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皓队内竞争处于劣势 教练:他像“富二代”

2004年,作为雅典奥运会乒乓球测试赛,国际乒联职业赛第一站在加拉特斯奥林匹克运动馆举行。为了适应场地,当时乒坛的所有高手都去了,决赛王皓战胜马琳夺冠。同年,同一片场地,奥运会决赛,王皓输给柳承敏。


2007年,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总决赛在北京大学“中国脊”举行,决赛王皓输给马琳。2008年,同一片场地,奥运会决赛,王皓又输给马琳。


2011年,国际乒联总决赛作为伦敦奥运会乒乓球测试赛,在ExCel体育馆举行,半决赛王皓负于马龙


2012年,同一片场地……


对ExCel体育馆的传闻已经听过很多,场馆不够豪华甚至有些简陋,小飞虫时不时会光临训练,比赛场地的蓝色地胶让人感觉如履薄冰。王皓环顾这一切说,他很平静。


“这次在伦敦打总决赛我觉得还挺平静的,以前去奥运会的场地,都有特别特别不一样的感觉,但是这次觉得对奥运会场地的适应和面对奥运会即将来临的心理状态不同了。2004年和2008年两次测试赛,我从头到尾都觉得非常兴奋,时刻能感觉到这是奥运会的场地,很期望。但这次觉得离奥运会还有好几个月,我想把心态和心情控制住。”


刘国梁在微博上说,有些地方,你第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里是不是属于你的“战场”。


王皓已经是第三次踏上奥运测试赛的赛场,心情激动的前两次,那片战场都不属于他,而相对平静的这一次,战场属于谁?


沮丧的2011


让王皓自己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第三次奥运前的一年,他用了“沮丧”两个字。吴敬平也说,王皓的2011有点儿背。


纵观世界大赛,鹿特丹世乒赛王皓在男单决赛前球板被撕开,经历了一次前所未闻的意外;乒超联赛尾声时脚受伤,在年末的世界杯团体赛上,王皓终结了自己自2004年世界团体比赛以来全胜的记录,与马琳搭档输给萨卡契诃夫/库兹明之后, 1比3又负于奥恰洛夫;世界杯单打,王皓的恶劣状态和伤病继续困扰他,在2比0领先的大好形势下被张继科逆转,一年两大单打赛事决赛都输给同一人。


输球输得有点邪乎,跟故意“保状态”似的,但国乒一直有句话,“状态是打出来的,不是保出来的。”经验丰富如王皓,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王皓说,这一年的经历让他认清了自己,这不是坏事。


“2011年的两次世界大赛我都非常想拿冠军,世锦赛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拿到,世界杯也是,在领先的情况下没有抓住机会,被对手连扳4局。这一年中,我经常告诉自己,状态再怎么差还是要把底气多往上提,虽然从运气上看可能是有点儿背,但最终也都打进了决赛,输给队友。


奥运会对个人的要求很高,我慢慢学会用一些辩证法去考虑问题,2012年的奥运会很有可能打进决赛后,对手就是队友。我总在想,到了那时和中国人打,自己的心态还会不会和以前一样——总是有点拘束,总是放不开,打得不像对外国人那么坚决。世锦赛对张继科时,我第六局5:10落后追上去,结果没有拿下,现在想起来还是很遗憾,感觉比赛时自己在关键球的处理上还是有点问题。我也在通过一些录像和回放总结,自己在落后追上去的情况下,很多时候没有最终拿下比赛,细节上的东西还要去抠、去练。


世锦赛刚输完时非常郁闷,后来教练也和我沟通,说世锦赛我拿过,我的目标不应该只在这里。但是作为运动员,打到决赛了肯定都想赢,输完之后心里肯定会不好受,只能慢慢去调节,觉得这个冠军没拿,下一个冠军肯定会更加努力。诚实地讲,我输了比赛后,多多少少都会逃避,就算是打到现在肯定也会有,毕竟2010年一年的状态都不太好,所以也会想,2012年自己的状态会不会回升,心里经常有这种牢骚和嘀咕。


世界杯时自己场上节奏把握得不是很好,同样是特别想拿冠军,想证明自己。因为前阵子状态也不好,往往心态在这种时候没法控制住。下半年总体来说,还是对自己的要求没有达到一个高度,总出现一些问题,包括团体赛输给奥恰洛夫。可能以前赢太多了,现在有点不重视、在场上有点太自信了,赛前准备也不是很充分,所以对手一上来拼得很凶,打出一些高级球,我自己就乱了。输完之后,刘指导下来总结,那时确实觉得自己还有些问题,想着世界杯单打可能还会碰上,所以自己开始很用心、很投入地准备,单打时4比1赢了他。


伦敦总决赛只能说打得一般。我也想多适应奥运的场地,但是气氛还达不到,只是心理上觉得这是奥运会场地,在赛场上我会想很多——明年奥运会时这个场地会布置成什么样?会不会还像现在这样?会跟自己预期的有什么差别?自己也想多找找比赛的感觉。但转念一想,就算自己现在想得再多,包括比赛、训练和日常都当作奥运会去准备,但真正到了奥运会时还会不一样,心理上总在反复。


总决赛我只打了三场球,最后输给马龙,0比2落后打到2比2,但最终我也只拿到那两局,那会儿觉得自己的能力上确实出现一些问题。打完总决赛后,整个2011年的比赛就全结束了,这一年下来,让自己更看清自己所有的东西,思想、行动、目前的危机等等。以前总觉得有很大优势,现在已经没有优势了,甚至慢慢出现一些劣势,所以只能让自己更加努力,以后所有的比赛都要去拼了。


其实这一年里每次输了比赛以后,我都更加冷静,更加能看清现在自己的形势,认清自己的状况,所以我觉得也不是坏事。”


前奥运状态


回顾王皓前两次参加奥运会前的状态,还真没有像现在这样惨淡过。


2004年他在雅典奥运会的场地上获得公开赛冠军,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加世乒赛团体赛就立功。记得当时刘国梁说:“卡塔尔世乒赛对于王皓来说是生死战,当时队伍用他是觉得他已经到了独当一面的时候,需要在大赛中证明自己,如果打折了,王皓人也就折了。”然而王皓没折,并且作为国乒年轻新兵参加奥运会。


2007年,王皓获得西班牙世界杯冠军。吴敬平那天晚上喝多了,把马琳和王皓都骂了一顿,歌词大意是,你们俩就给我争点气行不行?全是老二老二,你们都给我来个亚军的大满贯了,奥运会王皓是第二,世界锦标赛马琳第二,世界杯王皓第二(2006年世界杯输给波尔),你们能不能让我安心一点儿,得画个句号,别老是画个逗号。


那时候马琳参加2008年奥运会还有点儿晃悠,但王皓身肩球队承上启下的重任,基本上已经确定参加2008年奥运会。


2011年,王皓两次世界大赛单打决赛输给张继科。吴敬平既开玩笑又是认真地说:“事不过三,你丢了两个,拿个最大的行吗?”2012年的奥运会,王皓不再是初出茅庐冲劲十足的小伙子,也不是肩负球队辉煌传承的中间人,这将是他最后圆梦的机会。


凡事有两面,虽然2011年一年状态不好,也没有大赛单打冠军入账,但王皓也从中找到很多积极的暗示。“测试赛没拿冠军也没什么,雅典那年我拿了,反而奥运没拿。”总决赛打完,王皓这样安慰自己的恩师吴敬平。


2011年,凡是碰到赛后采访,王皓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现在我要把所有比赛都当作奥运会来打,对自己狠下心。”然而2011年过去,记者咬咬牙不留退路地问王皓,哪场比赛你真的当作奥运会了?王皓听到这个问题摇摇头:“还真没有。所有比赛跟奥运会的感觉比起来还都不像,虽然我一直说把所有比赛都当成奥运会,也在积极要求自己做到,但是很多时候自己做得还是不到位,心里还是会想这跟奥运会还是有差距的,这种想法一出现,就很难把正在参加的比赛当作奥运会。现场氛围、感觉跟奥运会都有差距,自己心里重视程度和想法跟奥运会还是不太一样。”


伦敦总决赛结束后,吴敬平为王皓的状态着急,他质问王皓:“你以为我陪着你坚持到现在是为了什么?”2012,对于王皓来说是一届没有退路的奥运会,拿了就是大满贯、全满贯、金满贯,没拿就是师徒二人一辈子的遗憾,这种感觉也和以前两届都不一样。


运动员都有迷信的一面,第三次奥运前,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和前两次经历的不一样,是不是就预示着结果的不同。


吴敬平说马琳是草根英雄,王皓更像一个“富二代”,每次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技术和心气儿,都会被他莫名其妙地挥霍掉。“现在王皓又该开始‘攒钱’了,到了伦敦奥运会的时候,希望他有足够的资本‘挥霍’。”但是“富二代”也有韧劲儿,总说王皓对自己不够狠,但他能从两次打击中爬起来,坚持到现在,算不算是对自己的一种“狠”?吴敬平摇摇头:“那是因为王皓年轻,他必须走下去,他身上还有很多责任,要对国家队负责,对八一队负责。”


很多人都说过吴敬平不像一个教练。“我和我老婆一起出门,别人都觉得她像搞体育的,问我是不是个医生。”吴敬平笑着说,“我就是个狠不下来的人,王皓像我。”2008年奥运会闯入单打决赛后,王皓其实已经从心底里感觉到任务完成了,所以比赛中他硬不过马琳,也没等到马琳犯错误。


“最后一届奥运会,我们两个都要狠起来。”吴敬平这样要求王皓,也要求自己。他知道王皓的朋友多,现在开始要求他,2012年的时候,不许和朋友们出去吃饭。王皓不乐意:“我每天训练那么累,晚上想找人一起吃饭还不行?”吴敬平不妥协,“想找人吃饭,我陪你吃。”


王皓怎么会不了解恩师的用心良苦,世界杯比赛结束后,王皓对吴敬平说:“我要开始发力了,师父要跟上啊。”吴敬平笑着说:“我从来都跟得上,就怕你不发力。”


吴敬平的梦想


吴敬平说过,从2000年接手王皓起,就是为了2008年奥运会培养的。到2002年埃及公开赛结束后,蔡振华拍拍吴敬平说:“想没想过王皓打2004年奥运会?”吴敬平当时的重点完全是马琳,从没想过王皓的2004,可能就是从那时候起,吴敬平习惯给自己立起一个一个梦想。


2004年,和孔令辉配双打进入奥运会名单的王皓认为,从双打这条路拿到奥运冠军,比单打夺冠要容易得多,所以到了雅典,他一直专心和孔令辉练习双打。吴敬平看着直着急,想抓他回来练单打又觉得插不上手。


“2004年,王皓丢掉冠军对我教训特别深。那时候他半决赛赢了王励勤,我一天到晚陪着他,不敢给他说技术。他的准备会是国梁给开,场外也是国梁做,我就不敢把我的想法给他讲,就怕和国梁讲得不一样,到时候他不知道听谁的。所以那时候我就陪着他,说一些跟乒乓球没关的事情,他那时候还年轻,生怕给他施加压力,其实最后他就是因为压力太大,才输给柳承敏的。那场球他打得很被动,有机会,可是他自己没抓住。那次以后我知道,运动员必须面对压力,承受压力,我要随时揭他伤疤,只有他真正承受过了,真正遇到压力的时候才不怕。”


2008年奥运会前,吴敬平毫不避讳地说,他的梦想是王皓和马琳会师决赛。


“马琳赢了王励勤,王皓赢了佩尔森以后,我特别高兴,梦想实现了,两个人都进了决赛,金牌怎么也跑不出我的手心儿了。但下一秒就开始纠结,谁输了我都难受,我都输不起。马琳输不起,他如果2008年不拿冠军,可能最多把2009年全运会打完,就退役了;要是王皓不拿,两次奥运亚军,这个痛苦够他受的。两个人谁都输不起,一想就觉得这场比赛太残酷了,我恨不得比赛别打了,有两个奥运冠军算了。”吴敬平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刚输了比赛的王皓,那眼神让他现在想起来还心疼,“王皓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原本想去女队发展直板,如果2008年王皓得了冠军,让其他任何一个教练员带他我都能放心,一个奥运冠军足以促成他走向成熟。但没拿到,我又是真放心不下,因为每一个教练都有他自己的训练理念,何况让王皓从第二次失败中自己爬起来,又要适应新的训练体系,我怕他起不来。”


在王皓的第三个奥运备战周期中,吴敬平的梦想是2011年马琳拿世锦赛冠军,2012年王皓拿伦敦奥运会冠军,两个徒弟都成为大满贯。


“鹿特丹世乒赛结束后,我的这个梦想就只剩下一半了,2012年对于王皓来说是最后一次奥运会,也是我这个关于他的梦想最后一次实现的机会。”不得不说吴敬平是个很难被满足的人,虽然2008年他的梦想已经完美地实现,但他依然说没实现的梦想有更多。


“其实现在我基本上没有什么梦了,快没了。最早的时候我希望马琳能拿世锦赛单打冠军,如果45届他真拿了的话,我相信他可以突破拿三届冠军,突破庄则栋的纪录;王皓上一届世乒赛拿了,我想鹿特丹再拿,奥运会打完,2013年王皓再拿,也就三届了,结果都没有拿到。现在最后一个梦就是:2012年王皓能拿奥运会,2013年看马琳有没有机会,再去搏一下,也就这点梦了。


说实在的,2011年要让马琳拿世锦赛冠军,有点像是在做梦,但是2012年王皓拿奥运会冠军,就现实许多。因为我觉得王皓本身有这个实力,打法也不落后,主要看王皓能不能把他自己调动起来,对自己狠,在技术上再丰富一点,我觉得他的2012年不是梦,是很实实在在的东西,有很大机会去实现的,不遥远。”


2012,唯一的奥运金牌


2012年《乒乓世界》第一期的封面是王皓自己设计的。在杂志做三十周年特刊时,夏娃问王皓对自己的哪期封面印象最深,他当时回答说是《王皓的“五宗罪”》,因为那期杂志很客观地点出了他当时存在的问题。接着他又提了一个建议:“如果伦敦奥运会之前再做我的封面,就把我所有比赛拿冠军的图都拼在一起,中间空出一个,写上2012年,再打个问号。”王皓说过,他的目标不是“大满贯”而是“金满贯”,因为所有大小比赛的冠军,他只差个奥运会。“那个问号就是留个悬念,看我能不能把这个冠军的空白填上。”


王皓说,这个创意是在暗示自己,就差这一个了,要努力。


“2009年世锦赛以后,我就能真正面对奥运会的两次亚军了,因为基本什么冠军都拿过,离大满贯也更近了,也敢想了。


我曾经确实逃避过,2008年打完奥运会后,心里很难受,又一次第二,心里受到影响,觉得训练和比赛的热情都不是很高,比赛的时候取胜的欲望也不是很强。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吴指导都在开导我。2009年打完横滨世乒赛后,我才真正调整过来。可是紧接着全运会也拿了冠军,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状态就没了,所以2010年那么低迷,‘直通莫斯科’比赛打得就不好。莫斯科世乒赛是自己参加大赛以来第一次半决赛和决赛都没有上场,之后我对自己有怀疑,和吴指导之间也产生了不信任感。后来吴指导一直跟着我,两个人都在共同努力,心里有一些难受的东西,说出来以后就好一些。


但是2009年和现在不一样,我感觉我的球在那儿,只是心里的感觉不好,技术还不错。现在我没有什么特别强过别人的优势,甚至在队内竞争中我是处于劣势。”


吴敬平说,鹿特丹世乒赛之前的这次封闭训练,是他心情最轻松的一次,王皓和马琳这两个徒弟都特别投入,不像以往,总有一个让他揪心。但是从1999年世乒赛开始,单项比赛中,吴敬平的两个徒弟从来不会让师父空手而归,总有冠军入账。“这次我空了,王皓和马琳都没有拿到任何冠军。这也使我2012年的目标更加明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我不介意把我的目标和梦想说出来。”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王皓亲身感受到了球迷和很多社会人士对他的支持,这也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回报社会的念头。“我觉得国家、社会和球迷们对于我的支持非常重要,正是有他们给的支持,让我能有勇气爬起来。我跟几个球迷一起讨论,觉得应该慢慢回报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建立了基金会。同时我还担任吉林省长春市的健康形象大使、吉林省保护未成年人形象大使、吉林省青联的副主席。我想为家乡做点贡献,做这些形象大使我觉得自己的责任重了。我的基金会资助的基本都是外地来京打工的子弟学校的小学生,希望他们学习和生活、成长过程中的每天都是快乐的。”都说什么境界的人打什么境界的球,可以说,王皓为2012这唯一的奥运会男单金牌,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人气。


对于已经过去的2011年,王皓对自己的一切都不满意:“比赛打得一般,训练感觉一般,努力的感觉也不够,状态和成绩都不好,所以整体来说就是不满意。要对自己狠点儿,努力点儿,对自己要求多一点儿。”王皓说,要在2012年来临的第一天,彻底改头换面,“恨不得从头到脚全都换一个人。除了我的名字以外,都换掉。无论行与不行,我的奥运会就剩伦敦这最后一次了,不希望给自己留下遗憾。不知不觉,距离2008年北京奥运会,又过去了三年,一切都从头开始。”


吴敬平说,王皓在2011年没有给他惊喜和欣慰,他期待2012年不一样的王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