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关西状告鲁提辖

话说镇关西被鲁提辖三拳打倒,一命呜呼,其家人在阳间状告无果,倒弄了个坏事传千年,给郑氏门庭抹黑不少,“郑大官人”的名号从此无人叫起,连“镇关西”的声威也被渐渐淡忘,只有还原了“郑屠”的本来诨称,在史上竟没留下个真名。因碍于名讳,也怕惹上麻烦,小可不敢造次,还是小心尊称郑屠为“镇关西”罢。


镇关西虽杀猪无数,但自认为虚钱实契骗娶金老女儿之类事也算不上什么大恶,总不至于以命相抵,不仅死得冤枉,而且还很窝囊。只这一口气千年未出,所以聚着冤魂未曾散去,在阴间游荡不止,未得托生,每逢阳间改朝换代便要在阴间提告鲁提辖。无奈阎王爷也碍于阳间民心舆论,怕给镇关西翻案惹怒大众断了阳间香火,所以虽经宋元明清等,镇关西一案也未曾翻得。


所幸网络时代来临,不用阴间发难,这阳间就兴起翻案之风。一时间岳飞抗金成了愚忠和民族融合的罪人,秦桧跪倒的双膝成了国人失去人性博爱的明证;义和团成了拒洋阻碍中国西化的拳匪,李鸿章成了扶大清于将倾的自由功臣;国共抗日妨碍了大和民族共荣东亚的伟业,汪精卫成了曲线救国救民水火的人权英雄……




镇关西毕竟家底殷实,其后人繁衍千年,虽迁居外地者无数,但在祖籍渭州地面也算是名门望族。主脉一支承祖荫庇佑,新政保护,为官为商者众,主业三尺肉案竟发展成为赫赫有名的大企业,为感念祖上,注册曰“镇关东集团有限公司”意谓镇全城是也。


眼见《水浒传》被拍了一次又一次,连西门庆潘金莲都成了追求性爱自由的典范,而祖上镇关西却总是被鲁提辖三拳打倒,叫镇关东脸上无光,着实懊恼。唯有大修镇关西坟墓,每年给祖坟上香烧纸愈更大车小辆,箔起火山、礼炮震天,自我风光罢。


某年春晚惊蛰早,地球毁灭之说盛行。镇关西托梦镇关东,说是在阴间再次把鲁提辖告下,如果这次官司打不赢,地球都快没了,怕是永无翻身之日。只求镇关东改换厅面,将阎王爷请进家庙,多烧香火供奉,倾家荡产也要在所不惜,否则镇关西真的无有托生机会了。


镇关西状告鲁提辖一事,在阴间闹了个纷纷扬扬,阎王殿前人头涌动。宋公明一声令下,梁山好汉英魂重聚,都来给鲁提辖壮威。那边镇关西也不含糊,有了后人镇关东供奉的香火撑腰,大散资财,捏聚了高太尉的散魂,又约了端王爷、张都监、西门大官人等鬼魂,连潘金莲也被王婆拉来给镇关西捧场子,顺便又与西门庆玩起了捏脚的游戏。


那边阎罗升堂也与时俱进,倡导民主法制,公开审案。为确保万无一失,镇关西从京城聘请了端王爷讼师事务所的海归派御用讼师查理•装。鲁提辖虽不敢怠慢,但是他当年不听宋江劝说,未成家立业,千百年来无受香火,当和尚也不懂的化缘,请不起律师,还好吴用挺身而出,免费给他法律援助,将就着称起了门面。


不料判决下来,鲁提辖竟被从天堂下到了地狱,而镇关西也从地狱上了天堂,都不愿意投胎了!


判词如下:


阎罗殿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某年)阎刑终字第某号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


公诉机关阎罗殿提刑按察司。


原告人镇关西,男,汉族,某年某月某日出生,大宋渭州人,渭州小众经略相公门下肉屠户。现居地狱十八层。


辩护人查理•装,京城端王爷讼师事务所讼师(海归派御用)。


被告人鲁提辖,男,汉族,某年某月某日生,大宋渭州人,渭州小种经略相公府提辖。现押于阎罗殿看守所。


辩护人吴用,大宋武胜军承宣使(曾任梁山泊军师)。


阎罗殿提刑按察司以阎按(某年)公诉字第某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鲁提辖犯故意杀人罪于某年某月某日向本殿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原告人镇关西向本殿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殿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阎罗殿提刑按察司提刑官牛头马面出庭支持公诉,原告人镇关西及其辩护人查理•装,被告人鲁提辖及其辩护人吴用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阎罗殿提刑按察司指控:某年某月某日,被告人鲁提辖在潘家酒楼结识了镇关西岳丈金老及其女儿,被告知金老女儿被镇关西虚钱实契骗娶收小,后被镇关西夫人郑大娘子逐出并追讨典身钱三千贯。鲁提辖偏听一面之词,于次日到镇关西肉铺寻衅滋事,三拳打死镇关西后径行离去。经仵作鉴定:镇关西系头颅骨折脑干神经受损休克死亡。案发后被告人当即潜逃,入梁山为寇自保,后受诏安便不了了之。此后镇关西虽多次向阎罗殿提告,奈宋元明清等朝代均碍于阳间民意难违拒绝重审。幸喜当今倡博爱人本时代,镇关西后人镇关东聘请网客共造舆论,随乃扭转阳间民意,使此案沉冤千年后得以重审。


针对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了原大宋渭州府报案登记、书证、物证、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仵作鉴定结论等证据。


阎罗殿提刑按察司认为,被告人鲁提辖持拳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提请本殿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镇关西以及辩护人请求判令,被告人鲁提辖赔偿被害人镇关西的丧葬费一万贯,历次诉讼交通食宿费十万贯、误工费一百万贯元等共计一百一十一万贯。


被告人鲁提辖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不持异议,但其认为作为治安有责的提辖,自己赤手空拳面对镇关西的屠刀的行为应定为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正当防卫的职务行为,并且其后效命朝廷打霸除恶屡立战功,虽有过失但请求免于处罚。


被告人鲁提辖的辩护人吴用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不持异议,但认为本案属婚姻问题而引发,系被害人骗娶二奶有过错,且被告人确属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对朝廷又有大功。请求对被告人鲁提辖免于处罚。


经审理查明……


本殿认为,被告人鲁提辖不能正确执行职务权力,非法剥夺他人生命,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虽然被告人鲁提辖后投靠朝廷且立有大功,但功过应当分明,且其杀人后没有救治行为却当即潜逃,后又杀人无数,无依法从轻处罚理由。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附带民事原告人及其辩护人要求被告人鲁提辖赔偿被害人镇关西丧葬费、诉讼交通食宿费、误工费贯等诉讼请求合理,应予支持。根据被告人鲁提辖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网络时代刑法》第某条、第某第某款、《网络时代民法通则》第某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鲁提辖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诏安权利终身。立即从天堂押解地狱。


二、原告人镇关西即刻从地狱晋升天堂。


三、被告人鲁提辖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镇关西要求赔偿原告丧葬费一万贯,诉讼交通食宿费十万贯、误工费一百万贯元等共计一百一十一万贯(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付清)。


四、作案工具拳头两只须在鲁提辖伏命前依法没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但是鲁提辖半贯铜子也没有,阎王殿只好强行将鲁提辖出家的大相国寺判给了镇关西。又引起该寺一众和尚进京上访不止。镇关西再接再厉,又揭发鲁提辖倒拔垂杨柳不仅违反大宋森林保护法,而且破坏生态平衡,还当过二龙山寨主,是标准的黑社会头子等等。接着又起诉宋元明清等要求国家赔偿!此是后话不提。


但阎王殿如上判决,着实叫鬼们心惊肉跳,众梁山好汉哪个身上没有命案?梁山泊岂不成了黑社会组织?问及宋公明,因受诏安,宋江百口莫辩,顿时失去了大哥的威严。众好汉如倒树猢狲,有点关系的跑到了辽国,没有门路的跑到网络潜水隐身,最搞笑的是行者武松,他以为和孙行者悟空沾点关系,一个筋斗云掉进了大辽国驻京驿馆,未及分辩就被绳捆索绑起来,宋公明差吴用索人未果,好在被端王爷用百万只箭簇换了去。


西门庆拍手称快,重金聘请查理•装,和潘金莲一起合计怎么致武松于死地。查理•装故伎重演,立马向阎王殿呈状,告武松故意杀人之罪。西门庆也连忙托梦后人大大地烧起香火来。


蒋门神、张都监、飞天蜈蚣等等也呼啸而聚,纷纷状告武松故意杀人罪、损坏公私财物罪。


潘金莲对西门庆似笑非笑:“官人,还可以给武二加上一罪的,让他这样死,岂不太便宜了么!”


西门庆展扇一乐:“愿闻其详。”


“再告他个强奸未遂罪!”想到武松曾故意不解风情冷落自己,潘金莲就恨由心生。


西门庆折起扇子:“证据不好造呀。”


潘金莲哼哼一笑:“他的肩头不是被我捏过的么?他不是还送过我红绸么?”


西门庆乐不可支:“哈哈,对对,一千多年啦,光说我们有作风问题,他武二也不能是圣人!”


“他的罪多着呢。猎杀保护动物老虎,毁坏武器梢棒,杀害了那么多人,有哪一个是经官府审判过的呢?”


公开审理武松的这一天,阎王殿前鬼满为患,但没有一个梁山泊鬼士露面,派员督审的天庭鬼权观察组织对此深表满意。


鬼群中,武大郎挑着炊饼担拼命往阎王殿里挤,刚挨着殿门口,就被迟到的牛头马面撞翻了担子,看着满地的炊饼被人踩来踩去,里面兄弟武二还不知怎样,武大郎急火攻心,攥着半块抢回来的炊饼,冲中间呛出了一口鲜血:


“这是小民的生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