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女生遇袭受伤 警察与民政当作女尸二次丢弃(图)

mbl54888 收藏 1 700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460/14602546.jpg[/img] 小黎第一次被丢弃的沟渠,位于高公镇和前李村之间。 [img]http://img0.itiexue.net/1460/14602548.jpg[/img] 小黎第二次被丢弃的沟渠,位于太和县二郎乡境内。 从亳州市涡阳县城到高公镇前李村一共30多公里,这30多公里的回家路,18岁的小黎(化名)至今还没有走完。3月11日下午她踏上回家路,遭遇歹徒、被殴打遗弃。当地警方发现后,将


18岁女生遇袭受伤 警察与民政当作女尸二次丢弃(图)

小黎第一次被丢弃的沟渠,位于高公镇和前李村之间。

18岁女生遇袭受伤 警察与民政当作女尸二次丢弃(图)

小黎第二次被丢弃的沟渠,位于太和县二郎乡境内。


从亳州市涡阳县城到高公镇前李村一共30多公里,这30多公里的回家路,18岁的小黎(化名)至今还没有走完。3月11日下午她踏上回家路,遭遇歹徒、被殴打遗弃。当地警方发现后,将她当成流浪女送走,地方民政部门的司机再度将她遗弃。直到太和警方发现她,她才得到抢救。然而两个昼夜的折磨,让她至今处于生死边缘。


女孩放学一夜未归


高三结束了两天的高考模拟考试,学校决定次日放假一天。女生小黎决定回家,她家在30多公里外的涡阳县高公镇。她的家人没想到,孩子的噩梦就此开始。


“11日下午5时左右,高三模拟考试最后一门外语考完之后,小黎和几个同路学生一起回家的。”小黎的班主任曹老师告诉记者,小黎平时住校,放假的时候回家。


小黎家住在离涡阳县城30多公里的高公镇前李村。和小黎一起乘坐“涡阳—高公”中巴车的同学介绍,他们到高公镇后下了车,小黎和同学分手,向自家方向走去。从小黎下车的地方到前李村大概有三四公里,步行需要30分钟。昨天早上,记者来到高公镇。通往前李村的这段路上,两边尽是树木,行人很少。


“她平时都是步行回家,有时候天太黑了,就让她姑姑来接一下她。”小黎的父母都在上海打工,父亲武剑告诉记者,平时是奶奶带着小黎和她弟弟,住在附近的姑姑常去接小黎。


但是,11日晚上,奶奶和姑姑没有等到小黎回家。“开始家人以为她到同学家去玩了,但谁知直到第二天早上,她仍然没有回家。”


8条无字短信暗示危险


第二天早上,依然没有小黎的消息。


“如果我们不在外面打工,也不会让她丢了一天也没人发现……”小黎的父母告诉记者,他们在上海收废品,女儿小黎成绩很不错,所以考上省重点涡阳四中。


小黎一位要好的同学告诉记者,3月11日晚上6时30分许,她给小黎发了一条短信,问她:“你可到家?”小黎给她的回复是:“我已到家,正在吃饭!”小黎的家人说:“现在我们都不能确定,这条短信是不是她发的,因为当时她并没有回家。会不会是手机已经在别人手中,别人发的。”


而更让这名同学奇怪的是,3月11日晚上8时前后,小黎的手机连续给她发了8条没有字的短信。“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就给她打电话,但始终没人接。”


“估计是我姐姐在遭遇歹徒时紧急救助的,但是时间太仓促了,她没办法写信息。”小黎的表妹小萍和小黎从小玩到大,她这样猜测表姐的遭遇。小黎的舅舅猜测:“也有可能是已经遭到了不测,她无法说话,思维不大清楚了,只能不断按手机求救。”


沟中女子奄奄一息


在小黎失踪的这段时间,高公镇发生了另一件引人注意的事。一个衣不蔽体的女子被发现在路边干涸的沟渠边,奄奄一息。


3月12日下午5时许,小黎失踪一天后,高公镇一张姓村民在路边盖房时发现,不远处一个干涸的沟渠里,隐约有个人躺在里面。他走近一看,一个女子躺在沟里,上身穿着棉袄,下面没有衣服。他立即拨打了110报警。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个沟渠虽然在路边,但因为有个坡,从路边经过,不一定能看到下面有人。附近许多村民知道后来到附近,一位好心的村民还从附近窑厂拿了一块盖砖的草皮子,将女子身体遮住。“有胆子大一点的上去看了看,说还有气。也有人说应该没有气了,好像已经死了。”当时在场的一位杨姓村民告诉记者。


不少和小黎一个村子的人也来到现场,但是没有人认出这个女子就是小黎。


“当时她满脸是血、衣不遮体的,我们怎么也想不到她是小黎呀!”前李村的村民告诉记者。附近村民也说:“她整个脸都是浮肿的,头发上都是灰尘、树叶,当时天也蒙蒙黑了,我们也没有注意到她是谁。”


“她可能是3月11日放学回家途中遭遇歹徒的。对方遭到了她的反抗,就将她打晕了。”小黎的舅舅杨德文把他的推测告诉记者,他说,歹徒可能以为小黎死了,就将她扔到这个沟里。


警方和民政将她送走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被人发现并报警后,小黎的噩梦非但没有就此结束,还变得更加凄惨。


3月12日下午5时许,村民报警之后,高公镇派出所民警派出一名警察和一名协警赶到了现场。据附近群众介绍,警察在现场拍了照片,但没有拨打120。


“当时可能看到女孩蓬头垢面的,民警就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草率地认为这是一具流浪女尸,不是刑事案件。”据涡阳县公安局政工科邓姓负责人介绍,处警的姜姓警察和王姓协警没有按照程序处警,也没有拨打120,而是向派出所值班的张所长电话说明了现场情况,并想当然认为这是个冻死的流浪女。


据了解,随后民警联系了高公镇民政办,要求他们将女孩拉走。“民警如果按照程序处理,也不至于出现这样大的错误呀!”邓姓负责人说道。


昨天,涡阳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高公镇民政办负责人周某赶到了现场,没有做任何检查处理,就联系了一名司机,让司机用民政办的灵车将女孩拉走,“当时是说要拉到火葬场,认为这个人已经死了。”


现场的群众向记者回忆:“当时有不少人说,好像没有死,还有气,但是民警和民政的人也不听,就将她拉上了车子运走了。”

她被扔到另一个沟里


“这个司机将女孩拉出了涡阳县,将她拉到了离出发地点不到10公里的阜阳市太和县二郎乡境内,然后竟将她扔在了田里。”据涡阳县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处警民警和民政办的工作人员认为是流浪女尸,所以就让司机将其拉走。“有说是拉到火葬场,也有人说是给了司机300元,让他拉出涡阳界就行。对于现场的具体情况,我们检察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据目前涡阳县检察机关了解到的情况,3月12日晚上7时左右,女孩被拉上了车,司机直接将她拉到不远处的二郎乡境内,将她丢在了离一处涵洞不远的沟里。


昨天早上,记者在知情者的带领下来到了阜阳市太和县二郎乡境内,在一块小麦地的边上找到了这个现场。这又是一个干涸的沟渠,是小黎第二次落难的地方。“你看这里还有小黎用脚踢土的痕迹,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当时会以为她死了。”在现场,小黎的舅舅说道。


“真要是拉到火葬场还有的救呀,因为火葬场都是要验尸的,一检查就会知道她还活着呢。”小黎的母亲杨丽伤心地说。


当天晚上,昏迷的小黎衣不蔽体地在沟里过了一夜。“晚上气温都低到近0℃,孩子怎么受得了呀。司机怎么这么没良心呢!”小黎的父亲武剑说。


她再度被警方发现


3月13日早上10时许,阜阳市太和县二郎乡境内,过路群众发现一名衣不蔽体的女子躺在田边的沟里,就拨打了120并报了警。


太和县该辖区警方和120人员立即赶到现场。警方检查发现,这名女子后脑被人用钝器击伤,部分脑骨碎裂。警方立即将其定性为刑事案件。120人员将女子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太和县公安局也展开了调查。


也就在当天,涡阳四中的高三学生已经开始上课。学校发现小黎没有来上学,就和家长取得联系。小黎的一名男同学得知小黎失踪后,找到了小黎家所在的高公派出所报案。但直到此时,高公派出所仍然没有意识到,之前送走的“流浪女”就是小黎。


“太不作为了,直到太和县公安找到高公派出所,并将案情通报到涡阳县公安局,派出所才知道铸成大错。”涡阳县公安局民警这样介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