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66年周恩来总理亲自下令在台海上空追杀叛徒

枭龙FC-1 收藏 12 3426
导读:本文摘自《北方新报》2011年4月11日第31版 作者:佚名 原题为:《1966年台海上空追杀叛徒》 1966年1月8日深夜,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艘编号为“F-131”的登陆艇驶离福州码头,艇上船员吴文献、吴珍加和吴春富趁艇长和其他战友不备,开枪射杀7人,然后驾艇投奔台军控制下的马祖。 周恩来指示:“打掉它!” 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蒋经国在9日1时接到“共军投诚”的消息后,相当高兴地指示尽快将“义士们”接到台湾。1月9日上午,吴文献3人在马祖台军欢送下前往机场,没想到台湾派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摘自《北方新报》2011年4月11日第31版 作者:佚名 原题为:《1966年台海上空追杀叛徒》


1966年1月8日深夜,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艘编号为“F-131”的登陆艇驶离福州码头,艇上船员吴文献、吴珍加和吴春富趁艇长和其他战友不备,开枪射杀7人,然后驾艇投奔台军控制下的马祖。


周恩来指示:“打掉它!”


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蒋经国在9日1时接到“共军投诚”的消息后,相当高兴地指示尽快将“义士们”接到台湾。1月9日上午,吴文献3人在马祖台军欢送下前往机场,没想到台湾派来接人的C-47运输机进场落地时,被大侧风吹离跑道,经飞行员修正后又冲到跑道旁的草地上,令在场的几名台军军官脸上顿时失去笑容。


就在同一时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的秘报已送达“总统办公室”、“总统府二局”以及“国防部长办公室”,指出“三义士驾艇投奔后,中共福州军区彻夜研究对策,同时已掌握我方有关单位和马祖的一切动静……”文后建议:“希以诱敌方式,避开大陆方面的反应……”但台“情报局”的报告在当时没受到重视。


事实上,解放军早在1月8日深夜就获悉台军将在9日派专机搭载空军情报署人员,前往马祖迎接叛徒。福州军区也在短时间内完成作战计划,准备直接派战机狙击叛徒。1月9日凌晨5时许,福州军区将作战计划上报中共中央,但这一电讯被台“情报局”截获。根据台“情报局”的检讨报告,当时周恩来总理指示福州军区的命令十分明确,就是“打掉它!除非做不到!”


歼-5攻击


负责惩叛任务的是解放军航空兵某师的4架战斗机,分别是副大队长李纯光、副中队长胡英法两人驾驶的歼-5,以及飞行员沈学礼、杨才兴两人驾驶的歼-6。福州基地另派出两架歼-6,作为诱敌佯动。依计划,从1月9日10时30分起,歼-6机群就采取多批轮流出动的方式,在万米高空持续绕飞,而负责低空攻击的两架歼-5则等待情报确认后秘密起飞拦截。


C-47运输机出现故障且难以短时间修复。为防“夜长梦多”,台空军遂调派一架HU-16水陆两用机前去接人,同时安排驻嘉义基地的第4大队第22中队起飞两架F-100A“超佩刀”战斗机护航。


15时30分,台军下令HU-16起飞。15时43分,两个在福建沿海的解放军雷达同时发现HU-16出现在马祖东南方约5000米处,两架歼-5战机立即加速由跑道起飞,全程采取低于50米的高度出海。一分钟后,两架歼-6起飞。


15时51分,歼-5僚机胡英法发现HU-16,立即报告长机李纯光和地面指挥所。按照“谁先目视敌机,谁就有优先交战权”的规则,胡英法立即加速进入攻击航线。同时,在高空掩护的歼-6故意调整航向,偏离HU-16更远。果然,负责掩护的台湾空军F-100A战斗机被台湾空军作战司令部调开,直接去拦截这两架诱敌的歼-6。


胡英法驾机迅速进入HU-16的侧后方,在距HU-16800米时开火,结果没有一发命中。胡英法继续接近至500米时开火,这次击中HU-16尾部。随后,胡英法在相距200米时第三次开火,但因距离太近,再加上歼-5速度快,胡英法的座机从HU-16左侧呼啸而过。


击落HU-16


胡英法攻击未果后,长机李纯光迅速顶替他的位置,在距HU-16400米处开火,击中左发动机。最后,HU-16失控坠海,机上17人同时毙命。


当年参与采访的一名台湾老报人后来回忆说,这件事其实是台湾当局自己造成的,“头头们是被送上门的‘反共义士’冲昏了头,没有保密”。吴文献叛逃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台湾岛内一片欢腾,广播电台公开宣布此事,还说军方要派专机去马祖把他们接回来。


吴文献三人在赴台途中被截杀,对台湾“国防部”也是沉重打击,时任“行政院长”的严家淦带着“国防部长”蒋经国前往“立法院”,就整起事件作秘密报告,台湾“监察院”也没缺席,要求“国防部”就为何将护送吴文献等人的战斗机调走作出合理解释。但在当时岛内“戒严”体制下,如此“问责权贵”的闹剧很快就不了了之。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