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轻的日子里

紫月亮床垫 收藏 3 8
导读:迎春花漫山遍野,绿绿的小草如棉柔的地毯错洒了整个大地,在松柏布满的山野上,一个瘦瘦的女人站在母亲的坟墓旁,墨镜把她那看似平静却夹杂许多伤感的脸庞掩饰了许多,女人左边站着她自己两岁的女儿,右边挽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的腿不太麻溜了,因为已经六十一岁了。他的腿脚不便是由于年轻时骑摩托车上班时被冷风吹坏了。他当初怎么也料想不到会有现在的后果----腿在五十七岁那年的一个冬天的清晨,突然疼痛的站不起来了,从此,他再也去不了学校,登上他打算终年为伴的三尺讲台了。这种难过夹杂着老伴的突然离去,他更加

迎春花漫山遍野,绿绿的小草如棉柔的地毯错洒了整个大地,在松柏布满的山野上,一个瘦瘦的女人站在母亲的坟墓旁,墨镜把她那看似平静却夹杂许多伤感的脸庞掩饰了许多,女人左边站着她自己两岁的女儿,右边挽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的腿不太麻溜了,因为已经六十一岁了。他的腿脚不便是由于年轻时骑摩托车上班时被冷风吹坏了。他当初怎么也料想不到会有现在的后果----腿在五十七岁那年的一个冬天的清晨,突然疼痛的站不起来了,从此,他再也去不了学校,登上他打算终年为伴的三尺讲台了。这种难过夹杂着老伴的突然离去,他更加痛苦,更加孤独。老伴是在他休假的第二年高血压发作猝死的。女儿却在太原安了家,他自己一个人,天天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忙碌着吃喝,几年内也都习惯了。


而今天,是老去世三周年的日子,女儿回来了,看看老两口。


三天后,女儿和外孙女回了太原。


他一个人突然觉得空空的。晚风习习,有些许燥热。他拉灭了电灯,钻进被窝,好长时间都是这样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开始放起他那张几乎花的看不清楚的光盘来。那是他的年轻时代的美好回忆。其实有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真的遗忘掉了。那样清晰的镜头是无论如何也很难抹去回忆。但他---韦志辉却又偏偏奔向了那个年轻的美好时代……


他想起了存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若干个女人,那个米湘,那个“老魔头”,那个妻子董妮,还有那个孤独的乡村女教师......在这些女人中,志辉都能说出她们的好来,也能说出她们的缺陷。他时常想:要是把你们这堆女人结合起来,才是我要寻找的女人啊!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着这样的女人,但苦苦追寻苦苦等待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他在年轻时一直坚信:这个喜欢他的他也喜欢她的女人一定在不远处等候。她那匀称的线条、高挑的身材、楚楚动人的走姿,以及那张范冰冰式的脸蛋足以让他怜爱。他还希望她有一个身居高官的爸爸,让他一步青云、飞黄腾达!他这些年没有找到,他苦恼的要命,他觉查不到幸福是什么,他老是念叨着这句话:幸福是什么?难道幸福是生生不息,却难以触及的远吗?


其实,他的幸福是无法得到的。因为那是梦想中的爱情,一个男人竟那样幼稚的寻找着自己的这种幻境?他能幸福吗?


最早把他带进爱情的是十八岁那年的初夏,他和同班的米湘突然相爱了。爱情在他成熟男孩的体内久久的压抑着,没想到就在突然的那一瞬间竟然淋漓尽致的释放出来了!他们一起手挽手,伴着柔和的灯光,漫游在雷河边上。他就在垂柳边亲吻了这位年轻的姑娘,此时此刻,他就认定了他的未来的妻子就是她了!他们骑车相拥,来往穿梭在整个城市,在每个夜晚伴着喧闹的车流人流在无人的角落抚摸和亲吻,在一个小店里共进晚餐......


他扑哧笑出声音来,在这个黑夜,他瞪着双眼,回忆着另外的女人。


米湘没有成为他的妻子,真正成为他妻子的是一个瘦小的女孩董妮。她身材很好,人也有气质,那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女人,她是一名纺织厂的工人。他突然想起了那个烤鸭店的女老板,大他八岁,非缠着他做地下情人,他从那里也得到多5500元的酬劳,那是他屈辱的经历,他后来糟了一顿女老板的毒打,故事才宣告终结。


三十四岁那年,他记得很清楚。他的女同学离婚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脑海。她在电话中如泣如诉,嚎啕大哭。她敞开心扉说她打小时就喜欢着他,今天依旧是喜欢没有改变。殊不知,还有这样的一个可怜的女人在远方默默地等着他,爱着他。一次,她打电话给志辉,说家里的电脑坏了,他前去修理。就在那一瞬间,他们偷尝了禁果。他觉得自己已经老去,没有男人的力量,包括和她****的全过程,他没有享受到一点快意!他上网聊天,每天都在期待着一个小鱼儿,他有成功过,他也有失落过。


他不断回忆着,渐渐地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