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治杂论(二)--回路法则

在我的前一篇有关民治的杂论一中,我提出了,民主与专政实际上是一个首尾相连的圆,民主的极致和专政的极致都是一样的.


在这里,我想说说民治的本质实际上就是一个回路。我记得这个坛子里有个大神,叫健派,他一直说他是电学的高人,他用电学的两分法则解读一切。可我觉得他老人家忘了电学的另一个法则,就是回路。不管是电子电路还是什么计算机语言,都必须要有回路才能叫圆满。


最简单形象外行地解释一下电路,就是正极,电阻,负极。这就圆满地构成了一个回路了。所谓的正极,正如我们外行地理解,就是带电的,负极就是不带电的,这电要从正极流向负极,这电阻就很重要,顶不住的就烧毁一切,顶得住的就是有效地利用电。没有电阻,那叫短路,也是出大问题的。正负相接产生的就是湮灭。


于是,我们可以说单纯的两分是不圆满的,君权是正极,民权是负极,还必须要有相权作为电阻。这样就圆满了。


在前段时间的论战中,我们学到了卢梭的《民约论》,我们知道社会是首先是人民自愿联合在一起以集体的形式而存在。我们知道了人们愿意放弃个人自由并被他人所统治的唯一原因,是他们看到个人的权利、快乐和财产在一个有正规政府的社会比在一个无政府的、人人只顾自己的社会能够得到更好的保护。


在这里回答一下闪亮同学的达成论。的确,卢梭指出原始的契约有着明显的缺陷。社会中最富有和最有权力的人“欺骗”了大众,使不平等成为人类社会一个永恒的特点。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契约应该被重新思考。政府不应该是保护少数人的财富和权利,而是应该着眼于每一个人的权利和平等。不管任何形式的政府,如果它没有对每一个人的权利、自由和平等负责,那它就破坏了作为政治职权根本的社会契约。那么当无人压迫他人时,契约达成。当有压迫,那么说明了有一方在破坏契约。


好了,通过社会契约论,我们知道了,人民为了可以共存,他牺牲了自己的权益,放弃个人自由并被他人所统治,这样就是组成了社会的基础,如果人们不喜欢群居,那么自然也不会存在社会。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权,那么说明了人民是权力的负极。所以说民权是负极。而接受权力者就是正极,实际上就是指统治者。


君权天授,这明显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法。这天是什么?人民就是天,如果不是人民拥戴你,你那里来的权力?一直都是“君权民授”,只不过有人偏要装糊涂,才有了“君权天授”的说法。所以历代君主,昏君以否的标准就是看你的民意程度。当你这个昏君搞到天怒人怨时,那么也就是你的君权要易手时。


君权民授,那么相权就是君授,而民由相牧之,这就是一个完整的民治回路。我以前看过一本书,说的就是君权与相权的制衡,我一直都莫名其妙,相以何同君争?相权由君授,其必对君主负责。所以历史上的官员从不怕民众,因为他们的权力是君授,只要讨好了上面,下面给个冷屁股就行了,老百姓们最怕什么?最怕九品芝麻官,因为被他们直接管着。不怕官,就怕管。而最关注民心背向的正是君主。而君主们不怕得民怨之相,最怕得民心之相。得民怨之贪官只不过是待宰的猪羊,看什么时候合适了就宰了以平民愤。而得民心之相永远做不了人臣之极,君主授付这些清官的权力都不可能很大。而贪官往往可以成为人臣之极就是这个原因。


说到这里,大家是不是觉得人民很贱?对了,这就是“贱民”一词的真义。自己付出一切给别人,然后哭着求别人对自己好一点,的确是贱。老葛说得不错,的确是很贱。不过,正是有这些很贱的贱民们,才能体现出那些践踏人民的大老爷们的尊贵嘛。不是吗?而社会也正是由这些很贱的贱民组成的。英雄?永远是少数,而且死得都很快,当然这现象也是贱民们自己做成的。呵呵,题外话了。


君权,相权,民权三者串连,但不能缺一。单只有相与民之间,如无君权威严,相会被民打死的,谁会喜欢管自己的人啊,那些城管啊之类的,如不是有国家威严的存在,简直就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了。单只有君与相,就是官多兵无,个个都是总经理,就是没得办事员了。而单只有君与民,那就是极度独裁了,正负直接相接,湮灭。


所以民授君,君封臣,臣牧民,这是一个稳定的三角圈。这也是民治的本质。其他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形式而已。


君权即统治权,相权即管治权,民权是个新鲜词,贱民才是其本质。


为什么不论东西方,都说上古圣贤,黄金时代呢?就是因为原始部落中,人口少,大家朝夕相处,君臣相得,臣民鱼水,臣在管治上有什么问题,很容易就会被“告御状”,所以不敢造次。这就是民治的“黄金圣贤时代”,也就是传说中的原始共产主义。


部落内部是相得,部落外交就是残杀吞并征服了。这样,随着人民基数的越来越大,这个君权也就越来越庞大,帝国产生了,皇帝就产生了,而相权也越来越复杂,这分层也越来越大了。君权过大,过去的相权制度不合适了,也就是说顶不住了,要被烧了,所以产生了君权分流,这就是分封制


可是这民心就是向统,要不人民干嘛要付出个人权益啊?还不是为了一个统一的社会吗?所以这分封制只能做成分裂动荡不安,一有机会,强者就去打弱者。其实这本身是人的一种向统的本能罢了。近现代搞的什么民族国家主义,都是因为相互打不下,统不了了就和平罢了。


而君主集权制,则是中国对世界民治体系的贡献,这是中国人以中原为天下的打造出的概念性的大一统试验。忽视和不了解中国这二千年的君主集权制,是西方的思想家们的一大缺憾。所以他们的思想并不完整,甚至并不先进。


西方是分封制直接进入民主制,故其民主制度中分裂的倾向非常严重。而其所谓的民主集中制,也就是共产主义之类的理论,总是令人感觉缺了点什么,就是不完整圆满。令人总感觉是无君权,无相权,只有民权,那么人民为什么要在一起啊?难度就为了每天自觉去工作,工作完了就吃,吃完了就睡?


好了,这篇咱们就讨论一下,所谓民治的本质,就是君权民授,相权君授,民由相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hongsanxia 在第5楼的发言:
改革是什么,就是改变革新。文革是什么:文化革命!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改革的艰难是在改变革新中,要对社会总体有增加利益的,然后对政治利益的分配问题的纠缠分配。但是很多改革问题是对一些群体有利益的。其它是反对的。但是权利却可以进行推行之。由此来看,改革之前缺少了民主;这个民主就是利益分配中的关系者的民主权利。这个当前包括以后还是不可能实现的。

文革是什么,是革命,是斗争。从精神上的斗争发展到肉体的斗争;这是最大的错处。

可是人民之间对文化的涅槃。这种涅槃有别于改朝换代的新......

这个说法很有意思,可以讨论讨论。

总理讲话中说还可能产生文革,殊难理解。这要看对文革如何定义。简单定义为一场大动乱,那就可以理解。

可是世界上大动乱经常发生,谁会称为文革?因此动乱不等于文革。文革的重点是文化革命,从这个意义上,中国目前不可能发生文革。

文革者希望的是民主,同意这个说法。文革错误在于从精神的斗争发展到肉体的斗争,这点可以推敲。如果想深入开展文化革命,又不发生“武斗”,这个可能性很小,总的来看,肉体斗争还是得到控制的。

我看文革最大的错误,是背离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原理,看到了资本主义的很多问题,却没有看到对于一个农业国家,它依然有积极意义。希望通过精神领域里的革命避开人的私心,却脱离了经济基础所能提供的保证,有点乌托邦。

现在的问题在哪里?在于经济基础借助于资本力量疯狂推进,可是这只是一个轮子,独轮车是走不稳的,因此另一个轮子要动起来。

可是怎么动?理论大家已经没有了,于是摸石头。也行,只是不要光摸资本的石头,也要探索属于自己的石头。


呵呵,有点意思。

 以下是引用ping87387972 在第2楼的发言:
呵呵,有点意思。

谢谢观赏.曲高和寡啊,呵呵.

 以下是引用死不去的死仔 在第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ing87387972 在第2楼的发言:
呵呵,有点意思。

谢谢观赏.曲高和寡啊,呵呵.

说不上曲高和寡,但是角度刁钻。

要说起来,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有一个结合点的,但是找到并说清不容易。

要说民主也只是一个手段,有些人把它当做了目的。电路结构也只是一个手段,目的是取得光或动力。

你的论述有启发性,就是没看到民治杂论第一篇?什么题目?

改革是什么,就是改变革新。文革是什么:文化革命!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改革的艰难是在改变革新中,要对社会总体有增加利益的,然后对政治利益的分配问题的纠缠分配。但是很多改革问题是对一些群体有利益的。其它是反对的。但是权利却可以进行推行之。由此来看,改革之前缺少了民主;这个民主就是利益分配中的关系者的民主权利。这个当前包括以后还是不可能实现的。

文革是什么,是革命,是斗争。从精神上的斗争发展到肉体的斗争;这是最大的错处。

可是人民之间对文化的涅槃。这种涅槃有别于改朝换代的新瓶旧酒的斗争。文革者希望人民文化精神的觉醒。这个觉醒就是民主。就是争取自己的权利平等。

从这里看,民主却是我们一直缺失的。没有民主,一切都没有保障。就是成了皇帝,也是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我们所说的民主,正如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同志说的,不是一人一票的形式主义民主。这就是骗子行为。也不是我们现在的几个人一合计就干的民主。是相关利益方共同的民主。

我们现在相关利益方哪次民主了?听证制度多是过场。制度有缺陷有意放任,是谁不负责呢?就是全部私有化了,就可以解决问题么?

没有人民广泛参与,广泛认可的改革;只会昙花一现,甚至正如总理说的,有可能借着文革重来。我想这是说的轻了,如果文革重来倒还有救,就怕苏联般转化为俄罗斯都难。

我们现在需要什么,在社会主义的道路上,继往呈新:新文化,新民主,新思想。

这才是一个唯一正确有久远前途的道路。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