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团干部22年当兵经历总结出来的做人,做事的经验,在此整理记录之。。。。。(一)

徐瑞泽 收藏 61 2318
导读:一个正团干部22年当兵经历总结出来的做人,做事的经验,在此整理记录之。。。。。(一)

一个正团干部22年当兵经历总结出来的做人,做事的经验,在此整理记录之。。。。。 来源: 张海雁的日志

1.想转业的话,趁年轻,到正连能走就走,或到副营立即就走。

到正营,千万不要走,因为正营转业几乎和正连转业一样,没什么区别。

到副团,要想法冲正团,如果不行,一定要干满三年。因为有的地方副团满三年,甚至在地级市都是安排副局长之类实职的。

2.婚姻有三个要注意:一是讲浪漫但决不能脱离现实,爱情远不是生活的全部;二是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但幸福的婚姻也要同双方父母保持一定的距离;三是同一背景的婚姻会更有默契一点,而默契则是婚姻疲惫期的缓冲剂。我其实不赞成女性把命运全部系于老公身上,这样的风险很大。

3.要能说能写能干能喝

说:口才很好,开会讲话滔滔不绝,旁征博引;

写:军事论文在全军一些期刊上一篇接一篇发表。

干:抓军事训练很有思路很有方法。

喝:酒量大,一斤不醉。一天喝两顿,照常干工作

4.大学生军官优点:思想新锐,学历较高,知识面广,视野开阔。

不足之处:好高骛远,组织指挥能力弱,军事专业技能较差,人际交往缺乏经验,不善沟通协调。


士官优点:适应部队,脚踏实地,吃苦耐劳,军事专业技术较强,具备一定的组织管理能力。

不足之处:文化水平层次相对较低,视野不够开阔,创新能力较弱,发展后劲不足。

5.开篇之前,考虑到看帖子的多为小年轻学员、军官和军嫂准军嫂们,先说一下这件事:

我所在的部门于去年3月份从基层借调了一名研究生来帮助工作。该同志正连上尉,28岁。他来自作战部队,这支部队驻在一个地级市。虽然驻在地级市,但因为他部队的性质,很忙很累,一月能正常休息两天就很不错了,根本顾不上家,因此驻地条件稍好些的姑娘,都不愿意找这支部队的军官。

他在老家谈了个女朋友,也黄了。

来这帮助工作后,为找对象的事很着急。可能帮助工作不到一月吧,就开始相亲了。出于对年轻同志的关爱,我隐约地提醒他:28岁对一个男人来说,不是很大的年纪,不要着急,在军区机关工作条件很好,现在的姑娘都很现实,你学历不低,长相英俊,还是个潜力股,姑娘们都知道你最低也能干到副团,会排着队等你选。先把工作干好,干出点成绩得到领导认可了再说,特别是你还属于借调阶段。

但这名同志对我的话仅是表面应承,私下依旧,只是变得更加隐秘。去年半年多时间共谈了三个女朋友,都是女军官。第三个,是8月份谈的,与他同岁,也是28岁。到12月初时,就准备结婚了。

我听到这消息大感诧异。忍不住就发了:兄弟啊,你创造了我单位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做出来的事啊。

为什么呢?

因为你还属于借调阶段,行政关系工资关系都还在你原单位,你都根本不是我们这个部门的人,你怎么结婚啊?举办婚礼以什么形式请客呢?你给领导施压吗?要求领导赶快研究给你下正式调进来的命令吗?

同部门的几个团职老同志和我一样,异口同声表示反对。因为他如果结婚,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几个大头头会想:小年轻人才来半年就谈恋爱结婚,明显心思不在工作上嘛。

没想到这家伙很固执,几个老同志的话全听不进,必须要结婚。结婚是个人的私事,我们也不能去进行干涉。只好劝他,不要在本单位举行婚礼了,回老家办去,或者旅游结婚。因为不是我单位的人,在这办婚礼不合适,估计大头头们不会参加,也没有理由参加,这样到时会很难看。

今年元月份,他结婚了,在一个星级饭店摆了28桌。

结果那个惨啊。凑凑合合坐了一半人。请的人一半都没有到。如我们所料,几个大头头果然没来参加。要知道,大头头特别是一号是个很有水平、很有能力、很关心部属的人,以前即使是个小士官的婚礼,他也是必亲临现场的。

当然,他随的礼是托人到了,其他没到场的本单位同事,礼也全随到。

第二天,整个单位议论纷纷。


现在,这兄弟仍然借调在本单位工作,没有安排具体的业务,依然打杂。打杂了一年多,也创造了我所知道我这单位的打杂记录了。


昨天,一个大头头找我谈话,他是管干部的,闲聊中他突然问到这兄弟表现怎么样?


去年六七月份时,这大头头也问过我同样的话,我回答:虽然工作效率一般,但人很好,很勤奋,是个可塑之材。

对年轻人,我总是这样想的,觉得应该给他锻炼成长的机会,虽然不满意他的工作,但我不能害他。

过不几天,与这大头头同桌吃饭,敬他酒时,大头头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小X一向实话实说,现在也撒谎了。

昨天他再问我,我干脆回答:不行。一年多了,完全没有进入工作状态,而且干什么事,拖拖拉拉,加班也很少,完全没一点吃苦精神。

大头头颌首笑了:我知道,只是看你还说不说实话。

我估计,他要想正式在军区机关纳编定编,已经很难了。

唉,年轻人,这么好的机会,不懂得利用和珍惜,怪不得谁,要怪怪自己吧。

关于结婚这事,大家到了合适的年纪结就是了。但有一条记住:如果你是借调到上级机关工作,即使你38岁,你可以结婚,却绝对不可在那单位请客举办婚礼。个中原因,不言自明。

其实这家伙谈的第三个,是要结婚了我才知道,如果在初始阶段,我会警示他的。

因为他才28岁,找个同样28的女军官,明显不太合适。在驻城部队,28岁长相漂亮的女军官,有无数人盯着,没有百八十,也有三五十,如没有男朋友,有很多复杂的原因,敢娶之为妻的,那得是能人,不是凡夫俗子能够消受得起的。

6. 博士很快转业是不现实的。具体规定多少年才可以转业,我不是太清楚。但有一条,你男朋友起点高,二十七八的正营吧,正常情况下三十一二就到团职了,这是非常年轻的团职,个人建议至少到团职了再考虑转业一事。因为转业时,团职和营职的差别是相当大的。团职由组织部安排工作,营及以下是人事局安排工作。

而且地方上,混个处级待遇是许多基层公务员一辈子的梦想。


另外,博士在部队是高学历了,其实大家包括领导私底下还是对他高看一眼的,建议个人一定要低调、谦虚。博士也不是什么都懂,特别是地方生,对部队的了解甚至不如一个初中学历的士官老兵。因此千万不可有博士的臭架子。架子这东西,既是虚的,也是实的。当你自己有架子的时候,大家会极度反感和排斥,你所摆的那架子会成为阻挡事业发展的障碍。当你没有任何架子的时候,你的形象,反倒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大。

7.在军队师以上高级干部中,目前流传着一位军委委员关于用干部的“六字箴言”,这是我听好些不同的师以上干部说过的。因为作为这么高层的领导,讲出这些,是很直白很难得的,平常大家看到的听到的多是套话,这六字是:


能力

机遇

人缘



所谓能力,就是要有事业心责任感,具备干好工作的基本素质。没能力,想往上发展,是很艰难的。

所谓机遇,就是当你到了要晋升的时候,要有空缺的合适的位置和平台。如果机会不好,没有位置,往上发展也很困难。说白了,你要有当官的那个命。

所谓人缘,就是要和部属同事特别是领导建立良好的关系。群众评价不高,你想晋升也比较困难。和领导不熟悉,你想晋升则更加困难。因为领导用的人,都是自己熟悉的人信任的人,如果领导都不了解你,你怎么晋升呢?

其实这些大家都懂,但真正按此实践的比较少,按此实践的,多数都是成功者。

8。 .刚才无意中点开一个小兄弟的帖子。问部队有没有舒服点、福利待遇好的单位。

回答如下:福利待遇,任何一个单位也比不上总部机关、军区机关。但这些单位也并不舒服。

在总部机关,干到师职,也就是地方的厅级,仍然是要加班加点的干活的。

9. 这里劝诫一下新到部队任排长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来部队的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千万不要当了排长连长能办点事,以为是个官了而去贪图小便宜,小贪容易酿成大贪。而且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别以为自己做的隐秘没人知道,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战士探亲休假回来,送你一两条家乡烟、一点土特产,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但绝对不可以在战士入党、立功、学技术、转士官等这些方面拿战士一分钱。这样做,将毁掉你的威信和声誉,也毁掉你的前程和未来。

其实努力下去,到一定的职位,你不去贪,一些东西自然而然也是有的。

10. 在基层,技术干部和行政干部相比,相对要轻松一些,因为不用管人管事,做好本职就行。

但由于长期以来基层形成的一些偏见,行政干部比技术干部,在部队受到的重视要多一些,地位也高一些。

至于转业的差别,打个比喻,四年的技术正团转业只享受正县职待遇,不安排实际职务。而四年的行政领导职务的正团,回地方是必须安排职务的,特别是在地级及以下城市,职务上是有保障的。

而营以下的技术和行政转业,没有任何区别。(技术类的现在很爽,以后就悲剧了。。。。。)

11. 讲个富二代国防生的故事。


他是我在新疆任职时那个团军务股的一个参谋。家是浙江的,父亲办一个较大的厂,有五六百员工(我确实不了解,象这样规模的民企,算不算大厂?)。听参谋长告诉我,他家资产上亿。


参谋长告诉我这事,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去不多长时间,一是见到这小参谋长的特别帅气;二是我在轮值团值班首长的时候,他呈过文件给我,我发现他在承办人签名上的字写的挺漂亮;三是交办他去起草一个简单的通知,他办的很快,不到半小时就反馈过来,显得特别利索;四是有一天很晚了我查完哨到办公楼,发现司令部有个房间亮着灯,进去一看是他正在电脑上加班做一个计划;五是他和我说话不卑不亢,感觉修养很好,也特别有礼貌。

我就在闲聊时和参谋长说:你这个参谋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参谋。

参谋长得意地笑了:哈哈,那是我从连队亲自选上来的。老X告诉你,这家伙的家境很好的,浙江人,父亲是个亿万富翁。

听说他是个富二代,又分配到新疆这么艰苦的地方来工作,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有天和这小参谋聊天,就谈到这事。小参谋说:我是家里的独子,我爸怕我学坏,考上大学后,非要我转了国防生。

我说到这么遥远的地方来,分配时没找找人?

他回答:找什么人?我爸恨不得我分到西藏去呢!

我问:你后悔吗?

他回答:有啥后悔的,父亲也是为我好,我觉得在部队锻炼几年也不赖。

我再问:你不打算尽快转业啊?

他回答:部队也挺不错啊,再说现在转业,也根本转不了,那就在其位,谋其政呗。

小伙子的心态很好。他父亲很有眼光,这样的孩子,在部队锻炼几年,可以把家族企业放心地交给他。

到第二年3月,这小伙子分配到部队才一年多,还不到24岁,被几个营的营长教导员看中,要求放他下去当连长,参谋长愣是不放人。

我走后,09年,听说这小伙子调到了一个军级单位的军务处任参谋。

现在,我不知道他转业否。我相信,在部队,他的作为不会低,回地方,他更是如鱼得水。

12。 腐败的人集中在什么人身上:


一是他的仕途,一直以来是靠送钱打点升上去的。这类人靠钱铺路,他就必定要找这些钱的出处,所以会利用手中的职权捞钱,这类人很疯狂。

二是他预感再上升已经无望,前途到此为止,他会抓住最后所有的机会,这类人更疯狂。

还有些人,他这样处理事情:

1、不该拿的钱坚决一分不要。所谓不该拿的,就是要违反原则,利用职权替人办事之类的权钱交易,这样做了,永远是一个隐患,过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出事,安全第一。

2、可拿可不拿的钱也坚决一分不要。不要这些钱的,一是自身要求非常严格,也就是很廉洁。二是他的前程很好,他不想授人以把柄,让人说闲话。再多的钱,他也不会动心。

3、该拿的钱也拿。比如到下面单位去检查,走时,下面单位也不送你任何土特产,送个三两千的红包你,说也不知道买什么合适,您自己拿上去买件衣服吧。这类钱可能就是俗称的“灰色收入”,基本上所有人都会半推半就地笑纳。因为拿这样的钱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13. 省军区部队,相比作战部队,工作强度是很低的,也就是大家俗称的舒服。

但发展起来很难,如果不在省军区机关,无论是军分区、武装部还是干休所,基本到营这一级,就很难发展了。

说一件我同县老乡的事。比我早一年兵,早两年军校毕业,他上的中专。现在是副团三年多。调副团,找的我一个同县的老乡帮助协调的,那老乡给大区副当秘书。

现在他想调正团,是烧香找不到庙门。反正今年是没戏了,看2012年能调个正团不?

14. 您的孩子从校园到军校,对社会、对军队都抱着极为美好的向往。他没有接触到社会上私下层面的一些东西。

社会上的人和事,您也多少了解。军队也是个小社会,离不开大社会的影响,当然有美好的和丑陋的东西。

但不管怎样,要看主流。就比如说贪官多,个人认为,贪官最多占整个队伍的十分之一二,绝大多数都是好的。

还有,调职晋职要送礼这事,有的单位,很多人确实是从副连往上就要找人打点(但回过头想,即使在这样的单位,也有人是凭自己的能力往上,不花钱的)。有的单位,干到正团也不用花一分钱。这是单位的风气问题,也看位置的紧缺情况。

一切都要正确面对。一个年轻人,在觉得环境不利于自己时,可以想法离开这个环境。如果离开不了,那就适应这个环境。

以上仅是个人愚见。

15. 刚分下去的小排长要是再会一样乐器就更好了。现在部队搞晚会之类,干部会乐器的不多,反倒是战士多一些。如果你会,遇上整个单位这样的活动,你在所有年轻干部中,都是亮点。

而且领导很容易认识你,也提供了你让领导了解你的机会。

都说转士官要花钱。我那个团也确实有部分人要花钱,但有一部分人,不仅不花钱,你还得求着他来转士官。

比如体育骨干、文艺骨干、技术骨干之类。

07年底,我就专门做过一个小伙子的工作,他是团里篮球队的主力,二期满了,不套三期,我负责多次做他的工作,最终他没有留。

一个团领导,为什么要去做一个士官的工作让他留下来?

因为每年驻地单位要进行篮球比赛。部队里面,对这些大项活动,也就是给单位挣脸面的事,是非常重视的,争第一、扛红旗的思想从未改变。

那年我带团篮球队参加共有十多个团级单位举办的篮球赛。我是领队,教练是一个营的教导员。我们是奔着第一去的。因为师里另一支篮球队已经在预赛阶段被淘汰了。我们是全师唯一一支杀入决赛阶段的队伍。

师长政委对此也很关注,要求赛出风格,拿下名次。

我团实力是有的,但最终被裁判黑了,只得了个第四。因为其他队伍都是军机关和直属队的,而裁判是他们的人。

打完比赛,我们抱头痛哭。我打电话给团长政委说:对不起啊!

那教导员,三十二三岁的人,哭的象个泪人一样。

现在,他早已经是这个团的副政委了。

而十多支队伍,我带的队只得了个第四,是我至今耿耿于怀,也觉得对不起团队的事。

唉,这段历史,我想我会在这个帖子中后面会专门涉及。我那帮兄弟们拼的狠啊,有的重重地摔在水泥球场上,大腿上鲜血淋漓,下场简单处理一下紧接着马上上场。

还有个兄弟摔骨折了,对着我流泪:副团长,对不起,我没法为团队出力了。。。


多好的兄弟,写到这,我眼泪突然出来了。

16. 国防生,从整体素质上看,比我们这一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军人来说,绝对是要强的。首先文化素质就要比我们高。

但现在一些国防生怕吃苦、很浮躁,总想不付出就有收获,或者小付出就有丰收。只看到社会或部队的阴暗面,不看主流,抱怨这埋怨那,还有面对分配实际结果和心理期望形成的反差,不正视现实,不从主观上作出努力,悲观消极,不思进取。

这样,在部队当然不受重视,同事、领导、士兵当然会看不上你,你的发展前景肯定也不太乐观。

连我九岁的儿子也知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

我想,我比许多看我帖子的人都要大,作为大哥,希望你们好好想想这道理。

这些年,我付出很多很多,但也体验过付出后我享受过的普通人没享受过的一些待遇。

仅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去全国各地,即使一分钱不带,也不用担心什么。

因为,机票是电子客票,我打个电话就订上了,不用先付钱。而到目的地后的吃饭、住宿、游玩,则有对口部门接待,自己不用花一分钱。回来时,还能带一大堆纪念品。比如去成都,会有竹叶青茶叶或者是腊制品;去杭州,会有纯丝绸的睡衣或新鲜的西湖龙井之类;去昆明,会有普洱茶;去南京,会有南京的漆器。。。等等。而且接待规格档次都是比较高的,一顿饭,多数会超过一个普通工薪的工资,有的甚至是超过几个月。

说这些,请大家绝对不要歪曲我的意思,因为我是要离开体制内的人了。不是每个在体制内的人都能尽享这些好处的,你得到一定的位置一定的职位,而这样,你需要在年轻时多奋斗。我也是鼓励年轻人去奋斗。



以上是大实话。

17. 其实我骨子里还是有些英雄主义情结的。我特别希望在我站岗时能遇到暴乱分子,让我有机会尽到一个警卫战士的责任,或许我能成为一个功臣,名传四方,光宗耀祖。内心有这很英雄的想法,但说实话我对暴乱分子来袭还是感到很害怕,特别是晚上站岗时,我们是双哨,也是流动哨,一个负责在油库库区巡视,一个负责在加油站外警戒。夜阑人静,大漠无边。我躲在加油站廊柱边悄悄看着不远处公路上偶尔驰过的汽车,又往近处观察加油站外的情况。微风吹来,感觉似乎有几个黑影正悄悄地向加油站逼近,不由心头一紧,持警棍的手也止不住有些颤抖。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加油站外刚种植不久的几颗速生小白杨在随风飘荡。

我曾经一度为这种胆小感到很可耻,觉得自己称不上一个真正勇敢的军人。直到2000年底我随军区工作组下部队检查了解老兵退伍情况和年终工作,遇到一名荣立战功的英雄,才终于解开了这个心结。我明白,如果当时真遇到暴徒来袭,我会勇敢地冲上去,即使是死,也绝对不会退怯。

去的是某集团军某师,下辖有5个团,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在它数十年历史上,参加过无数次战斗,最近的一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老山轮战,涌现出很多牺牲了和仍然还活着的英雄人物。在这个师,我遇到了师政治部副主任,他因参加老山轮战的一次突击战斗,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属于最高奖励了。

我和军区政治部一名同志是代表军区下来的工作组,这名副主任虽然是正团,也陪同我们两个小上尉往各团跑了十多天时间。起初我们为了解全师的基本情况,在师部呆了一两天时间,住在招待所,我发现院子里竖立的一个个灯箱上贴满了英模人物,有全军的,比如众所周知的黄继光、董存锐;也有本师的一些人,但我叫不出来名字。我发现这师副主任也在其中,就仔细读了灯箱上他的简要事迹介绍,原来他参加过越战。我问陪同我们的师组织一名干事,得知他曾经担任过老山拔点作战的突击队队长。

所谓突击队,通俗说实则是敢死队。拔点攻山头作战,敌方占尽地势优势,明堡暗堡无数,火力交叉覆盖,且敌暗我明,作战形势非常不利。突击队要完成拔点任务,伤亡率是非常高的。虽然战前有炮火支援,但再猛烈的炮火也只能摧毁敌表面阵地和火力,一些暗堡和火力只能靠突击队人员冲上去,一个一个地进行清除。

他那时是副连长,被选为突击队长,要带队冲在前面,实际上是敢死队长。

我知道当下一些人对那场战争持有一些非议,我不想去细究那场战争的对与错,但我对他个人英勇的行为,内心油然而生出不少的崇敬之情。

闲聊中,我没有象那些歌颂高大全英雄人物的记者作家们那样向他提问,我想了解一个真实的他:

“副主任,你当突击队长,第一个冲上去时害怕不?”

副主任脸色有些凝重,回答:

“兄弟,怎么会不害怕啊?那子弹从我两耳边‘日―日――日――’地呼啸而过,就象下雨一样!”

我颇感意外,没想到他形容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是‘日―日――日――’,而好多文学作品上对此的形容词是“嗖嗖嗖”。我相信是那些作家记者们错了,因为只有亲历过这样残酷战斗的人说的才是真的。

我又问:那你怎么办啊?

他回答:“怎么办?子弹又没长眼睛,往后退死的更快,只有不要命地往前冲啊,冲到越南鬼子暗堡边了,塞他娘的一个炸药包,或者给他一通冲锋枪,老子不完蛋,让他先升天!”

我再问:听说你带的突击队总共是47人,伤亡情况怎么样啊?

他很久没有说话,然后就转身离去了。

后来我从侧面了解,那次战斗,共牺牲了41人,活下来的,只有6人。

2003年,这支师整编后改为旅,他由师政治部副主任改任旅副政委,年底时差点转业。

但他的转业,被老师政委、时任军区政委,后来从济南军区政委任上退下来的刘冬冬上将给挡住了。

他带领突击队员往上冲前,刘冬冬作为师政委,亲自给他和他的队员们每人端了一碗壮行酒。

刘冬冬上将得知集团军上报他转业的消息,拍案大怒:这样的英雄,怎么能让他转业呢?应该要提升,国家要养他一辈子!

他在那次战斗中负了伤,身上有好几块弹片,一直没有取出。

18. 一个男人不能喝一点酒,在中国,这确实是一项缺憾。因为中国酒文化具有几千年的积蕴。

这样吧,说点我们同事间经常开玩笑的话:

怎么能当官呢?那要做到“四个能”:能说、能写、能干、能喝。

确实,能做到这“四能”,不当官,在企业也一样很出众。

我的酒量其实也很一般,喝三两很好,半斤就到量了。但我有个缺点,就是即使只喝一杯酒都满脸通红,这与血液中缺少一种酶有关系。

因此,我是能不喝酒就不喝酒,因为酒后满脸通红,实在影响个人形象。正好我有痔疮这毛病,我就无限放大了我这毛病的严重程度,每次与领导同桌喝酒都强调这事,说自己有多痛苦。

久而久之,领导也认可了,和领导下部队,领导还主动出面说明我不能喝酒。

建议你百度一下,找一种不能喝酒、又对身体影响不大的病出来(病太重、严重影响身体的话,领导又会认为你身体不行),作为挡箭牌。

19. 这次行动,有一个高干子弟也牺牲了,父亲是个正军职。他是自己要求当突击队员的,当时师里面不同意,他坚决要求上。

说我的命是命,人家的命也是命。

在我看到的军内视频中,他临牺牲前有个象电影中的英雄镜头。他头部中弹、屁股也中弹,裤子也打烂了,几乎是光屁股。

跟进的卫生队员要用担架抬他下去,他仰头大吼:别管我,先救队长!

这队长就是我前面说的那副主任,此时也受伤了,仍然坚持战斗。

说完这话,他头一歪,就牺牲了。

后来大学生到前线去慰问,师里给他们放这段视频。看完了举行座谈。

一个大学生发言:我觉得那个说别管我,先救队长的演员的演技太好、太逼真了。

其时的师政委刘冬冬,气的大骂:你妈的个B,人都牺牲了,你说人家是演员,老子真想一枪毙了你!

20. 低调再低调,是一个人最好的素质。

我这人其实远远不够低调,稍有些张扬,这也是我的缺点。

个人建议:年轻的同志,在工作和生活中,不要图一时痛快,对一些不关自己的事情去品头论足,也许,你看到的仅仅是事情的表面,你根本就不了解事情的实质。

略说一件我的头头的事,他也是农村入伍的。他是一个为人相当相当低调的人。所以从正团到正师,他仅用了两年时间。在全军同类的部门都是创了记录的,大家说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

只说一点他对部属的关心。

他当处长时,无论哪个部属出差超过十天,他必买点水果或牛奶,也就是几十块钱百十块钱,带上人,一同上这部属家去看看。

他对家属说:最近处里工作很忙,XXX出差时间长了点,你在家很辛苦,多体谅、多支持下他的工作。

你想想,他如此对待部属,哪个部属不拼命地干工作?

你再想想,他能如此好地处理好与下级的关系,他和上级的关系能不好吗?

两年从正团到正师,对别人来说是梦想,对他来说,是已经实现了的目标。

21. 想从事政工,文字基础是第一位的。还有,知识面要丰富,政治、历史、军事、管理等等,甚至包括经济方面的知识你都要有所涉猎。

因为即使你是个副连职干事,你替领导写出的讲话,给团职领导写的,是代表团职领导的水平,给师职写的,是代表师职的水平。

而绝对不是你一个副连职的水平。

说到涉猎,举个例子,我在部队,甚至会关注并详细了解CPI之类的指数、地方上建筑工程质量事件、群体性上访事件以及“医闹”这些问题。

这看似与部队的生活风马牛不相及。

但如果哪一天领导讲话中,说到要搞好官兵生活,说到要加强营房工程建设管理、说到要保持部队高度稳定,或者是要提高医疗卫生质量时,我关注的这些东西,都会派上用场的,会在领导的讲话中有体现,而写出这样的讲话,不枯燥,会很生动,会有说服力,领导喜欢,官兵爱听。

注意方方面面的积累吧。

还有,要能吃苦。部队有句话:跟着政治部,年年有进步。但政工组织和宣传工作岗位,很辛苦,吃苦和进步是紧密相联的。不想付出,光想回报,世上很少这样便宜的事。

这里有个帖子,是“我的小圈圈”写的,他是个政工干部,你可以看他发帖子的时间,经常都是半夜加班完,写一两句话上网来。




本文内容于 2012/3/17 18:55:48 被徐瑞泽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