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遭派出所传唤后死亡 亲属维权13年未果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25 3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3年前的一个深夜,云南昭通市鲁甸县龙泉中学的学生张朝平被叫出了出租屋,来人是龙头山派出所所长罗天美等人,因为张朝平涉嫌参与偷盗。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在这次传唤过程中张朝平竟然死亡。多年来,死者亲属一直强烈质疑张朝平的死因,不停地在各级部门间奔波。近日,死者家属接到鲁甸县公安局副局长的电话:“只要停止上访,可以为你们争取10万元以内的补助。”




弟弟我亲眼看见我哥被打死


“我哥被打死的时候刚满19岁,当时的情形实在是太可怕了!”提及张朝平的死,虽然时隔多年,但如今已长大成人的弟弟张朝林心头仍然笼罩着巨大的阴影。他说,事情发生在1999年1月31日凌晨,当时,哥哥已经从龙泉中学初三毕业,因中考中差1.5分而落榜,随后又回到该校补习班复习。而张朝林当时正在该校上初一,因此,两兄弟和其他同学在外租了一间住房攻读学业,张家兄弟为上下床。


张朝林说,事发前一天,两兄弟经过了一天紧张的学习后觉得很累,早早就躺下熟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已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凶巴巴的喊话声吵醒,他正欲起身开门时,张朝平已快一步将门打开,只见门外冲进两名警察,其中一人就是龙头山派出所所长罗天美。“一见我哥,罗天美当即呵斥‘你就是张朝平吗?’不等我哥回答,罗天美又大骂一声‘就是这个小XX!’”张朝林称。


当时的场景让张朝林一时没回过神来,他回忆,哥哥曾苦苦央求罗天美:“罗叔叔,有什么事好好说嘛!”可罗天美和另一名警察根本不由分说,“把我哥抓出门外一顿拳打脚踢,我急忙跟出门去问出了什么事,那名站在门外的警察猛然抓住我的手腕,还大声骂我‘小XX,不关你的事’,随后把我拽朝一边站着。我亲眼看到我哥被罗天美打倒在地后,又被扯起来,接着用手铐猛击头部,他们边打边骂‘老子看你有多怪!’”


张朝林称,罗天美用手铐猛击张朝平的头部后,张朝平就再也没有吭声了。当罗天美将张朝平放开后,张朝平瘫软的身体便轻飘飘地滑倒在地上。“罗天美并没有停止对我哥的攻击,抬腿又向他的右肋部踢了几脚。”他说,看着张朝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罗天美再次抓住张朝平的头发,在地上猛砸了几下,可张朝平仍旧躺着不动,感到情况有些不妙,罗天美急忙吩咐随行的警察赶快去卫生院找医生来看看。


随后赶到的龙头山卫生院院长唐茂海打着电筒,掰开张朝平的眼睛看了看,接连摇摇头说:“人已经死了……”


同学 当晚听到现场有打斗声


张朝平和张朝林等人租住的房子约20平方米左右,与他们相对的房间里还住着同校的同学。但事隔多年,这些同学大都难以寻找。记者通过电话找到了当年住在张朝平对面宿舍的熊光海。


“我和张朝平是同学,但不是同一个班级。”熊光海在电话中说,十多年前那天夜里发生的,他至今还记忆犹新。熊光海称,事发深夜,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被门外大喊张朝平的吵闹声惊醒,接着又听到有人在重重地敲张朝平他们宿舍的门,随后又听到门“咣当”一声被打开了,就听到有人进了屋子打人,后来还听到有人“哎哟!哎哟!”惨叫了几声,停顿了一下,又传来有人被殴打的声响,打人者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小XX的!你还想跑,看你往哪里跑!”


熊光海接着说,由于他和其他同学听到外面在打人,加上事情发生在夜里,因此,他所在的宿舍没有谁敢出门去看,只听有人被打了一阵后就没有声音了,随后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听另一名男子说“断电了”(意为人死了)。此后就再没有听到门外传来任何声响。直到次日清晨,他和其他同学起床后开门上学,才发现已经死去的张朝平直挺挺地躺在宿舍门外,头距离门槛只有50公分左右,脸上头上还有血迹。同学们都很害怕,只能绕开张朝平的尸体走。


“当时我们推测,张朝平肯定是在头天夜里被人打死了。事后才听人说,张朝平是被派出所民警打死的……我想,事已过去那么多年了,有关部门应该给人家一个公道。”熊光海最后说。


同案人我们没有犯罪事实


在警方的案卷材料中,张朝平在死亡之前的几个小时里,曾伙同其同学华鹏去偷东西。华鹏归案后,派出所民警扭着他去传唤已经逃脱的张朝平,结果“张朝平因突发疾病死亡”。


记者找到了这名被警方定性为与张朝平结伙偷窃的同案人华鹏。华鹏说,事发当晚他和张朝平以及张的一个侄儿(当时在读初中)偷偷来到校工何国文租住的房子处,试图想“整(偷)点东西”。当时他和张朝平走在前面,张的侄儿跟在不远处。可是,还没等他们“开始行动”,房主就回来了,发现他们两人偷偷摸摸的样子后,何国文当即抓住华鹏,一边大喊抓贼,一边让人打电话报警。“何国文当时是卖学生饭的,他在那租房住,实际上,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整。”华鹏说。


华鹏回忆,当时,何国文喊来了很多人,来人听说他们是偷东西的贼,很多人都出手殴打他,因此,他被打得很惨。而张朝平则逃了,并没有被人打,随后偷偷溜回了宿舍。“我被派出所民警带回所上关着,民警又去学校抓张朝平。不大一会儿民警就回来了,我只听他们说‘人废掉了’,我没有见着张朝平人在哪里。”


第二天,民警给华鹏戴上了手铐,将其押回事发地指认现场,围观者有几百人。“后来我被送回家了,我们有犯罪动机,但没有造成事实,他们只能教育我们,不能将人打死!公安机关应该给死者和死者家属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华鹏余愤难平地说。 谈到这些年四处奔波的经历,这位农村老人口中有倒不完的苦水。为了支撑在昆明的生活费,张正学当上了车夫,他借钱购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晚上拉客谋生,白天便去有关部门。13年间,张正学往返于昆明和昭通两地之间,为儿子的死“喊冤”。不仅如此,他还4次到北京国家信访局等部门反映,在漫无尽头的奔波路上,张正学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给他的“生活费”,他坦言,维权13年,他拿到了相关部门的1万元困难补助金,还有3000多元安葬费。


鉴定死者是心脏病致死但外伤也可诱发猝死


张朝平在被公安机关传唤时离奇死亡一案,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云南省检察院和昭通检察院介入调查此案,1999年8月18日,省检察院对张朝平的死因作了法医学鉴定。鉴定书显示,1999年4月11日,省检察院法纪处委托法医室对张朝平的死因重新鉴定。这份鉴定书对于当时的案情是这样记载的:“1999年1月30日(经警方确认为1月31日)凌晨,群众扭送一名现场抓获的违法人员到鲁甸县公安局龙头山派出所,干警在该违法人员的带领下去传唤同案人张朝平,刚把张带出大门时,张突然倒地死亡。次日,昭通地区和鲁甸县公安局、检察院的法医对死者进行了剖验,检见其鼻根部有一1×1.5cm的表皮挫伤,后枕部在3×4cm范围内可见点状表皮挫伤并有泥沙附着,双下肢膝关节下5×5cm范围均有点状表皮擦伤。切开头皮在枕部损伤区下可见3×5cm头皮下血肿,打开胸腔可见双肺轻度气肿,右心前壁正中有一1.5×1cm的乳白色斑块,心脏轻度扩张,心尖可见大量出血点,胃壁可见点状出血。”


为进一步查明张朝平的死因,当年4月16日,省检察院技术处委托昆明医学院法医系,对死者尸解后提取的脏器组织进行了检验。“根据案情介绍及尸检情况,结合病理组织检查结果,我们认为张朝平鼻根部、颅脑后枕部、双膝关节的损伤为外力所致未构成致命伤,但对其诱发自身心脏疾病突发导致猝死有一定的作用。”鉴定书得出了结论。


家属:鉴定结果和官方说法矛盾


在父亲张正学看来,张朝平从来没有心脏病,儿子就是被民警打死的。为此,13年来张正学一直在昆明甚至是北京找有关部门“维权”,成了云南省公安厅、云南省检察院的常客,不过直到今天,他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2001年,昭通检察院给了张正学一份答复:“张正学同志,你多次向检察机关申诉认为,你儿子张朝平的死亡是鲁甸县公安局龙头山派出所干警刑讯逼供造成的,经我院及鲁甸县检察院派员调查,云南省检察院派员复查,认为张朝平的死亡主要原因为自身心脏病突发所致,无证据证明龙头山派出所干警罗天美、夏举宗等人在执法过程中对张朝平有过殴打行为,根据《刑诉法》的相关规定决定对罗天美、夏举宗不予立案,同时建议公安机关做好死者家属的善后工作。”


白纸黑字,但张正学仍坚信儿子是被打死的,“就依相关部门的答复,儿子死于心脏病,那么为何在鉴定结论中儿子会有多处外伤,而且检察机关作出的鉴定结论,也认为这些外伤对诱发心脏疾病猝死有一定的作用,公安没有打人,那儿子身上的外伤又是从何而来呢?”他表示,为给儿子的死讨回公道,无论是十年甚至是二十年,只要一息尚存,他都会坚持下去。


公安局:干警是在依法执行公务


张朝平究竟是死于心脏疾病,还是被罗天美等民警打死的?记者近日来到鲁甸县公安局,试图找到罗天美等当年涉及此案的民警进一步了解事件真相,但最终没能见到罗天美本人。据了解,如今罗天美已不在龙头山派出所工作,调到了治安大队。


在鲁甸县公安局给记者的一份说明中称:“民警罗天美、夏举宗到张朝平租房处对其进行传唤,在传唤过程中张朝平不幸发病死亡。”鲁甸县公安局称,事发第二天,鲁甸县检察院在龙头山法庭主持事故调解处理,签订了张朝平死亡原因说明及安埋调解协议,一次性补助死者父亲张正学3060元补助费。后张正学经常到上级部门上访,2001年3月9日,鲁甸县就此案举行了回告会,县检察机关通报了调查结论:经法医鉴定,张朝平系在一定诱因的作用下,引起自身心脏疾病突发而导致心衰竭死亡,派出所干警的行为是依法执行公务的合法行为,不构成犯罪,不予立案。


公安机关称,在回告会上,张正学夫妇曾公开表态,认为其子死因是清楚的,责任不在龙头山派出所民警,对儿子的死因无异议。但是家属希望各级党委、政府在经济上给予适当的帮助,使自己一家人能尽快恢复生产和生活,在精神上得到安慰,不再上访。“经省委省政府信访局协调,鲁甸县同意由县民政一次性给予张正学困难补助1万元。”


公安局副局长:家属低保可解决“个把两个”


补助10万内可尽力争取 鲁甸县公安局副局长马仲青于3月5日11时12分致电张正学称,只要其听从招呼并不再上访,该局愿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对其提供6万元左右的补助,如果比这个数字更大,此事就不好办理了。


“这么多年你不是到处(有关上级部门)都走过来了嘛,人家哪处(哪个部门)会为你整?”马仲青在电话中说,至于张正学先前所提累计赔偿74万元和解决三个人低保的要求,低保只能解决“个把两个”,三个不敢答复;补偿最多不能超过10万元,而且,10万元以下这个数目,还需继续汇报上级部门为其争取,如果提出在10万元以上的要求,估计就“整不成”了。


原卫生院院长:可能死于山根穴外伤


当年在龙头山卫生院当任院长的唐茂海,已于2003年退休回家。13年前张朝平出事的当晚,他曾应派出所民警的邀请赶到现场,是他最先确认张朝平已经死亡。在法医对张朝平的尸体进行解剖检验当天,由于他终身从医,又迫切希望知道张朝平的死因,因此他一直蹲守在尸检现场观察。


唐茂海称,当天,已经熟睡的他被罗天美等人的敲门声吵醒,让他迅速赶到现场救人。等他赶到现场诊断后发现,张朝平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根据他的判断,张朝平已在他到达之前死亡,因此他既没有给死者打针,也没有采取任何方式进行抢救,便向警方宣布张朝平已经死亡的结论。


“当时,张朝平的鼻根部有花生米大的不规则伤口,深及骨骼,并流了少许血迹。身体其他地方有没有伤,我不是十分在意。”唐茂海说,次日警方就对张朝平的尸体进行了解剖检验。


“尸体解剖当天我在场。”唐茂海回忆,根据他的观察,在张朝平的心脏外膜上,有玉米粒大的发白点,因为找不到死亡原因,法医可能就根据这个情况下结论了。唐茂海说,张朝平鼻根不到眉毛处的位置,也就是两眼大眼角中间下来一些的位置有外伤,根据他收集的资料,按照中医里经络运行学说来讲,每个人都有72大穴、36死穴,张朝林鼻根部那个花生米大小的伤口,可能就是致命伤。“我个人观点,张朝平鼻根处的外伤,正好在山根穴上,这个部位的伤是非常危险的。”


据唐茂海介绍,死者生前喜欢打篮球,他们经常一起打球,张朝平的球也打得比较好,身体素质非常好。至于他对张朝平死因的分析纯属个人观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