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会议本月7日一致通过的决定确认,总统选举成立并有效,普京为俄罗斯新当选总统,俄新总统宣誓就任仪式计划于5月7日举行。

现年60岁的普京2000年首次当选总统,2004年成功连任,2008年任统一俄罗斯党主席,同年5月8日出任政府总理至今。

俄罗斯宪法规定,每届总统最多连任一次。2008年,俄国家杜马通过宪法修正案,将总统任期由原来的4年延长至6年,从2012年新当选总统开始适用。俄罗斯总统选举虽然没有任何悬念,但仍然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世人所关注的是普京的最终得票数以及俄罗斯下任政府的国家战略的走向!

普京当选俄罗斯新一届总统之后,中国国家主席胡jin涛立即向其发表贺电,而中国国内的一些专家和学者,甚至广大网友纷纷呼吁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应建立同盟,共同应对西方国家的军事威胁和战略遏制,而不能让中国独自承受西方国家的打压,此前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戴旭上校曾写过一篇题为《中俄应构建欧亚大联盟》的评论文章,内容建议中俄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美国和北约,但却遭到俄罗斯的冷谈回应,俄媒公开称中俄联盟的建议缺乏深思熟虑,没有考虑到一些现实情况,坦率来讲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谁都没有把对方真正看在眼里,谁都是看着第三方也就是美国,中国对美国的兴趣,坦率来讲远远超过对俄罗斯的兴趣,而俄罗斯同样也是如此。

虽然中俄两国当前的处境非常相似,都面临来自西方国家的打压和围堵,但两国的国家战略又有质的区别,俄罗斯应对西方的战略是以被动变主动,也就是以强硬的姿态对抗西方的进攻,但其又不会与西方国家彻底决裂,而是采取积极的手段利用中国突破西方国家的枷锁,以便重新获得欧洲的认可,不愿继续充当西方的“弃儿”。

而中国采取的应对措施却是消极的“韬光养晦”,而不是“有所作为”,甚至一再地向俄罗斯抛出橄榄枝,企图把自己与俄罗斯绑在一起,给自己印上一个联俄抗美的标签,但事实上俄罗斯并不愿意与中国的走的太近,更不会与中国建立同盟,所谓的中俄结盟只是中国的一厢情愿罢了,很多中国人都愿意榜上俄罗斯这个“大款”,但事实上俄罗斯根本看不上中国这个“情妇”!

俄罗斯的国家战略不会因为某个人当选总统而发生任何改变,更何况普京从2000年到今天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俄罗斯的权力中心,虽然他从2008年到现在是俄罗斯联邦政府的总理,但事实上他依然掌握俄罗斯的国家大权,此次当选只是把其从幕后推向前台,其就任总统之后俄罗斯的国家战略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可能会在某些问题上出现调整,虽然在一些国际问题上,中俄两国保持高度的一致,但这只是两国利益一致的情况之下被迫做出的选择,而在大多数情况之下,中俄在一些重大问题上还是存在严重的分歧,甚至是不可调和。

如在北极问题上,俄罗斯一直公开反对中国的介入,而中国在俄罗斯传统势力范围内的活动日益频繁,也令俄罗斯耿耿于怀。中国甚至对俄罗斯来说,比美国在一些问题上更具挑衅性。

而在俄罗斯远东能源问题上,俄罗斯在价格上一直频频变卦,甚至单方面停止两国的合同,与日韩签署能源协议,使北京深感不满。

而在南海问题上,俄罗斯一直也扮演者幕后角色,不仅大量卖给越南先进武器,还帮助其训练和武装军队,大大提升了越南的军事实力,从而为其在南海挑衅中国埋下了种子,更为日后中国收复南海而付出更大的代价,为此北京对俄罗斯的这一做法尤为愤怒,既然已经选择充当俄罗斯的“情妇”(虽然俄罗斯不承认),北京也只能对此事一忍再忍!

虽然2001年中俄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及缔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是两国的关系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在中国虽然有很多人希望中俄能够结盟,共同抗衡美国,但仍有一部分人对俄罗斯保持怀疑和警惕。

而随着中国的逐渐强大,俄罗斯国内也对中国的强大感到担忧,害怕中国的强大会威胁到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在去年的时候有一家俄罗斯电视台对国内民众进行抽样调查,结果高达69%的俄罗斯民众认为中国是俄罗斯的最大威胁,而认为美国是俄罗斯敌人的要远远低于中国,这也验证了在俄罗斯国内绝大多数民众认可“中国威胁论”,这一结果说明了什么,恐怕不用我过多的解释。

而中国也曾多次向俄罗斯抛出结盟的橄榄枝,但却接连遭到俄罗斯的冷谈回应,这足以证明所谓中俄结盟仅是中国的一厢情愿。

此前俄罗斯政治和军事分析研究所副所长亚历山大-赫拉姆奇辛就曾撰文指出,有关美俄重返冷战的话题纯属无稽之谈,他说当前面临重大战略选择的俄罗斯或者可以和美国结盟,共同遏制日益强大的中国,而美国非常希望俄罗斯能够成为自己的新伙伴,因为美国已经意识到亚洲正在成为新的世界中心,而美国已经开始衰落,因此必须拉拢新的盟国,以遏制中国的崛起,而在俄罗斯倡导联美抗华的呼声绝不低于在中国联俄抗美的声音。

随着美国“重返亚洲”的国家战略的实施,美国从欧洲和伊拉克大量锐减军事力量,以在亚太采取积极的进攻战略,对中国实施步步紧逼,面对美国在亚太地区针对中国的系列行动,国内呼吁中俄结盟对抗美国的浪潮再次彼此起伏。

目前,中俄均不具备单一对抗美国的实力,事实上中国只能联合俄罗斯对抗美国,而俄罗斯绝不是中国可靠的盟友,更何况俄罗斯也不会真心诚意与中国结盟,因为莫斯科不会坐视中国的强大,更不会被北京利用其崛起之路扫清障碍的棋子,但俄罗斯也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美国把中国肢解,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中俄美大三角关系之间的平衡,当前美国仍为世界第一强国,俄罗斯正在加速复兴,中国也迅速崛起,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俄罗斯可能会在某些方面与中国联合抵制美国的进攻,但随着中国政治和军事实力的快速发展,俄罗斯的对华政策正在发生变化,在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的未来数年之内,俄罗斯的国家战略将更倾向于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在维护俄罗斯整体利益的前提之下,与西方国家达成某些妥协,以便联合出手应对中国在北极、中亚以及中东地区的扩张,未来俄罗斯将在日俄领土争端、美俄欧洲反导问题以及北约东扩问题上达成妥协,以利用美国以及日本的力量遏制中国的快速发展对俄罗斯造成的威胁。

既然俄罗斯已经明确透露出不愿与中国结盟,我们就没有必要拿着热脸去贴俄罗斯的冷屁股,三角形的稳定性就决定了中俄美之间不会出现结盟,只会出现某个支点过渡强大之时,另外两个支点可能会联手抵制,但仅仅是各怀鬼胎的联手而非结盟,更何况俄罗斯的最终目的意在为其“重返西方”所制造时势,而其也不愿意与欧美彻底决裂。

所以说不管谁执掌俄罗斯大权,莫斯科回归西方的总体战略不会改变,而中俄关系也不会像一些人所期待的那样,所以说国人必须要面对现实,不要一厢情愿地过渡吹捧中俄关系,也不要对普京抱有太大的希望,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更何况俄罗斯根本就没有把中国当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