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主谋:常年不洗澡 养虱子观赏

山东基层警察 收藏 92 2153
导读: 核心提示:石原莞尔日本山形县人,其父石原启介当过警察署长,在当地可算是一个头面人物,石原幼年被送进陆军幼年学校,他是个另类,常年不洗澡,把身上的虱子放在铅笔盒中养起来观赏。 陈晓楠:从今天开始我们要讲述的故事的主人公是五个侵华日军的头目,他们分别是石原莞尔、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东条英机和冈村宁次。他们有很多共同点,都出身参谋集团,都是日本精英中的精英,他们嫉恶如仇,反对高官权贵,甚至都廉洁奉公,私德也很好。但是最终,他们却制造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石原莞尔日本山形县人,其父石原启介当过警察署长,在当地可算是一个头面人物,石原幼年被送进陆军幼年学校,他是个另类,常年不洗澡,把身上的虱子放在铅笔盒中养起来观赏。


陈晓楠:从今天开始我们要讲述的故事的主人公是五个侵华日军的头目,他们分别是石原莞尔、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东条英机冈村宁次。他们有很多共同点,都出身参谋集团,都是日本精英中的精英,他们嫉恶如仇,反对高官权贵,甚至都廉洁奉公,私德也很好。但是最终,他们却制造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


对于我们来说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加害者的面目呢,好像都是模糊的。“日本法西斯”、“战犯”“鬼子”、“刽子手”等等,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关于他们的全部。而这些“鬼子”从何而来,他们作为“人”是如何存在的?他们是否有七情六欲,他们为什么要发动侵略战争,却死不改悔呢?今天我们就从““九一八事变””说起,它的策划者明叫石原莞尔。


解说:1931年9月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次长建川美次,从日本转经朝鲜来到中国东北,他身负日本参谋本部的重要使命,阻止一场惊天的事变,建川乘坐的火车还在路上,9月15日日本关东军少壮军官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等四人,在奉天特务机关会议室密谋如何对付建川美次的到来。板垣拿了一支铅笔竖在桌子上说,问天命吧,铅笔往右倒下就不干了,往左倒咱们就赌了。结果铅笔向右倒下,计划要终止了。四个人面面相觑,突然有人喊了一声,你们不干我一个人干。这句话说出了四个人的心声,本定于9月28日采取的军事行动,提前到了9月18日。建川美次9月18日晚到达奉天,当晚在一家名叫菊文的日式酒家里,他被人灌醉,次日醒来日本关东军已经占领了北大营“九一八事变”爆发了。


王希亮(抗战史专家):当时有史料记载,当时的关东军的司令官本庄繁,确实不知道这个事件当时他们是怎么策划的。那么这些人是什么人呢?当时的职务是什么呢?就是关东军的参谋或者是关东军的高级参谋。


石原莞尔从小异类曾“同情”中国革命


解说:“九一八事变”的主谋是被称为日本关东军“大脑”的石原莞尔,他当时只是一个中佐参谋,为何他如此胆大妄为,敢违抗日本军部的命令,他又为何执意要发动“九一八事变”?石原莞尔日本山形县人,其父石原启介当过警察署长,在当地可算是一个头面人物,石原幼年被送进陆军幼年学校,他是个另类,常年不洗澡,把身上的虱子放在铅笔盒中养起来观赏。当时学校为培养学生日后能独立进行作战绘图,特别安排了写生课,石原交上的作业,却让老师目瞪口呆,上面画了一根男性生殖器,还有一行字,我的宝贝,画于厕所十一月一日。


黄章晋(民间学者):性器官画得很巨大,他就属于那种就是人脑子好的时候呢,可能就优越感特别强烈,然后呢,那也看得出从老师到学生都是一帮这个死读书的人,不拘一格的这种性格就会更加助长了他。


解说:石原莞尔于仙台陆军幼年学校毕业后,考入当时被称为日本精英中精英的摇篮陆军大学。他仍然是个另类,日本亲王检阅陆大,石原为了给学校抹黑,故意不穿正式军装,石原学习不甚刻苦,却成绩出众。毕业本来是第一名,但因第一名要在天皇面前发表御前演讲,学校怕他有出格举动,把他降到了次席。


黄章晋:本来应该是第一的,然后为了敲打他呢,就给他变成了第二,包括师生都一致承认说,就说这个是日本陆大最杰出的“大脑”,日本士官学校培养的最好的学生。


解说:从陆大毕业后不久,1920年4月石原莞尔被派到中国武汉,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份受排挤的差事,但石原无所谓,他早就想来中国了。石原莞尔在武汉的顶头上司,就是后来一起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板垣征四郎。板垣当日任中国公使馆武官助理。当时日本的少壮派参谋们,对中国有一种奇怪的感情。


黄章晋:其实石原莞尔是非常同情中国的,1911年辛亥革命的时候,他刚好是住在这个朝鲜的春川,他当时听说这个武昌起义成功消息的时候,当时喊出“中华民国”这个称号的时候,当时他就把自己手上的一小拨兵带到一个山上去,然后对天鸣枪,上面那些人全都是流泪高呼嘛,就是“中华民国万岁”。因为在他的那个心里头就觉得,中国和日本其实是命运有一种一体的感觉,就觉得如果这个有色人种,只有一个日本的话,那么肯定是会被西方列强吞并、消灭掉的,如果中国也和日本一样都崛起了,那么日本就有一个依靠。


解说:石原莞尔在武汉期间,为了收集情报,经常化装成苦力在码头上与中国苦功一起劳作,他目睹恶势力和警察对普通民众的盘剥。一次他本人与警察发生了争执,警察竟扒光了他的衣服搜身,抢走了他身上最后一个铜板。辛亥革命之后的乱局,让石原莞尔等一批日本少壮派军人十分失望。

王希亮:就是这个国家官乃贪官,民乃刁民,兵乃这个兵痞,然后中国的爱国学生是世界上最乱的,就是他们起哄闹事,把老百姓推到最前线,然后他们转身就走了。总而一句话就是说,中国是一个政治失败的民族。


解说:在中国石原用一年多的时间,跑遍湖南、四川及南京、上海、杭州等地,他形成了自己的中国观。


黄章晋:一个是失望还有一个就是一种优越感,就是说我虽然和你是同文同种,但是我们却一步到位就变成了现代化的国家,而你这个东亚的老大,结果却迟迟不能进入现代化国家,而且看上去也看不到这种希望,这种优越感就觉得就是说,那我就是领导,我来带领你改变你们的命运。而不是说像更早些,像那个辛亥革命之前的时候,是说我们帮助你们,然后让你们跟我们一样。


解说:中国政府欺压民众,官民对立,如果外国势力入侵中国,民众不支持中国政府。这成了石原后来大胆策划“九一八事变”的重要依据。以列强的干涉对中国实行国际共管,其主动者必须是日本。


黄章晋:他这个所谓的对中国的同情,就变成什么,就是说我们要解救中国人民,把中国人民从这个军阀的统治中,和这个贪官污吏和这些腐朽统治阶层的手中解救出来。我们日本是老大哥,然后中国人是小弟。


张生(抗战史专家):实际上自从鸦片战争以来吧,每一个侵略中国的人,都会给自己一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呢,往往打扮得就是比较道德上很高尚的,他们自认为日本的统治比较优秀,比较规范、比较制度化、比较优越,企图来通过某种方式给中国人一个示范。


解说:石原再次来到中国,已是八年后的1928年10月,这一次他的头衔是日本关东军中佐参谋,而此时的石原已今非昔比,他已经出版了一本至今仍为某些日本人津津乐道的著作《最终战争论》。那么《最终战争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理论呢?


张生:当时他有个基本判断,大概在四零年代中期呀,要发生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在他们看来就是白人之间的,瓜分世界势力范围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呢,依他们的看法将会是以日本为首的黄种人,和以英美为首的白种人之间的对决。


黄章晋:因为在他看来归根到底还是地球上的各个民族是一种生存竞争,丛林式的一种竞争吧,就是,而不是共赢式的一种共生。丛林法则式的,里你着,那我就得死。


解说:石原在《最终战争论》中提出了自己“满蒙生命线”的理论,他认为日本应该先将中国东北拿到手,以此为基地征服苏联,再南下征服中国,最终代表中方与美国进行一场东西文明的最终对决。


王希亮:石原莞尔这一代人成长的时候,长成的时候呢,就是说恰恰就是在日俄战争结束,然后日本转向国粹主义,那么这些人他天生就是说,和他的上一辈领导,上一辈人,全心倾慕西方完全相反。他是反过来的,其实西方成为一个对立面了,技术上虽然有可学的地方,但是从价值观上面完全是一个反动的,认为西方是反动的。西方其实相当一个外部世界,从心灵和精神上来说的话,就是无意中走向了一种封闭,就是他的开放心态、学习心态,其实明显是比他上一代要差。日本代表的一种价值观,其实就是很像我们今天这个“中国不高兴”、“中国可以说不”这种观点的东西一样。


解说:1929年5月石原的原上司板垣征四郎,调任关东军大佐高级参谋,他邀请石原一起来到了中国东北。在1929年日本关东军的一次参谋会议上,石原莞尔强调满蒙问题的解决,是日本存活的唯一途径,他的论据有三点。一,为解除日本国内的经济危机,需要对外战争。二,解决满蒙问题,不仅是为了日本的利益,也是为了大多数支那国民的利益。三,从历史的观点来看,与其说满蒙属于汉族,不如说应该属于日本民族。为证明最后一点,这年二月,石原莞尔特地回日本,拜访了当时日本中国问题的头号专家,京都帝国大学教授内藤湖南博士。


石原莞尔问,从历史上看满蒙是中国的还是日本的,内藤湖南毫不含糊,中国的。石原不死心,不能说是日本的吗?日俄战争为保住那块土地,日本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代价,内藤博士摇摇头,作为一个日本人,我也非常想主张满蒙是日本领土,但学问是不可以歪曲的。


王希亮:这个满蒙问题成为他们日益关注的问题,所以他们喊出一个口号,“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为了解决这个生命线,如果这个生命线不掌握在日本人手里,日本人没法生活下去。


解说:在1930年石原等关东军少壮派,开始积极策划满洲事变,他们提出由里向外来占领满洲的方法,先借机占领奉天,进而侵占整个东北。


解学诗(抗战史专家):因为那个“九一八事变”以前,关东军搞了四次参谋旅行,以参谋旅行的名义到东北,特别北满进行转,然后制定作战计划。石原莞尔起了很大作用的,因为他是作战参谋。

2012-03-16 15:13:57 * [大 中 小]

解说:此时,日本关东军高层,甚至日本大本营,对少壮派的策划都有耳闻,但所有人都在装聋作哑。


黄章晋:心领神会的东西有,就是知道他们要搞事情,你要阻止,你也阻止不了,因为今晚不发生,明晚会发生,明晚不发生后晚发生。


解说:对于关东军的行动,虽然日本的文官政府一直持谨慎态度,但石原莞尔判断,一旦冒险成功日本政府是不会拒绝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


黄章晋:这个甚至包括他的上级会怎么样,看这件事情,做完之后日本政府如何对待这个送上门来,被自己的手下不知情地抢来的一个果实,确确实实他的判断是对的。


解说:1931年9月,驻扎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只有一万六百人的兵力,而张学良手下的东北军是四十四万八千人,日本国内甚至嘲笑关东军的军刀只是竹刀,而石原莞尔对此不屑一顾。他认为,张学良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


黄章晋:换一个对手的话,或者是换一个人,他不是张学良,如果当时是蒋介石在那里,他们的方案可能会有差别。也许就是因为张学良在那里,整个那个方案里面就是说,充满了这个冒险和大胆赌博的命运,你也可以说他对张学良的估算,对东北军的估算是非常非常准确的。


解说:时,张学良正在北平,石原要乘张不在奉天时,打掉奉天城里的东北军指挥部,使之群龙无首。因建川美次的到来,原定9月28日进攻东北军的计划,提前了十天,9月18日夜十点多,位于奉天郊区柳条湖的南满铁路边,传来了沉闷的爆炸声。旅顺关东军司令部接到奉天关东军情报机关的急电,18日夜,十时许,奉天北大营西侧,暴戾的中国兵破坏满铁线路,与我守备队发生冲突,独立守备第二大队已向现场出动。石原立即对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说,对付中国军队之不法行为,应先发制人,立即命各部队出动,制敌中枢于死命。“九一八事变”,就这样爆发了。


石原莞尔曾夸下海口,说两天之内平定奉天,没有超过十二个小时,日军已全部占领了奉天,这期间东北军完全没有有组织的抵抗。当时,在奉天的东北地方军政大员,仅有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和辽宁省主席藏式毅两人,当时北大营第七旅值班军官,向荣臻电话请示处置措施时,荣臻到处都找不到张学良。这时,东北军少帅张学良正在北平前门鲜鱼口看戏,当晚演出的是梅兰芳的《宇宙锋》。由于联系不上张学良,不敢擅自改变既定对日政策的荣臻,含泪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不抵抗,即使勒令缴械占领营房,均可听其自便。


解说:那么这个不抵抗政策,实际上不是当时定的,在这之前已经就决定不抵抗了,已经就是这样。而且日本已经摸了这个底,那么张学良呢,方才我说,主要是他当时呢,对日本这个侵略的意识不足,认为它是一个局部的事变。


解说:六十年后,张学良回忆当年的情形说,我当时没想到日本人会这么干,我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没有下达抵抗的命令,国人批判我是“不抵抗将军”,我不承认。但是我承认,我没有能识破日本人的阴谋。


张学良:现在日本用这种暴力,来占领全满洲的领土,为这个暴力之下牺牲,有数千万的财产,有数千,无告的这种,这种平民。


解说:让石原意外的是,“九一八事变”后,他不但没有受到惩罚,军衔反而升为大佐,成了日本军界的英雄。


黄章晋:石原从政治角度考虑,从政府的角度,就是违背军令,让我们国家陷入一种,国际上彻底被孤立的这种境地。从爱国角度来说的话,军队干的一切都是爱国的,日本人民来说的话,就觉得这两个是大大的爱国之士,他拓展了我们皇国的这个疆土。舆论媒体每法,不可能去批评军队。而下面这些军官的话,就是一样很快就加官晋爵,迅速就因为媒体的报道,他也成为这个“新时期最可爱的人”吧。


解说:“九一八事变”事变后第四天,石原莞尔联合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将满蒙问题解决方案,递交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方案中言。在我国的支持,领有东北四省和蒙古以宣统帝为首,树立支那政权。同时,他主张不再扩大战争,与中国修复关系,养精蓄锐,日后对付苏联。


在石原莞尔心目中,未来的满洲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他说,那是一个理想的、和谐的,乌托邦式的独立国家,站在平等的立场与汉民族公平竞争,一个由日本、朝鲜、汉、满、蒙古,五个民族,实现“五族和谐”,“王道乐土”的国家。


黄章晋:因为后面的时候就变成了这个,日本的权贵资本在满洲的一次攫取财富的一场竞赛,而和石原莞尔这些人想的,这个“王道乐土是两回事。“九一八事变” 发动之后呢,很快满洲基本上是不归他,他就失去这个支配的力量和地位了。他就觉得这个满洲国,远远不是他想像的国家,他对这个提出了强烈的批判,就是说这完全是一个腐朽的资本,和这个官僚阶层奴役这个中国人民的一个罪恶的国家。

曾与东条英机不和石原被日渐边缘化


解说:然后,在日本甲级战犯的名单中,没有石原莞尔中将的名字,他只是一个重要的证人,由于他已经到了膀胱癌晚期,无法自行行走,不能去东京出庭,东京派了检察官,来酒田听取他的证词。在庭上身着和服的石原显得很轻松。检察官问石原,听说你和东调意见对立,是这样吗?


王希亮:当时呢,东京审判的法庭呢,就是认为他和东条英机是对立的,他是反对东条英机侵略战争政策的,所以不把他列为战犯。


解说:石原回答,东条是没有自己意见的人,和没有意见的人,怎么可能发生意见对立?


宋志勇:这个,石原莞尔这个人确实是,日本人军人里边的一个异类,所以呢,他就看不起这些武夫式的那种。


黄章晋:他一直看不上东条英机,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士兵的一个脑袋。他压根儿就觉得这种人上台之后,就等于说把日本送上了,这个不归路的一个深渊吧。


解说:石原和东条在关东军时期长期不和,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围绕着是否对华全面开战,两人又爆发了冲突。石原主张战争不扩大化。


张生:他在战略判断上,比那些对华激进派要谋得深远一些,按照石原莞尔的想法,中国这个地方是应该,但是它的角色是作为日本的原料的提供者。所以呢,他认为是应当对苏联,将来要进行决战的。所以呢,不可以把有限的国力,消耗在像中国这样的地方。


宋志勇(抗战史专家):因为他这个战争的全局管很强的,他就,一切前边的这个战争行动,都是要为最后对美一战做准备的。


黄章晋:在他心目中,他觉得,他发动“九一八”的时候,他脑子里是有一个刹车的,什么时候该刹车,什么时候该踩油门。一旦和中国开打的话,一扩大下去的话,那就变成了一个,你完全不知道边界在什么地方的一个战争。


解说:但东条主张扩大与中国的战事,在东条英机的背后,是众多的日本民众,及石原莞尔的效访者们。


黄章晋:石原莞尔是一个中校中佐,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之后,迅速大佐,然后变成将军,后面还有无数的这个他的小兄弟们,都是中佐、少佐,急等着要建功立业,和平时期的时候,军人怎么立功?你不能说你立了功,然后,从此就踩了刹车,把我们的路堵了。


解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石原莞尔的模仿者们,将石原抛在了一边,他一路被边缘化,先是离开关东军,然后离开军部,最后是作为一个预备役,活跃在家乡农场的试验田,和崇拜者的讲堂上。


黄章晋:反而他失去发言权之后,他自作聪明的一切预言,全在他的眼前一幕一幕的变成了现实。


解说:他目睹日本越来越接近,他所说的最终战争。


黄章晋:日本走向现代的起点开始,六十年时间的奋斗所得,全部丢的干干净净,转折的那个起点其实从他开始。


“恶花”抱憾凋亡只因未能成为战犯


解说:如今,日本战败,最初挑起战争的人,要为他的模仿者们出庭作证。检察官对石原说,证人请不要说与任何询问无关的话,只需回答“yes”或“no”。检察官问石原,满洲事变给中国方面造成了多大损害?誓愿回答,请检察官大人教我一下,这个问题如何用“yes”或“no”来回答。检察官问石原,有什么话要说?石原说,我想说的话堆积如山,满洲事变的中心人物是我石原莞尔,但这个石原为什么不是战犯?这根本不合逻辑。


黄章晋:这个我觉得真是一个良心发现,十五年战争的话,是从他开始的,在这个“九一八事变”里面来说的话,就是土肥原呀,板垣征四郎这些人,其实是一个配角,真正的这个主谋是他。


解说:在众多的记者面前,询问持续了两天,法庭几乎没有从石原莞尔身上,得到有价值的新证词,反而法庭成了石原,为被逮捕的原日本陆军领导人,战争罪犯们辩护和同情的表演场。


黄章晋:说实话,就是中国人,应该感谢东条英机这样的笨蛋,早早地就把日本拖到了这败亡的结局,假如不幸是石原莞尔,扮演了东条英机这个角色的话,那时候可能命运,中国人命运就要悲惨很多。


解说:这次出庭做证,成为石原莞尔最后的谢幕。两年后的1949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四周年纪念日当天,为没当上战犯而遗恨千古的“九一八事变”主谋,日本陆军中将石原莞尔,在日本山形县高濑村的家中,口述完名为《新日本的进路》的遗书后,死于膀胱癌引起的尿毒症,终年60岁。


陈晓楠:石原莞尔去世之前八个月,1949年的12月23号,和石原共同策动“九一八事变”的同谋,板垣争四郎大将和其他七名日本甲级战犯,被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当时石原呢,正在家中因膀胱癌命若游丝,不知道,他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作何感想。在今天很多日本人的心中,石原莞尔是一个爱国者,是一个有理想、有情怀的战略家。但正是他,用美丽的语言,让无数普通的日本人葬身中国东北陌生的土地上。打着国家的名义,亚洲的名义,黄种人的名义,把日本拖入了战争的深渊。那场战争,开始于1931年9月18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