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凌于法律:警察“委屈奖”是权力在顾影自怜

liangfu 收藏 70 1063
导读:新闻背景:近日,山东历下正在研究对受侵害的警察设立“委屈奖”。据了解,警察在为自己维权过程,除了可以“帮自己人说话”外,尚无专门的警察维权法律法规。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刘丽涛在两会上建议增设“袭警罪”。(3月12日《齐鲁晚报》) [img]http://img9.itiexue.net/1457/14579937.jpg[/img] 在我国,“袭警罪”并不是一个单独设立的犯罪种类,袭击警察的行为多以“妨害公务罪”论处。可妨害公务罪的重要防护对象是公务的正常执行,而非警察等公职人员的人

新闻背景:近日,山东历下正在研究对受侵害的警察设立“委屈奖”。据了解,警察在为自己维权过程,除了可以“帮自己人说话”外,尚无专门的警察维权法律法规。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刘丽涛在两会上建议增设“袭警罪”。(3月12日《齐鲁晚报》)


情感凌于法律:警察“委屈奖”是权力在顾影自怜

在我国,“袭警罪”并不是一个单独设立的犯罪种类,袭击警察的行为多以“妨害公务罪”论处。可妨害公务罪的重要防护对象是公务的正常执行,而非警察等公职人员的人身安全。除此之外,民警维权尚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因此警察虽然不是弱势群体,但也面临着维权的困境。对于法律执法者而言,这难免是一种悲哀。应该说,法律制度以及公共权力对于警察的人身安全与其他权益的保护,还很落后。

法律落后,增加情感上的安慰,也算理所应当。更何况,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也确实能够遇到受委屈的情况。以济南市历下区警察的遭遇为例,在刚刚步入的2012年,一季度还未结束,就发生了4起暴力阻碍民警执法的事情。历下区将为受侵害的警察设立“委屈奖”一事,显然是公共权力出于对公职人员进行权益保护的目的而将要做出的举动。


然而,常识告诉我们,委屈向来是双方的。有执法,难免会有冲突,有冲突难免会有委屈。更多的情况是,无论是执法者,还是被执法者,在冲突之后,都会感觉到有怨言和委屈。委屈当然不全是公职人员在忍受。而且,若存在暴力执法与刑讯逼供,受委屈更多更大的往往并非警察。那么,被委屈的民众又如何被抚平和安慰?公权力不能只顾自家人的那点“小性子”、“小情调”,而不顾公众的委屈。进一步说,权力不能只顾着在情愿方面实现“自肥”,而忘记了给公众留一点点安慰之语。


公众难免不发出这样的质疑之声:“儿子受了委屈,去找老子撑腰,谁服?”其实,在笔者看来,倒不是公众服不服的问题,关键是,凡事都要讲公平,警察有了委屈可以有人安慰,而且可能是运用公共资源来获得安慰,而纳税人如果获得了委屈,又应该得到谁的安慰呢?笔者不反对警察设立“委屈奖”,只是面对同一事件的时候,我们的公权力难免表现出一种偏袒倾向。具体到法规保护和政策奖励方面来难免顾此失彼,容易显现出一种对权利无视或是漠视。这恰恰是公共权力傲慢与偏见的表现之一。


让情感的归情感,让法律的归法律。法律之殇,就要通过法律的渐进与完善去弥合。情愿上的东西,毕竟不是具化的。对于委屈奖而言,是发奖金、还是发奖状,似乎也都不能解决问题,还非常容易造成权力的自我表扬和自我奖励。于法治大势而言,有些背道而驰。


道德的核心在于利益公平。应该说,因为地位与话语权的不平等,才有了委屈。因此,公共权力应该谋求更大意义上的社会公平,构建更大的话语权平台,而不应该致力于权力的顾影自怜。因此,我们一方面希望执法人员能够文明执法,并希望公众能够依法行事;另一方面,更希望能够早日设立“袭警罪”,并在此基础上,每位纳税人的人权能够得到公共权力的充分尊重和保护。唯有如此,委屈才会消失,和谐才会出现。(济北南)


观点PK


@李英锋:应该诉诸法律


一些人妨碍执法甚至暴力攻击民警,是触犯了法律。警察受了此类“委屈”,有关部门不能无奈认可,更不能设“委屈奖”,否则只会让法治很“委屈”。警察应该用法律武器捍卫自身权益和法治尊严。


@徐志翔:要掌握界限


警察可以设“委屈奖”,但一定要掌握界限,也要小心被个别人当作软弱或不作为的借口。什么人在工作中不受点委屈呢?作为“保一方平安”的警察,本应有一定承受能力,更不能让百姓受到“委屈”。


@孙剑:有些委屈受不得


警察在执法过程中遇到受到抵触、谩骂甚至是暴力抗法,在执法过程中是常有的事。对于暴力抗法,一味地忍辱负重,并不是“文明执法”,相反会助长抗法者的违法气焰,这样的“委屈”是受不得的。


律师解读


“民警维权尚无专门法律”


除了“帮自己人说话”嫌疑外,民警维权的另一个尴尬在于:国内尚无专门的法律法规。


虽然从2003年开始,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刘丽涛就在两会上建议增设“袭警罪”,但“袭警罪”却迟迟不见动静。反对者认为妨害公务罪在一定意义上已包含袭警罪。而支持者认为:警察担负着打击犯罪和维护社会治安职能的特殊身份,所面临的对象及环境远非其他执法人员可比;没有袭警罪,也导致袭警成本过低。


“维护民警权益的唯一根据是事实,唯一准绳是法律。”贾延昭也意识到民警维权工作不能仅仅局限于公安机关内部,“必须动员社会力量,警民关系的重建必须是在法治的前提之下,引入第三方独立机构或专业法律团体很有必要”。


对于历下公安为民警维权的做法,济南人民警察职业培训学院公安业务教研室主任孙吉明表示了赞同:单个部门考虑问题不够周全,多部门按一定规则、程序研究处理,更有利于维护民警权益,保护执法主体。


第三方介入警察维权,具体如何操作,目前还没有公安机关试水,“我们打算找一些专家座谈,讨论其可行性。”历下公安分局督察大队副大队长姬建华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已经开始考虑往这个方向上迈步。


“很显然,历下公安采取的是回避制度。”山东鲁泉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旭峰也赞成第三方介入,“建议维权委设立在检察院或者司法局,效果会更好”。


微言大义:


云心鹤眼:的确,警察在执法过程中难免会遇到民众的误解,可问题是,这能成为设立“委屈奖”的理由吗?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受到了委屈就要通过金钱来补偿,这说得过去吗?更何况,为了警察在执行公务时可能受到的委屈,民众早已经付出了补偿了。还是不设好 !


朱巧: 打针哪有不痛的。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委屈,颁“委屈奖”很有创意,但很多余,既然你选择了这一行就要受得了那些委屈的事情,这是我的观点。不想跟你起争执!


吴sir的围脖:为维护警察的形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对的。但在不危及生命的前提下,如果袭警者恶意或持有器械就不应一概而论了。警察也是公民,设立委屈奖是对民警的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应该尽快完善法律,设立袭警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代表国家的尊严,如果随意被侮辱,整个国家威严。


李尚儒:警察可设委屈奖#那么,城管、税务、银行等职能部门是不是都可以设呢?每份工作、每个人都有遭受“委屈”的时候,如果都设这样的委屈奖,奖得太多太滥又有多少实际意义?特别是“委屈奖”的设立,既增加了公共财政的负担,又滋生不公平,公安部门评委屈奖,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难以让人信服。


萧雅天: 现在老百姓不知有哪些特权?大家来说说看?警察都有委屈奖了,当官的死在职业上,都成烈士了,老百姓了?假如当农民死在种田种地上算什么了?农民没贡献吗?还有工人了?吃的用的都是这些人生产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