天堂”的天京,简直像人间地狱。


当时朝野上下反映最强烈、影响政局稳定最迫切的,就是妇女问题。洪秀全驱使成千上万妇女建房、挖濠、砌墙,风雨寒雪不停,时有打人杀人情事发生,引得民怨沸腾。当时天京城内,从侯以下所有军政官员到平民百姓,全部家人离散,分居在男营、女馆,一部分被选征到各王府,主要是到天王府服役,久久分离,又无期限,十分悲惨。


天京内讧以后,洪秀全依然在天王府中左拥右抱,生活更加糜烂。在咸丰十一年辛酉(1861)太平军进取苏浙的时候,洪秀全又从李秀成选送到天京的三千美女中挑出一百八十人收入天王府。就在这一年,还不到五十岁的天王洪秀全,终于颁发了最后一道“朕命幼主写诏书”的诏旨,把权力交给他那个年方十三岁、却已经学会荒淫的儿子,自己当起了太上皇来。


洪秀全在天王府美女群中过了十一年帝王生活,到了同治三年(1864年),他五十二岁,终于在曾国荃湘军的隆隆炮声和后宫粉黛的嗟怨声中,不得不丢下他那千百个美女娇娘,得病身亡。他死后四十八天,天京沦陷,天国灭亡,他的宝贝儿子也当了俘虏,后来被凌迟处死了。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风楚

太平天国运动中很多基本问题,今天的历史学家都不清不楚,天朝宫殿内的情况更是不甚了解,连一星半点的实物至今也没有保存下来。

而偏偏所谓洪秀全的所有打油诗一首不拉,后宫编制、日常起居,某些“历史学家”却如数家珍。怪哉、怪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