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的故事

predators 收藏 71 325
导读: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美国英雄阿尔文·约克(Alvin York)的战斗经历是一个使用M1911手枪的著名例子,也是在战场上成功应用辅助武器的例子。在网上可以找到许多约克的资料,我这里只讲述当天的经过: 约克下士所在的部队是美国陆军第82步兵师第328步兵团,当时在马斯河的阿尔贡地区,位于223高地后面的铁路沿线。在1918年10月8日的清晨,该团正被德军机枪的火力所压制。包括约克在内的17名士兵被派遣到机枪的侧翼进行侦察,负责指挥的是约克的好朋友兼上司伯纳德·厄尔利(Bernard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美国英雄阿尔文·约克(Alvin York)的战斗经历是一个使用M1911手枪的著名例子,也是在战场上成功应用辅助武器的例子。在网上可以找到许多约克的资料,我这里只讲述当天的经过:


约克下士所在的部队是美国陆军第82步兵师第328步兵团,当时在马斯河的阿尔贡地区,位于223高地后面的铁路沿线。在1918年10月8日的清晨,该团正被德军机枪的火力所压制。包括约克在内的17名士兵被派遣到机枪的侧翼进行侦察,负责指挥的是约克的好朋友兼上司伯纳德·厄尔利(Bernard Early)军士。


这支17人的巡逻队由于看错了地图(法语地图)而走错了路,碰巧的是德军的战线上居然有个薄弱部位,被他们正好绕了过去进入到敌人的战线后面,结果他们看到一名德国军官和一些德军士兵在吃早餐。这些德国人认识他们被包围了,便迅速投降。然而当厄尔利军士打算押解俘虏回自己阵地时,另一边机枪阵地上的德国人一边用德语呼唤自己人趴下,一边用猛烈的机枪火力横扫了这支巡逻队,当场射倒9人,包括伯纳德·厄尔利也被17发子弹打成重伤,他临死前让阿尔文·约克中士指挥这支巡逻队。(注:另外有资料提到厄尔利临死前把指挥权转交给Harry Parsons下士和William Cutting下士,他们两人命令约克干掉机枪手。但很多资料都提到约克是个虔诚的信徒,上战场以来一直不愿意向同为人类的敌人开枪,而在这次战斗中他首次向敌人开枪很可能是看到好朋友被射杀,幸存的同伴也有随时被杀的可能,才把信仰放到一边的,靠他人的命令未必是能他信服。)


当时美国人仍然控制着他们的俘虏,幸存的美国人和德国人都趴在地上,同时避免误伤自己人,德军的机枪手不敢打得太低。约克看到德军机枪的位置大约有30码远。能清楚看到戴着“煤桶”钢盔的面,于是他用他的恩菲尔德M1917步枪开火了,约克来自田纳西州山区的穷乡避壤,他餐桌上的食物是靠枪打来的。山区人很节俭,每一枪都不能落空,现在也是一枪一个德国人。


在约克看不到的地方,另一些德国兵利用地形掩护向前推进,接受到约克的位置。他们计算着约克的枪声,算准了他的恩菲尔德连续打了5枪并开始装弹的时候就跳出来扑向约克,然而他们没想到约克除了步枪外,还还携带了一把M1911自动手枪,迎接德国人的是他们意想不到的持续枪声。(注:在电影《约克军士》中,约克并没有携带手枪,此时他用的手枪是从俘虏身上缴获的鲁格P08手枪,另外电影中他使用手枪的射击方法是从最后一个人打起,由远至近,最后被手枪打死的德国兵离他只有一步之遥,才举起上一刺刀的步枪就被手枪打死了。)


约克继续射击和前进,在他的鼓舞下,另外几个同伴也起来战斗,最终他们一共打死了25名德国兵,俘虏了132人。此役后,约克被提升为军士并获得国会荣誉勋章。不过有关他的事迹却被吹嘘得太过分,有些数字称他单枪匹马地就干掉了35挺机枪和俘虏了132人(注:我过去曾在中文资料中看到有说约克是左臂负伤后用单手射击步枪的,这可能是对single-handedly“单枪匹马”的误译)。但约克一直都宣称他不是单独行动的,另外7个幸存的同伴也有功劳。


二战中,驻印度的第十航空队是美国陆军航空队中规模最小的战斗空军部队,但却负责了地理范围最大的战区。它负责守卫从印度到中国的补给线,并破坏日军从仰光、缅甸到这个印度北方的补给网。它的重型轰炸机部队——第7轰炸大队由为数不多的B-24所组成,基地在Pandaveswar,加尔各答的西北方,它在缅甸飞了很多任务,多数目标也在那里。1943年3月31日,第7轰炸大队的第9轰炸中队被派去破坏在彬文那(缅甸中部城市)的一座铁路桥,中途在仰光和曼德勒(Mandalay)之间靠近两个活跃的日军战斗机基地。编队由第7轰炸大队的指挥官Conrad F. Necrason带领,在他的右翼飞行的B-24上的正驾驶是劳埃德·詹森(Lloyd Jensen)中尉,副驾驶是欧文·伯格特(Owen J. Baggett)少尉,他就是本故事的主角。


在抵达目标前,B-24编队受到日军战斗机的拦截。Necrason上校受了重伤,而詹森的飞机也被击中,氧气瓶被打碎,轰炸机后部燃起大火。顶部炮塔的炮手塞缪尔·克罗斯迪克(Samuel Crostic)滑出炮塔,抓了两个灭火器站在炸弹舱狭窄的通道上面试图灭火。飞机仍在受到日军战斗机的攻击,机身上又被打穿了许多洞。副驾驶伯格特接管了顶部炮塔直到克罗斯迪克军士用光所有的灭火器。此时机舱内充满了浓烟,詹森命令机组人员跳伞。


由于内部通讯装置失灵,伯格特向炮手打出跳伞的手势讯号,在呛人的浓烟中,然后自己跳了出去。他在轰炸机凌空爆炸前看到有四顶打开的降落伞。日军飞行员立即开始扫射这些生存的机组人员,打死了几个并打伤了伯格特的手臂。这个打中伯格特的日军飞行员绕了过来,也许是出于好奇想看看他打死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伯格特一动不动地装死,希望能骗过日军飞行员不再射击。在那驾日军战斗机从他脚下经过时,伯格特拿出.45手枪向着他脚底下打开着的战斗机驾驶舱打了4枪,于是战斗机开始回旋并下坠。


在伯格特落地后,日军飞行员继续向他扫射,但他躲在一棵树后逃脱了。后来他和詹森中尉及另一个炮手一起被缅甸人抓住并转交给日本人。伯格特和詹森被一架日军轰炸机从缅甸送到新加坡关押。在超过两年的战俘生涯中,伯格特的体重从180磅减到90磅。不过此时他有足够的时间想想在半空中发生的事情。他起先不相信他能够在摇摇晃晃的空中击落敌机,但许多记忆碎片逐渐拼凑起来。


几个月后,第311战斗机大队的指挥官哈里·墨尔登(Harry Melton)上校被击落,也被关押到这个战俘营,他告诉伯格特,一位日军上校说伯格特击落的那架飞机坠毁并燃烧起来,事后在飞行员的头颅内发现一颗子弹,被认为是致死导致飞机失控的原因。墨尔登上校愿意为此事作证,然而把他运送到日本的船却在中途被击沉,他掉了性命。只有两项证据支持伯格特:首先,那个区域里的敌方战斗机都在那名飞行员的下面;其次,事件发生在4,000到5,000英尺的空中,飞行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改出回旋。以上校退役的伯格特现在住在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他仍然坚信他击落了那名日军飞行员




当德军正在撤离挪威时,美国陆军第8航空队的一名负责解读空中照片的技术军士想到现场拍一些照片,他组织了一个由两辆吉普车组成的侦察小组,其中一辆搭载着一名司机、一个摄影师和一位上尉,而技术军士则驾驶另一辆,搭上一个中尉和照相器材。由于这两辆吉普车都没有架设机枪,因此有人出于安全的考虑而安排了一辆架设有一挺.30勃朗宁机枪的3/4吨卡车,除一个司机外还有两个携带步枪的二等兵和一个军士。


德军撤退时故意调乱了公路指示牌,结果出发一小时后他们就迷了路。当来到一个岔道时,他们无法在地图上找到准确的道路。于是上尉下了一个决定:他会走其中一边的岔道,而技术军士和中尉的吉普车会走另一条路,3/4吨卡车则在路口原地等待,如果卡车成员听到任一边路上传来射击声,他们就立即赶去救援。


中尉和技术军士越过了一座跨越一个没水的小峡谷的小桥,来到大约5英里外的村庄,在街道的中央有一个喷泉或雕像。


他们注意到有座两层高的教堂,有尖塔,离地大约300码高。


一般来说狙击手是不会躲在教堂尖塔中,因为他的退路太容易被一个8人或10人的步兵班组封锁。而且这个尖塔太显眼,如果狙击手躲在里面开上一枪就会立即遭到火力压制。教堂尖塔只适合躲藏三种生物:蝙蝠,牧师和炮兵前观。


无论书上说到狙击手躲在尖塔中是多大的错误,但现在的确有一个狙击手就躲尖塔里,并向两名美军射击。子弹只打中了吉普,两名美军跳出来找掩护时,他打出第二枪,打中了前面的一个轮胎。10或15秒后他小心地击中其他能看得到的轮胎,然后好像想了一下,又用5、6发子弹打中发动机罩和散热器。躲在乱石堆后的两名美军检查了一下他们的随身物品:两个人,每人1把.45自动手枪外加3个7发弹匣。这不是最糟糕的,他们的敌人躲在300码外。而且太阳正在下山了。


好消息是:也许卡车上的伙伴们已经听到枪声了——但或许没有。没有手榴弹爆炸,没有打炮,只有偶然的一下枪声是不会传得太远的。两个美军彼此述说了他们自己的想法,现在他们只能设法自救。


技术军士举起他的.45手枪向着尖塔的最高处,由于高度和和弹道曲线的问题,要瞄得尽量高,这样运气好的话子弹也许能够够得着目标。他开了枪,两人可以听到.45子弹重重在打在建筑物一楼的护墙板上,至少在狙击手射击的窗户下面的10至15英尺的地方。然后,狙击手还击了5枪。显然这不是个好方法。


时间在流逝,他们不能用手枪还击,也不能离开这片乱石堆,到跑露天的地方会马上被狙击手的靶子的。吉普车又开不了,他们希望的外援也没有到来。好像事情还不够糟糕似的,他们的水壶放在吉普车后面,现在他们的咽喉又干又燥。距离吉普车后面只有10至15英尺,如果他们跑去取水,或试着爬过去拿,也是很好打的靶子。这时中尉想到了一个主意。


中尉小心地向吉普车开枪,瞄准座位的下面。他打了7枪,然后更换弹匣再打7枪。他保留了最后的7发子弹。然后他让军士也射击那个部位,那里是汽油箱的位置。28发.45弹头撕破了汽车的金属外壳,散发出汽油的味道来。他们马上把地图点燃起来——反正已经没有用处了,然后扔出去把吉普车烧起来。


他们希望产生很大的火光去吸引卡车成员,知道这里发生了些什么事,需要他们的帮助了。卡车没有来,但由于吉普车轮胎焚烧产生的浓烟给予他们足够的掩护,使他们能跑到最接近的建筑物的角落里,那里比乱石堆有更好的掩护。


狙击手没有再开枪。两个老兵试图沿着他们来的道路撤退,越过那栋桥,最后发现了另一辆吉普车和卡车还在等他们俩。没有人听到有枪声或注意到火光。


第二天一支部队谨慎地回到村庄搜索,在机枪的掩护下检查了躲藏着狙击手的建筑物,但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只有烧毁的吉普车成为大街上的垃圾。


两把1911手枪把两名美军从狙击手的枪口下救了回来,不过从此这名军士再也不会连一支卡宾枪都不带就离开基地到处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