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方向:卡扎菲死后 利比亚好了还是坏了

杀倭灭日 收藏 6 122
导读:推翻卡扎菲为利比亚人带来的最大收获是,已经缺席了42年的公民社会在这个国家开始出现。无论是在革命期间还是革命后,它都是推进国家正常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利比亚米苏拉塔郊区的一条路边,一块由当地商人资助的大型广告牌上写着这样的字样:明天会更好。 看到此景后,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马克·厄本心生疑惑:这究竟是代表了某种乐观心态,还是意味着在推翻卡扎菲的革命开始一年之际,人们感到失望和焦虑,以至于需要用这样的口号来鼓舞自己? 一个月前,利比亚刚刚度过了一个盛大的节日,庆祝推翻卡扎

推翻卡扎菲为利比亚人带来的最大收获是,已经缺席了42年的公民社会在这个国家开始出现。无论是在革命期间还是革命后,它都是推进国家正常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利比亚米苏拉塔郊区的一条路边,一块由当地商人资助的大型广告牌上写着这样的字样:明天会更好。


看到此景后,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马克·厄本心生疑惑:这究竟是代表了某种乐观心态,还是意味着在推翻卡扎菲的革命开始一年之际,人们感到失望和焦虑,以至于需要用这样的口号来鼓舞自己?


一个月前,利比亚刚刚度过了一个盛大的节日,庆祝推翻卡扎菲的革命行动爆发的日子。


再过3个月,利比亚将迎来历史上第一次自由选举。这都是让人期待的好消息。


但在那些对推翻卡扎菲感到骄傲、高喊着“利比亚自由了”的人身后,阴云正在凝聚。


的黎波里的一名作家最近表示,利比亚人心里正出现悲观的情绪。据BBC的报道称,很多人甚至不敢公开谈论这些。其中一个匿名者表示:目前的状况,在革命前不会发生,“当时,除了卡扎菲,利比亚的一切都不错”。


在离开卡扎菲的日子里,利比亚是否已经变得更好,正成为越来越多人谈论的话题。许多人来到已经获得了和平的这片土地上,寻找各种证据。但还很难说,他们现在就能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


停滞的国家


坦白讲,关于国家前途的疑问越来越多。


部分忧虑,来自曾经支持革命者推翻了卡扎菲的外国人。


不久前,多家媒体报道了国际特赦组织、人权观察等团体发布的报告,报告指出,利比亚目前仍然广泛存在着无故监禁和酷刑。这让一些欧洲人越来越不舒服。


据英国《卫报》报道,不久前,利比亚多处英联邦战争士兵墓地的墓碑被穆斯林极端分子砸毁。少数西方人甚至开始表示,他们很后悔“支持这些极端分子推翻了卡扎菲”。


令欧洲人担心的,还包括利比亚经济上的停滞、中央行政的明显瘫痪,以及法律和秩序仍然被军事组织所掌握的事实。


作为一个国家,利比亚不用为钱担心。外国政府已经解冻了超过600亿美元的资产,并化为现金输送至利比亚。而因战争停止的石油生产,眼看就要恢复到每天2000万桶的产量。财政收入正在涌进利比亚。


但这反倒让不少人开始追问:既然国家有这么多钱,为什么失业率还在增加,而大量政府建设项目仍然停顿不能开工?

目前掌管利比亚的,是全国过渡委员会(NTC)和临时政府。这两个机构都将在6月的选举后解散。而在那之前,他们并不愿意做什么大的决定,比如开始建设高速公路或其他大的建设工程。


BBC采访过一个土耳其商人。从革命胜利后,他已经8次访问利比亚,仍然没有重启他战前的一个建设工程。


对利比亚人来说,目前领导国家的是一群陌生人。新任的部长和全国过渡委员会成员都是些生面孔,大部分利比亚人都说不出他们的名字,其中有些人甚至几个月来没有公开露过面。


英国驻利比亚大使多米尼克·阿斯奎斯用了委婉的说法来评价这一现状:政府和民众之间的交流仍然在完善。


新动荡的种子


在利比亚,一个按说已经获得了自由的国家,部分民众仍然害怕公开发表对现状的不满和反对。这是一件令人称奇的事情。


分析称,这是由于一些著名角色被杀害,而军事团体的成员则明显享有某种豁免权。最新死亡的人之一,是一名前政权的外交官。几个星期前,他的尸体被发现,带有被虐待的痕迹。


越来越多的报道证实,一些军事组织(比如米苏拉塔军事集团)对昔日的敌人进行了报复。他们报复的对象包括塔沃加城的居民,宣称这里的人支持卡扎菲并犯下战争罪后,武装团体洗劫了这座城市,迫使近3万人从家园逃离。


但这还没完。2月初,部分难民在的黎波里附近的难民点受到攻击,8个人被杀死。人们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当局曾为保护这些难民或惩罚肇事者做出过努力。


一些外国政府的外交官已经开始质疑说,这样的行动可能会为新的动荡埋下种子。一名外交官猜测,目前在利比亚,支持前政权的人约有20%,但他说,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数字变成30%甚至40%。


利比亚现任政府需要改进的远不止这些。在与利比亚政府官员的会议中,法国、英国和意大利官员要求他们加速审判被拘留的人。据估计,这样的人超过8000个。一些人权活动家说,很多人被拒绝与律师联系,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审判。


从前忠于卡扎菲的地区,比如苏尔特、巴尼瓦利德和塔卓拉,有很多困苦群众需要援助,但观察家们忧心忡忡地表示,他们现在还很难指望国家的新主人提供什么帮助。

“尽管进步是缓慢的,这个国家正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事实上,关于利比亚的局势,人们担忧已经越来越多。不过,也有人看到了这个国家与卡扎菲时代相比发生的好的变化。


“人们经常指出各种问题,却从不提那些已经解决的问题。”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英国《卫报》的作者认为,人们忽视了利比亚的进步之处。


作者认为,对一个从流血革命中走出来的国家而言,对一个受过42年独裁统治的国家而言,它在走向民主的过程中遇到些问题是正常的。


相反,他认为,困难重重的利比亚在过去6个月里所取得的成绩,足以让人惊叹。“尽管进步是缓慢的,这个国家正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的确有不少迹象能够佐证这个判断。尽管纷争不断,但反对派的多数团体起码表面上与政府合作。


在利比亚,过去被扼杀的自由媒体已经开始茁壮成长(尽管其结构还远算不上成熟)。过去藏在黑屋子里的政治逐渐向公众摊开了:内阁会议的记录也被公之于众。


另一个能让人在不安中看到希望的迹象是,利比亚国家军队的建制取得了最初的成功。目前,国家军队即将实现其守卫利比亚全部边境的最终目标。


尽管人们还要受到民间武装的困扰,但统计显示,已经有几万人注册加入了国家军队和国家保卫队。不久前,过渡政府还将对国家设施的保卫权从不同军事组织手中接收了过来。


如果说混杂的军事力量令很多人忧虑,那么这一步骤起码说明利比亚的军事力量向正式建制迈出了不小一步。


缺席42年后,公民社会开始出现


让人们乐观的最大理由,则是即将到来的选举。作为一个自选而非民选的机构,过渡政府的目的是维护国家的统一,而不能在大多数问题上做决定。


因此,能否组织一次自由、公平的选举,很可能决定着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最终能否过得比以前更好。


有一种乐观的看法是,利比亚有如此巨大的财富,如此少的人口,这里没有极端的宗教冲突,也没有实力强大的军事割据者,它的新领导人面对的是颇为有利的条件——按BBC一篇评论的说法,起码比伊拉克强得多。


据说,很多力量已经跃跃欲试,准备在选举中证明自己有控制这个国家的能力。而在一些地区,比如米苏拉塔,已经进行的地方委员会选举非常专业。


当然,关于利比亚,人们将在很长时间内感到担忧。曾经在战场上为反卡扎菲战士们弹吉他鼓劲儿的一个吉他手感到沮丧,因为他设想的美好社会远没有到来。同样,银行至今仍然限制取款数额,关于不同团体间内斗的报告每天都在出现。


但推翻卡扎菲为利比亚人带来的最大收获是,已经缺席了42年的公民社会在这个国家开始出现。无论是在革命期间还是革命后,它都是推进国家正常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最近出现的政治活动热情和人们对改变的渴望,本身就是革命最重大的收获。”《卫报》的专栏作者如此评价说。


至于这会不会彻底改变未来的利比亚,仍需要时间来证明。(记者 张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