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为何东北易帜接受蒋介石领导 ?

鬼子六 收藏 14 2881
导读:奉军败退关外,张作霖被小鬼子炸死,张学良有惊无险地接管了奉天军政大权。国仇家恨,内外交困,可说是危机四伏,此时最大的危机是屯兵关外的百万国民军。奉军退回关外的军队虽有近四十万,但人心浮动,军心涣散,关外的国民军若分路杀出关来,新丧主帅的奉军不依靠日本人的帮助,绝对难以相抗。   刚被日本人干掉老爹的张学良,厚颜求日本人相助,张学良做不到。他与张作相等人反复商议,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东北易帜,名义上接受南京政府的领导,实行“分治合作”。   六月下旬张学良派邢士廉、王树翰和徐祖诒为代表来到

奉军败退关外,张作霖小鬼子炸死,张学良有惊无险地接管了奉天军政大权。国仇家恨,内外交困,可说是危机四伏,此时最大的危机是屯兵关外的百万国民军。奉军退回关外的军队虽有近四十万,但人心浮动,军心涣散,关外的国民军若分路杀出关来,新丧主帅的奉军不依靠日本人的帮助,绝对难以相抗。


刚被日本人干掉老爹的张学良,厚颜求日本人相助,张学良做不到。他与张作相等人反复商议,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东北易帜,名义上接受南京政府的领导,实行“分治合作”。


六月下旬张学良派邢士廉、王树翰和徐祖诒为代表来到北平,找蒋介石接洽,相谈归顺中央,东北易帜的事。


国民军内部这时有两种意见:冯玉祥阎锡山从自身利益出发,力主乘胜出击,一举铲除奉张政权,以绝后患;蒋介石和李宗仁却认为这时张学良不会与日本人合作,没有能力与国民军对抗,归顺中央是他们的唯一出路。蒋介石还担心出兵东北,日本必然出兵阻拦,会引起与日本人的冲突,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张学良的代表在北平住了七八天,连蒋介石的影子也看不到,认为求和无望,徐祖诒已打道回奉。七月三日,蒋介石说服了冯阎两人,才接见了邢士廉和王树翰,定下了东北易帜的大略。


东北易帜象一声惊雷,触动了各派人物的神经,他们从各自利益出发,纷纷出手。


最先出手的是日本人。日本奉天领事林久治郎在六月二十五日至七月十九日三次携日本首相田中的训令,警告张学良不能与国民政府合作,不然日本政府不会坐视不理。


八月四日,中国通林权助以日本特使的身份,借吊唁张作霖之名,与林久治郎会晤张学良。在会客室里,以张作霖老朋友自居的林权助软硬兼施,逼张学良放弃东北易帜,林权助说:“东三省与国民政府妥协,日本在东北的权益将受到极大损害,如果东北当局蔑视日本的警告,而率行易帜,则日本将采取自由行动,这一点日本政府是有决心的。”张学良打起太极,也表达了自己的心愿:“我是中国人,所以我的想法当然是以中国人为本位。我必须以东三省人民的意志为依归,我不能违背三省民心而作为。”


日本人文攻不果,就来武迫,八月十日,数千名全副武装的日军分乘百多辆汽车,在奉天火车站示威,以武力相威胁。张学良无奈,被迫宣告易帜延迟三个月。


奉系内部也是暗流汹涌。以杨宇霆为首的士官派亲日人士,极力反对东北易帜。张作霖能独占东北,得力于三人:理财高手,曾任奉天省长的王永江;统筹全局,有“小诸葛”之称杨宇霆;练兵和军队改革的郭松龄。这所谓东北三杰中,王永江已辞官,郭松龄已死亡,硕果仅存就剩下杨宇霆。


杨宇霆是东北人,少聪颖,据说过目不忘,满清时曾中秀才。后东渡日本,在日本帝国士官学校毕业,回国后历任排长、连长、参谋长,张作霖死前任第四军军长,大帅府总参议。他是张作霖身边的红人,张作霖对他言听计从,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张学良都忌惮他三分。以他的眼光和智慧,应能知道采取东北易帜,“分治合作”是眼前最佳选择,它不但保存了奉军实力,还实际控制着东三省。但他却伙同常荫槐在大小会上坚决反对,理由是刺激日本人,东三省将永无宁日,其心颇测。


美国人这时也来凑热闹。东三省物产丰富,沃野千里,美国对华政策是利益均沾,早有进军东北的企图。七月二十五日,美国与南京政府签订了关税条约,第一个承认了南京政府。八月三十日,美国驻华公使马泰瑞访问东北,在与杨宇霆的会晤中明确指出,东北易帜是中国的内政,支持中国统一。美英的支持对日本形成了很大的压力,日本赤裸裸武力威胁被迫收敛,东北易帜曙光初现。


为了进一步控制军队,提高东北军的战斗力,张学良在张作相的支持下决心整顿军队。把纪律坏战斗力差的部队裁撤,东北军由近四十万缩编为三十万。在张作相的带头下,军队的老人纷纷交出兵权,转任文职,奉军的兵权完全掌握在张学良及其亲信手里。


杨宇霆任奉天兵工厂督办,常荫槐任黑龙江省长。没了兵权就没有兴风作浪的本钱,杨常两人对张学良更加不满,从而心生怨恨,一个反对东北易帜,推翻张学良的同盟悄悄成立。杨宇霆在八月和十月两次去滦州与白崇禧合谋,利用桂系的支持,密谋取张学良而代之。


杨宇霆不愧是“小诸葛”他的目光盯向了张学良的二夫人谷瑞玉,一个新的阴谋在酝酿之中。


谷瑞玉是一个受过西方教育,有独立个性和人格的女子。她追求张学良是少女崇拜英雄、寻找自己心中白马王子的浪漫情结。在婚后日子里,尤其在二七年以后,张学良的英雄形像在她心中不断地打折扣,她看到了张学良的另一面,他抽鸦片,打吗啡针,情妇一个接一个,还紧跟张作霖参加军阀混战。二七年春以后又迷上了赵四小姐,她能看到张学良的时候越来越少,她觉得他越来越陌生了。


一九二七年六月,谷瑞玉不能再忍受奉天的寂寞、苦闷,一个人搬到天津去住。为了打发寂寞无聊的时光,她学会了跳舞、听戏、打麻将。去北平听梅兰芳的戏,还以张学良的名义请梅兰芳到她朋友家唱堂会,令张学良非常不满。


皇姑屯事件后,谷瑞玉没通知张学良就回到奉天,日本有份报纸凭此推测张作霖已死,也使张学良很不高兴。俩人之间虽有隔阂,但他们是患难夫妻,经过战火的考验,这些事情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感情。张大帅死后,谷瑞玉要求搬进大帅府,由于于凤至不松口,张学良不能强来,谷瑞玉就一直住在经三路。谷瑞玉的心里渐渐对张学良产生了怨怼,这些都逃不出杨宇霆的眼睛,他就乘隙而入。


杨宇霆的三姨太是谷瑞玉小学同学,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重逢,惊喜交集。在杨宇霆的授意下,三姨太着意讨好谷瑞玉,一同去逛街看戏,打麻将跳舞,俩人就像亲姐妹一样,最后还换贴成了结拜姐妹。


十二月七日是杨宇霆父亲的60岁生日,杨宇霆大肆庆祝。十天前在府中就扎了彩棚,请了戏班演戏。东三省军政界及知名人士络绎不绝地去祝寿,日本人和白崇禧也送来了贺礼。


通过谷瑞玉,张学良也收到了杨宇霆的请柬,请张学良合府赴宴。在东北易帜上张学良与杨宇霆虽然闹得很僵,这是政见不同,张学良也没有太在意。但杨宇霆**跋扈,处处以父执自居,时时对他指手划脚,极不尊重,令张学极不愉快,就想不去。他对于凤至说:“大姐,杨宇霆父亲生日,送来请贴,我不想去,你去吧。”于凤至想了想说:“汉卿,你还是去吧。大帅生前杨宇霆出了不少力,他父亲生日你都不去,别人会说我们薄情。我不去了,你和瑞玉去吧,多带些人去,以防万一。”


张学良觉得于凤至说得有道理,就说:“也好,我和瑞玉去。”他打电话告诉了谷瑞玉,说好5时30分到经三路接她一起去赴宴。


6时许,张学良和谷瑞玉来到杨府,杨宇霆和三姨太在大门迎接。他们把张学良夫妇迎进大厅,在一侧的沙发坐下,伺应生送上了酒水,杨宇霆笑着说:“家父寿辰,总司令大驾光临,蓬荜生辉。汉卿,请随意。”张学良说:“杨督办忙,你请便。”


“报告!”杨宇霆的一个卫士向他报告:“日本领事到。”杨宇霆对张学良说:“你不要管他,我把他带进会客室。”说罢出门迎接。三姨太向张学良嫣然一笑,娇滴滴地说:“总司令,我把我姐拉去说密话,行吗?”张学良笑了笑说:“有什么不行,去吧!”


张学良拿起酒杯,轻轻地喝了一口。他随意扫视着乱哄哄的大厅,一簇簇的人群在闲谈在喝酒,目光到处,两群像日本浪人模样的人正在一边大口大口地喝酒,心中疑问顿起:“为什么有这么多日本浪人?”这时这两群日本浪人已慢慢地向他们移来,张学良把手按在枪上,站在他身后的高纪毅和副官长谭海也发觉有异,两人已打开了机头,紧紧地盯着这群日本浪人。


“总司令”大帅府卫队长刘多荃和佟铁凡领着一群士兵,匆匆走进大厅,向张学良报告:“三公子得了急病,夫人请总司令回去。”“什么急病?”“我也不知道,夫人急的团团转。总司令快回去吧!”


张学良担心爱儿的病,而且他原来就不想凑这热闹,就对副官长谭海说:“你去告诉二夫人和杨督办,我先走了。”


站在一旁的日本浪人,呆呆地看着张学良在众卫兵的簇拥离开,跃跃欲试,终不敢出手。


在会客室里,杨宇霆和林久治郎谈得正欢。杨宇霆的副官走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杨宇霆便对林久治郎说:“对不起,家父有点不适,我去一下。”“没关系,杨督办请!”


两人走到门外,杨宇霆问:“张汉卿为何跑了?”“刘多荃来告诉他,他三儿得了急病,于凤至要他回去。”“哪有这么巧?难道真是天不灭曹?”杨宇霆脸色铁青:“躲过初一,我不信你张汉卿能躲过十五,我叫你怎样死也不知道!”


今天杨宇霆是准备再来一次“皇姑屯事件”,目标是张学良。


张学良已经把军权抓在手,东北若易帜,他在东北的地位就牢不可破,时间对杨宇霆越来越不利。杨宇霆在张作霖时就以丞相自居,被誉为“小诸葛”、东北第一人。张作霖东北的江山,他出力最多功劳最大,现在却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大烟鬼骑在自己头上,心中怨愤实在难平。


张作相支持张学良,杨宇霆明来争不过,要翻盘只好出阴招了。他绞尽脑汁,最后通过常荫槐找到奉天日本黑龙会首领,双方一拍即合,精心设计了一个刺杀张学良的方案。杨宇霆以为父亲祝寿为名,借谷瑞玉之力把张学良引来赴宴。在大厅休息时,让一群日本浪人诈喝醉酒与张学良发生冲突,伺机把张学良干掉。这方法若不行,就在张学良送谷瑞玉回家的必经之路埋伏,先造成车祸,再把张学良刺杀。这计划丝丝入扣天衣无缝,自信张学良绝难侥幸。


也是张学良命不该绝。于凤至送张学良赴宴后,心中忐忑不安,她喝了杯茶,尽力驱除心中的忧虑,但不安不但不能驱逐,而且还感到心惊肉跳。她想起了皇姑屯的爆炸,从张作霖想到了张学良,蓦然发现了不安的理由,她叫人把刘多荃和佟铁凡找来对他们说:“你们带一些人去杨府对总司令说,三儿得了急病,一定要他立即赶回来。”就这样张学良逃过一劫。


张学良回大帅府,越想越觉得那群日本浪人来得古怪,杨府哪来这么多日本浪人?他们想干什么?心中警惕,连忙打电话告诉谷瑞玉,叫她不要再与杨家交往,谷瑞玉心中虽不以为然,见张学良一再坚持,只好答应。


过了几天,杨宇霆的三姨太见不到谷瑞玉,就带了些水果糖果来探望她,两人开开心心地闲聊了一上午,临走前三姨太指着包装精巧的糖果对谷瑞玉说:“这些糖果是一个美国朋友送的,很好吃,汉卿来时请他尝尝。”她知道谷瑞玉从来不吃糖果,就特意嘱咐。


谷瑞玉有两名伺女,大的十七岁,叫蓉儿,少的只有十三四岁,叫小雁。第二天早上8时,还不见到小雁来伺候,谷瑞玉对蓉儿说:“去把这懒虫叫来!”蓉儿走进小雁的房间,见她还躺在床上,走近一看,看到小雁七孔流出黑血,禁不住惊叫起来,谷瑞玉赶过来一看,小雁已经死了。


谷瑞玉吓得双腿发软,蓉儿把她扶出房间,她连忙拿起电话,拨通了大帅府找到了张学良:“汉卿,你、你....。.快过来,小雁死了!”“你别慌,慢慢说,怎样死的?”“不知道,嘴眼都流出黑血,你快过来吧!”


“我现在就过来,你别怕。”张学良带上医官和高纪毅飞快地赶到谷瑞玉的家里。医官一看就知道是中毒,在地上发现两张糖果纸,拣起来闻了闻对张学良说:“吃了带巨毒的糖果,毒死的。”张学良问:“瑞玉,这糖果从哪里买来的?”谷瑞玉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说:“是素雅(杨宇霆的三姨太叫素雅)送来的。”


张学良一切都明白了,这是一次针对他的谋杀,若不是小女孩贪吃,躺在这里的可能就是他了。怒火在他的心中燃烧,脸变成铁青,手不由自主地伸到枪上。高纪毅连忙说:“总司令,要从长计议,先处理了眼前的事再说。”张学良拉长了脸,恨恨地对谷瑞玉说:“叫你不要和他们来往,你又不听,这下三滥的招都出了,他们啥事不敢做!”他接着对高纪毅说:“你留下把她悄悄地处理了,一定不要让人知道。”


张学良狠狠地瞪了谷瑞玉一眼,拂袖而去。“汉卿”谷瑞玉又怕又后悔,哭叫着追了几步,张学良头也不回走了。当天下午,谷瑞玉匆匆收拾了行装,与蓉儿离开了奉天,回到天津。


这件谋杀悄悄地发生,悄悄地掩埋,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其实杨宇霆已经为自己埋下了致命的种子,时候一到,这种子就会结出恶果。


东北一天没有易帜,较量的各方就不会住手。蒋介石派方本仁、何千里坐镇奉天,一方面替张学良出谋献策,一方面督促他加紧易帜的准备。日本政府为拉拢张学良,阻止东北易帜,提出借6000千万日元,帮助张学良整理奉票,恢复经济。张学良已看穿了日本人的险恶用心,也不甘心当儿皇帝,断然拒绝,他已铁了心易帜,只在等待适当的时机。


十一月三日,张学良派莫德惠去东京参加日皇加冕典礼,日本首相田中在英美等国的逼迫下只好对莫德惠说“东北易帜是中国的内政”,日本人不会以东北易帜为借口兴风作浪,易帜最大的障碍消除。十月二十八日,张学良在大帅府召开会议,决定易帜,二十九日张学良行举行易帜典礼,正式宣布易帜。


北洋政府的五色旗在东三省徐徐降落,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升了起来,中国名义上实现了统一。对于东三省来说,易帜只不过是换了一面旗帜。南京政府不能调动张学良的一兵一卒,财政及人事任免权全由张学良说了算,奉系首领仍然是东三省的真正统治者,东北仍然是一个独立王国。


东北易帜顺应了历史潮流,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虽然没有实质内容,张学良还算为国家和民族做了半件好事。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