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希米亚孤狼王牌飞行员约瑟夫·弗朗齐歇克传奇

英国皇家空军波兰中队里的捷克斯洛伐克籍王牌,他是不列颠之战中击落敌机最多的外籍飞行员,他技艺超群却又骜不驯,他有着波希米亚人自由不拘的天性,他是守望自由天空的一匹孤狼。

早年生涯

2011年2月,英国新闻媒体报道说,英国一家生产捷克斯洛伐克传统啤酒的啤酒厂商,继去年推出了纪念皇家空军不列颠空战70周年的系列啤酒之后,今年又将推出一款名为“孤狼”的瓶装啤酒,以纪念不列颠空战期间皇家空军击落敌机最多的外籍飞行员约瑟夫·弗朗齐歇克。

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军中绰号“孤狼”,1914年10月7日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的下奥塔斯拉维采,此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尚处于奥匈帝国的统治之下。父亲约瑟夫·弗朗齐歇克是个木匠,专门为早期的老式汽车制作车身,母亲阿尔日别塔·弗朗齐什科娃。这对夫妻在连续生了两个女儿之后,终于喜得贵子,于是给儿子起了个跟父亲相同的名字。

小弗朗齐歇克从小喜欢踢足球,经常在一家当地的足球俱乐部训练。由于汽车制造业的迅猛发展,父亲的生意非常红火。在父亲的作坊里,他耳濡目染地学会了如何做生意。不过,他似乎对金属尤其是汽车发动机要远比木头更感兴趣,机器的轰鸣和滚滚烟尘深深吸引着他。父亲的客户们都很喜欢这个充满求知欲的小男孩,往往会给他讲解发动机和其它系统的工作原理,以及如何驾驶汽车。

据弗朗齐歇克的母亲在战后的1975年回忆,他12岁就已经知道如何开车了。一次他父母外出回来,发现停放在作坊里的一个汽车底盘不见了,经过向邻居询问,才知道居然是被自己年仅12岁的儿子开走了。父亲骑上一辆自行车追了出去,追了很远才看到儿子开着车从国道上往回开。车上一个挨着一个,挤满了男孩子们,由于底盘上还没有座椅,弗朗齐歇克就站着驾驶。父亲并没有责罚他,等到他17岁的时候,父亲买了辆二手的诺顿摩托车送给了他。

1929年,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完成了义务教育,进入离家不远的普罗斯捷约夫的一家汽车厂,经过技工培训后,开始在这家工厂上班,而捷克斯洛伐克军事航空学院(VLU)也在普罗斯捷约夫。1934年10月1日,弗朗齐歇克通过了严格的招飞选拔,成为军事航空学院飞行训练学校的一名学员。

1935年5月,经过数月的基础理论学习后,弗朗齐歇克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飞行训练。此时,捷克斯洛伐克空军的教练机主要都是各式的双翼飞机,弗朗齐歇克在训练中很快就展现出卓越的飞行天赋。然而,对一名飞行学员的最终考评除了飞行,还包括理论知识,死记硬背显然不是他所擅长的。1936年7月31日,为期近两年的航校学习结束时,他的总成绩在同期65名学员中排在第56位。不过不管怎样,他总算顺利通过考评,从航校毕业了。

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空军共有6个飞行团。1936年8月,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分配到了驻防奥洛穆茨的第2飞行团第5侦察分队,担任飞行军士,主要飞捷克斯洛伐克本土生产的S-328双翼侦察机。此时,该分队负责管理军士的是弗朗齐歇克·法伊特尔中尉,此人后来成为二战期间大名鼎鼎的捷克斯洛伐克籍飞行员,参加过不列颠之战,担任过英国皇家空军第122中队中队长,还在苏联空军作战序列下指挥过第1独立捷克斯洛伐克战斗机飞行团。

十一次禁闭

在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部队里,约瑟夫·弗朗齐歇克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却从来也不是遵守纪律的好战士。他生性喜欢冒险,更喜欢抗命。只要一穿上飞行服,他就把所有的规章制度和繁文缛节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由于第2飞行团驻防的奥洛穆茨与奥塔斯拉维采、普罗斯捷约夫等地相距都不远,所以他经常在训练时玩“失踪”,擅自驾机飞临父母住所上空进行个人的超低空特技飞行表演。

航空史学者从捷克斯洛伐克空军的历史档案中,找到了约瑟夫·弗朗齐歇克服役时的个人档案,发现从1936年11月到1938年8月的21个月里,他总共被关了十一次禁闭。其中四次是因为不认真负责,其它几次的原因更是五花八门,例如外出逾时不归;休假结束不按时报到;与卫兵发生冲突;在俱乐部捣乱;违反规章着装等等。1936年11月7日到12月25日的七个星期时间里,他只有四天是自由的,其余时间坐了三个禁闭。不过有趣的是,他坐的所有十一次禁闭居然没有一次是因为违纪飞行。

尽管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在地面上麻烦多多,但是他在飞行上的天赋还是得到了上司的赏识。1938年2月14日,他受命去驻防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附近机场的第4飞行团教练分队报到,开始接受为期三个月的战斗机飞行训练。受训期间,他主要飞捷克斯洛伐克国产的Ba-33和B-534双翼战斗机。

第4飞行团是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空军唯一一个完全由战斗机中队组成的飞行团,辖有3个战斗机中队,第1中队下辖第40、41和42分队,第2中队下辖第43、44和50分队,第3中队下辖46、47和48分队,9个分队全部装备B-534双翼战斗机。1938年5月20日,完成了战斗机飞行训练的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分配到了该团的第40分队。

此时,纳粹的阴云正笼罩在捷克斯洛伐克上空。继1938年3月吞并奥地利之后,希特勒把扩张的矛头指向了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日耳曼人聚居的苏台德区。随着德军重兵在德捷边境集结,局势日益紧张,1938年5月21日,即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分配到第4飞行团的次日,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宣布动员令,开始征召预备役军人。约瑟夫·弗朗齐歇克所在的第40分队随同第4飞行团其它战斗机分队一度进驻前进机场,其后又进行了实弹演习,积极备战。

然而就在战争一触即发之际,1938年9月29日,英、法、德、意四国在没有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参加的情况下,在德国慕尼黑签署了臭名昭著的“慕尼黑协定”,将苏台德区割让给了纳粹德国。在英法的压迫下,捷克斯洛伐克被迫妥协,同意割让。英法的绥靖政策使得希特勒又一次不战而胜。

1939年3月15日,纳粹德国进一步吞并捷克斯洛伐克全境,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和所有捷克斯洛伐克军人奉命放弃抵抗。4月1日,随着捷克斯洛伐克军队解散,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又成为平民,此时他的飞行时间已超过了400个飞行小时。

在纳粹德国的统治下,捷克斯洛伐克地下抵抗运动迅速发展起来。到1940年4月,一个名为“捷克斯洛伐克空军协会”的地下组织被破坏前,有超过1260名的原捷克斯洛伐克空军人员在该组织的帮助下逃往国外,其中大部分人的目的地都是很可能成为希特勒下一个目标的邻国波兰。

波兰著名作家阿尔卡德·菲德勒1942年于伦敦出版的经典著作《303中队》中,在提及约瑟夫·弗朗齐歇克时,说1939年3月15日他驾驶1架B-534战斗机逃离捷克斯洛伐克,飞往波兰。由于《303中队》一书的畅销,这个传奇故事也流传甚广。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尽管在最后关头确实有一些捷克斯洛伐克空军的指挥官打算让飞行员们驾机逃离,但是当天的天气非常之差,根本无法起飞。以至于连入侵者德国空军的飞机也是直到当天下午才在捷克斯洛伐克降落,而此时捷克斯洛伐克空军的各个基地都已被德军地面部队占领了。

波兰之战

1939年6月13日夜,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和另外3名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徒步穿越波捷边境,流亡波兰。当时,流亡波兰的捷克斯洛伐克军人都被送到波兰南部的古都克拉科夫,在那里接受捷克斯洛伐克领事馆的领导。

遗憾的是,由于当时复杂的国际形势,波兰政府不愿接纳捷克斯洛伐克流亡者引来麻烦,拒绝他们加入波兰军队。于是,捷克斯洛伐克地下抵抗组织开始把流亡军人们从波兰向法国转移,加入法国外籍军团。1939年5月到8月,1200名捷克斯洛伐克军人从波兰转往法国,其中包括500名空军人员。

1939年7月25日,约瑟夫·弗朗齐歇克从克拉科夫坐火车来到格丁尼亚港口,准备与其他190名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一道搭乘一艘瑞典客轮前往法国。就在他已经踏上了登船梯的时候,几名波兰军官和一名捷克翻译赶到了码头,劝说正在登船的飞行员们加入波兰空军。原来此时形势又发生了变化,由于大战迫在眉睫,波兰开始征召捷克斯洛伐克军人入伍。约瑟夫·弗朗齐歇克一时拿不定主意,就与几名犹豫不决的同伴抛硬币来决定去留。最终,他和另外12名同样没有登船的飞行员留了下来。战争爆发前,波兰空军总共招募了93名捷克斯洛伐克籍飞行员。

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和同伴们分配到位于登布林的波兰空军训练基地接受改飞训练,编制上隶属于波兰空军学院下属的侦察机训练分队。他们的波兰教官威廉·科萨日出生在波捷边境,说得一口流利的捷克语。波兰战友们的热情让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们备感温暖,不过波兰空军的装备就让人感觉有些差强人意了,净是些老迈的法国飞机。

当时与约瑟夫·弗朗齐歇克一道受训的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兹德涅克·什卡尔瓦达后来回忆道,“我们通常在中午之前进行飞行训练,下午进行体能训练和学习波兰语。我们的老师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弗朗齐歇克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很快,他就整天波兰语练习本不离身了。这当然逃不过我们的眼睛,所以我们编了很多他的段子开玩笑。那是一个美好的夏季,时光飞逝,令人神往。但是我们每天都会问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过了这个星期日?一周之内?我们无法猜到,不过可以肯定会很快了……”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闪击波兰,大战终于爆发了。9月2日,德国空军第4轰炸机联队(KG 4)的He 111轰炸机群在第76驱逐机联队(ZG 76)的Bf 110战斗机掩护下,大规模空袭了登布林空军基地。整个基地被严重破坏,18人遇难,其中包括3名捷克斯洛伐克籍空勤人员,他们成为捷克斯洛伐克空军在二战中阵亡的第一批飞行员。整个大战期间,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阵亡人数在500名以上。空袭发生时,约瑟夫·弗朗齐歇克正在1架老式法国波特兹ⅩⅩⅤ双翼机的座舱里,遗憾的是他没能把飞机飞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场陷入一片火海。

这次空袭后,由于形势混乱,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们原有的建制被彻底打乱了,部分人离队单独行动,弗朗齐歇克和剩下的同伴在波兰军官的指挥下将幸免于难的飞机向后方转移。1939年9月5日,在一次紧急转场时,弗朗齐歇克表现出了一名优秀飞行员所具有的大胆、决绝和过人的飞行技艺。当时德军已经逼近,同伴兹德涅克·什卡尔瓦达刚刚起飞就发现燃油将尽,不得不重新降落,面临着被俘的危险。业已起飞的弗朗齐歇克发现后也跟着降了下来,由于后座上已满,他就让兹德涅克·什卡尔瓦达跳上机翼,就这样载着他飞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安全降落在后方机场。

1939年9月7日,包括约瑟夫·弗朗齐歇克在内的8名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有些波兰资料认为是13名),被重新分配到一个特别的单位——波兰空军学院侦察机训练分队侦察排。9月16日,经过辗转,拥有15架飞机的侦察排被编入波兰东部城市卢茨克(现属乌克兰)的警备司令指挥之下。次日,即9月17日,苏联红军越过波苏边境线,从东面入侵波兰。

由于装备的都是没有武装的波兰国产PWS-26和RWD-8教练机,侦察排主要执行联络和空中侦察任务。不过,一向好勇斗狠的约瑟夫·弗朗齐歇克显然不甘心眼瞅着敌人不能打。9月19日,他在执行侦察任务时,发现大批德军坦克在集结,返航汇报后得到批准,决定轰炸德军坦克群。他们事先把5枚手榴弹绑成一束,傍晚7点左右,弗朗齐歇克带队起飞,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约瑟夫·巴莱卡、马捷·帕夫洛维奇和他们原来的波兰教官威廉·科萨日驾机紧随其后,每架飞机后座上的助手都携带着5个这样的集束手榴弹。他们乘着夜色,超低空飞至德军坦克纵队的宿营地,成功地投下了集束手榴弹。不过,由于该区域当时刚好是入侵德军和苏军的分界线,所以他们炸的究竟是谁的坦克部队至今仍是个悬案。

9月20日,他们再次起飞用同样的办法成功轰炸了另一支摩托化部队,这次他们炸的很可能是苏联红军。行动中,约瑟夫·弗朗齐歇克驾驶的飞机被地面火力击中,发动机停车,不得不迫降。所幸,威廉·科萨日冒着枪林弹雨勇敢地把PWS-26教练机降落下来,接走了弗朗齐歇克和他的波兰籍观察员。

9月22日,侦察排仅存的6架飞机收到指令,飞往中立国罗马尼亚避难。弗朗齐歇克和两名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约瑟夫·巴莱卡、马捷·帕夫洛维奇随同波兰战友,驾驶飞机搭载着波兰陆军指挥官们,飞越巍峨的喀尔巴阡山脉,在罗马尼亚境内安全着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