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人如今会不会开始引领欧洲国家假期紧缩的‘潮流’?”欧洲小国瑞士11日一次公投却引起了整个欧洲“恐慌”。在这次有关延长带薪休假的公投中,67%的瑞士人投了否决票,瑞士媒体甚至公开喊出“消费不起这样的高福利”,这让许多欧洲人 “心情复杂”:一些人认为瑞士人这样 “无疑是疯了”,但也有许多人羡慕瑞士人的这种清醒让其可以安享富裕稳定的生活。在欧洲,许多人长期以来把高薪和长假视为 “天然权利”,即使在如今债务危机几乎让国家破产的时期,任何想削减这些权利的措施都遭到大规模抗议,有人还把欧洲危机怪罪于“拒绝休假的亚洲工作狂”带来的竞争。北京学者张颐武认为,瑞士人的这次选择是欧洲对自己生活方式反思的一个积极信号,东方和西方都需要平衡工作和休闲,但勤劳、奋斗、努力这些价值对社会来说永远不会过时。


瑞士“消费不起这样的高福利”


3月11日,瑞士就把带薪休假时间从4周延长到6周的提议进行全民公投。出人意料的是,2/3的瑞士人 (约67%)否决了这项给自己放更多假的提议。这不是瑞士人首次如此“不识抬举”,十年前高达74.6%的人否决了每周工作36小时的公投提议。瑞士《日内瓦时代报》称,瑞士人对自己想要什么心知肚明:工作就这么多,一定要做完。在欧债危机之下,瑞士人明白“消费不起这样的高福利”。


这一意外的结果立即成为欧洲议论的焦点。英国《每日电讯报》12日说,瑞士人投票放弃规定每年至少6个星期带薪假期的倡议,让外界猜测瑞士人如今会不会引领欧洲国家假期紧缩的“潮流”?文章称,和一些因为债台高筑不得不削减开支来偿还紧急援助款的国家相比,这次公投反映出瑞士人眼光长远的一面。


法国电视5台称,瑞士的公投结果令法国左翼工团主义者感到震惊,他们不相信居然会有人不喜欢多休假,法国左翼联盟阵线的总统候选人让·吕克·梅朗松称,他觉得“瑞士人太可怜了”, “就这么轻易地被那些危言耸听吓倒”。但《法兰西晚报》称,瑞士的国家文化显然更看重劳动和多劳多得,而法国文化则是另外一种。对于要求继续一周工作41小时、每年只休4周年假的瑞士人,一些法国人嘲讽“或许瑞士人种特别”,“他们天生不喜欢歇着”。法国人曾坚决把每周工时缩短为35小时,即使这样还觉得歇得太少。文章称,多干活的提案在法国绝不会受欢迎,哪怕大家明知这是对的。


法国记者兼社会学者赛拉夫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撰文称,欧洲人对瑞士此举“心情复杂”,他们并不喜欢多工作,但许多人对瑞士人的选择感到钦佩。与之相反,法国失业率3倍于瑞士、制造业萎缩。在该媒体网站上,一些网民称,瑞士的形势比法国好得多,而始终居安思危正是小国瑞士长久保持稳定、繁荣的奥妙所在。


德国《明镜》周刊引述社会学家库尔特的话称,瑞士人认为工作是一种道德,这种态度植根于整个社会,同时多数欧洲国家深陷危机也让瑞士人深知只有努力工作才能给自己希望,给国家希望。德国《经济周刊》呼吁,欧洲邻居的举动值得德国效仿。瑞士能否引领休假新潮流?


“无论收入高低,工作重要与否,也无论国家的经济是好是坏,英国人从来不会忘记给自己安排一个惬意的悠长假期。”在伦敦一家公司担任客服经理的威廉姆森这样对记者感叹英国人的休假观。实际上,虽然金融危机冲击着社会各行各业,但据英国交通部的统计,去年仍约有200万英国人出国度假,较前一年增长了20%。


欧洲是世界各大洲中休假天数最多的地区,欧洲各国法定的带薪年假各不相同,英国、法国平均为25天,西班牙22天,而瑞士、波兰是20天。英国《经济学家》曾组织了一次有关欧洲休假时间长短的辩论。文章称,欧洲的劳动生产率与美国相差无几,但15个欧洲富国的人均收入只相当美国水平的70%,原因就在于欧洲人的假太多了。美国西北大学教授罗伯特·戈登称,欧洲人信奉所谓“劳动总量固定”的谬论,他们认为缩短劳动时间可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但事实却是欧洲失业率远高于美国

法国是最早立法保障带薪假的国家,法国人也自然而然把自己与瑞士邻居做比较。有法国学者拿出两国假期以及经济上的数据进行比较:1984年瑞士开始规定带薪假为4周,1985年法国将带薪假延长至5周。瑞士人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41小时,而法国的法定一周工作时间为35小时,是欧洲最短的工作时间之一。但2010年,瑞士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6.7万美元,法国为4万美元;瑞士的失业率为3.4%,法国的失业率为9.8%。在《世界报》和《费加罗报》等法国媒体网站上,法国网民也在比较两国的收入差据,瑞士人均月收入达4000 欧元,而法国仅有1500欧元。一些人羡慕地说,现在宁肯工作60个小时,换回失去的购买力和生活水平。


在柏林,《环球时报》记者做了一次街头小调查,在不要求考虑后果的前提下,10位德国人有8人认为“休假应增加”:但要求考虑失业等后果时,只有3人表示“休假应增加”,其他人则表示 “不变或应减少”。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对《环球时报》记者称,瑞士公众这次作出了一个理性选择,这与金融危机有关,因为看到了希腊、西班牙的情况,瑞士社会上形成了新的共识:不能光吃不干,否则大家生活水平都下降。张颐武认为,现在西方都面临这样的问题,由于福利高,假期长,造成社会竞争力下降、经济发展缓慢,西方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如果不努力工作,舒适的生活是维持不久的,这在全世界都是铁律。


东亚也应平衡工作休闲


德国下萨克森州一家企业的销售主管乌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经济每况愈下,一些人也在思考为什么会这样。相反,亚洲人,特别是中国人太勤劳,中国经济也因此不受世界经济危机影响。现在欧洲已经强烈感受到了竞争。英国广播公司曾刊登一篇题为“能不能说服亚洲工作狂去休假?”的文章。文章援引经合组织的一份调查称,许多亚洲国家和地区的人每年工作时间都在 2000小时以上,俄罗斯为1976小时,美国人也有1778小时,而英国人为1647小时。文章把韩国、新加坡和香港等列入 “患上工作中毒症的亚洲国家和地区”。


在亚洲,休假近年来也成为公众争论的话题。韩国法律规定,上班族一年的带薪休假天数最少15天,最多25天。但韩国《朝鲜日报》称,问题是韩国人休假率很低。欧洲人一般都是100%休假,但韩国人的休假率只有40.7%-58.6%。文章称,这主要是因为韩国人担心休假会丢工作,所以不愿意休假。要想改变韩国的休假文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日本学者永尾成治对记者说,国民休假是一种经济行为,应当配合经济状况。当经济处于上升时期,适当增加假期可以拉动消费,有一定促进生产力的作用;但当经济低迷时,减少劳动时间则不是明智之举。他认为,假期应当是一种调节手段,而不应成为硬性规定。欧洲将长假作为一项福利的硬性指标是不科学的。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周宁认为,目前的危机是考验欧洲国民意识的时刻,而同样问题在希腊却出现完全不同的社会反应,这也是造成希腊等国困境的原因。周宁说,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应该对生活方式进行一次再平衡。既要充分认识到现实的国情,也也应考虑民众的需求。在东亚的中国、日本和韩国,许多人被称为“蚁族”。如果能再多一点假期,能更好提高人们的幸福感,促进社会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