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结束马家军,胡宗南西北40年统治

2野劲旅 收藏 2 6520
导读: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长达40余年的统治。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兰州战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   一   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

兰州战役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长达40余年的统治。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兰州战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



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有多年修筑的永备工事,通向城内的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构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


对于兰州战役,中央军委与毛泽东从全国与西北战局出发,首先制订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方针。随着战局的推进,而后又制订了兰州战役的“分割二马”和“钳胡打马”的战略战役方针。


为了解决兰州战役兵力不足的问题,毛泽东特意安排彭德怀接替病中的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要他熟悉准备调往西北的华北野战军和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


4月28日,即太原解放后的第四天,毛泽东把彭德怀从太原前线召至北平,专门研究了解决西北问题和解放兰州的方针。他指示彭德怀一方面争取用北平和平方式解决西北和兰州问题,一方面强调必须有在军事上实行战略决战消灭胡、马主力的充分准备。


华北野战军部队入陕后,敌我兵力悬殊的状况彻底改变。我军在西北的兵力由5个军猛增到13个军。彭德怀巧妙运筹,指挥这些部队,成功地在陕西宝鸡地区进行了扶眉战役,歼灭了装备精良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胡宗南的4个军共3.3万余人。毛泽东致电嘉勉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天热,乘胜举行打马战役是很好的。”


7月19日,彭德怀在陕西宝鸡县虢镇文广村召开第一野战军军以上干部扶眉战役总结大会上,发出向甘肃、向兰州进军的命令。为此,彭德怀重新调整了兰州战役作战部署:十八兵团六十二军和第一兵团第七军在西安、天水一线钳制胡宗南残部,并准备追歼南逃之敌。十九兵团(缺六十四军)为右路,由西兰公路直驱兰州;第二兵团为中路,经陇县、通渭西进,与十九兵团合歼兰州守敌;一军、二军攻占天水后,迅速抢渡洮河、黄河直捣青海。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为左路,取道陇西、临洮、临夏,向马步芳老巢西宁进攻,切断兰州守敌退路;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海原、固原地区钳制宁夏马鸿逵匪军。


这时,毛泽东来电告诫彭德怀:“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要准备付出较大的代价,千万不可麻痹大意。”


彭德怀分析战局后认为,此时如果先解决宁夏马鸿逵集团,会造成我军进军作战的严重困难,先消灭青海马步芳集团主力则是解决西北国民党军、解放大西北的关键,所以必须着手实施兰州战役计划。野战军千里追击,边战边进,直指兰州。


我军西进途中,十九兵团于8月1日在固原任山河歼灭宁夏马鸿逵部5000余人,并留下该兵团的第六十四军在这一带担任兰州战役时的牵制、拦截“宁马”援兰敌军任务。


此时,尽管国民党与马步芳感到解放军已经构成对他们生死存亡的巨大威胁,但仍然抱有最后的幻想。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电召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到广州,举行了所谓的“西北联防会议”,商量决战兰州之策。随后,马步芳又到台湾受到蒋介石的接见。8月19日,马步芳飞回兰州,提出“拼命保命,确保西北,破产保产,挽救危机”的“三保”方针。马步芳认为:“保住西北大局唯在于同共军决战一场,而兰州有南山屏障,黄河天险,是决战的好地方。”并大言不惭地说:“我不仅要保住兰州,而且要直下西安。”他多次发誓:“中央把西北交给了我,我要负责到底。我要亲自督师南山,抬棺而战。”


彭德怀在分析了马步芳的狂妄意图后坚定地说:“这个马步芳真是夜郎自大,他想在兰州消灭我们,好吧,咱们走着瞧,看谁把谁消灭在兰州!”


早在7月9日,毛泽东就电告彭德怀,对青海、宁夏“二马”,应区别对待,首先打击马步芳。“青马”在政治上占统治地位,在军事上也比“宁马”强大,歼灭了“青马”,即可基本解决西北问题。彭德怀根据这一指示精神,确定兰州战役的作战方针是:力争同马步芳决战于兰州,严防逃回青海,以免为今后作战带来困难,延缓西北解放。


8月4日,彭德怀下达了以歼灭“青马”为主要目标的进军兰州的作战命令:王震一兵团附十八兵团之六十二军共3个军经陇西、临洮、临夏,直捣马步芳老巢西宁;周士第十八兵团(缺六十二军)附一兵团之第七军共3个军陈兵西安、宝鸡、天水一线,遏制与进击胡宗南部,执行“钳胡”任务;十九兵团之六十四军置守固原,进占永靖,控制黄河两岸,严防马鸿逵驰援;其余部队全部用于兰州战场决战。


到8月20日止,第一野战军部队全部到达指定位置。第二兵团、十九兵团共5个军千里追击也抵达兰州城郊,很快形成了对兰州守敌东、南、西三面的扇形包围的态势。


20日下午,彭德怀带领部分指挥员到二兵团六军军部驻地九条路口的郜家泉看望指战员。军长罗元发简单汇报情况后,引彭德怀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五十团。一到五十团,彭德怀就钻进战士临时搭建的草棚,用手摸摸铺草,向战士亲切地问寒问暖。在七连,他向围过来的战士们问:“对打下兰州,你们有信心没有?”指导员曹德荣坚决地回答:“我们一定能够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彭德怀又问:“为什么?”战士们纷纷回答:有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指导,有彭总的直接指挥,有人民群众的支援,有友邻部队的密切配合,我们信心百倍!彭德怀笑了笑说:“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大力支援,其次是你们的英勇善战。”彭德怀最后明确指示:“同志们要知道,这次蒋介石的胃口可大呢,他不但妄图歼灭我一野于兰州城外,而且还要活捉我彭德怀呢!”他笑了一下,又严肃地说:“这次战役打的结果怎么样,就看你们大家了。若你们首先攻占此山,这就好比一把钢刀插入敌人的心脏一样。营盘岭工事坚固,守敌又是马军主力,敌人反动、残忍、顽固,所以,千万不能轻敌,要像打日本鬼子那样对待马军。”分别的时候,彭德怀握着罗元发的手说:“你们要注意不可轻敌急躁。还有两天时间,抓紧准备。”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长达40余年的统治。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兰州战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




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有多年修筑的永备工事,通向城内的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构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


对于兰州战役,中央军委与毛泽东从全国与西北战局出发,首先制订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方针。随着战局的推进,而后又制订了兰州战役的“分割二马”和“钳胡打马”的战略战役方针。


为了解决兰州战役兵力不足的问题,毛泽东特意安排彭德怀接替病中的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要他熟悉准备调往西北的华北野战军和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


4月28日,即太原解放后的第四天,毛泽东把彭德怀从太原前线召至北平,专门研究了解决西北问题和解放兰州的方针。他指示彭德怀一方面争取用北平和平方式解决西北和兰州问题,一方面强调必须有在军事上实行战略决战消灭胡、马主力的充分准备。


华北野战军部队入陕后,敌我兵力悬殊的状况彻底改变。我军在西北的兵力由5个军猛增到13个军。彭德怀巧妙运筹,指挥这些部队,成功地在陕西宝鸡地区进行了扶眉战役,歼灭了装备精良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胡宗南的4个军共3.3万余人。毛泽东致电嘉勉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天热,乘胜举行打马战役是很好的。”


7月19日,彭德怀在陕西宝鸡县虢镇文广村召开第一野战军军以上干部扶眉战役总结大会上,发出向甘肃、向兰州进军的命令。为此,彭德怀重新调整了兰州战役作战部署:十八兵团六十二军和第一兵团第七军在西安、天水一线钳制胡宗南残部,并准备追歼南逃之敌。十九兵团(缺六十四军)为右路,由西兰公路直驱兰州;第二兵团为中路,经陇县、通渭西进,与十九兵团合歼兰州守敌;一军、二军攻占天水后,迅速抢渡洮河、黄河直捣青海。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为左路,取道陇西、临洮、临夏,向马步芳老巢西宁进攻,切断兰州守敌退路;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海原、固原地区钳制宁夏马鸿逵匪军。


这时,毛泽东来电告诫彭德怀:“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要准备付出较大的代价,千万不可麻痹大意。”


彭德怀分析战局后认为,此时如果先解决宁夏马鸿逵集团,会造成我军进军作战的严重困难,先消灭青海马步芳集团主力则是解决西北国民党军、解放大西北的关键,所以必须着手实施兰州战役计划。野战军千里追击,边战边进,直指兰州。


我军西进途中,十九兵团于8月1日在固原任山河歼灭宁夏马鸿逵部5000余人,并留下该兵团的第六十四军在这一带担任兰州战役时的牵制、拦截“宁马”援兰敌军任务。


此时,尽管国民党与马步芳感到解放军已经构成对他们生死存亡的巨大威胁,但仍然抱有最后的幻想。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电召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到广州,举行了所谓的“西北联防会议”,商量决战兰州之策。随后,马步芳又到台湾受到蒋介石的接见。8月19日,马步芳飞回兰州,提出“拼命保命,确保西北,破产保产,挽救危机”的“三保”方针。马步芳认为:“保住西北大局唯在于同共军决战一场,而兰州有南山屏障,黄河天险,是决战的好地方。”并大言不惭地说:“我不仅要保住兰州,而且要直下西安。”他多次发誓:“中央把西北交给了我,我要负责到底。我要亲自督师南山,抬棺而战。”


彭德怀在分析了马步芳的狂妄意图后坚定地说:“这个马步芳真是夜郎自大,他想在兰州消灭我们,好吧,咱们走着瞧,看谁把谁消灭在兰州!”


早在7月9日,毛泽东就电告彭德怀,对青海、宁夏“二马”,应区别对待,首先打击马步芳。“青马”在政治上占统治地位,在军事上也比“宁马”强大,歼灭了“青马”,即可基本解决西北问题。彭德怀根据这一指示精神,确定兰州战役的作战方针是:力争同马步芳决战于兰州,严防逃回青海,以免为今后作战带来困难,延缓西北解放。


8月4日,彭德怀下达了以歼灭“青马”为主要目标的进军兰州的作战命令:王震一兵团附十八兵团之六十二军共3个军经陇西、临洮、临夏,直捣马步芳老巢西宁;周士第十八兵团(缺六十二军)附一兵团之第七军共3个军陈兵西安、宝鸡、天水一线,遏制与进击胡宗南部,执行“钳胡”任务;十九兵团之六十四军置守固原,进占永靖,控制黄河两岸,严防马鸿逵驰援;其余部队全部用于兰州战场决战。


到8月20日止,第一野战军部队全部到达指定位置。第二兵团、十九兵团共5个军千里追击也抵达兰州城郊,很快形成了对兰州守敌东、南、西三面的扇形包围的态势。


20日下午,彭德怀带领部分指挥员到二兵团六军军部驻地九条路口的郜家泉看望指战员。军长罗元发简单汇报情况后,引彭德怀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五十团。一到五十团,彭德怀就钻进战士临时搭建的草棚,用手摸摸铺草,向战士亲切地问寒问暖。在七连,他向围过来的战士们问:“对打下兰州,你们有信心没有?”指导员曹德荣坚决地回答:“我们一定能够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彭德怀又问:“为什么?”战士们纷纷回答:有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指导,有彭总的直接指挥,有人民群众的支援,有友邻部队的密切配合,我们信心百倍!彭德怀笑了笑说:“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大力支援,其次是你们的英勇善战。”彭德怀最后明确指示:“同志们要知道,这次蒋介石的胃口可大呢,他不但妄图歼灭我一野于兰州城外,而且还要活捉我彭德怀呢!”他笑了一下,又严肃地说:“这次战役打的结果怎么样,就看你们大家了。若你们首先攻占此山,这就好比一把钢刀插入敌人的心脏一样。营盘岭工事坚固,守敌又是马军主力,敌人反动、残忍、顽固,所以,千万不能轻敌,要像打日本鬼子那样对待马军。”分别的时候,彭德怀握着罗元发的手说:“你们要注意不可轻敌急躁。还有两天时间,抓紧准备。”


毛泽东收到电报后,皱起了眉头。他对周恩来和朱德等人说:“彭德怀是不是过于急切,过于自信呢?投入的兵力也不足,25日就发起总攻,时间上是不是也仓促了些?”周恩来说:“是有这个问题。兰州现有守军5个军,而我军共有5个军去打,兵力太接近嘛!”


毛泽东又点上一支烟,猛吸几口:“我看可以给彭德怀同志发个电,指出这一点,有必要将王震兵团投入兰州方向的作战。”


朱德却一直未表态,憨厚、诚实的他许久才说:“彭德怀同志我们还是了解的,他既然下了决心,说明他有这个把握,没把握的仗,他不会去打,应该相信他!”


周恩来犹豫一阵,开口道:“朱老总同意彭德怀同志的意见,我看既然有七八成把握,25日总攻未尝不可。”


轮到毛泽东表态了,他踱了一会儿步,扔掉烟头,郑重地说:“好,既然你们都同意,我也赞成,就按彭德怀同志的意见办!”经过一番讨论,彭德怀的方案就这么通过了。


经过两天的充分准备,彭德怀按照预定方案发起兰州战役的总攻。8月25日凌晨6时30分,几百门大炮齐鸣,震天动地。各兵团部队在自己预定的战场发起对守敌的攻击。彭德怀站在战斗前沿指挥,战斗异常惨烈。


25日,六十三军一八九师血战窦家山,11时零5分尖刀连第五六六团第三连猛打猛冲,接连攻下3个碉堡,打开了部队进攻的突破口,该团第一营随即突入敌人阵地,将红旗插上窦家山。这一战斗过程被在前沿指挥作战的彭德怀用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他立即在电话中鼓励说:“你们打得很好,步炮协同好。”


沈家岭是敌人防守兰州的三大阵地之一,被称为“兰州锁钥”。担任攻击沈家岭的四军在刚到任的军长张达志的指挥下,打得非常顽强惨烈。担任主攻任务的十一师三十一团在反复打退敌人反扑中,全团只剩下100多人。张达志沉着指挥,适时调动其他部队增援,经过13个小时的激战,将马步芳守军一九○师及其援军9000多人击溃,共毙伤3800多人,终于将这个“锁钥”砸开,奠定了兰州战役彻底胜利的基础。事后,彭德怀在接见张达志时,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一来四军就打胜仗,好啊!我彭德怀向你祝贺!”


第二兵团第三军第七师攻下七里河后,沿黄河南岸东进准备夺取黄河铁桥,从26日凌晨1时开始,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战消灭了守桥敌人,阻止了城中溃撤逃跑的残兵败将,为战役的胜利起了关键的作用。


同日24时,彭德怀在向毛泽东发电称:“本月25日恶战一天,四、六两军夺敌两个阵地,俘敌百余,毙伤敌近3000人;六十五军、六十三军,夺敌一个阵地,俘敌1000人,毙伤敌约6000人,我伤亡相等,敌人很顽强。”


毛泽东电复彭德怀:六十二军暂留临夏,必要时亦宜令其移兰州参战。务请注意筹足至少一个月的粮食、弹药,并提醒彭德怀做持久作战的准备。


毛泽东的电报发出时ԌEԌ߬结束。此役(不含外围)共歼灭马步芳精锐的八十二军3个师大部和一二九军2个师各一部以及3个保安团共计2.7万余人,其中毙伤1.27万人,俘虏1.44万人,另外敌人泅渡黄河淹死2000余人。第一野战军浴血奋战,共伤亡8700人。


彭德怀在打完兰州后说:打兰州,有的团1500余人,战斗结束时只剩下几百人。这些英雄们为人民的事业,粉身碎骨,光荣献身,为万世师表,永远值得纪念和学习。


当晚,彭德怀与副司令员张宗逊等进驻兰州。18时,彭德怀就解放兰州后的行动指示各兵团:本野战军全体指战员英勇作战,顺利解放了兰州,应不给击败之敌以任何喘息机会,继续追击,全部干净歼灭之。


8月30日,解放军隆重举行部队入城仪式。这天,10多万市民拥上街头,载歌载舞欢迎自己的队伍。彭德怀同第一野战军其他首长以及邀请来的各界代表、各民众团体代表检阅了游行队伍。入城仪式后,彭德怀破例举办了一次大会餐。他高兴地对大家说:“兰州战役是一场恶战,从战略上看,这可能是西北最后一战了。”接着,他召开军队干部会议,总结战役经验,部署进军河西、ԌEԌߌ动;同兰州的各族各界人士座谈,商议甘肃的建设事宜。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