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

土土的匪 收藏 3 29
导读:“哎!各位爷,抽签了、抽签了!”李九摇着签筒,一脸谄媚的笑,叫着。 其实,他更关心的是这些爷腰包里的银子。 “来,给我们小爷抽张上上签看!”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神气活现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一锭拳头大的银子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李九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接,却扑了个空。 “先拿签条,如果是上上签,这银子就是你的。”小厮一脸嘲弄的笑,李九细看了看他,又瞅了瞅他身后玉树临风的那位身穿月白长衫,腰间束着一条镶金玉带的小爷,不由倒抽了口冷气。 如果,没看错的话,不,

“哎!各位爷,抽签了、抽签了!”李九摇着签筒,一脸谄媚的笑,叫着。

其实,他更关心的是这些爷腰包里的银子。

“来,给我们小爷抽张上上签看!”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神气活现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一锭拳头大的银子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李九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接,却扑了个空。

“先拿签条,如果是上上签,这银子就是你的。”小厮一脸嘲弄的笑,李九细看了看他,又瞅了瞅他身后玉树临风的那位身穿月白长衫,腰间束着一条镶金玉带的小爷,不由倒抽了口冷气。

如果,没看错的话,不,李九是不会看错的,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靠的是什么?还不是眼色?

自从玉玲珑在七年前于华山公开向金沙江示好遭到羞辱后,她就退隐江湖了。而今,她虽一身男装,手拿一把桃花折扇,束着发,但李九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唉,多美的美人儿啊,换我早上了,也不知那金沙江怎么想的,居然会拒绝……李九吞了吞口水,喉头发出了一声很大的响声,他赶紧掩饰地连连点头:“行,这位爷看上去就是个福神,不想抽上上签都不行。”

“慢!我自己来。”正当李九准备动用他的弹指神功来为玉玲珑抽张上上签时,玉玲珑却伸出那把折扇压在他的签筒上阻止了,一双杏仁大眼波澜不惊地盯着李九,似乎把他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全猜了个透。

“是,爷,嘿嘿。”李九干笑了两声,将签筒停住。

玉玲珑折扇轻挥,就见一支签缓缓地从签筒里移出,像有一根线牵着一样,弹到了玉玲珑的手中。围观的人中有看呆了的,叫好声不绝于耳。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她是玉玲珑嘛……李九暗暗在心里冷笑,这些人若知道她就是当年名震江湖杀人不眨眼的小飞侠,还不知道会怎样呢?只怕早有人吓得屁滚尿流了。

小冰见主子脸色一沉,暗道不妙,凑过去看了一眼,正待发难,却见玉玲珑已经将签随手一挥,那支签便又稳稳地落入了签筒中。但她手法快,李九眼法更快,他早瞄见了那是一支姻缘签,签文是:喜鹊未叫乌鸦叫,进步不如退步好。广行阴德灾星散,回头为善不算早。此签说白了就是所谋之事宜缓不宜急,宜退不宜进。且在日常生活中多结善缘,不要一时冲动而铸成大错。

这不明摆着叫玉玲珑放弃嘛!但李九何等人也?岂会多管闲事?只见他不动声色,举起签筒,仍旧摇了摇,问:“爷要不要还来一支?”

玉玲珑沉吟了一下,点点头,仍旧用折扇轻轻向上一提,又一支签从签筒中缓缓跳到她的手中。这回,她扫了一眼,脸色似温和了些,甚至嘴角隐隐约约带着笑意。

李九长舒了口气,虽然他知玉玲珑乃一代大侠不会和他锱铢必较,但毕竟拿人钱财,也希望彼此都能够有个好心情嘛!

“谢九爷了!冰儿,走!”言毕,玉玲珑身子已拔地而起,落在她的白马上,只见白马长嘶一声,腾起一阵灰尘,转眼即消逝在众人的视野里。

“给!”冰儿玉手一挥,那锭银子便划了道优美的弧线,稳稳地落在了李九手中。

然后,在众人又一阵惊呼中,她也翻身跃上那匹银灰色的骏马,追随她的主子绝尘而去。

“奶奶的,好俊的……”人群中一个无赖刚开口,就见他口张得大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不动了,紧接着,一片叶子在他脖子上弹了一下,掉到地上。

李九摇了摇头,冷笑:这厮不知死活,自找的。这还是轻的呢,幸而是她的跟班出手,换成玉玲珑只怕他早没命了。

李九只道是玉玲珑不出手,却不知玉玲珑经过七年前华山一挫,性情也早收敛了许多。

七年前,华山英雄会。

各路英雄云集,相互切磋武艺,既增加了各门派之间的友谊,同时也成就了不少的良缘。大家知道金沙江和玉玲珑都是近两年江湖崛起的新秀,也鲜有人不知他们两家原本是世交,而金沙江幼时更是跟随玉玲珑的父亲流云剑的传人玉石林研习过流云剑法。若论起武艺来,金沙江的流云剑上的造诣丝毫不在玉玲珑之下,甚至于他若使出十成功力来,只怕玉玲珑还在其下。只是,金沙江十二岁那年,其父遭仇人刺杀,于是他被本派接回担任武当掌门一职,两个少年便从此分开,再无见面,直到这次四年一度的英雄会,两人才得以再晤。

其时,玉玲珑早长成倾国倾城之貌,只是生性顽劣稍有不顺便起杀机。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原则:劫富济贫,兼之武艺超群尤其轻功了得,故人送美号“小飞侠”。而金沙江身为武当掌门,也是最年轻的掌门却少年老成,据说曾经几次击退前来武当寻衅滋事的小混混而威名远扬。

四年一别,一位是窈窕佳人,一位是翩翩美少年,众人都觉得他们是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玉玲珑果然是江湖豪侠,一点也不像寻常女子一样扭扭捏捏。正当大家在宴会上喝得头酣耳热之际,玉玲珑忽然站起来,走到金沙江面前,将脖子上自己的祖传玉观音取下双手捧送给他:“师兄,请收下。”

金沙江愣了一下,这块玉佩他认识,乃师娘传家宝只有女婿才有资格接受它。见玉玲珑主动向金沙江示爱,各路英雄顿时喝起彩来,都大叫“小子,快收下啊!”,心中暗暗羡慕这小子走了桃花运。不料,金沙江眉头一挑,轻轻淡笑婉拒了:“师妹,开什么玩笑?快收起来,师娘若是知你拿了她的传家宝,不把我活剥了才怪。”

“师兄……”玉玲珑正待解释,不料金沙江面色一沉,出语惊人,“师妹,来,见过你师嫂。”

师嫂?玉玲珑莫名其妙:什么时候冒出个师嫂来了?

“小师妹,你师兄常常提起你。”金沙江旁边坐着的同门师姐尤小竹款款站了起来,含笑望着玉玲珑。

玉玲珑顿时心头一冷,她何尝受过如此的冷落与羞辱?脚一跺,玉手一捞,那块玉观音便回到她手中。接着,大家只觉得面前白光一闪,玉玲珑和她的贴身丫环小冰就不见了。

这七年来,小飞侠绝迹江湖,仿若从这世界消失了一般。但,江湖并不平静:先是金沙江和尤小竹完婚的那天,尤小竹在拜堂时毫无预兆地被唐门最毒的金针射中当场身亡;接着是唐门血洗武当,金沙江侥幸逃脱至今下落不明……玉玲珑闭关自修对外面的事全然不知,这次,她其实是对金沙江余情未了,想重出江湖参加来年的华山英雄会的。不料,刚下山便听见了许多关于武当的闲言碎语更是心急如焚,匆忙之中便找李九想测试一下天机,不料又抽了一支“乌鸦签”,幸得后来抽的这张签似有转机,她才略松了口气却也不敢怠慢快马加鞭向自家所在地流云山急驰而去。

还是晚了一步!

流云山尸横遍野,有本派的,也有非本派的但却看不出来路只知道这些人一律身着绛色外衣几乎无一不蒙着面纱像怕别人看出他们的来路似的。玉玲珑情知不妙只求父母平安无事,然而,上得山来只见流云殿被一团大火烧得成了灰烬……

“爸、妈……”玉玲珑跪在流云殿前哭成了一个泪人儿,肠子都悔青了,要不是自己任性、自私,不听父母劝告非要在七年前的华山英雄会向金沙江示爱受辱的话,流云派也不会遭此灭门之灾吧?

“小、爷,这、会是谁干的呢?”小冰结结巴巴地问,暗暗观测了一下玉玲珑的脸色。

“这还用问吗?走!去武当山!”玉玲珑擦干眼泪,纵身翻上白马,一颗心早飞到了武当山。

“小姐,等等我。”冰儿一面叫一面也追了上去,不过任她想破脑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小姐就一口认定是金沙江干的呢?金沙江不是小姐最爱的人么?而且他也是老爷的弟子啊两派素来关系密切他有什么理由要与流云派为敌呢?

然而,丫环就是丫环,她若能想得明白也就早不是丫环了。

“驾——”玉玲珑赶到武当山时,武当山正在开庆功宴呢,她果然没有猜错。

“师……妹。”见到重出江湖的玉玲珑,金沙江目光呆滞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这一天终究是来了,他只是没有预料它会提前来到。他迟早是要单独面对她的,尽管他很不乐意!

“拔剑吧。”玉玲珑将剑尖指着金沙江,冷冷道。

“师妹,我不会杀你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是无辜的。”金沙江觉得嘴唇格外干燥,心心念念的心上人终于来了,可是她不是来叙旧的,却是来复仇的,他的心没来由地痛彻心扉,哪里还有半点家仇得报的快感?

若,早知结果是这样,他当初会不会放弃?

不,他不会放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身为人子,这是他的责任。

当年,金沙江收到八百里加急警报匆匆赶回武当山时,发现父亲的姨只手紧握成拳似抓着什么,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掰开——里面卧着一块小小的布片。

他不由地回想起昨天师傅从外面回来时满脸疲惫,似和强劲的对手刚刚决斗过脸上手上隐约可见血痕,而且衣衫的下摆也破了。羽翼未丰,他不敢造次只有暗暗习练武功。七年前,他本来有个最好的机会——接受玉玲珑的求婚,与她结成秦晋之好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向师傅全家下毒手……然而,关键时刻他还是心软了放过了玉玲珑,却让真心爱他的同门师姐尤小竹成了玉玲珑的替罪羊!

“拔剑啊!”玉玲珑剑尖轻轻向前一送,金沙江的脖颈上就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血印子。

“啊——”玉玲珑没想到,金沙江非但没有躲闪,反而还向前倾了,结果她未及撤剑,那把传说中的流云剑便割破了金沙江的喉管,“笨蛋!你为什么不躲啊?”

玉玲珑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虽然她是为复仇而来,但她没想到金沙江会不战而降,更没想到他会送死!

金沙江血流如注,两颗浊泪缓缓从两颊流出。那双幽深的黑眸望着玉玲珑,居然含着一丝笑意!

他,是心甘情愿死在她剑下的!

还在四年前,当他拒绝了玉玲珑的示爱决意与流云派为敌为父母亲报仇时,他就已经明白了自己今天的下场!

“笨蛋!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啊……”玉玲珑怀抱着师兄,眼前浮过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美好画面,是谁,非要他们承担这么沉重的家庭责任,毁了他们如许美好的爱情?!

“我……别无选择。”金沙江已不能说话,只能闭了闭眼,用复杂的眼神表达自己矛盾的内心世界。

真好,什么家仇门恨,现在终于放下了,而且,他再也不用愧疚地面对他最爱最爱的小师妹,日日承受良心的谴责了。

“师兄!你真傻、真傻啊!”玉玲珑一身孝衣,立在金沙江的坟墓前面,一面跪着给他烧纸钱,一面哭泣着。

你说过,长大了就会娶我,而且只会娶我的可是你最后却娶了别人!

早知道会让你造成这么大的误会,我就真该好好闭关,不该偷偷地潜到你们的婚礼上用唐门暗器杀了小竹!

我以为,这笔账,你怎么也该算在唐门,却没想到你误会了我爸妈和流云派——不错,妈妈曾是唐门的人这个秘密我只和你悄悄透露过,他们又刚好也在婚礼现场。可是,傻瓜,你难道忘了?忘了我也是妈妈的传人也会唐门暗器吗?

师兄,小时候我们曾经发过毒誓:若有谁背叛了我们的爱情,另一方有权将他(她)刺死!那天,我本来是易了容想去刺杀你的,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啊!最后,我的暗器终于偏移了方向和目的,射到了小竹的命门……

百步开外,李九神色凝重注视着她们,长叹了一声:日月盈亏总有期,谁能识此玄妙机?若不向善空有约,快马兼程都已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