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真快,《我的团长我的团》播出都有三年了。可惜的是,这三年来还未见有一部国产的战争题材电视剧,艺术水准超过它,可以说连能够相媲美的都没有,战争剧如果有些进步,也只体现在拍摄的技术上。

如果偶尔看上一眼,里边浓妆艳抹的女主角、高大俊朗的男主角故作的那份好整以暇、从容不迫,都总让我觉得如果我多看几眼,腔子里的几公升血根本就不够我吐的,这是在描写我们用巨大牺牲赢得胜利的抗战吗?更像是在借用抗战历史这个背景,编造或金庸、或琼瑶式的愚乐故事。故事中的人物打扮的漂漂亮亮,没心没肺的继续演绎着比白开水还没味道的狗血老套的“打鬼子”的故事,如果是金庸式武侠风的,男主角铁定开挂,谈笑间鬼子的士兵、战车、飞机大炮全都灰飞烟灭;如果是琼瑶式感情路线的,帅气的男主角注定要在二三个,发型从来不乱、花容整洁的女主角中间兜兜转转、缠绵悱恻。

文艺本来是应该多样的,我也能容忍有个把愚乐片,乃至烂片存在,但每部都是这类货色,出一部好片比世界和平还难,这也太离谱了。是我说的夸张吗?提几部最近上映比较有名的抗战题材战争片:《新亮剑》,基本就是低幼的范本,导演大概是奔着毁了《亮剑》这个经典形象去的;《川军团血战到底》,看到初上战场的男主角,区区中尉军衔毙了友军团长,单枪匹马、飞檐走壁、夜袭敌营取了二鬼子少佐首级,我就已经石化了;《雪狼谷》,这剧应该是战争片版的《笑傲江湖》,男主角就是那个狂放不羁的令狐冲。

不知道为什么国产的战争剧那么不尊重军事常识和生活常识,甚至还以违反常识为酷,让武侠风格基本渗透进每一部战争剧中,还非常恶劣的在子弹面前搞不平等,却不知道擒贼先擒王是每一个普通人都知道的常识。如果战场上,一个长官走在队伍之前而队伍中埋伏,这家伙生还的几率应该低过买彩票中五百万吧,《三国演义》中庞统骑刘备白马在落凤坡中伏被乱箭射死,证明了明朝的古人都知道这个常识,就我们的导演不知道这个常识。国产战争剧中那种身边人纷纷中弹,就走在前边的男主角安然无恙的剧情简直比比皆是,全然不顾现实中“子弹面前,人人平等”的常识,越是长相伟光正、高大全的主儿,战场上越应该最先翘辫子。像是其它人能快过子弹,炮弹爆炸不过就是点响个麻雷子、手枪也能“千里之外”催魂索命……简直就是反常识到了弱智的地步。但是国人骨子里就认为英雄就是能人所不能,正常人、常识中做不到的,英雄通通都能做得到。多年前陈佩斯、朱时茂有个小品《主角与配角》,朱时茂枪还没掏出来,陈佩斯已经倒地,“这不显得您枪法准嘛!”这些国产战争剧导演,都这思路!

一部好的战争剧应该注重常识,最起码不应该违背基本常识,英雄不只是无所不能的超人,普通人也可以有英雄之举,而现实中也不存在那种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无所不能的英雄,普通人爆发他生命的能量迈出超越自己的一步也同样是英雄。《我的团长我的团》讲的应该就是这么一群人,一群百战百败的“兵渣子”,再加上一群没怎么上过战场胸怀豪情的“精锐”,最后被一个叫龙文章的“人渣”点燃他们心中的热血、唤醒他们沉睡的魂灵,在怒江西岸,日军阵地中的树堡坚守38天,同仇敌忾、不离不弃的挥洒尽他们对这个国家每一分的忠诚——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青山处处埋忠骨,缅北的机场、丛林,南天门上,最后的怒江西岸,不论他是众人眼中的“人渣”,还是“精锐”。他们就是普通人,亦是英雄,他们用自己生命完成了对这个国家的责任。

龙文章是横空出世的,本来兵渣子们的团长是虞啸卿,这位爷征兵时慷慨激昂的曾说:“我要我的袍泽弟兄们提到虞啸卿三个字,想到的就是我的团长!我,提到我的袍泽弟兄们,想到的就是我的团。”可带着兵渣子们努力“挣扎出人形”,最后不辱使命,在树堡坚守38天的是龙文章。《团剧》两位团长,一先一后,先前的闻鸡起舞、壮怀激烈,自比岳飞;后来的弯门盗洞、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人渣一枚。可结局岳飞出卖了袍泽弟兄,二三百人准备多日的敢死队当成了强火力侦察,人渣还是贱兮兮,却仍旧兢兢业业的做事,有必死之心,做逆天之争。《团剧》结尾,又播放了一遍虞啸卿的话,紧扣开篇溃兵收容站内征兵时的话,同样的话,对比两位团长所为,让人唏嘘。《我的团长我的团》在众多战争剧中,鲜有的把视点对准了人性,描写了人性的复杂、人世的无常,并对英雄必定正面做了颠覆。

《团剧》初入视野的是一群兵渣子,一群转战南北、见证了大半个中国都丢了,变得麻木漠然,犹如行尸走肉的“人渣”们:脾气暴躁、人见人怕的东北佬迷龙;优柔寡断、纸上谈兵、只能喊几句口号的上海林译;书香门第、看破世事怨天尤人的北平孟烦了;一对粗鄙、狡猾的把兄弟,湖南兵不辣、四川兵要麻;脚气也能治到截肢的兽医郝西川;广东兵蛇屁股;河北兵豆饼;山西兵康丫……

人活着要有希望,要有心气,百战百败是个人也得颓废,出征缅甸被征兵让要麻、不辣、林译又一次壮怀激烈,让脾气暴躁的东北佬变成了食草动物——温顺了。而遇到龙文章,一场“异国山魈”的战斗,让大多数人都又有了心气,再跟着龙文章出击教训了几次赢的的溃不成军的日军之后,连孟烦了这样的心如死灰、老气横秋的主儿也开始渴望胜利了。龙文章成了兵渣子们的团长,重要的是他成了他们的主心骨,重获胜利的希望。

这个一身妖气,总说“我只想做事”,领着大家出奇制胜,天上掉下来的便宜团长身世诡异,人也像个谜。公堂审讯龙文章那场戏,似乎解开了这个谜题,这厮或许就是个神棍,而大段台词极大的剖解了龙文章的内心。他遍数了祖国大好河山,各地名小吃,然后说:“没了,都没了……我没涵养。没涵养,不用亲眼看到半个中国都没了,才开始心痛和发急;没涵养,不用等到中国人都死光了才开始发急心痛。”……“不拉屎会憋死我们,不吃饭活七八天,不喝水活五六天,不睡觉活四五天,琐事养我们也要我们的命,家国沦丧,我们到已经活了六七年……我想让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

这个道理或许很简单,国破家亡、生灵涂炭,只要还有点心的人,自然不会无动于衷,龙文章是个聪明人,总要从目睹的这一切中有所感悟,认识了干戈、看惯了溃败,总能从这近乎陈珂绝症,周而复始的溃败中学出几分乖。偏就是我们现在的多数导演没心没肺,把抗战剧拍成我们自己都觉得恶心的愚乐剧,内中却没有一丝一毫如《团剧》、如编剧兰晓龙这样的思考:

“安逸,就要安逸;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中国鬼说他们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 决定结局的不是勇气和逻辑,而且怯懦、茫然和犹豫不决”……这些不能不说道出了我们国民的劣根性、民族的痼疾,当时中国就是在绝大多数人的浑浑噩噩之中,一步步沦丧。

生逢乱世,人命不及草芥;国难当头,军人再无无辜之人。死并不是最可怕的,苟且的活着并不见得比死舒服。兵渣子们或许畏死,那只是畏惧跟劈柴一样填进去,却连火星都没激起半分的死法,他们想死的有些许价值,有些许尊严,如果能用死换来胜利,赢回这个积弱国家的尊严,兵渣子们是不畏惧死亡的。尽管这只是他们的希望,一种让自己“死的好点”的希望,但南天门一千座坟,滇西、缅北十多万座坟,八年抗战几百万座坟,无论怎样他们还是为这个国难之时倾尽了所能。英雄原本就不是伟光正、光大全般的“纯净水”,他们应该本就是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也会浑浑噩噩,也有七情六欲,亦并不十分的勇敢,只是在责任与尊严的面前,让他们做出了超越自我、超越常人的选择,乃至搭上生命。英雄不止限于“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既倒”的牛人,对于我们来讲,这些勇赴国难的普通泥腿子、下里巴人都是英雄,非要让英雄高大的只能仰视,纯属意识宣传部门的造神坐下的病,抗战老兵们拿生命去践行的忠诚能不算英雄吗?

《团剧》中还浓墨重彩的渲染了一下,兵渣子们共同炖的一锅猪肉白菜炖粉条,这锅猪肉炖粉条,像极了乱世中这帮丘八的兄弟情义。不论你是猪肉还是白菜或是粉条,愿意不愿意,你注定因机缘而汇聚进了这一锅,在战火硝烟里共同度过、见证彼此最为宝贵的年华,共历生死。如果有幸成为这一锅之中的幸存者的话,会惊异的发现,你好多的生死兄弟,根本就是你原本讨厌的人。可这有什么关系呢,当你最为激扬的岁月无可奈何的和这帮家伙捆绑在一起,共同的记忆注定成了最值得拥有的追忆,过去的嬉笑怒骂、恩恩怨怨全部都是同样的宝贵。

就如同,晚年的孟烦了走在大街上,映入眼中的都是自己热血激荡的岁月中熟悉的脸,那份荣耀与自豪,是因为他们共同把自己的最美好的岁月乃至生命,都和这个国家曾经谱写在了一起,其中有我,有我的团长,还有我们的团。


本文内容于 2012/3/20 13:30:04 被长车踏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