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冲突历史上有四大恨

15810700236 收藏 11 1301
导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时下美国和伊朗的紧张关系,其后有着复杂的历史和政治根源,伊朗核问题和导弹问题,都是这种紧张关系的现时爆发点。历史上,美国和伊朗的对峙过程中,真正爆发出硝烟的,可以用4次著名事件作为典型代表,这4次事件,也是美伊冲突史上的四大恨事。 第一恨 伊朗人质危机 在巴列维王朝时期,美国一直是伊朗国王巴列维的支持者。巴列维时代,前后8位美国总统为伊朗提供了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以换取伊朗的石油资源以及谋求在中东的战略利益。但随着民主进程的发展,美国的政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时下美国伊朗的紧张关系,其后有着复杂的历史和政治根源,伊朗核问题和导弹问题,都是这种紧张关系的现时爆发点。历史上,美国和伊朗的对峙过程中,真正爆发出硝烟的,可以用4次著名事件作为典型代表,这4次事件,也是美伊冲突史上的四大恨事。




第一恨 伊朗人质危机


在巴列维王朝时期,美国一直是伊朗国王巴列维的支持者。巴列维时代,前后8位美国总统为伊朗提供了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以换取伊朗的石油资源以及谋求在中东战略利益。但随着民主进程的发展,美国的政策显然过于僵化。1953年改革派穆罕默德·莫沙德哈当选伊朗首相,在力挺巴列维的方针指导下,美国中央情报局实施了“阿贾克斯行动”,帮助巴列维国王和保守派发动政变,推翻了莫沙德哈——此举令改革派对美国耿耿于怀。当时国际和美国政界不少人士并不赞成美国对伊政策,特别是在巴列维政权风雨飘摇之时,这样的政策更加不合时宜。用当时分析人士的话说,卡特政府当时对伊朗的政策“并不明确”——尽管美国政府高层官员却认为伊朗的革命是无法阻止的。巴列维政权腐朽的生活方式和腐化的政治生活,令伊朗国内的宗教保守人士十分愤怒,美国的支持也难保其延续,终于在1979年爆发了***革命,巴列维王朝被彻底推翻,巴列维国王流亡国外。而对伊朗革命形势的估计上,美国再次出现了误判,对这次革命的浩大声势及其长期影响,都没有充分认识,更无充分准备。在革命达到高潮的前6个月,中央情报局还提交报告,称“伊朗尚无革命或革命先兆”。伊朗新政权建立后,美国曾试图与新政权建立关系,但在1979年10月,美国总统卡特准许巴列维前往美国治疗淋巴癌,在伊朗新政权看来,此举不可容忍,美伊关系迅速恶化。


1979年11月1日,伊朗新领导人霍梅尼号召伊朗人民向美国和以色列示威,并称美国政府为“撒旦”和“***的敌人”。很快,数千人聚集在美国大使馆周围举行抗议活动,随着示威声势渐盛,维持秩序的伊朗警方变得越来越无助,终于在11月4日,大约500名伊朗人在又一次骚动中占领了使馆主体建筑,扣押了66名使馆工作人员。这便是震惊世界的伊朗人质事件。


伊朗革命者宣布扣押美国使馆工作人员是对美国多年来支持巴列维极权主义统治并接受巴列维赴美治病的报复,他们要求美国将巴列维遣返伊朗接受审判。革命者还展示了从使馆查获的秘密文件——部分文件已经被工作人员用碎纸机销毁,后又被革命者拼接起来。革命者将被扣押的美国人质蒙上眼睛带到电视镜头前,新闻界对此进行连续最终报道,给美国政府造成了巨大压力。


美国显然不愿意就范,卡特总统立即启动对伊朗的制裁措施,终止从伊朗进口石油,驱逐在美国的部分伊朗人,并冻结了大约80亿美元的伊朗在美资产。1980年2月,伊朗向美国提出了一系列释放人质的条件,其中包括遣返巴列维,并为此前美国在伊朗的一系列行为(特别是1953年支持反对莫沙哈德的政变)道歉,并保证今后不再干涉伊朗事务。可以想见,这些要求是美国不可能接受的,卡特开始通过瑞士等第三国政府途径公开寻求与伊朗谈判。在谈判开始的同时,他还批准了一项代号为“鹰爪行动”的秘密营救行动。


用今天的眼光看,“鹰爪行动”的计划显然过于复杂。该行动拟通过两次夜间行动完成准备。首先,美国将派出3架MC-130E和3架EC-130E从阿曼起飞,趁夜运送陆军“三角洲”特种部队行动组及6具软式储油罐前往伊朗境内代号“沙漠一号”的出发地,随后印度洋上的“尼米兹”号航母上将起飞8架海军RH-53D“海种马”直升机前往“沙漠一号”,它们的任务是将人质和行动组人员送往德黑兰并撤离。为救援行动提供空中掩护的,是“尼米兹”号上的CVW-8和“珊瑚海”号上的CVW-14。


6架C-130先期抵达“沙漠一号”后,会卸下人员和装备,并为随后抵达的直升机加油,保证其有足够的油料执行救援行动。加油后的直升机连夜起飞,把行动组送往德黑兰附近的隐蔽地“沙漠二号”,而后直升机将被隐藏起来。第二天夜间,营救部队将由中情局用卡车运往美国驻伊使馆,制服守卫后保护人质撤离到附近的一处体育场,在那里搭乘直升机转移到德黑兰郊外的曼扎利耶空军基地,而“游骑兵”特战队将会提前攻占机场,以便让C-141“运输星”大型运输机降落,将乘坐直升机抵达的人质和营救组一并运走。美国海军战斗机将为行动提供空中掩护。不难看出,整个营救行动环节众多,丝丝入扣,颇有些小说色彩,但要实现却绝非易事。


4月24日22时25分,第一架满载的MC-130E成功降落“沙漠一号”,很快卸下了一个空军作战管制小组,以及部分“三角洲”队员,12名“游骑兵”队员,以及15名会说波斯语的伊朗裔和美国人——他们中大部分人将充作卡车司机。作战管制小组很快就建立了一个平行着陆区,并设立了导航信标,以指引即将到来的直升机。第二架和第三架MC-130E也随即降落,送来了其余的“三角洲”队员。此后两架MC-130E于23时15分起飞,以便为后续抵达的3架EC-130和8架RH-53D腾出空间。


但直升机在飞行中就麻烦不断,在赶往“沙漠一号”途中,一架RH-53D的飞行员通过传感器数据认为直升机旋翼有断裂可能,因此决定迫降并将飞机遗弃在沙漠中。其余直升机随后又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恶劣尘暴,一架直升机导航失灵,被迫放弃任务返回“尼米兹”号。剩下的6架直升机总算是赶到了“沙漠一号”,比预定时间晚了50~90分钟不等。但此时再出波折,又有一架直升机被发现二级液压系统出现故障。


至此,美军只剩下5架直升机能去执行营救任务,而现场指挥官认为按照预定计划,直升机少于5架时就应放弃任务——实际上需要直升机数量的下限是4架,他为任务设定的装备余度显然过大。几位指挥官陷入纠结,直升机指挥官拒绝使用液压系统故障直升机投入任务,而现场指挥官又拒绝减少直升机数量。后者显然过于谨慎,他判断后期行动中直升机还将减少:因为RH-53D冷启动十分困难,而这次它们要在藏匿地停上将近24小时。行动组指挥官建议放弃任务,这一要求通过卫星传给卡特总统,最终卡特同意放弃任务。


剩下的问题似乎变得简单了,撤离就是了。但就在准备加油撤退时,发生了惨烈的事故:一架RH-53D在低空滑行时,站在直升机前方的引导员为躲避旋翼激起的扬沙向后退去,使飞行员产生错觉,误认为直升机在向后漂移,遂立即操纵直升机前行,结果直升机旋翼打上了附近EC-130的垂尾,紧接着直升机撞上了EC-130的翼根部位。撞击造成了爆炸和大火,EC-130上的5名机组人员和RH-53上的3名机组当场丧生,直升机正副驾驶严重烧伤,但侥幸存活下来。意外让人们手忙脚乱,行动组搭乘C-130匆匆撤离,将5架直升机几乎完好地留在了伊朗,据称伊朗人至少缴获了4架。伊朗方面发现美军的救援行动后,立即将人质分散转移到伊朗各地,以断绝美国后续营救企图。


总结“鹰爪行动”失败的原因,一是诸兵种协同不够密切,现场指挥权过于分散;此外指挥人员的临机判断也不够准确。这些原因最终促成了美军在1987年成立了特种作战司令部,统一指挥特种作战行动。事后美军分析认为,直升机飞行员缺乏足够的夜航低空飞行能力,也是行动失败的重要原因,为此美军组建了第160“暗夜阔步者”特战飞行团,并重点加强了直升机低空渗透、空中加油、以及夜视仪飞行等方面的飞行训练。


后来美国又制定了“密獾工程”,企图实施第二次救援行动,行动代号“可信运动”。这次美国进行了周密计划和演练,但这次营救行动需要更多的人手和装备,需要近一个营的兵力,超过50架直升机,还要设法将12吨重的推土机运去快速清理跑道。但鉴于第一次救援行动中直升机糟糕的表现,军方认为只有使用固定翼短距起降飞机通过空中加油从美国飞往伊朗,然后返回航母才可实现救援。按照这一要求,军方将使用改装型“大力神”YMC-130H,该机装有火箭助推器,能显著缩短起降距离。美国秘密改装了3架飞机准备用于营救行动,但第一架在1980年10月29日验证飞行时坠毁,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政府换届,营救计划再度被放弃。


卡特极力寻求在自己任期内谋求人质释放。但尽管美伊双方频频谈判,但始终没能达成一致。1980年7月27日巴列维国王在美国逝世,9月两伊战争爆发,战争中的伊朗也希望能够尽快解决人质危机。11月,卡特在总统竞选中败给里根,许多分析家认为卡特在处置人质危机中的失败表现是其竞选失利的主要原因。美国后来与伊朗达成了协议,同意解冻被冻结的80亿美元伊朗资产,并承诺不就此事起诉伊朗。1981年1月20日,就在卡特卸任后不久,全部52名美国人质被释放,持续444天的伊朗人质危机结束。




第二恨 海岛城与快弓手


为保护进出海湾的科威特油轮不受两伊战争交战双方的攻击,应科威特政府要求,美国海军从1987年7月24日到1988年9月26日间实施了代号“真诚愿望”的护航行动。由于美国法律禁止使用美国海军舰艇保护外国民用船只,因此被护航的科威特商船全部重新在美国注册,悬挂美国旗帜。


1987年10月16日,科威特油轮“海岛城”号抵达科威特水域等待装载原油,来程时该轮得到了美国战舰的护航,但抵达目的地后美舰已经驶离——没人会想到这里仍然不安全。就在这时,一枚从伊朗占领的奥法半岛发射的“蚕”式岸舰导弹飞来,击中了油轮轮机舱和乘员舱,爆炸造成18名船员受伤,其中美籍大副双目失明,油轮受损严重,4个月后才修理完毕。


美国想不到其“真诚愿望”竟然遭到如此回报,立即决定对伊朗还以颜色。经过分析,美国决定采取低烈度报复手段——摧毁拉沙达特油田内的两座石油平台。袭击油轮事件3天后,即10月9日,美国海军舰队开始实施代号“敏捷射手”的报复行动。这次行动多少有点像一战初期的袭船战,当时德国潜艇往往会先发出警告,勒令商船人员弃船,待其离开后才发射鱼雷击沉船只。美国人的做法与此相似,先是一艘护卫舰先用无线电向石油平台上的伊朗人发出警告,令其放弃平台撤离,在美海军编队重压下,伊朗人只能遵从。20分钟后即下午2时,4艘美国驱逐舰用舰炮向平台射击。美国特战人员登上其中一座平台,发现了通讯设备和一些军事文件,随后美军人员在平台上设置炸药将其炸毁。行动中一艘巡洋舰为编队提供防空掩护,“游骑兵”号航母上起飞了两架F-14战斗机和一架E-2预警机担负支援。


美国声称,平台上缴获的文件显示,伊朗军方用这些石油平台作为指挥管制所,上面装有雷达和通讯设备,用来监视附近海域的船只并在大陆和平台附近的伊朗军事人员之间充当通信中继。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表示伊朗用这些平台“发动针对非交战国船只的快艇攻击”。




第三恨 罗伯茨与螳螂


1988年4月14日,在波斯湾海域为科威特油轮担负护航任务的美国导弹护卫舰“萨缪尔·罗伯茨”号触上了一枚水雷,爆炸在舰体上炸开了一个7.6米长的破口,险些造成沉没,但没有造成舰员丧生。经过全力抢修,军舰在4月16日被拖至迪拜。触雷事件发生后,美军在出事水域发现了其他多枚水雷,联系到1987年9月美军截获的伊朗船只上起获的水雷,美国认定炸伤“罗伯茨”号的水雷是伊朗布设。美国政府随即制定了针对伊朗的报复计划,这次行动是二战以来美国海军最大的海上作战行动,行动代号“螳螂”。


4月18日美军出动两个水面舰艇战斗群实施“螳螂行动”。其中一个战斗群由两艘驱逐舰和一艘两栖运输舰组成的编队奉命摧毁波斯湾水域伊朗萨桑石油平台上的军事设施。早8点,美国“梅利尔”号驱逐舰发出无线电警告,要求平台上的人员放弃平台撤离。20分钟后,美舰开火射击,平台上的伊朗人用23毫米高炮还击,但很快被美舰优势火力压制并摧毁,伊朗人通过无线电请求停火,美舰随即停止射击,在部分伊朗人撤离平台后,美舰重新开火,留守的伊朗人继续还击,但最终不敌美舰,火炮被尽数摧毁。随后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登上平台,发现了一名受伤的幸存者,一些轻武器和军事情报。搜索完毕后,陆战队员在平台上设置炸药炸毁了平台。此后舰队继续北上,目标是拉克什石油平台。


美舰离开萨桑时,两架伊朗F-4战斗机起飞参战,但不久即被美国驱逐舰上的火控雷达锁定,伊朗战机被迫放弃攻击企图。在前往拉克什平台途中,美舰接到命令放弃攻击该平台,美国政府不想给伊朗施加太大压力,并以此表示不愿扩大冲突规模。


另一个水面舰艇战斗群由一艘导弹巡洋舰和两艘护卫舰组成,奉命攻击了锡里石油平台。随舰队出征的美国“海豹”突击队担负夺取、占领并摧毁平台的任务,但由于舰队炮火的猛烈打击,平台已被严重毁坏,最终海豹突击队未能出击。


伊朗方面也做出了回击,派出攻击快艇攻击海湾内的目标,先后击伤了悬挂美国旗帜的供应舰“威利潮”号、悬挂巴拿马国旗的“斯坎湾”号和英国油船“约克海运”号,这些船只均不同程度受损。作为回应,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母起飞了两架A-6E“入侵者”,在美国护卫舰的指引下直扑伊朗快艇,投下了“石眼”集束炸弹,炸沉一艘快艇,炸伤多艘。


冲突继续升级。伊朗海军派出“约尚”号导弹艇直奔美国导弹巡洋舰,巡洋舰发出最后警告,要求对方“关闭发动机,弃舰,我准备击沉你”。“约尚”号不作回应,直接向美舰发射一枚“鱼叉”反舰导弹作为回答,美国巡洋舰立即作出蛇形规避并发射干扰箔条,“鱼叉”失去目标坠入大海。一艘美国护卫舰立即迎上来,发射了两枚“标准”防空/反舰导弹,巡洋舰也发射了一枚“标准”,“约尚”号上层建筑被击中,起火燃烧,但并未立即沉没。最后美舰还是靠上来用舰炮把“约尚”号送到了海底。


两架伊朗F-4出现在空中,扑向美国巡洋舰,舰上的火控雷达立即转入搜索模式,此时一架F-4脱离该空域,另一架继续低空接近美舰。美舰发射两枚“标准”,其中一枚击中了F-4,炸掉了部分机翼,破片还击伤了机身,迫使其放弃攻击,据说伊朗飞行员最后成功驾机返航。


伊朗海军“萨汉德”号护卫舰也加入作战,但这艘护卫舰被刚刚攻击完伊朗快艇的两架A-6E发现,“萨汉德”也发现了美机并发射防空导弹,但受到干扰没能命中。A-6E发射了两枚“鱼叉”并投下4枚激光制导炸弹。附近的一艘美国驱逐舰也发射了一枚“鱼叉”。“萨汉德”被击中,全舰燃起大火,弹药室爆炸,很快沉没。


当天晚些时候,另一艘伊朗护卫舰“萨巴兰”号从锚地起航攻击美舰,美军多架A-6E出现在天空时,“萨巴兰”发射了舰空导弹迎敌,但同样遭到干扰没有命中。A-6E投下炸弹,命中了“萨巴兰”的烟囱,舰艇起火燃烧,尾部下沉,该舰被伊朗拖船带离,后被修复并重新服役。美机本可继续攻击,但奉命放弃了目标。另有消息说伊朗曾从岸上基地向霍尔木兹海峡附近的美舰发射过“蚕”式岸舰导弹,但未有明确记录证实。在遭受美国打击之后,伊朗与伊拉克在当年夏天达成了停火协议,结束了持续8年之久的两伊战争。


伊朗向国际法庭起诉美国,要求美国赔偿损失,称美国破坏了1955年两国签署的友好条约,美国也以同样的理由反诉伊朗。国际法庭陪审团就此开始了长达10年的调查取证。2003年,国际法庭作出了迟到且含混的裁决,认定美国两次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无法被认为是保护美国重要安全利益的必要措施”,但同时表示“不支持伊朗对美国关于破坏条约的指控,不支持伊朗方面的赔偿要求”。




第四恨 655航班惨剧


655航班的惨剧发生,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4月中旬美伊冲突的余音。罗伯茨号触雷后被拖到迪拜,但彻底整修必须回美国进行。为此美国派出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文森斯”号前往海湾地区,为运送罗伯茨号的驳船护航,该舰在美伊冲突一个月后抵达海湾。在美伊战火刚熄,两国关系极度紧张的当口,“文森斯”号的全体舰员也都自然而然地神经紧张。这种紧张,最终酿成了1988年7月3日“文森斯”号击落伊朗航空655航班,导致包括66名儿童在内290人丧生的惨剧——而此时距离“文森斯”号抵达海湾尚不足两个月。


7月3日,“文森斯”号发现不明飞机接近时,舰上全体人员尚未从紧张情绪中平复——就在半小时前,“文森斯”号还与伊朗炮艇发生过交火。舰长罗杰斯据此确信这架从伊朗阿巴斯港军民两用机场起飞的飞机是伊朗空军的F-14“雄猫”。美舰先后发出了7次确认身份警告,但对方飞机没有应答。在飞机接近到20英里(约32千米)距离时,舰载雷达显示该机从9 000英尺(约2 700米)高度开始下降并重新爬升(后来有报道予以否认)。飞机接近到距离“文森斯”9英里(约14.4千米)时,罗杰斯下令发射两枚“标准”2舰空导弹实施攻击。至少有一枚导弹击中了这架空客A300B2——事后证实该机是载有290人的伊朗航空655航班。


最终美国政府承认这是误击事件,而伊朗方面则坚称“文森斯”号是有意为之。美国对此事的解释多少有些含混,先是声称655航班被误认为是来袭的伊朗空军F-14战机,后来又说该机飞出了民航航线走廊之外,并且没有回应美军的无线电询问。两种说法都难以成立,而且无线电询问一说更是苍白,因为如果以军用频率询问,民航客机是无法接收和应答的。伊朗方面宣称对655航班的袭击是蓄意的和非法的,表示拒绝接受“误击”说,认为这是国际犯罪,因为当时飞机并未处于对“文森斯”构成威胁的航路上,机上的雷达也没有朝向“文森斯”。美国对此事表示遗憾,最后向遇难者家属支付了6 180万美元的赔偿,但并未向伊朗政府表示道歉。联合国安理会也拒绝就美国的行为加以谴责。


655航班事件令美国海军陷入窘境,造价12亿美元的宙斯盾巡洋舰“文森斯”号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舰之一,能够跟踪和摧毁200枚导弹的先进战舰,首次参战竟然击落了一架毫无防御能力的民用客机!但考虑到当时美伊双方白热化的关系,以及波斯湾地区的形势,加上后来被批“攻击倾向过度”的舰长罗杰斯,这样的悲剧似乎的确在冥冥之中有如注定。


这四桩恨事,是美伊关系史上的四道疮疤,虽然已隔多年,但至今尚未完全愈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