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夜星辰

丰饶的天使 收藏 3 9
导读:今天,我不再需要任何一个人的帮助就地找到了你。   这繁枝茂叶的季节快要过去,风里微凉。我轻易的找到了你。   *   “咏辰,你记好了哦。就是这面小湖的湖心,正对着的那条石径,往上走五十七步台阶,右转,就是了。”   ——上次是瑞瑞陪我来的,在我除了眼流满面全然无措的时候,是瑞瑞找到了你。   嗳,你真是。脾气一点都没变,说不见我就不见我,我那样的哭你也不睬。   *   第一次见到你,你被一群亮丽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围着,坐在她们中间,微笑着回答她们似乎永远都问不完的问题。  

今天,我不再需要任何一个人的帮助就地找到了你。

这繁枝茂叶的季节快要过去,风里微凉。我轻易的找到了你。

*

“咏辰,你记好了哦。就是这面小湖的湖心,正对着的那条石径,往上走五十七步台阶,右转,就是了。”

——上次是瑞瑞陪我来的,在我除了眼流满面全然无措的时候,是瑞瑞找到了你。

嗳,你真是。脾气一点都没变,说不见我就不见我,我那样的哭你也不睬。

*

第一次见到你,你被一群亮丽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围着,坐在她们中间,微笑着回答她们似乎永远都问不完的问题。

我不喜热闹,不远不近的坐着,刚好能够听到你们的对话。

迂回数次,终于绕到主题,她们问,谁是你的女朋友?她们认定你一定有女朋友。

你说,这里的女孩子中间,有一个会是你的女朋友。

会是谁?我和她们一样期待你的答案,那期待之中也有一些淡淡的失落。

隔着人群,你突然扭头转向角落的我,没有寻找也没有迟疑,似乎早就知道我在那里。

你用下巴努努我的方向。

——问她,她知道我女朋友的名字。

……

女孩儿们的视线刻不容缓的将我包围。

我略带惶恐的看着她们,最终莫名其妙的看向你。

你噙了一口啤酒对我淡淡的笑,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把我看得目眩神迷。

我慌乱地摇摇头。我哪里猜得出?

人群中有个女孩儿好奇的问,“那你是谁?”语气中夹杂着浓浓的酸气。

——我,我是纪咏辰。

你轻轻的笑了,缓缓地走到我面前。

我低着头,盯着你干净的运动鞋,大气不敢出。

——你们看,我就说她知道我女朋友的名字。

*

“咏辰,你知道么?萧烨要去外地读大学了,听说是考进了一所军校。”

瑞瑞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惊讶。


那次你在一间小酒吧告诉我,你考上心目中理想的大学了。我多想告诉你我心里那些隐晦而热烈的心思,多想告诉你,事实上我不想你离我那么远。高中时期的恋人,在大学时期分离——我真的想说,我们可以试试打败这个迷思……然而,我只是紧紧的抿着唇,对着你举起半杯琥珀色的“氧气”。

你把头凑过来,隔着酒杯看着我。

——咏辰,你是一杯琥珀色的氧气。

我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要哭。

你轻轻地叹了口气,把我的酒杯拿了过去,将“氧气”一饮而尽。

我忍不住抬手触碰你漂亮的喉结,你低下头看我,满溢温柔的眼里似有一抹莫可明辩的忧伤。

带着酒香的温暖的唇,落在我的额头。然后,我被你拥进怀里。

你没有告诉我,你进哪间大学,我也倔强的不去问。

*

你启程的头一天晚上,打电话约我到那间酒吧。

在一直属于你的那个位子,我却没有看见你。

吧妹啾啾递给我一张“三五”的烟盒纸,上面用黑色墨水写着一排地址。

我这才知道你是去了离我千里的G城。

*

“咏辰,听说萧烨交女朋友了!是他的同班同学。”

瑞瑞的消息从来都能令我的心情骤变。

我去了那间酒吧,一口气要了五杯“氧气”,隔着这排“酒墙”看着对面,那个一直都属于你的位子,你不在这里,你却无处不在。你,才是琥珀色的氧气,我的氧气。

*

小湖的对面多修了一个红顶的小亭子,上次来的时候,那儿并没有它。这样更好,我会记得小湖对面的小亭子,就是你的家。呵呵,你搬家了,我该送你什么?一把紫色的风信子,和一包平装的“三五”牌香烟吧。

烟点着了,原来把烟点着这么容易,可是你的表情骗了我呢——-它的味道并不好。我咳嗽了老半天,你,却是那样的喜欢。

*

那个夏天,你出现在火车站的出站口,短得几乎见到头皮的头发,被晒得发红的白皮肤。一条宽大的迷彩裤扎着一件无袖的白汗衫。我呆呆地看着你的变化,你皱着眉,挑着嘴角斜眼看着我,几乎笑出来。

你把大背包扔给我,我一个踉跄,几乎摔倒。抬眼幽怨的瞪你。

不是有女朋友了么,这样打电话叫我来接站又算什么呢?

恍惚间,连人带包被你打横抱起,我尖叫,你大笑。肆无忌惮旁人的目光,在火车站前的广场飞跑。

在那间小酒吧,我故作淡然地笑着问你为什么不把女朋友也带回来玩玩儿,你把半杯“氧气”举到眼睛前,隔着杯子研究我。我的脸红被柔和的灯光掩示,人却被你看得实在无处藏身了。于是抢过你手中的杯子,把那琥珀色一饮而尽。我赌气地看着你,你却笑眯眯地问——吃醋了么?

*

“咏辰,你为什么不和萧烨一起呢?他喜欢你呢!”

是啊,我真想告诉瑞瑞,我好想和萧烨在一起。

可是,都说你喜欢我,你自己呢,萧烨,你想对我说吗?你会对我说吗?


没有。

那个暑假过去了,你拎着背包上了南下的火车,在月台,我忍不住呜呜地哭,你表情复杂地看了我半天,伸出手揉揉我的头发叫我别哭了,还说,别人该说我欺负你了!我哽咽着说你就欺负我啦……你呵呵笑着说,再哭就抱着你上火车。

我把脸埋进你的怀里。

在火车启程之前,我的唇,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异性的温柔。明明亲的是嘴唇,心却跳的好欢快。

*

“咏辰,萧烨放寒假回来了!”

“什么?他没来找你么?”

——没有。

“咏辰…萧烨又走了,待了几天就回G城了…他,还是没有找你吗?”

*

我彻底被你打败。

在喝了八杯“氧气”之后,我醉了。

依稀记得,啾啾递给我一部手机,说萧烨在里面。

我不记得我跟你说了些什么,是骂,是怨,还是一直在说,我爱你。

我也不记得你说了些什么话,只是记得那句熟悉的,别哭,别哭…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也在哭呵。

*

“咏辰,这个是蒋平,WH大学的高材生,你们认识认识吧!”

瑞瑞,我真想告诉你,我接受你的关心与好意,却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蒋平。萧烨在,在我心里,我一直等着他再从火车站的站口出来,一直等着他再把大包丢给我、然后抱我进他的怀里……

在那间小酒吧,我头一次往你的宿舍打了电话,你却不在。你的同学不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只是闷闷地说你不在。

我又说,我是纪咏辰,电话那头似乎愣了,静默一阵之后,他们还是说你不在。在我就要失望的放下电话之前,他却告诉我说:“我知道你是咏辰,萧烨说过,如果有一个女孩子打电话来,她一定就叫咏辰。”

电话那头响起了盲音,我没有呜咽,大颗的泪珠绵密的湧出来……

*

“咏辰……咏辰……萧烨他……”

瑞瑞,你别这样,你要哭了吗?你不要哭呵,我不愿意看见你哭。你的消息一直都是最能影响我,我不要听见那个我一直不愿意接受的消息从你的口里说出来!

“……血癌,在去年刚刚上大学不久就检查出来了……没想到……才一年多就……”

那段日子,“氧气”变成了血色的……

*

瑞瑞把几乎没有人气的我带到了一座新墓前面,我怎么能相信那硬冷的墓碑上面,刻的是年轻的你的名字。

*

“咏辰,你不要哭了!”

这是啾啾第一次主动地来跟我说话。

“有你,他很快乐。”

啾啾你说的话我不太明白。

……

“那次你喝醉了,对着手机说了那么多话。他听了那些话,死了也会开心的。”啾啾看着我,眼睛里闪着泪花儿。

……

——你问我如果你还有一天的命,我会怎么做?我告诉你萧烨,我要帮你拿背包…我要你抱我,要和你接吻,要做你唯一的女朋友,永远的……我……我爱你…

啾啾说,这些话,是我醉意朦朦地时候,对着手机那头的你说的。

*

你寂寞吗?两年了,你一直在这里。我来看过你好多次,只有这次,是我自己找到你的。

我想问你,为什么不让我找到你,你忍心不见我么?

这次又为什么让我找到你?那是你想我了,是吗?

烟怎么熄了?它要一直地抽才不会熄么。

我来吧,抽你还没抽完的烟,虽然,它仍是会叫我不停地咳嗽。

*

今天,当我隔着酒杯看那个属于你的位子的时候,又仿佛看到了你,看到了琥珀色的痒气。我突然发疯似的冲到吧台,我问啾啾,我突然觉得你会留给我一些东西!

啾啾一贯冷漠的脸闪出一丝激动,缓缓地从随身的小背包里掏出一张“三五”的烟盒纸递给我。

“你终于来找我要了。萧烨说,除非你来要,否则总也不给你……”

那片烟盒纸,置于柔和的灯光下,你的字迹扬扬洒洒的附在上面,“氧气”将它们映成琥珀色。


[喜欢你,纪咏辰。

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

那次在电话里问你,如果我还有一天的命,你会怎么办?

你的回答让我哭了一整夜,你这个折磨人的小东西啊。

……

我的今生太短,不能再陪着你,不能再抱你、吻你、听你撒娇、任你发脾气……

我时常想,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一出生就遇到你……

抱歉亲爱的,你一定哭了。我不想你哭,乖乖的擦了眼泪,为我。

……

我知道你今年的记忆里一定会有我的存在,自私的希望我能够以这样的方式与你同在——

那样我的灵魂也将是喜悦的。

可是我怕你心痛,

亲爱的,你的快乐,大过于我所有的信仰。

……

有人说,记忆永远不会消失,所谓忘记,只是偶尔记不起。

咏辰,我宁愿你会记不起我。

在你记忆的刻痕里,我只想留下那份悸动与温暖,去贴着你的心——

你只需记得,曾经有人那么爱你。


是的,纪咏辰,我爱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