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上校:日军一个师战斗力只相当志愿军一个团(2)

狐狼001 收藏 22 13963

文/《了望》新闻周刊记者陈辉今年6月25日是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60周年。

在60年后回过头来看这场战争,结论应该更加客观、公正。而用世界目光去审视朝鲜战争,也往往能看得更全面、更透彻、更令人信服。但不管站在什么立场上看朝鲜战争,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是:“朝鲜战争使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站起来了!”“鲜战争是美国强加给中国的”美国着名作家约翰·托兰在《漫长的战斗》中指出:“朝鲜战争是美国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战争,是在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内战并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情况下爆发的。中国出兵朝鲜,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是不得已。如果苏联侵略墨西哥,那么美国在5分钟之内就会决定派军队去的。”

在朝鲜战争历史研究领域很有影响的美国学者艾伦·怀廷在《中国跨过鸭绿江:决定介入朝鲜战争》一书中认为,中国领导人在朝鲜战争前夕正专注于解决压倒一切的国内问题,而中国的介入是由于中国安全受到现实威胁的结果。美国学者乔纳森·波拉克通过对披露的新材料的研究认为,中国参加朝鲜战争是受形势支配的。他说,关于是否介入战争的争论在1950年10月份甚至在周恩来与印度大使潘尼迦着名的深夜会见后还在继续进行。只是到了10月13日,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再次权衡了中国介入的风险和代价之后,才重新确定有必要在朝鲜部署军队,因为如果中国军队不介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全就会受到明显的威胁。当美国决定越过“三八线”、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出现在中国东北边境的时候,“中国领导人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大外交》一书中评论说:“刚在国共内战中获胜的毛泽东,把杜鲁门的宣告视为反映出美国人害怕共产主义阴谋,色厉内荏;他把它解读为,美国开始想采取行动,扭转共产主义在中国内战得胜的局面。杜鲁门保护台湾,等于是支持美国仍然承认为中国合法政府的国民党政府。美国逐步加强援助越南。北京视之为资本主义包围中国的行径。凡此种种加起来,都促使北京采取美方最不愿见到的措施。毛泽东有理由认为,如果他不在朝鲜阻挡美国,他或许将会在中国领土上和美国交战;最起码,他没有得到理由去作出相反的结论。”美国《世界历史》杂志1995年第3期,在《美国是怎样卷入朝鲜战争的:过程和依据》一文中指出:“6月26日,杜鲁门即下达了出动海军和空军支援南朝鲜军队以及派第七舰队驶向台湾海峡的命令。杜鲁门还要约翰逊用电话通知麦克阿瑟,动用在远东的海、空军力量支援南朝鲜,但只能在“三八线”以南活动。会后,佩斯立即向麦克阿瑟下达作战命令:对“三八线”以南的“所有军事目标都可以出动空军”,“海军对所有海岸水域及港口可以自由采取行动”。这就是说,在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二天,美国就迈出了卷入战争的第一步,同时,也为中美之间的抗争奠定了第一块基石。还有必要指出,在美国总统和陆军部长的命令下达时,联合国安理会尚未开会通过所谓支援南朝鲜的决议案,美国国会也还没有就此问题进行讨论。这意味着美国政府采取的军事行动甚至没有任何表面的合法化。当然,白宫对此并不是不介意的。”“同错误的对手打一场错误的战争”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如此评价朝鲜战争:“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手打一场错误的战争。”“联合国军”首任司令官、“二战”名将、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对中国人民志愿军评价道:中国军队常常避开大路,利用山岭、丘陵作为接近路,他们总是插入我纵深发起攻击。其步兵手中的武器运用得比我们熟练,充分。敌军惯于在夜间运动和作战。敌人步兵训练优良,小型武器和轻便装备充分,但几乎没有起支援作用的空军,而且大炮、高射炮、运输和交通设备等方面都特别缺乏。“联合国军”第二任司令官李奇微是这样评论志愿军的:中国人在夜间进攻特别神秘莫测,不可思议。中国部队很有效地隐蔽了自己的行动。每个执行任务的士兵都能做到自给自足,携带由大米、豆类和玉米做成的干粮以及足够的轻武器弹药,因而可以坚持四五天之久。敌人以东方人特有的顽强精神奋力加固他们在山上的工事。中国人是勇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进攻,李奇微把韩国军队与志愿军做了对比:“南朝鲜军队缺乏得力的领导,他们在中国军队的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国军队有非常大的畏惧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的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他们没有秩序,丢掉武器,没有领导,完全是在全面败退。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得离中国军队越远越好。”李奇微把美军与志愿军作了比较:(美军)部队不愿放弃某些物质享受,害怕离开为数不多的公路,不愿在没有无线电和电话联络的条件下实施运动,此外,在同敌人作战时头脑过于简单。这支部队是这样依赖公路,不重视夺占沿途高地,不熟悉地形和难得利用地形,不愿抛开使部队伤亡惨重的汽车而代之步行,不愿深入山地、丛林到敌人的驻地去作战。美第八军军长范佛里特对志愿军的评论是:“以个人而论,中国士兵是一个顽强的敌人。他们没有防弹背心,没有钢盔。他们只穿上军服,戴上军帽,踏着一双帆布鞋。他们携着步枪,腰上皮带配有二百粒子弹。他们携带数枚制造粗劣的手榴弹,粮食是用米和杂粮磨成粉状而成的,装在一条长管形布袋里,必要时可维持十几天。中国军队医疗设备简陋,万不能和我们的医疗队、前线救护站,以及完善的后方医院相比拟。但是,他们永远是向前作战,奋不顾身的,有时甚至渗透到我们防线后方,令我们束手无策。”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评论说:中国共军是一个幽灵,连个影子也没有。共军没有机械化部队,只好巧妙地实施徒步渗透,迂回包抄行动。敌人的行动比我们的行动意图更隐蔽。前“联合国军”法国希尔将军说:我认为时下,一些人包括很多中国人,他们对韩战(朝鲜战争)的看法简直就是在胡说。他们根本不理解,我们当时的对手是谁。“鸭绿江的冬季战役,我的部队一次战役下来,损失惨重,我从士兵眼神中,看到的不是怒火,而是恐惧!”美国《安斯凯顿研究室》首席研究员偌布斯·弗兰克评论:北韩战场上的中共军队,除了军事装备上不如美国联军,而其他无论斗志、勇气,都是美国难以想象的高……当时,中共军队可以说无论哪一支都可以在一块阵地,独挡一路盟军。而盟军除了美军以外,其他部队都是一触即溃。一个西点军校教员评论说:要知道参加韩战的美军部队均非等闲之旅。美八军、陆战一师、骑一师都是美军中响当当的王牌军、常胜军。官兵又刚打过二次大战,富有实战经验。装备有世界最新型的坦克、火炮和各种轻重武器。并且拥有绝对的制空、制海权。除了第一次战役有措手不及的原因外,实在没有什么其他的借口可找。美军在韩战中一再失利,不但在战役初期遭受突袭时失利,在中后期的两军对垒攻防中也胜少败多。就只能得出一个令人很不舒服的结论:装备占优的美军在战场上的作战表现不如中国军队。

前美国陆军将军麦克尔·艾伦说:只有傻瓜才选择中国作对手。“中国人真的站起来了”对于朝鲜战争的胜负,世界上有三种观点:

一种认为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胜了。美国从南朝鲜东南角底端釜山,打到中国鸭绿江边,最后把战线维持在“三八线”。

一种认为以中国胜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用落后美军几代的武器装备,从鸭绿江边打到南朝鲜首都汉城,最后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美军是从鸭绿江边退到“三八线”以南。

一种认为交战双方打了个平手。朝鲜战争的从“三八线”开始到“三八线”结束,交战双方打了个平手。美国有舆论称,美军向“三八线”以南的大溃退,是美国陆军史上一次“最大的失败”。美国《时代周刊》指出:“140000名南撤的美军,是美国军队的精华——他们是我们陆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这次失败——是美国有史以来所遭受的最严重的失败……在朝鲜的这次失败是不能补救的。”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称此为“美国历史上路程最长的退却”。西点军校评论:中美两军的战斗接触是在中朝边境地区展开的,单从地理上讲,始于鸭绿江而终于“三八线”,胜负之势是不言自明的,没有必要歪曲和掩盖。中国军队在毛泽东的统率之下竟成了一群狮子。中国军队在韩战中表现出来的战胜困难的勇气、视死如归的气概和精明有效的战术,是非常令人钦佩的。作为军人,我们自然是希望己方能获得胜利。但是作为一个客观论证的学者,我们以为无论从战役指挥和战场表现来评判,中国军队获胜都是合理的。不堪设想,假如有一天不得不打的话,我只能祈望那时的中国军队不再有太多的毛泽东色彩。一个西点军校教员说:……对我们美国军人来说,这两场战争的意义和意味都是完全不同的。越南战争是政治上的失败,并不是军事上的失败。美国军队是在被束缚手脚的情况下打仗。由于惧怕中国参战,不准许美军越过17度线对北越的目标和基地进行有效的军事攻击。终于打成了一场烂仗。最终只能撤出了事。而朝鲜战争则是完完全全的军事失败。一个世界公认最强大的国家的陆海空三军联合立体作战,却没能打过一个贫穷国家装备原始的陆军。尤其是在对我们有利的大兵团野外攻防战而不是游击战的状况下失利,而且输得很惨。这是我们美国军队和美国国家永远的耻辱和疮疤。长期以来,在美国民众心目中,朝鲜战争是不受欢迎的。因此,近十几年来一些外国学者,如美国着名的朝鲜战争史专家布鲁斯·卡明斯等以“鲜为人知的战争”、“被遗忘的战争”为研究着作的标题。美国学者约瑟夫·格登在其很有影响的着作《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情》一书中说:“在美国不愉快的经历中,朝鲜战争算是其中的一个:当它结束之后,大多数美国人都急于把它从记忆的罅隙中轻轻抹掉。出于某一原因,朝鲜战争是美国第一次没有凯旋班师的战争。美国使朝鲜处于僵持状态,同共产党中国这个庞大而落后的亚洲国家打成了平手。尽管美国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武器,中国则以人海战术和对国际政治巧妙的纵横捭阖,制服了美国的现代化军事力量。”“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对朝鲜战争胜负的感慨最具有代表性:“这协定暂时停止了(我虔诚希望它永久终止了)那个不幸半岛上的战争。对我来说,这亦是我40年戎马生涯的结束。它是我军事经历中最高的一个职位,但是它没有光荣。在执行我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次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与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英国牛津大学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博士在《清长之战》(长津湖之战)中评价道:英勇的志愿军,可能在后人看来不可思议。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战场稳执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日本出版的《‘强大’的神话破灭了》一书中写道:“年轻的共和国同有100多年侵略史的美国及其联合势力较量,这本身就是奇迹。但更惊人的奇迹,是此后发生的美国每战每败,最后在中朝人民面前屈膝认输。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所受损失几乎等于4年太平洋战争中所受损失的2.3倍,美国‘强大’的神话,就这样被打破。”一位日本教授感慨道:“1949年,你们说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在我们日本无人相信。看看你们中国人,100多年来一个失败接一个失败,几千个外国入侵者、一两万个外国入侵者就可以直入你们首都杀人放火,你们就得割地赔款。后来你们出兵朝鲜,把我吓一跳。你们把美国人从朝鲜半岛北面压到了南面,我才感觉中国与过去相比不一样了,看来中国人是真的站起来了。”

一位国民党老兵,家里是富农,土改时受了“迫害”,所以死心塌地地跟着国民党。去了台湾后,因不受重用,又去了美国,在美国没有找到他理想中的世界,反而受尽白眼冷遇,就又去北美一些小国家做小生意。几年的海外漂泊,早已使他淡忘了国家的概念,祖国在他心目中似乎远没有一杯热咖啡有价值。1953年的一天,他在北美的一个小国家坐公交车,一位当地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他:先生,你是中国人吗?他迟疑了一下,回答说:“是。”那个当地人对着全车的人大声说:“看哪,这就是中国人!就在昨天,我们那个蛮横的邻居在朝鲜停战协议上签字了,不可一世的美国佬就是被和这位先生一样的中国人打败的,我们面前就站着一位了不起的中国人!”于是,全车的人都起立鼓掌,并纷纷与老兵握手,向他表示祝贺。那一刻,老兵的内心世界被强烈震撼了,作为中国人而拥有的尊严使他热泪盈眶。□《了望》文章:美国:朝鲜战争纪念“静悄悄”朝鲜战争在美国又被称为“被遗忘的战争”,原因之一是,这场战争发生在取得辉煌胜利的二战和不得人心的噩梦般的越战之间,以停火告终文/《了望》新闻周刊驻纽约记者刘宗亚6月25日,流行音乐巨星迈克尔·杰克逊逝世周年忌日,全球歌迷追思绵绵,美国媒体报道连篇累牍。这一天,也是对世界政治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的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纪念日,美国媒体的报道却是轻描淡写。

这让美国普通读者斯科特·雷迪克斯大为不满。他说:“媒体对这样的历史事件的重视程度让我无法理解,在这场造成美国官兵伤亡128650人的战争爆发60周年之际,谷歌新闻网却只字未提,而迈克尔·杰克逊去世一周年及其豪宅能卖多少钱这种消息却刊登在显着位置。”朝鲜战争在美国又被称为“被遗忘的战争”,原因之一是,这场战争发生在取得辉煌胜利的二战和不得人心的噩梦般的越战之间,以停火告终。有一个事实或许表明美国人希望忘记这场战争:那就是,直到1995年,美国首都华盛顿才搞了个朝鲜战争纪念园。在6月25日前后,美国国防部在五角大楼举行追悼阵亡将士、向朝鲜战争老兵致敬的仪式,杜鲁门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举行了几场朝鲜战争研讨会,美国陆军网站开辟朝鲜战争60周年专栏,等等,但这些活动规模不大,没有引起媒体的太多关注。“克里姆林宫中心论”误导中情局6月16日,美国中央情报局解密了1300份相关文件,其中有些文件显示中央情报局在情报方面一再出现失误,其中之一就是在中国是否会参战问题上出现了严重的错误判断。其实,战争一爆发,中央情报局就一直在监控中国的一举一动。这个成立刚刚三年的情报机关在1950年9月8日的一份文件说:“没有直接证据显示中国参与了这场战争。”9月15日,美国麦克阿瑟将军指挥联合国军在仁川成功登陆,对北朝鲜发起反攻,这时形势开始对南朝鲜有利,但中央情报局也没有发现中国出兵的迹象,排除了中国参战的可能性。到了10月12日,中央情报局还认为中国军队不会参战。它给白宫的一份秘密报告说,从军事角度看,中国参战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没有具有说服力的迹象”证明中国将干预这场战争。根据这些情报,麦克阿瑟10月15日与美国总统杜鲁门会面时表示,圣诞节前就可以结束战争。然而4天后,大约3万中国军人跨过鸭绿江,几天后又有15万人参战。到了11月28日,麦克阿瑟承认他面临着一场“全新的战争。”研究中央情报局历史的马里兰大学教授克莱顿·劳里说,中央情报局提供的是战略指导,非具体的“战术性”警告。“他们当时知道有一些中国军人在朝鲜,与联合国军交战,但是他们不能因此发出警告说,这就是中国在参战。”对于中央情报局没有做出正确判断,有一个解释是,中央情报局乃至整个美国政府太过于关注莫斯科的动向。1951年4月,杜鲁门总统向全国发表电台电视讲话时强调,这场战争是莫斯科煽动的。他说:“克里姆林宫的共产党正在大搞阴谋活动,要在全世界铲除自由。如果他们得逞,美国将成为他们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从那时起,中央情报局所提供的报告就打上了“克里姆林宫中心论”的烙印。有一个标题为《北朝鲜政权当前能力》的报告就称,北朝鲜政权“是被牢牢控制的苏联卫星国,无法独立自主,其存在完全依赖苏联”。

中央情报局情报研究中心的一位分析人员2001年曾就朝鲜战争爆发前的情报进行了梳理总结,他的结论是,当年认定苏联控制着北朝鲜决策的思维定式,是造成中央情报局错判的的原因所在。

中央情报局1950年10月12日的报告《中国共产党全面干预朝鲜的威胁》在结论中有这么一段话:“中国共产党全面干预朝鲜必定被认为是一种持续存在的可能,但是鉴于所有已知的因素,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除非苏联决定发动全球战争,否则1950年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中央情报局历史专家劳里教授指出,这一结论是说苏联控制着庞大的共产主义阵营,没有苏联的点头允许,亚洲或非洲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联合国军的悲剧”

由此看来,美国似乎很少从朝鲜自身的特点来考虑朝鲜的局势。

1950年1月,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宣布了美国承诺保护的“防御范围”。朝鲜不在其范围之内。而在此几个月前,美国作出了有争议的决定,就是从南朝鲜撤军。

佐治亚大学的朝鲜问题历史学家威廉·W。施托伊克说,这反映了中央情报局乃至整个华盛顿的想法,即莫斯科重要,汉城或平壤不重要。

施托伊克教授研究冷战问题三十多年,多次到朝鲜半岛寻访考察,撰写了《朝鲜战争反思》和《朝鲜战争:一段国际历史》等书,是美国当今朝鲜战争研究权威之一。他对朝鲜战争的基本观点包括:朝鲜战争对于西方改进军事装备以及扩大美国的全球军事义务起到了重要作用;朝鲜战争有多次机会可能演变为更大范围的冲突,由于多方的秘密政治压力才没有扩大化;朝鲜战争大大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声望;从长期来看,朝鲜战争增大了中苏分裂的可能性;在参与朝鲜战争的大国中,苏联是最大的输家,它在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中无可争辩的领导地位受到削弱。

不过,他说:“经过研究之后,我对麦克阿瑟产生了强烈的反感。他在仁川登陆确实应给予大力肯定,尽管当时没有遭遇强有力的抵抗。但是作为一个外交史家,我认为从某些方面来说仁川登陆是个不幸。成功登陆导致军事态势迅速发生逆转,没有给双方开展有效外交斡旋的时间。仁川登陆后,联合国军必然向北挺进,这是个悲剧。”

施托伊克教授指出,二战和越战结果都是明确无疑的,但朝鲜战争不然。他说:“实际上,美国赢得了这场战争,实现了最初的目标,就是将北朝鲜军队赶回到“三八线”以北。不幸的是,我们后来改变了这个目标。”

1953年,朝鲜战争双方签署了停战协定,但是没有签署和平协议。美国早就与中国和俄罗斯握手言和,但是朝鲜半岛问题至今仍未解决。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申起旭说:“朝鲜战争常被称为‘被遗忘的战争’,其实并非如此。韩国‘天安号’军舰沉没后,朝鲜半岛局势急转直下,可见朝鲜战争实际上是‘未终结的战争’。”

“美国不能再制造假想敌”

虽然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的消息不及歌星杰克逊去世一周年的消息吸引眼球,但是一些美国网民对朝鲜战争的评判解读却是言辞激烈,有偏执之词,有极端之语,也有理智之言。

对于因战争失利而又不按照白宫意图行事而遭撤换的麦克阿瑟,一位名叫埃普西尔逊·埃普西尔逊的网民深表同情,他说:“杜鲁门拿掉麦克阿瑟实在是愚蠢之极,美国还在为此付出代价。本来麦克阿瑟可以彻底解决朝鲜问题。也可以说,如果麦克阿瑟结束了朝鲜战役,越战就不会发生。要怪就怪杜鲁门。”

丹·菲利普表示赞同,他说:“杜鲁门的确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臭包袱,他让我们夹着尾巴‘结束’战争。”

托马斯·R则认为,麦克阿瑟想动用核武器轰炸中国军队,这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撤换麦克阿瑟明确了美国文官仍然高于武官的原则,从而将这场冲突局限在朝鲜半岛上。

戴维·科尔德则认为,仁川登陆是英明之举,无人可以质疑麦克阿瑟的勇敢,但是他误读了中国,而在1950年10月局势发生变化后,他却不知道如何应对。

针对“克里姆林宫中心论”,克里斯特尔·帕里克说,美国领导人很少顾及朝鲜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一点值得思考。美国人似乎也无法想象,刚摆脱殖民统治的民族绝非只是冷战中的马前卒。他指出,从“克里姆林宫中心论”看问题,就无法理解北朝鲜或中国的行动。

苏珊·赫尔姆斯则反对美国制造一个强大的假想敌。她说:“或许当我们怀有的‘他们都要攻击我们’的恐惧被扫进历史垃圾箱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文明的国家。”

戴维·麦克科尔德说,我们从朝鲜战争应该汲取的教训是,囿于一种思维定式而不顾及其他是很危险的。不管是在政治、经济、投资领域,还是涉及人际关系及日常生活的很多方面,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我们需要广泛阅读与学习,同时考虑其他的可能性及思考方式。尤其是经理人员或政府官员,他们的态度和行动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应该将他人的观点与自己的进行比较,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了望》文章:寻找“抗美援朝”

穿越60年的硝烟,历史在这里定格,供后人凭吊和追缅文/《了望》新闻周刊记者董瑞丰 实习生丁慧娜7月8日,北京市复兴路9号,军事博物馆。依着时间顺序走过历次战争纪念馆,也穿过喧腾的人群,大楼四层东头的展厅格外安静。透过虚掩的大门,依稀能瞥见“抗美援朝”的字样。

仿佛历史刻意在这里屏气凝神。

“整修内部,暂停开放。”工作人员指了指门口的公告牌:“展品都陈列好了,就等领导审查完毕,下周就能开放。”

这个始建于1995年的展馆,经过2000年-2007年的对外展出后,悄悄转入重新布展。此后,“撤馆疑云”一度在互联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质疑,愤慨,也有泰然处之。还有人重温了这段粗缺疏离的历史,激起埋藏心底的最朴素的情感。

惜乎?幸乎?

无论众说怎样纷纭,曾经的光荣永不逝去。穿越60年的硝烟,历史总会留下一些定格,供后人凭吊和追缅。

老兵纪念军博的官方网站上,仍留有抗美援朝战争馆过去的陈列内容简介。

根据介绍,该馆从1995年开始筹办,1999年10月筹建完毕,内部预展。2000年10月,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50周年而正式对外展出。

其时,展馆陈列面积1300平方米,展出历史图片近300张,文物900余件,其中“既有毛泽东、金日成、彭德怀等领导人亲笔签发的有关文件与使用过的物品,又有邱少云、黄继光等英雄人物生前留下的宝贵文物,同时还有大量反映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的珍贵历史文物”。

2001年,该馆被国家文物局和全国博物馆学会评为“十大精品展”之一。

另一座大型的抗美援朝纪念馆,坐落在与朝鲜一江之隔的辽宁省丹东市。这里是当年志愿军入朝作战和凯旋回国的第一站,纪念馆也成为丹东的一张名片。

该馆始建于1958年,后经扩建,1993年7月27日,即朝鲜停战协定签字40周年时,新馆落成开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胡锦涛为纪念馆剪彩。

新馆由陈列馆、全景画馆、纪念塔三大建筑主体组成,占地面积18万平方米。其中,陈列馆建筑面积5800平方米,正面以抗美援朝浮雕群像为背景,中间矗立毛泽东和彭德怀的巨型雕像,两侧分别是志愿军战歌和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

纪念塔塔高53米,象征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字,抗美援朝战争取得胜利。纪念塔正面是邓小平题写的“抗美援朝纪念塔”七个镏金大字,背面是记载志愿军英雄业绩的塔文。

露天兵器陈列场,陈列着志愿军曾经使用过的飞机、大炮、坦克,以及缴获对手的重型武器。

这个纪念馆,几十年间迎来了数百万人次的参观者,既有年轻的学子,也有退伍的老兵。今年4月中旬,朝鲜向我国开放旅行团,首批赴朝的志愿军老战士在出境之前,也选择先来这里合影留念。

丹东往北200多公里,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安葬着123位特级、一级战斗英雄,其中包括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等耳熟能详的名字。

而千里之外的浙江小城丽水,也有一幢普通农宅改建的抗美援朝展览馆。这个“志愿军老战友之家”,收藏了烈士的遗照,摄自朝鲜战场上的照片,当年志愿军战士穿过的大衣、棉鞋,缴获的美军子弹箱。

创办者程龙义是一名志愿军老兵,参加过上甘岭战役。起初并没有想到要办展览馆,只想为老战友聚会提供一个场所,挂上了照片和纪念剪报。慢慢的,来参观的人多了,连机关单位组织党员活动也想到这里,老程萌生了办展览的念头。

20多名当年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老战士、烈士遗属一起加入到了老程的行列中来,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希望吸引社会更多人参观、游览,让更多的人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朝鲜之行“那时候,打完仗能留下一条命就很知足了。”2009年本刊记者曾采访朝鲜战场归来隐姓埋名三十余年的一级战斗英雄柴云振,老人感慨万分。他说,数十年里念念不忘的只有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希望能再一起见见面、叙叙情。

老兵们大多都有这个心愿,岁数越大,念想越强烈。于是各地陆续成立起联络会,北京、成都、郑州、惠州……老兵的子女也牵头张罗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替父亲完成那个心愿,张爱兰也许还在经营自己的超市。父亲是一名志愿军老战士,几十年过去了,一直期望能与当年的战友再见一面。2008年,张爱兰辗转几千里,终于找到那位战友,遗憾的是,战友此时已经过世。

2009年,张爱兰在郑州创办了抗美援朝老战士之家。很快,上百名老兵碰上了头,他们开始筹划去看看牺牲的战友。

2010年3月,朝鲜驻中国大使馆打来电话,朝鲜方面同意老兵们去为战友扫墓。

4月12日,朝鲜对中国公民旅游正式团开放。13日,首批22名老兵再一次跨过鸭绿江。

82岁的祝子清激动不已。他随身带着一块回国时朝鲜人民送的纪念手帕,几十年来一直珍藏着。“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回朝鲜再走走,看看朝鲜人民是否还记得我们志愿军。”

板门店、桧仓郡、兄弟山、松岳山,这些当年熟悉的地方又重新回到眼前。板门店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因朝鲜停战协议在此签订而扬名于世。57年后,山村被一片葱绿包围,只是树木掩映下的炮筒以及肃穆的军人,依旧充满紧张气氛。

平壤以东100公里的桧仓郡烈士陵园,是朝鲜几十个志愿军烈士陵园中规模最大的一个,毛岸英的墓地就在这里。2009年10月,正在朝鲜访问的温家宝总理也来到这里敬献花圈。

陵园依山而建,四周苍松翠柏环绕。桧仓郡的负责人亲自做“导游”陪同,一路上指点着为老兵介绍。在入口处,朝方的负责人指着远处的一座亭子告诉老兵,那里矗立着四位志愿军烈士的浮雕,分别是邱少云、黄继光、杨根思、罗盛教。

平壤兄弟山志愿军烈士墓的行程让老兵胡中堂难以忘怀。他顺着墓碑上的名字挨个寻找,一个熟悉的名字突然映入眼帘。墓碑上的张富正是自己的战友,曾做过他的入党介绍人,后来由于部队改编,两个人分开,从此再也没有见面。没想到时隔近60年,会在这里找到他的墓碑。老人当场泣不成声。

两个月之后,第二批老兵赴朝。不同的人,相同的心情。

烈属苗务才的父亲牺牲在朝鲜战场。自幼没见过父亲的他,非常希望能去父亲墓地上祭拜。在平壤一下火车,他就急切地打开地图,与朝鲜导游一起寻找父亲牺牲的地方。

但天不遂愿,苗务才的父亲牺牲在江原道,“三八线”从这里横贯而过,大片地方被划为军事禁区,不对游人开放。

于是每到一处陵园,苗务才一样焚香、鞠躬、点烟,把从家里带来的粽子、柳树枝、新鲜麦穗,按照中国传统的祭拜方式祭奠给与父亲一样葬在异乡的烈士。

大叙事中的抗美援朝1951年8月18日,志愿军政治部从朝鲜向北京发去电报提议:10月25日是志愿军入朝作战一周年,可否以此日作为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举行各种纪念活动。

十天之后,毛泽东在总政的报告上批语:同意。

新近出版的《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中记录了这段史实。此外,还收录了毛泽东1953年9月12日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讲话的节选,谈到了抗美援朝的胜利和意义: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伟大的,是有很重要意义的。

第一,和朝鲜人民一起,打回到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打回三八线,前线仍在鸭绿江和图们江,沈阳、鞍山、抚顺这些地方的人民就不能安心生产。

第二,取得了军事经验。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陆军、空军、海军,步兵、炮兵、工兵、坦克兵、铁道兵、防空兵、通信兵,还有卫生部队、后勤部队等等,取得了对美国侵略军队实际作战的经验。这一次,我们摸了一下美国军队的底。对美国军队,如果不接触它,就会怕它。我们跟它打了三十三个月,把它的底摸熟了。美帝国主义并不可怕,就是那么一回事。我们取得了这一条经验,这是一条了不起的经验。

第三,提高了全国人民的政治觉悟。

……朝鲜战场的胜利,对当时百废待兴的中国是一个极大鼓舞,志愿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也成为国内文化工作者最好的素材。作家魏巍的朝鲜前线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很快风靡全国,“最可爱的人”成为志愿军此后几十年的一个别称。1956年,电影《上甘岭》上映,此后陆续有《奇袭》《英雄儿女》等等,构成几代中国人对抗美援朝的记忆。 进入新时期,1995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制作了大型文献纪录片《较量》,大量使用当年在朝鲜战场上拍摄的影像资料以及后期逐渐解密的档案资料,来回顾这场战争。

该片在一年内连映1500多场,荣获1995年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纪录片奖。此后,在1999年和2000年又多次复映。

但也有因各种原因没有向社会推出的影像。2000年前后,中央电视台酝酿拍摄电视剧《抗美援朝》。时任台长杨伟光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片子拍了一年多,大家审看了都认为可以播,结果来了个‘911’。世贸大楼刚被炸,你来个抗美援朝不太好,考虑到当时的一些情况,就没有播。”

2010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罗援少将在全国“两会”提案建议,隆重纪念抗美援朝作战60周年,缅怀、纪念共和国的英雄,正本清源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7月,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原副部长齐德学在北京日报撰文,辨析关于抗美援朝的几个史实,以军史专家的身份对坊间流传已久的若干疑问作出回应。

10月将近,“抗美援朝”在大叙事中的笔墨愈发浓重,这段历史也有望越辨越清。

但愿如此。因为在军事博物馆的访客留言簿上,有这样一行略显稚嫩的笔迹:“谢谢你,让我们铭记历史。”□《了望》文章:志愿军鏖战17国军队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华民族对世界列强屡战屡败。而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队抗击多国列强、

1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1楼vfchina

中国出兵朝鲜,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是不得已。如果苏联侵略墨西哥,那么美国在5分钟之内就会决定派军队去的

-----》实话,大实话

脑子清楚的人都会知道这个实话

 以下是引用跳跃攻击 在第8楼的发言:
楼主啊,原创帖子最好是短小精悍的,现在谁有闲工夫去看长篇大论啊?记得你已经有帖子评论日本师团和志愿军的话题了,那篇帖子就不短,怎么今天又来了第2集啊?以后还有几集才是头啊?就这么一句破话题,说到要点上是精彩,没用的扯多了就是废话,看看你的裹脚布有多长。。。

好文章不嫌长,长而无物才讨嫌。

12楼 罗经舰桥
不知是翻译质量还是脑残作者,日军根本没有“师”这个建制。

美国人喜欢夸人,也不介意夸敌人,日军一个“师”我们简单理解算作其建制中的一个独立旅团吧,我军一个团要是有如此战斗力,还用跟鬼子打8年游击战却连个受降资格都没有?

我去年买了个表谁给报销?

朝鲜战争的中国军队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已经不是日军可以比拟的,换句话说,假如1937年的日军的对手是毛大大的志愿军,那不是三个月灭亡中国,而是毛大大的三个月围歼侵华日军,换了别人可能是痴人说梦,但毛大大有这个能力,这个我坚信不疑

朝鲜战争奠定中国人名解放军在世界上不可动摇的地位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