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1945年2月2日,党卫军第33"查里曼"武装掷弹兵师( 法兰西第一)在西普鲁士正式组成,它的前身是党卫军"查里曼"武装掷弹兵旅。事实上,党卫军"查里曼"武装掷弹兵旅成立之时,查里曼"武装掷弹兵师就开始组建了,它现在只是获得了正式的称号而已。1944年秋,维希政府,连同它著名的通敌组织的高层被东进的盟军赶到了第三帝国的边界上。在这个秋天,一大批形形色色的组织出现了,其中就包括了过渡性的党卫军"查里曼"武装掷弹兵旅,它后来成为党卫军第33师。在1944年的秋冬,那些新组建的组织的成员从来没有超过7500人。这一数字包括了前武装掷弹兵旅的1000人,前法国志愿军团的1200人,前法国民兵的2500人,前海军战斗群志愿者的1000人,上西里西亚”司机团(NSKK)的1000人和托特组织的2000人,总共是7340人。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1944年后期,这些混编的部队被送到法兰克福西北的Lager Wildflecken进行集中训练。在Wildflecken,志愿者们被进行挑选并被分配到他们各自的单位去。我们能够知道的是,第57武装掷弹兵团主要由前法国志愿军团的老兵组成,而第58武装掷弹兵团由前武装掷弹兵旅的志愿者组成。除此以外的前法国民兵和其他单位的人则被广泛地分配到各营和其他各种师属支援部队中去。1945年2月,训练被打断了,全师奔赴东线战场。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1945年2月25日,当乘列车开赴前线的党卫军第33"查里曼"武装掷弹兵师(配合维赛尔集团军群)在波美拉尼亚省海莫斯坦(Hammerstein)的一个铁路终端投入战斗时,苏联红军的装甲矛头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在该师最脆弱的时候将他们击得粉碎。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在随后的溃退中,被从翼侧包围的法国士兵分散了并又重新组成了3个流动的战斗群,他们的遭遇也是各各不同。其中一个群,在库肯堡(Krukenberg)将军的指挥下,向北撤到了波罗地海沿岸,在那里他们被撤退到丹麦并遣送回梅克伦堡的诺伊施特累利次(Neustrelitz)进行休整。另一个战斗群由布沃将军指挥,被俄国人的冬季进攻狂潮席卷而去,将军本人和他手下军官的命运至今还没有得到官方的确认。第三个群几乎在下车的那个铁路终端就伤亡过半,向西拼命向德军防线靠近, 1945年3月初,德军最终还是接到了他们被歼灭的报告。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在卡宾(Carpin),梅克伦堡丛林环抱的要塞,一度拥有约7500人的实力强劲的“查里曼”师,现在只剩下了1100名幸存者,他们被集中起来进行了休整和重组。

1945年4月初,师监察官SS旅队长库肯堡博士询问他了的法国掷弹兵,他们刚从震惊中解脱出来,并普遍对他们自己效忠誓言感到幻灭和绝望。近三分之一的人想要退出。剩下不到700名的志愿者还愿意继续服役。当时,党卫军指挥总局(SS-FHA)2司发布了一道命令,详细规定了剩余的法国小队的重组方式。重组命令显示,被缩减的支援单位将被重新组建;分别有一个通信排,一个工兵排,一个支援和机械排;剩余的战斗部队的规模为:一个三营制步兵团,被称为SS"查里曼"武装掷弹兵团,它拥有2个1945制营(编号为57和58)和一个重武器支援营,重武器支援营将由一个反坦克连,一个坦克歼击车连和一个轻型高炮连组成,装备齐全。400人不愿再作为战斗人员服役,他们被组成一个建筑营,被雇佣来修建防御工事。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1945年4月23日夜间到次日,部队接到从柏林的帝国总理府发来的急电:“命令党卫军第33"查里曼"武装掷弹兵师利用一切交通工具立即开赴柏林投入战斗!阿道夫•希特勒。”SS旅队长库肯堡迅速地组织了一个突击营(Sturmbataillon),由已经作好战斗准备的第57武装掷弹兵团的部分人马和第58武装掷弹兵团的6营(党卫队三级小队长侯思丹Rostaing的营加上师属的战争学校(Kampfschule),由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韦比Weber率领。)


这些部队乘坐2辆轻型卡车和9辆重型卡车(Lkw)向柏林进发。但是因为沿路遇到的困难,有两辆卡车连同车上的乘员没能到达目的地,剩下的大约300到330名军官,军士和士兵正好在苏联红军合围的前一小时在瑙恩(Nauen)到达了帝国首都的西北郊。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他们来到了夏洛滕堡(Charlottenburg)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在那里他们进行了重新编组并补充了一些被空军遗弃的储备物资。库肯堡则继续前往帝国总理府接受进一步的指令。随后,部队重组为一个精简了的司令部,由党卫队一级突击中队长亨利•约瑟夫•菲内(Henri Joseph Fenet)负责,下辖4个步枪营,每营有60到70人,还有一级突击大队长韦比(Weber)的战争学校的老兵。此时,全军向东移动,穿过城市到达新克尔恩区(Neukölln),该区正处于苏军的持续炮轰之下。在那里,菲内和他的手下在战术上隶属于党卫军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的残部,该部刚由旅队长库肯堡接管。


他们刚刚到达就投入了战斗。在党卫军503装甲营(隶属于赫尔曼•冯•萨尔扎Hermann von Salza的党卫军第11装甲团)的突击炮和虎II型坦克的支援下, "查里曼"师在哈森海德(Hasenheide)和坦培霍夫机场(Tempelhof airfield)(C分防区)进行了短暂的浴血反击; 随后,他们后撤过兰德威尔(Landwehr)运河,一边战斗一边穿过十字山区(Kreuzberg)来到了城市的中心。这里是市中心的地铁站,距离希特勒在帝国总理府地下避弹室的元首司令部只有咫尺之遥,在一辆被毁的有轨电车上,旅队长库肯堡借着微弱的烛光,为党卫军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建立了最后的指挥所。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德国军队中最能打的部队——法国自愿兵(武装党卫军第33查理曼武装掷弹兵师)



尽管这些法国人的悲惨命运早已经被注定,然而他们在被破坏的大街的残垣断壁间击毁苏联人坦克的技术据说到达了无可匹敌的境界,在莱比锡大街(Leipzigerstrasse)沿线,围绕着帝国航空部(Luftfahrtsministerium)内外,直到波茨坦广场,后卫战斗一直持续到魏德林(Weidling)将军在1945年5月2日宣布全面投降之时。据传闻,那时大约有30名从战斗中幸存的法国士兵被送到了苏联红军在波茨坦车站的战俘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