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是我滴 收藏 3 26
导读:离开了一个梦,却忘记了那是怎样一个梦,似谁在梦中一直的对我冷笑,双腿拼命的奔跑,但原点依然是那双冷辟的双眼。- 一座空城,就自己一个人跑,多想看到另一个人止住我的双脚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梦”。但是没有,那里世界沉睡了,但我没睡,漆黑的夜里那双眼睛就那样不离的跟随着,无神、冰冷。我跑到一个转角却发现他早已在那里等候,我转身他已转到我的背后,我想呐喊,但嗓子却被一种东西堵住不得发声。那一刻哭了……我听到他吹出哀怨的笛声,蓬头垢面的坐在离我不远的土丘,似在哪里见过那双眼神,但忘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离开了一个梦,却忘记了那是怎样一个梦,似谁在梦中一直的对我冷笑,双腿拼命的奔跑,但原点依然是那双冷辟的双眼。-


一座空城,就自己一个人跑,多想看到另一个人止住我的双脚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梦”。但是没有,那里世界沉睡了,但我没睡,漆黑的夜里那双眼睛就那样不离的跟随着,无神、冰冷。我跑到一个转角却发现他早已在那里等候,我转身他已转到我的背后,我想呐喊,但嗓子却被一种东西堵住不得发声。那一刻哭了……我听到他吹出哀怨的笛声,蓬头垢面的坐在离我不远的土丘,似在哪里见过那双眼神,但忘了,真的忘了,我只知道那双眼睛射到自己的身上是那般的冰冷。我看到他身边躺着我的布娃娃,但为什么它的颈上竟有一道伤痕?我想走过去要回我的布娃娃,但每迈一步身体愈加的冰冷。我看到我的布娃娃被他用什么东西分离着,我想救,但身体却软软不得动弹。-


如冰窟般的世界,只我和他,他就坐在那里吹着让人竦然的夜笛,而我是他唯一的听众,我想跑,跑出那个世界,但左右飘动的却全部是他黑黑的身影,多希望有一个勇士出现在那里,折断他的魔笛,带我离开那座空无一人的城。但上空除了几只乌鸦的哀鸣,就是他无尽的身影!就那样和他僵持着,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我不会仅仅只是他魔笛的一个听众,他既然把我带进那座空无一人的城,或许就没有让我离开那里的意思,我逐渐看到周围还有除他之外的一些飘着的黑影,我想开口对他说:既然把我带来了,就结束所有的恐怖,我不想这样的继续折磨。但口似被封了,我没有任何的发言权,我见他站了起来向我走来,手里拎着我不完整的布娃娃。寒气更浓了,那双眼神就那样无神冰冷的随它主人的脚步向我移来,布娃娃从他手里瞬间不见了,也许下一个就是我,我试图张嘴尖叫,愈近愈近了……鼓起最后一口气我想出声,睁开眼已回到这个世界……-


头晕晕的,周围和梦里的世界一样的漆黑,用手触一下额头,满是汗珠。是周围太热,还是把那个世界的恐怖带回了这个世界?心虚,依然沉睡在那个梦境,我叫我的好友,她回答了,我的心稍微平静一些,我告诉她我做了一个恶梦,她说:没事,睡吧!我没回答,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回到这个世界……忽然间觉得好渴,起床倒水,却觉得头沉沉的,下床铺似乎可以瞬间晕过去,这是第几个恶梦了?我不知道,瞬间清醒了,但再也不敢睡去,怕回到梦里再见到那双冰冷的双眼。难道就这样守着漆黑的午夜到天亮?眼睛湿湿的,泪随时都可以夺眶而出?梦里的那一切究竟是什么?究竟在哪里见过,一切好熟悉好熟悉?那个吹笛的人又是谁?我睁大了双眼从没有如此急切的盼着黎明的到来。都沉睡了,唯我似醒非醒的听着她们甜甜的睡梦声……-


一个人孤独的守着,疲惫着,想睡觉的双眼却无法闭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